心有不甘 4-7


    4.

    周商商真是荣幸,韩峥就坐在她的前头,高高的身子挡住大块黑板,他坐姿懒散,听课的时候喜欢整个身子倾靠在后桌,一不小心就会碰倒她放在桌上的水壶。周商商有意提醒过一次,韩峥瞥了她一眼,眼里的神色仿佛她是故意找机会搭讪他一样。

    课间华驹那帮人总要来韩峥位子游荡,晃来晃去,周商商如果稍微离开桌位一下,华驹就光明正大地坐她的椅子,然后跟前桌的韩峥鸭子们高声阔谈,聊NBA,谈英超联赛,还讲荤段子。

    周商商的同桌是余佳怡,每当他们一帮人讲起有色段子,整张脸就夏天里红透了的番茄,韩峥倒是不会讲这些段子,不过偶尔冒出一两句点评的话,一听就是行内专家级别的。

    一旦周商商回来,华驹就立马站起来套瓷:“来,商商,刚刚我们讲了个笑话可好玩了,你要不要听?”

    每当华驹拉着她说话,韩峥他们就在边上笑,华驹一直有个理想,就是找一个小龙女一样的女朋友,而周商商就是他看上的目标。

    韩峥他们从军训就知道这事,鸭子说:“我看宋商商就是个花瓶。”顿了顿,还说了句自认为很品的话,“美则美矣,没有灵魂。”

    韩峥在一边笑得喘不过气:“受不了,这话真够酸的。”

    “酸!”华驹搭腔,“这种话你也讲得出来,你看见过谁的灵魂了啊,你自己的,还是你妈你爸的?”

    鸭子高深莫测的摇摇头:“有个人,在我们班。”

    “谁?”华驹赶紧问道。

    “余佳怡,我就看她比周商商有内涵。”鸭子提醒华驹说,“我劝你你不要对周商商抱有太大的期待,美女,尤其长得像周商商那样的女人,估计从幼儿园就有一大票男人将她慢慢带坏,你看阿峥交的那些女朋友,就很能说明情况的啊,小伊伊?杜曼?张晶晶?有那个是单纯的?”

    “杜曼?”华驹显然有些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名字,提出疑问,“她是市三好学生好不好?”

    “驹子,不是我说你,你真的很不会看女人,你问阿峥,那个杜曼是什么女的,她上过的男人估计比你的手指头还要多?那天被拆穿你是不在场,真够彩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阿峥原谅啊……”

    华驹同情地看了眼韩峥。韩峥毫不客气踢了脚鸭子:“别老扯到我身上,不是在说宋商商么,继续啊。”

    鸭子笑笑,继续说,“我打赌,越是漂亮的女人反而越是没有矜持,没有立马那是装,做事总要先拿捏着呗!所以驹子,我们都等你好消息,我保证不用一个月,宋商商准拜倒在你的校裤下,如果不成,你就带她去逛你们家的商场……”

    华驹看向韩峥:“哥们,给点看法啊。”

    韩峥托着下巴看看华驹,一副不可说的样子,华驹急了:“你直说!”

    韩峥转向鸭子:“你不是有个表妹开化妆品店吗,去她那儿弄些祛痘的产品给咱们的杨公子。”

    “杨公子……哈哈哈……”

    可惜他们最终也没法验证商商的矜持底线是不是一个月,半路杀出了苏咬金,没错,就是苏寅正。

    同是S一中,比他们高个两届,华驹得知此事,咬牙切齿地跑到高三部:“寅正,你有事没事去搭理宋商商做什么?”

    “你是说商商吗?”苏寅正把手上抱着的大叠物理作业本交给班上另一个同学,清浅地笑了下,“我跟商商早就认识了。”

    早就认识了,早就认识了,华驹默念着这句话回来报答情况,这消息让鸭子十分震惊,倒是韩峥一副早知道的样子

    鸭子叹息说:“早就认识?苏寅正就编吧,真是可惜,本以为他是我们这圈子人里品味最高的。”

    华驹有异议了:“凭什么说喜欢商商品味就低了。”如果凤姐早红几年,他肯定建议鸭子喜欢凤姐去,前后五百年只出一个的才女跟他真是配极了。

    放学鸭子让华驹请客,说是庆祝他能及早脱身,不然后果就是被那个叫商商那个女人玩得颜面尽失了。

    韩峥问,为什么是颜面尽失,而不是身心俱伤,**又失财这些话呢?

    鸭子解释说:“华驹又不是真爱上宋商商,怎么会身心俱伤?他只是暂时误认李莫愁当了小龙女,至于颜面尽失——”鸭子毋庸置疑地说,“就驹子一个,满足得了她?”

    有阵子因为这番话,虽然是鸭子的无稽之谈,他还是会多看几眼宋商商,那么几眼看下来,他发现个问题,这位宋商商她本没拿正眼看过他。

    张彩儿跑来告诉周商商:“商商,鸭子刚刚告诉我华驹追是因为打赌,所以你千万别当真啊。”

    “我没当真。”

    “那就好。”张彩儿原先的一脸担心转为愤怒,“他们真是太过了,怎么能拿这事打赌呢?”

    周商商笑笑:“我去办公室拿个作业,我不会当真的,谢谢你的关心。”

    张彩儿扯了下嘴角:“那就好。”

    华驹想不通,苏寅正怎么跟宋商商早认识了呢,听语气还不是一般的亲昵。华驹想想越发郁闷上了,他防狼防贼放兄弟,结果还是防漏了苏寅正,华驹酸酸地想,谁让他们早认识呢,早认识呢……

    晚自习下课,苏寅正已经立在高一九班的门外的长廊上了,韩峥和鸭子是最早出来的,身后跟着华驹。

    韩峥上前跟苏寅正打招呼:“真够可以的啊,你们高三不是很忙吗?”

    苏寅正一脸随意,一副随你说的样子。

    华驹忍不住问:“你们要去做什么?”

    苏寅正笑着回答:“吃——宵——夜——啊。”

    华驹真想上前撕了苏寅正,不就是吃个宵夜么,有必要咬字那么清楚,那么暧昧么?有必要吗?

    韩峥同情地拍了拍华驹的肩膀:“走吧,不是说还要回去打传奇吗?”

    苏寅正和周商商早认识,真没有撒谎,而且还早认识了好几年。

    周商商初一那年,B市发生特大洪灾,周长安当时还不是做纪委的,是负责民政这块的,所以那阵子周长安特别忙,每天早出晚归的。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抗战战略,同时省级来了好几个领导监管此事,苏寅正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正值暑假,苏寅正又恰好中考结束,不停苏母的阻拦,背着个包从S市来到B市。B市政府安排住宿,就住在周家后面的公寓楼,苏寅正比周商商大两岁,初一的周商商还不长个,当时顶多一米五上下的她看一米七以上的苏寅正就像看一个小大人。

    苏寅正每天都跟着苏部长每天都往外跑,白色背心贴着瘦的膛,深色的裤子被他高高卷到膝盖。当时苏寅正在他们院子里是出了名的,顾公子甚至嚷嚷也要像苏寅正到第一线抗洪去,结果被顾叔叔一个霹雳掌就吓得没了声音。

    而周商商跟苏寅正第一次交集,是苏寅正来B市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

    那天周长安和张琳出门一整天没有回来,周商商在顾家吃了晚饭后趁着顾妈妈不注意偷偷溜出门去集中营找周长安。

    出门的时候周商商还带着一把伞穿着一双拖鞋,但是还没有走到周长安当时工作的地方,脚上的拖鞋一只已经被水冲走,连雨伞也没有保护好,随风在空中打了几个圈,飞到了滚滚的黄水中。

    所以苏寅正第一次见到的周商商实在是狼狈之际,马尾被雨水打湿,穿着一只拖鞋的她蹲在阶梯的最高层,湿嗒嗒的裤脚似乎一拧就能拧出一碗水来,一张小脸苍白苍白,一双大眼直勾勾看着他,苏寅正没多想,把周商商认成了此次的受灾女孩。

    “我脚被玻璃划伤了。”周商商抬头对苏寅正说,怕对方不相信自己还特意翘起小脚给他看,“流血了,没法走。”

    苏寅正蹲下身子观察她的伤口,脚后跟果然开了一道长口子,他把头上的安全帽戴到周商商头上:“我送你去后勤部。”说完,蹲下身子示意周商商到他背上去。

    周商商爬到苏寅正背上,小声说了句:“谢谢军叔叔。”

    苏寅正轻笑了起来:“我可不是军叔叔。”

    因为苏寅穿了一件跟抗洪解放军一样的军绿色雨衣,周商商自然把苏寅正认成了救援军人。听苏寅正这样一说,周商商才发现背自己的人,很年轻。

    “那你认识后勤部吗?”

    苏寅正:“放心吧,我熟得很。”

    “那你认识周长安么。”

    “有点概念,周书记吧。”

    周商商点点头:“对,我是她女儿,就是去找他。”

    苏寅正哭笑不得地说:“看来是我搞错了。”

    苏寅正没有把她送到后勤部,但是把她送回了家属院子,苏寅正背着她回到院子的时候,张琳已经回来,发现女儿没了,正急着跳脚。

    晚上张琳训了周商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大早又带着她去苏部长那里跟苏寅正道谢。就这样一来二去,周商商跟苏寅正也就认识了,偶尔苏寅正还会提着零食过来看她。

    周商商问他:“你真的去过一线么?”

    苏寅正挠头笑笑:“别听他们乱说,我顶多在后勤部帮帮忙。”

    苏寅正在B市足足呆了一个来月,临走前还组织了街头捐款活动,街头捐款活动院子里很多大小朋友都有参与,其中就包括周商商,活动发起当天,周商商就捐出了自己所有的零用钱做表率。

    苏寅正没多久就在他们这帮人里混开了,而且大家都格外拥护他,尤其是她,一副鞍前马后随时准备待命的模样。好比苏寅正组织捐款活动,周商商就各种支持,每天跟着苏寅正跑来跑去,顾公子还取笑她是苏寅正的小秘书。

    要开学了,苏寅正也要从B市回到S市,苏寅正临走前晚,请大伙吃宵夜,地点是也就一个特别普通的小餐馆,那时候的周商商情书虽然收的不少,思想上面还没有男女概念,对苏寅正的感情只是满满一腔的崇拜,顾公子他们打趣她和苏寅正,她也不知道脸红,招呼服务员拿一瓶啤酒打开,给她和苏寅正各倒满一杯,笑意吟吟道:“苏寅正,我敬你啊。”

    周商商架势十足,一口闷了杯里的酒,苏寅正也笑了,陪她喝了酒。

    那晚,星空璀璨,苏寅正好看的双眸噙着闪闪笑意,比天上的星还要亮些。

    当时她有个比她长一岁的姐妹叫白霜,白霜鼓着勇气跟苏寅正表白过,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是此后她还是常常跟周商商说苏寅正各种好,还有他牛哄哄的家世,虽然周商商也不知道她到底从那里得知的。

    他父亲是有名的儒官,母亲是某戏剧组的名角,唱的是依依呀呀的昆剧,她说她看过她的戏,一双美眸顾盼生辉,美不胜言。还说苏寅正是真真正正的世家公子,外表谦让,内心骄傲。

    骄傲的人,即使喜欢,也不会说不来。

    周商商顿时明白,有了最后一句话,前面的话全然不是重点。周商商虽然这样子想,偶尔也会想想苏寅正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初二,周商商初潮,周商商在张琳的教导下学会了使用卫生棉,那一年,她个子就像雨后春笋,一下子长了10来厘米。

    周商商很得意,给苏寅正写的信里,格外强调了她长了十多厘米。苏寅正回信说很想看看她。

    苏寅正的回信让周商商失眠了半晚,第二天穿了条最喜欢的绿裙子去相馆拍了张照片,然后小心地放进信封里给苏寅正寄去。

    很快,又收到苏寅正的回信,信里有特文绉绉的一句话: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周商商翻阅词典,那晚,天降骤雨,吵得她周商商睡不着觉。

    可以这样说,那个时候流行笔友,她和苏寅正赶了一回时髦。

    5.

    后来她跟苏寅正再次见面,就是在周长安和张琳的葬礼上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苏部长的秘书。那天苏寅正目光凝重对她说:“商商,你要坚强。”

    周商商一直认为坚强是一种好品质,一个坚强的人更能克服困难,但是生离死别这种灭顶的灾难,没办法克服,只能面对。

    苏寅正以前在信中提到S市最好吃的是蟹粉小笼了,皮薄馅大,汤鲜质浓,香溢的猪带着鲜美的蟹黄,咬下去满口留香。

    这次他就是特意带她去吃S市的名小吃。晚上9点左右的汤包馆是客人最多的时候,苏寅正在前方排队,他身材修长,姿态挺拔,穿着夏日最常见的薄T,后背隐隐可以看到直挺的腰板,是天生的秀骨。

    轮到他的时候,考虑到S一中女宿舍的门禁较早,苏寅正只好让老板把6份蟹粉小笼打包,

    周商商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位子喝苏寅正先给她点的蜜茶,等把服务员把打包好的汤包递给苏寅正的时候,她站起来跟他一块走出门。

    “买了六份,回去分给室友。”苏寅正对她说。

    周商商不好意思开口说她跟室友都不熟,但也不弗苏寅正他好意,低着头笑笑,继续走路。

    汤包馆位于校园路的尽头,现在这个时候走在这条路上基本是学生,两边树影重重,头顶的月亮比路灯还要亮些。

    见她不说话,苏寅正又开口说话,苏寅正的声音极是温和,语气就像一个过来人般徐徐引导她:“女生的友谊有时候就是开始于这些小恩小惠,商商,来到新环境首先就要交新的朋友,这样才能融入到里面。”

    “我有交朋友啊,你不就是?”

    “我怎么能一样,我本来就是你朋友。”苏寅正有些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你要跟你的同学们好好相处。”

    周商商抬头:“我没有不团结同学。”

    “不是团结不团结的问题,是融洽相处,如果你想,你肯定能跟她们相处地很好。”苏寅正说得很认真,“商商,我不勉强你能跟那个家庭成员相亲相爱,但是在学校,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愉快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我知道你为我好。”周商商抬头对苏寅正笑了下,“我其实有交到一个朋友,她是我同桌,很不错的一个女孩。”

    “那就好。”周商商刚刚说话的时候有几缕头发从额前落下来,苏寅正控制住想伸手将它们撩上去的冲动。

    苏寅正把周商商送到女宿舍门口,离去的时候说:“我这学期也申请了住校,就是手续还没有办好。”

    顿了顿,又加了句:“高三了,要争分夺秒呢。”

    “我住校是为了学习。”

    韩峥听到苏寅正说句话的时候,扯了扯嘴角:“你真无耻。”苏寅正托着下巴,然后颇正经地说:“我爸点名让我考北方那所大学,说真的,我没底。”

    韩峥嗤笑:“苏寅正你说这话不嫌臊啊!”

    苏寅正:“我会发挥失常的。”

    韩峥冷笑,不想再搭理苏寅正,韩峥还没上学的时候,考完试苏寅正每次去韩家玩,韩妈都会拉着他问他成绩。

    小寅正皱着小眉头:“发挥失常了。”

    结果成绩出来,第一名。对苏寅正来说,发挥失常跟正常发挥的区别就是九十九分跟一百分的差别。

    然而苏寅正的高考成绩真的让所有人震惊了,每次模拟考联考都能稳稳当当上最好名校的苏寅正真只考了S大。

    苏寅正对外解释是自己身体不适导致发挥失常,鸭子问,那天你是不是来了大姨妈?

    S一中的同学多多少少都有点傲,进来读的基本上三类,学习特别好的,艺术特长出众的,还有就是有钱有权的。因为周商商没有参加过中考,刚开学大伙都自动把她归类到第三种人,所以即使相处久了,大家觉得周商商这人其实不像看起来那么傲,比如去吃饭的时候,班里女生也会叫下她,但是永远不会在周末约她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比如一起去逛街,去理发店剪新发型。

    所以当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看到周商商在班里的排名,大家多多少少惊讶了好几下,高一总共二十多个班,一个班五十来个人,1000多号人里考前了前五十,因为这1000号学生素质普通还是比较高的,在S一中能考进前百名基本能上一线名校了。

    周商商考进来前五十名,华驹比她本人还要开心,拉着鸭子念念不休:“你看你看,还美则美矣,没有灵魂呢,商商是没你那么有灵魂,她有脑子……得,我有道题正不会,找商商讨论去……”

    鸭子第一次反驳无能。

    因为苏寅正的关系,周商商跟韩峥华驹他们关系就拉近了些,是一种很自然地改变,就像某天女生在宿舍里讨厌韩峥跟班里哪个女生走得近些,有人说这个,有人说那个,然后有个人说是周商商,然后大家想了想,好像真是周商商。

    其实事实上,韩峥也就是对她多说几句话,而且一半的话还是给苏寅正带的;有时打球回教室会给她带瓶汽水什么的,说是苏寅正请的客。

    鸭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了对周商商的态度,有次看见周商商桌上放着一本《红与黑》,像是找到了知己般,立马在周商商边上坐下跟她大谈什么是意识流小说,他认为的意识流是什么……周商商实在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这书不是我的,是余佳怡的。”

    对一个高中生,你成绩好点,多多少少可以得到些看重,周商商就是这样子,就是因为考到了校前几名,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就有点改观了,甚至找她借橡皮的人就多了,有些还是有借无还,周商商又不好意思去要回来,每次苏寅正跟她一起去买文具都非常惊讶:“商商,最近是不是没吃饱,怎么开始吃橡皮了……”

    S一中举办校运动会,高一九班的体委游说了好几天,结果报名的人除了他自己还是他自己,体委跑来问周商商要不要考虑报个三项全能,结果被路过的华驹听道:“张大嘴,你懂不懂怜香惜玉懂不懂啊。”

    体委泪奔地跑向老班那里说不干了,老班生气了,男生由他亲自指定,女生就采取抽签的方式,周商商抽到了800米,余佳怡是跳高。晚自修的时候,余佳怡碰碰她:“商商,我们可以换个吗?”

    相比跑步,跳高是个技术活。苏寅正知道她要去跳高, “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特长啊。”苏寅正的话说得揶揄之极,周商商瞪了眼苏寅正:“没看见我腿长吗?”

    苏寅正有一瞬间的动容,记忆中那个笑起来眉飞色舞的女孩好像再次鲜活起来。

    周商商比赛之前,华驹跑来说等会有个惊喜给她,周商商当时杵在候选区看到红色的钢杆被一点点抬上去,哪还有什么心情理会华驹说的惊喜,结果这天大的惊喜让周商商狠狠惊了吧,周商商真是后悔没有早点从华驹嘴里知道这惊喜,然后提早将这惊喜先扼杀掉。

    而具体事情是这样子的:华驹得知周商商要参加跳高比赛后,思如泉涌写了一篇广播稿,最后还拜托鸭子给他稍稍修改了下错字,完稿后细细读了不下三遍。运动会上负责广播台的是他以前的初中同学,早早打通关系,等周商商要上场时,有感情地进行朗读。

    周商商属于内心越是紧张,脸上表情越是镇定,比赛之前还做了几个热身动作,站在她身后的估计是同样被强制推上去的女同学,在周商商上场的时候,小声说了句:“完了,这个估计比前面那个还厉害。”

    周商商稳了稳脚,结果准备要助跑的时候,广播里有人念起了声情并茂的稿子:

    “亲爱的商商,跳高的你,是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在空中划过,是飞翔的燕子,飞向蓝天,是……”

    周商商当场脸就黑了,同时黑脸地还有从主席台赶过来的苏寅正。

    周商商是有舞蹈基础,所以跳高之前的助跑和起跳动作做的是标准又漂亮,尤其是起跳要跳过杠子的瞬间,扎成马尾的头发高高甩起,白色的衣角被空中气流微微吹起来。

    然而就在大家看到她如何像一道优美的弧线在空中轻轻划过,如何像一只飞翔的燕子飞翔蓝天时,周商商突然就硬生生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因为杠子绊住了后脚。

    周商商半张脸趴在田赛场,没脸爬起来了,她哪是飞翔的燕子,明明是一只被箭中坠落的大雕。

    苏寅正赶到之时正是周商商脸着了地,苏寅正那个心急如焚啊,一个跨步上前,抱起周商商就往医务室跑。

    苏寅正是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她跑的,田径场上纷纷有人侧目,周商商又羞又急:“苏寅正,你放我下来,我没事,真没事!”

    苏寅正两颊微微发红,顿时也觉得自己有点愣头青,小心翼翼放下她,扶着她的手:“来,走几步给我看看。”

    周商商“扑哧”地笑出声:“寅正,刚刚我们简直傻爆了。”

    苏寅正摆着脸,上上下下将周商商瞧了边,还是不放心问了句:“真没事?”

    周商商伸出手,递到苏寅正的眼前:“蹭破了点皮。”

    事后华驹还特别希冀地跑到周商商跟前,看着她问:“商商,你觉得我那稿子写得怎么样?”

    周商商看了华驹一会,说:“我好想把你撕了。”

    华驹无语凝咽,就在前一刻苏寅正跟他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华驹,我真想把你给撕了。”

    有传闻周商商是苏寅正的女朋友,熟人问苏寅正这事的真实:“你们是不是真在一起了?”苏寅正一副不可说的样子,看你的眼神又好像很疑惑这事怎么被你知道去了。也有熟人问周商商,周商商摇摇头:“没有的事,只是朋友。”

    这样一对比,大家都认为苏寅正比周商商老实很多。

    6.

    周五,周商商接到了沈冰的电话,来电的时候她正在卫生间洗衣服,手上满是肥皂泡沫,洗了手出来接听,沈冰已经挂了电话。

    她只能回一个过去,沈冰的声音在听筒里比平时还要温柔些,她先是问了她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事,然后再问她这个星期回不回家。

    “这个星期要补课,我就不回来了。”周商商用纸巾擦干手,走到阳台,窗外红霞满天,似乎把宿舍后面的整个小阔叶林都要染红了似的。

    挂上电话之前,沈冰嘱咐她要注意身体,周商商说:“谢谢沈阿姨关心。”

    挂了电话,周商商从阳台进来,因为周五,大家回家的回家,出去逛街的逛街,整个宿舍只剩下她一个。

    一个人的环境容易多想,趁悲伤情绪还没有袭击上来,周商商赶紧去把卫生间的衣服洗完。

    洗衣服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洗衣粉倒多了,还是她技术问题,衣服放在脸盆了漂了好久都没有洗清。周商商把龙头拧到最大,水龙头出水很急,哗啦啦的,没洗多久,身上穿着的衣服倒湿了大半。

    寝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余佳怡匆匆跑上来,站在卫生间门口对她说:“商商,你没听到么,华驹他们在楼下叫你。”

    周商商拧上水龙头,果然听到楼下传来华驹的声音:“商商快下来……商商下来啊……”

    周商商搞不清状况,赶紧洗了手跑到阳台往下看,果然华驹韩峥,还有苏寅正三人站在楼下,身后是被夕阳染红的阔叶林。

    “等会,我就下来。”周商商喊了句,然后趿着拖鞋,蹬蹬地下楼去了。

    华驹一看见她下来就抱怨:“商商啊,请你下来可真是不容易,我喉咙都喊哑了。”

    周商商抱歉地说:“我刚刚在洗衣服,水声太大,我没有听到。”

    华驹眼睛立马亮了:“商商你还会洗衣服啊,帮我也洗洗……”话还没说话,华驹就被苏寅正拉到边上,苏寅正看着她湿了大片的衣服,目光柔和:“上去换件衣服,今天鸭子生日,特意过来找你的。”

    周商商站着不动:“我跟他……不熟。”

    韩峥把手搭在华驹肩上,话道:“如果鸭子听到你说这话肯定伤心死了,他还是第一次跟人讨论意识流小说呢。”

    意识流小说,周商商觉得囧,看了眼苏寅正,他对她点点头。

    “那好。”周商商点点头,“那等我会,我去换件衣服,很快的。”说完就往宿舍里跑去,身后还传来华驹的夸张的声线:“还有鞋子啊……鞋子……”

    周商商衣服不多,所以本不需要有所选择地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宽领的白色短袖和一条军绿色的棉布裙,头发长短刚好披下来到肩头,蹲下来换鞋的时候,柔顺的黑发就像瀑布垂落下来。

    换好鞋下来还不到五分钟,华驹见周商商下来,便叫嚷:“我赢了,不到十分钟哦,韩峥,明天不要忘记给我赌注,寅正可以作证。”

    苏寅正不理这两个人,走到周商商跟前,低声问:“打扮得那么好看做什么?”

    赞美的话听在心里还是甜的,周商商转转眼珠:“没啊,我觉得很一般呢。”

    出了学校,华驹招了一辆的士,上车的时候,周商商问苏寅正:“韩峥怎么不一起上来?”

    “他还要去接他女友。”华驹抢着回答,“一个初二小妹妹,真奇怪他怎么下得了手。”

    出租车在S市的世纪大道的锦来酒店停下,正好韩峥也到了,骑着他那拉风的哈雷,坐在机车后座的就是他的女友,周商商看了眼那女孩,微微感慨这个初二女同学发育得真好。

    鸭子早在酒店订了包厢,从酒店下来接他们,苏寅正拍了下周商商的肩膀:“走吧。”然后这手就不再放下了,自然地就像多年的男女朋友。

    鸭子订的包厢在酒店的十六楼,装修风格是香港氏的那种金碧辉煌,包厢里面已经先到了几个人,苏寅正带着周商商坐下来的时候,有人问他:“寅正,这你女朋友啊,长得很正嘛!”

    苏寅正笑得春风拂面:“暂时还不是,不过正努力着呢。”

    周商商两颊微微发红,拿起苏寅正给她倒的龙井喝了口。

    鸭子是今晚的寿星,寿星说:“咱们先喝酒吃饭,酒饱饭足后去大富豪继续喝酒唱歌。”说完,寿星就被拉去灌酒了,直到鸭子的脸变得像寿星手中的桃子一样鲜艳,才慢慢打住。

    苏寅正是这一群人唯一没喝酒的,原因是明天他还要赶到学校参加十三校联考,有个女生声音娇娇的,说:“寅正哥,你不能喝,那就让你女朋友带你喝啊?”

    华驹话:“商商不会喝酒的。”

    华驹哪知道周商商会不会喝,周商商虽然被苏寅正捷足先得了,但是不能改变她是他心中的小龙女啊,小龙女是养蜂喝蜂蜜的,哪能喝酒?

    周商商笑了笑,鸭子过来的时候,在酒杯上倒上了茅台,站了起来:“鸭子我敬你,很高兴来参加你的生日宴,我先干为敬,你随意。”说完,一口闷掉了一杯茅台。

    在座的人都有些惊讶,一脸自豪样的苏寅正笑意吟吟地看着华驹:“商商酒量很好的。”

    “哪能随意啊。”鸭子拍了下桌子,“商商,我刚开始对你有误会是我不对,我知道你是个宽宏大量的女孩,今天我们就一笑泯恩仇,化干戈为玉帛。”说完,连喝三杯,那个豪气冲天啊。

    周商商被鸭子的“宽宏大量”给震住了,边上的苏寅正笑得是那个贼样。

    除了鸭子,在场喝得最多的就是韩峥,他带来的女朋友也各种能喝,一口一个哥地叫着人,周商商想,有这样的女朋友真给长面子。

    周商商下意识看了眼苏寅正,苏寅正好整以暇地给她碗里夹菜:“不跟他们似的,咱们吃点菜。周商商想说谢谢,话到嘴边跟菜一道咽了下去。

    有些话,到嘴边说不出口,是因为有讲不出的满足。

    周商商和苏寅正在别人眼里俨然是男女朋友了,两人会一起到食堂吃饭,也常苏寅正拎着零食往女宿舍楼下跑,周商商偶尔也去场看某人打球。

    种种迹象,如果还不是男女朋友,只能说男女友谊的边界线实在太宽了。

    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但是周商商真成为苏寅正女朋友,还是过了一段时间,发生一件事情之后的事。说起来,这还是一个相当狗血以及热血的事了。

    S一中有个女同学长得像某位港姐这消息也不知道被谁传开,而且还越传越不着边儿,最后传到外校某位男生耳里,就成了:S一中有个叫商商的女的跟XXX长得一模一样。

    这男生刚好是这港姐男粉丝,也刚好这男生的也酷爱看古惑仔,还刚好这男的长得壮硕,也有些组织能力且胆子生得比平常人大些。

    那么多刚好凑在一起,说明白点,这男的是混黑的,而且还是个小老大。

    周商商就这样以这种彪悍的理由被人盯上了,当然她不知道。

    她有次路过校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块头男站在校门口,带着个墨镜。周商商有个特别不好的毛病,如果有人带着墨镜,就会不由自主多看一眼,看看他是不是明星。

    块头男对周商商露牙一笑,周商商赶紧走进校门。

    外校男观察了两天,虽然这叫商商的还达不成他的要求,但是勉勉强强还能入眼,当晚就叫了一个小弟,让他想个办法把商商叫下来。

    然后就在晚上有个小个子男生来找周商商,说有个女的找她,说是她妈,就在校门口。

    周商商觉得不可能,又想了想,跟老班说了声,往校门口走去。

    外校男是带足了人过来,原意是想在周商商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老大风范,不过歪打正着了,这次他的人真没有带错。

    周商商一出校门,看见的不是她“妈”,而是一帮子穿着破牛仔的男生,当场就明白了,转身就要回头走。

    但是哪能呢,不然也太对不起这帮小弟出来打酱油,他们个个嬉皮笑脸将周商商围成了圈。

    “靓女,我们老大看中了你哦……”

    “美女,跟我们老大玩玩嘛!”

    “……”

    这时也有个打酱油的孩子路过校门口,恰好是苏寅正那班的,看到这情况,他以最快速度跑到班里,当时教室里物理老师正借用晚自习时间在黑板前讲题,就在在讲A方块与B方块如何相撞,冲量和动量如何转变的时候,酱油男喘着气喊道:“苏寅正,你女朋友在校门口路上遭流氓了!”

    效果很好,全班寂静。然后不出两秒苏寅正就以F=MA的力外往冲了,过了会,回来,回教室拿了把椅子。

    班里有几个男生跟苏寅正交好,又加上处于高三长期不能解放自己的环境中,脑袋一热,也跟着苏寅正冲到了校门口。

    苏寅正赶到校门口,正看见周商商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眼睛都红了,提着椅子就冲了上去。

    那天正好是个月圆月,头顶的月亮又大又圆,苏寅正为了周商商,踏着清辉而来。

    那次是苏寅正第一次干架,除了脸青鼻肿外,左肩被划破了一道十多厘米的口子。

    然后苏寅正就趁着伤势跟周商商表了白,让商商做他女朋友,不,是老婆。“商商,做我老婆吧。”

    —————————————ing分割线

    “寅正,你这里怎么会有一道疤?”陈婉怡指着苏寅正肩头,仔细瞧瞧,这是一道又细又长的疤痕,大约十厘米长,很浅的颜色,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苏寅正把陈婉怡的手拂开,“能闭嘴么?”虽然是淡淡的语气却是透着丝丝寒气。

    陈婉怡不自找没趣,苏寅正是个坏脾气的家伙在她第一天跟他就知道,要做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她早已做好准备。

    陈婉怡玩起了自拍,自己玩了会不过瘾,又把脸凑到苏寅正的左脸上,一边对着手机屏幕睁大眼睛,一边按下按钮。

    苏寅正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扔到墙上,顿时手机屏幕顿时裂开了花。

    “玩玩嘛,我又不会真传到网上,你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陈婉怡虽是这样说,但是也不敢真惹怒眼前的金主。

    “对不起嘛……下次不会了……”陈婉怡着苏寅正瘦的后背,娇娇道:“不要生气,婉怡给寅正弹首歌哦。”

    说完,陈婉怡在苏寅正背上弹起来钢琴,一下一下,十指指尖灵活地在苏寅正背上演奏。

    突然一个翻身,苏寅正将陈婉怡扣在身下,定定地看着她,眼神黑幽而深邃。

    7.

    陈婉怡同行有个姐妹叫赵子蓝,两人都在这圈子爬打滚了好多年,不过都怎么也红不起来,在这一点上两人也算得上患难姐妹。

    为了表现姐妹情谊,如果赵子蓝写了微博,陈婉怡肯定第一时间转发,同理,陈婉怡如果有什么消息可以炒作下了,赵子蓝也是各种@。

    女人之间的友谊一向分很多种,她们俩在最困难的时候相互扶持,不能说情比金坚,也算相知相惜,陈婉怡也一度认为她跟赵子兰在这个没有真假的圈子里是有真感情的。

    虽然这两人都没有什么运气,但是两个都背运的人里还是有个稍微有点儿运气,而这个人就是赵子蓝,赵子蓝因为某个机缘认识了一位台湾富商,虽然年纪有点老某个器官也不那么强壮,但是胜在钱多,还有为美人一掷千金的豪气,总之这是一位吉星高照的金主,赵子蓝跟他了她之后,腰不酸了,腿不痛了,霉运也一扫而光了,连接了几部广告电视,人气腾地就上了去。

    陈婉怡心里虽然泛酸,但还是很为赵子蓝开心,怎么说红了的赵子蓝总能带自己一把。

    可惜陈婉怡在赵子蓝身上还是天真了,红了的赵子蓝就不怎么爱搭理陈婉怡了。

    陈婉怡痛定思痛,自认为在长相和演技上都强过赵子蓝,凭什么赵子蓝能红她不能红,但是如果真让她像赵子蓝一样找个糟老头,陈婉怡如何都是不甘心的,刚出道的时候也曾有个六旬以上的男人想包养她,陈婉怡当时就扔了一句话:“我陈婉怡就是一年接不到通告也不会跟了他,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可见,当时陈婉怡还算是个有原则的姑娘。

    然而光有原则没有熬下去的信念也白搭,陈婉怡终于在反复纠结中,搭上了一个房地产老板,老板刚到四十岁,姓刘,光头,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刘老板不能给她在娱乐圈里牵线搭桥,对她还是很大方,香车华衣什么的,也不曾有委屈她的。

    陈婉怡有阵子也很感谢这位刘老板,甚至为了他,活生生地挨了他老婆一顿暴打。

    但是所有的感激,只是因为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在陈婉怡碰到苏寅正的时候,别说对刘老板还有什么感激了,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得远远的。

    这事说来有意思,陈婉怡能搭上苏寅正,还是这位房地产老板自己牵的红线。对一个做梦都找到真正高富帅的女人,刘老板还要带着她出席各种商务饭局,不是明摆着提高自己被戴绿帽子的概率吗?

    陈婉怡认识苏寅正就在这样的一个饭局上,苏寅正是S市整个黄申村改建项目的投标得主,刘老板呢,也想在这个项目上分一小杯水喝,而苏寅正旗下的正盛地产也有意把一些小项目承包出去,这样一来,就产生了那么个饭局。

    刘老板是很喜欢带着陈婉怡出席这些场面的,漂亮懂事,还是个小明星,倍有面子啊,坐在他边上低眉顺眼地给他夹着菜,心都要软了一把。

    然而在这次饭局上,刘老板就发现陈婉怡各种做作不自然了,有什么改变呢,就是一副高贵不可轻犯的样子,圣洁得让刘老板陈婉怡就快要变成一朵白莲花,在这飘着酒香香女人香的饭桌上特别格格不入。

    当时陈婉怡在主位上看到苏寅正,眼睛就直了。苏寅正她虽然没有见过真人,但名字早已经如雷贯耳,偶尔在报纸杂志上看到他照片,心都要痒了。对了,他好像还跟某当红花旦传过绯闻。

    其实像苏寅正这样的金主,陈婉怡自知是勾搭不上的,但是那天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壮了胆子,还是苏寅正真人比媒体上的照片更俊朗凌厉的皮相和卓尔不凡的气质。

    总之陈婉怡脑热了,事实证明,陈婉怡这次脑热行为,很智慧。

    饭局散了之后,陈婉怡就丢下刘老板,偷偷上了苏寅正的车。陈婉怡坐在这豪华的车厢里,打算破釜沉舟。

    所以苏寅正走过来了,打开车门,就看见了对他笑得灿烂的陈婉怡。

    苏寅正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这个女人,然后笑了:“你是不是上错车了?”

    看见苏寅正笑了,陈婉怡心都快了两拍,她侧着头仰望苏寅正,笑得是眉眼媚媚:“相比上错车,我更想上错床呢?”

    华灯初上,豪车外边是五光十色的彩灯,苏寅正随意地靠在车门上,一半脸融入这阑珊的光线中,一半脸晕在浓浓的夜色里,陈婉怡是看不到苏寅正的神色,只觉得他流畅的下颚曲线就像一条行云流水的线条。

    苏寅正敛眉看了她一眼,忽然又一笑:“你叫什么?”

    “陈婉怡。”

    “这名还真够俗气。”

    陈婉怡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就在觉得苏寅正本在戏弄她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跑来,应该就是苏寅正的司机,他有些紧张地说:“不好意思苏总,我刚去了趟卫生间了。”

    苏寅正对那男人说:“把车钥匙给我,今天我自己开车。”

    司机看了眼车上坐着的陈婉怡,有些明白过来,赶紧拿出钥匙递给苏寅正。

    陈婉怡兴奋地不能自己,微微低下头去。

    苏寅正擒住她的下巴,瞧了几秒,冒出一句:“这下巴可真尖,整的吧?”

    陈婉怡抬了抬下巴:“纯天然。”顿了顿,微挑眉毛,“我全身上下只有一样东西是假的,你要不要试试?”

    苏寅正忍不住笑:“你还真够贱的可爱啊。”

    不管过程如何,陈婉怡还是坐上了苏寅正的车,上了他的床。

    陈婉怡想,男人其实就是这样,脱了衣服是禽兽,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

    陈婉怡要约赵子蓝喝下午茶,她的助理推荐了一家咖啡馆,石麟路109号,说是那里的环境很清幽。

    陈婉怡开着她的新车载着赵子蓝绕了两条街才找到助理说的这家咖啡馆,助理说的没错,附近环境确实很清幽,道路两边都是参天的古树,似乎要把天空都遮蔽了大半,咖啡馆石麟路中段位置,相邻的两边是一家书店和一家连锁的面包房。

    咖啡馆不仅地理位置清幽,推门进去,里面更是安静,放着一首闽南女歌,靡靡软软的,吧台上坐着一个打瞌睡的女孩,看见她们两个进来,眼睛立马亮了。

    陈婉怡想:她还是有些名气的。

    女孩想:今天终于有客人了。

    女孩从吧台上下来,带着陈婉怡和赵子蓝坐下来,然后问她们需要什么。

    陈婉怡和赵子蓝各点了一杯蓝山和欧蕾,以及一些单上推荐的甜点,女孩给她们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跑去叫单了。

    赵子蓝观察了周围没有什么人后,笑着揶揄说:“你现在可是大忙人了哦,我都难得见你一面。”

    陈婉怡笑着回应:“你以前忙的时候不一样。”

    赵子蓝略微尴尬地笑笑,陈婉怡见她不说话,右手托着下巴说:“其实我不想继续再做演员这行了,累死累活还招人骂,找个男人结婚了多好,让他养我,日子优哉游哉的。”

    赵子蓝问:“你不会想要结婚了吧。”

    陈婉怡眨眨眼:“我一直有这个打算呢。”

    “和谁?”

    陈婉怡:“还有谁,就苏寅正呗……”

    赵子蓝的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半晌,“他不是有老婆么,不会要离婚了吧……”

    “没有,有时候这样想想而已。”陈婉怡抬头望着赵子蓝,“我觉得我爱上了他,有时候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我就像他的老婆一样。”

    赵子蓝打趣说:“她老婆如果听到这话真要伤心死了。”顿了顿,又说,“你见过他老婆吗?”

    “没有。”陈婉怡摇摇头,然后突然抿唇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笑什么呢?”

    陈婉怡说:“我想到苏寅正回家要面对他那个老婆的样子,一定有趣极了。”

    赵子蓝:“你不是没见过他老婆吗?”

    “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出去找其他女人,无非就是两个原因,一是老婆实在是太丑下不了手,二是老婆实在是太无趣,比如在床上就像……死鱼一样。”陈婉怡越说越肯定,“苏寅正不是白手起家的么,说不定老婆是某个财主的女儿,就像XXX那么胖……”

    陈婉怡越说越笑得可乐,直到女孩把咖啡端上来才抿抿嘴,收了收脸上的笑意。

    “这里还挺不错,咖啡也好,很正宗。”赵子蓝喝了口咖啡点评说。

    陈婉怡心里觉得赵子蓝有些装,不过也点头附和,咖啡味道如何陈婉怡是喝不出来,只不过这里的餐具还真挺好看的,无意间抬头的时候,被挂在左边墙上的一副画吸住了眼神。

    “看什么?”赵子蓝问。

    “没什么。”陈婉怡收回视线,就在这时,外边的门被推开,然后坐在吧台上的女孩顿时扬起灿烂的笑容:“老板娘,你终于回来了。”

    陈婉怡下意识看了眼这位老板娘,身形纤细,应该快到一米七零,穿着平底单鞋也显得

    很高挑,五官致,组合起来又很显大方,一头漂亮的黑发披在肩膀,左边的秀发别在耳后,露出了白皙优雅的颈部。

    “这位老板娘还挺漂亮的。”赵子蓝点评了两句,“气质也不错。”

    陈婉怡点了点头。

    “商商姐,生意好差啊。”女孩抱怨说。

    周商商:“生意差你不好啊?该抱怨的是我这个老板好不好。”

    女孩笑嘻嘻:“也是啊。”

    “我去楼上房间拿样东西,等会就走了,小梨你也早点下班。”说到这,笑了下,“没生意,开着店也浪费水电费。”

    女孩典型是得了便宜卖乖:“老板娘好扣门……”

    苏寅正今天下午都在发脾气,整个人像是上了子弹的冲锋枪,见到谁都发火,两个技术员工因为图纸一直出不了,直接被苏寅正拎到办公室去骂了。

    “我告诉你,不想干了可以立马滚出公司,你真以为自己是人才么,每月发你2万公司嫌少是不是,我告诉你们,这个工资我还可以请到比你们技术更好学历更好的人,不要这样看着我,如果这个星期图纸还出不了立马去财务部结算工资!”

    ……

    两员工灰溜溜从总裁办公室离去,新来的秘书小王瞧着这阵势,站在办公室门口不敢进去,深呼吸几口后才推门进去。

    小王进去的时候,办公室出奇的安静,苏寅正不在位子上,而是立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的,这样的苏寅正真是特别温和,好像把所有的坏脾气都收敛了起来。

    “苏总,这些都是要签字的文件。”小王开口道。

    苏寅正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苏总,有电话。”

    “你先出去。”苏寅正淡淡开口。

    小王默默退出这间房间,出来的时候心跳,刚刚真的要把她压抑死了。

    苏寅正走到办公桌前,看了眼屏幕上名字,按了接听键。

    接听键一按,听筒里便传来一道狂的声音。

    “苏总啊,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我刘璋啊,苏总听不出我声音真是让人伤心啊。”顿了顿,听筒里的语气转了转,“你肯定很好奇我怎么知道你这个号码对不对,我告诉你啊你……”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伤了她,刘璋对吧,你也别在这个世上活了。”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谁,难得苏总还记得你是有老婆的人呢?”刘璋本不听苏寅正的威胁,笑嘻嘻道,“苏总啊,我可是怜香惜玉的人,你知道么,我刚刚就在想苏总放着那么漂亮的老婆不要非要喜欢陈婉怡那种货色,说真的,陈婉怡的事我挺生气的,不过看到你老婆我就突然不生气了,苏寅正,让你老婆也陪我睡睡怎么样?就像你睡陈婉怡一样,我瞧了瞧,你老婆的皮肤可真够好,又白又嫩,起来手感肯定很好是不是?”

4-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