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不甘 16-19


    16.

    韩峥蹙眉走到车后,大致看了眼追尾情况,情况还算好,只撞碎了一个尾灯。

    韩峥摇摇头,“啧啧”了两声了,走到撞上他的宝马M3车窗前,伸手敲了两下车窗。

    过了会,车窗缓缓打开,韩峥斜靠着身子,打量了眼坐在驾驶座里这个有些受惊过度的女人,唇角扯了一丝冷笑:“美女,你这车怎么开的,将路当成自己家后花园了?”

    陈婉怡今天也真够郁闷的,本以为可以借着腺增生让苏寅正好好陪陪自己,没想到昨天中午苏寅正又莫名其妙将她晾在了一边,今天跟赵子蓝去酒吧喝了点酒回去,路上又遇上了这茬事。

    其实刚刚追尾本来可以避免发生的,可以就在急踩刹车的时候她突然产生了那么个幼稚的念头,她想出点事让苏寅正知道知道。

    说来,陈婉怡一向是自信的,但是她却拿捏不准苏寅正这个人,他可以前一秒还对她你温柔至极,后一秒又视她如垃圾。

    陈婉怡渴望被男人征服,然后现在她完完全全被苏寅正征服了后,她悲戚地发现自己却征服不了苏寅正。

    刚开始陈婉怡觉得自己只是被苏寅正的钱征服了,这样也好,钱色交易,明了简单,然而随着自己对这段感情的患得患失,她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深入了感情的泥潭。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给她这样的感受,即使只跟他只呆上一秒钟,她也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刚刚跟赵子蓝喝酒的时候,虽然她跟赵子蓝都被人包养,但是陈婉怡心里的优越感不是一点点,苏寅正各方面都强过赵子蓝的那位台湾老头,而且她认为自己是爱苏寅正的,虽然她不确定苏寅正爱不爱自己,但是她还是认为自己在苏寅正心里是有位子的,她调查了解过跟苏寅正有过暧昧关系的所有女人,对比了下,她跟苏寅正的时间是最久的。

    这个惊喜的发现让陈婉怡兴奋不已,虽然她苦恼自己转正之路遥遥无期,但她是苏寅正交往最久情人这点给她带来的优越感,已经让陈婉怡感到非常幸福,至少她要比苏寅正的老婆幸福得多。

    陈婉怡稳定心神,从车窗外探出头看了下追尾情况,扯扯嘴:“私了吧,你开个价,不要太过分就好。”

    韩峥忽然一笑,直勾勾地看着陈婉怡:“私了?”

    陈婉怡抬头看着韩峥,只当他是一个借此事勾搭女人的富二代,又探出头看了眼他的车,辉腾,呵呵,还真有点小钱。

    “不然你想怎样?”陈婉怡面露笑容,“我很忙,可没有时间奉陪。”

    “对哦,你很忙。”韩峥脸上的笑容不明,他突然上前靠近陈婉怡,然后嗅了嗅鼻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酒驾,你还真横啊……”

    陈婉怡有些恼羞成怒,拧着柳眉:“你不要太过分,如果真要闹起来,吃不了兜着走。”

    韩峥夸张地看了眼陈婉怡,凑过头小声问了句:“你上面有人?”

    周商商从车窗探出头看了看情况,然后打开车门下车,她走到韩峥面前,看了眼宝马这里的女人,然后问韩峥:“十一,怎么个处理?”

    “酒驾呢,我觉得还是交给交警处理吧。”韩峥对周商商说,“外头热,快上车去。”

    周商商扯扯笑:“我跟你一块等交警。”

    陈婉怡有些急了,她是个公众人物,这样的交通事故不大不小,但是酒驾却是个大问题,她忍着怒气,对韩峥笑笑:“追尾而已,让交警介入多麻烦,帅哥,我不骗你,负责这区的李局长还要叫我老公一声哥,我告诉你这事如果公了,你还真占不了什么便宜。”

    周商商有些好笑地看着韩峥:“十一,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上车了。”

    韩峥点点头:“车里左边有个我新买的游戏机,你先玩着。”

    周商商点点头,离开之前又看了眼陈婉怡。

    陈婉怡按了按车里喇叭,示意韩峥快点给出个态度。

    “李局长?”韩峥收收目光,然后神色吃惊地看着陈婉怡,“莫非你老公是李刚?”

    陈婉怡脸色微变,不再理会韩峥,然后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本来艺人遇上这种事第一次时间肯定是给自己的经纪人打电话,陈婉怡第一个人想到却是苏寅正,她今天已经拨了好几通苏寅正的电话都被挂断,这次她本也抱着侥幸的心态,没想到却通了。

    “寅正,我出了车祸……”前一秒还放狠话的女人,下一秒里面流露出了小女人的娇弱。

    从头到尾,韩峥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婉怡对着手机不停哭诉,只是当听到这女人真叫出那人的名字的时候,他眼中里还是立马跳跃出了一簇火苗。

    “寅正,你能不能过来一趟,对方很不讲理,我真没办法解决了……”

    韩峥只觉得此时自己血沸腾,无法抑制的愤怒好似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他有些控制不住地从陈婉怡手里夺过手机。

    “寅正,是我。”韩峥平静了下心情,“我就是你女人口里那个不讲理的人,刚刚你女人的车跟我追尾了,还有,商商也在车里。”

    韩峥瞪了眼陈婉怡,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你问我商商怎么样?”韩峥忍不住嘲笑出声,“寅正,不是我挤兑你,你有脸问这话吗?”说完,挂了电话,韩峥往回走,控制不住脾气地把手机扔还给陈婉怡。

    陈婉怡莫名其妙地啐道:“神经病啊!”

    韩峥嗤笑,走到陈婉怡跟前,问:“苏寅正是你老公?”

    陈婉怡拽着脸不说话。

    韩峥吐了好几口郁气,然后弯着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陈婉怡:“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像你这样——贱——的女人。”说完,冷笑地转过身,走回自己的车前,上车,关车门。

    “怎么解决?”周商商转头问韩峥。

    韩峥不说话,过了会,闷闷回答:“私了了。”

    周商商“哦”了声,然后低头。

    整个车厢突然变得静寂,过了良久,周商商悠悠开口:“十一,刚刚那个女人我是认得的。”

    韩峥握着方向盘,脸色难看得一塌糊涂。

    周商商自顾轻笑了起来,然后转头问韩峥:“你说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韩峥冷着脸:“别这样问。”

    周商商轻靠车背,低低一笑,神色却有些颓软:“十一,你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是不是就会由爱情就会变成亲情?”

    韩峥的声音沉沉的:“我不知道。”

    周商商看向车窗外,飞逝而过的绿化带后面是一排排路边广告,苏氏的露天广告正一排排地从周商商眼前消失,然后又重新跃入她眼里,在消失……

    ---------

    周商商是大学毕业后才知道苏寅正的生活有多窘迫。

    大三的时候她从宋家搬了出来,苏寅正知道这事后,每个月除了给她寄礼物外,还会定期给她打来一笔钱。

    苏寅正在电话里跟她说:“老婆,我养你。”

    那时候周商商真的不知道苏寅正新设计的软件被人盗名,也不知道他刚从公司离职,更不知道苏寅正跟她说“老婆,我养你。”的时候,全身上下只有500块钱。

    周商商大学毕业后便立马飞奔北京去找苏寅正,炎炎夏日,她蹲坐门口等苏寅正,结果等来一个剽悍的男人,他告诉她苏寅正老早就搬走了。

    周商商打电话给苏寅正,一个小时候,等来匆匆赶来的苏寅正。

    苏寅正比上次见面瘦了、黑了,周商商有些明白过来,扬了扬脸上的笑:“寅正,我跟你一道奋斗来了。”

    ——————————————————————

    周商商回家的时候小保姆告诉她:“苏先生回来了。”

    周商商上楼,果然看见坐在起居室里看电视的苏寅正,他已经洗澡好,穿着蓝色棉质睡衣,头发有些湿,应该没用吹风机吹干。

    小客厅里只开了一盏沙发边上的落地灯,橘黄色的灯光在苏寅正笼罩在圆形的光线里,依旧英俊的侧脸晕在一片橘黄色之中,显得迷离又模糊。

    苏寅正见她回来,拿起遥控器按掉了电视屏幕。

    “回来了?”苏寅正望向她,开口。

    周商商点头,然后卧室洗澡,在花洒下用热水冲洗了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皮肤被热水冲的红红的,整张脸也带着红晕。

    周商商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洗头的时候忘记用护发素,头发有些打结,她正要用手捋顺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覆上她的头。

    身后的影像是压在周商商的心上,密不通风得难受。

    苏寅正从梳妆台拿出一个牛角梳,沉默地给周商商梳起了头,过了会,又从周商商手里拿过吹风机,边吹风边梳头。

    周商商坐着一动不动,直至苏寅正开口说话。

    “十一回来了吗?”

    周商商缄口不言。

    苏寅正又继续问:“他看着很不错吧。”

    周商商猛地站起来:“苏寅正,别让我恶心你。”

    苏寅正耸耸肩,他目光闪闪地看着她,突然说了句:“商商,我们好像很久没□了。”

    17.

    爱情是美丽的,当我们满心欢喜拥有它的时候,岂会料到有一天它也会变质、会腐烂、甚至消失。然而爱情的美丽也是在于拥有它的时候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顾。

    周商商也曾拥有过这样的一份爱情,那个时候她年轻,她的男朋友英俊又温柔,那个时候他们很贫穷,住在的是廉价的拆迁房,简陋的房间里有掉渣的天花板,常常爆裂的下水道,还有一张一米五的小木床,□的时候整张床发出吱吱咕咕的声响。

    那个时候消费还没有现在那么高,周商商每天算这钱过日子,什么钱都省着用,唯有花在杜家的钱,怎么也省不下来。

    夏天,苏寅正对着电脑埋头写程序,周商商坐在床边舀着半个西瓜,时不时递一口到苏寅正嘴边,使坏的时候将所有的西瓜子全挑出来,然后送到苏寅正嘴边,苏寅正习惯接过嘴,发觉不对,转过身扑向她,周商商推了推苏寅正:“大夏天的,热不热啊?”

    冬天周商商总比苏寅正先上床,苏寅正把灌上热水的热水袋放到周商商的脚下,然后说:“老婆,我还要写完报告再睡,晚安。”

    周商商从床上做起来捧着苏寅正的脸啄了啄:“老公加油。”

    那时候苏寅正最常对她说的话是:“商商,给我点时间,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周商商对常对苏寅正说的话是:“老公,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的确,苏寅正没有说瞎话,苏寅正是真的让周商商过上了好日子,他们搬了三次家,房子越来越大,里面的家具也越来越贵,随便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可能都是价值千万;周商商也没有瞎自信,苏寅正花了7年的时候打造了一个商业神话,他现在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在香港和美国上市,他还有一条商业街,二十家大型连锁超市,他炒股炒房炒期货,除了独到的眼光,身上还有着别人羡慕不来的好运气。苏天澜的事再次被翻出来,外界也不会借此事挖苦,反而大力吹捧,甚至断言这个世纪不会再出现第二个苏寅正了,他是神话,神话是具有传奇和唯一的。

    7年,周商商今年再过几天就二十九岁了,苏寅正还有几个月也要三十有一,都老了吗?然而有多少对夫妻这个年龄他们才刚开始踏进婚姻的教堂,他们却已经在婚姻这条路上渐行渐远。

    ------------------------------------------------------------------------------

    周商商立在落地窗前,身后是沉沉的夜色,外头响了好几个闷雷,室内天花板上的中央空调出风口里飘出丝丝的凉风。

    苏寅正上前抱住周商商,他嗅着她身上沐浴露的清香,喟叹道:“真香。”

    周商商任由苏寅正抱着,直到苏寅正用牙齿解开她睡衣第二个纽扣的时候,周商商淡淡开口道:“寅正,我怕得病。”

    苏寅正猛地抬起头,俊雅的面容有轻微的扭曲,黑幽深邃的瞳孔慢慢收缩,他放在周商商手臂上的手也有些控制不了力道,僵硬地在捏在周商商的骨头上。

    “我脏?”苏寅正目光沉沉,对上周商商的眼,“那你觉得谁干净,十一吗?”

    周商商试图甩开苏寅正的桎梏,苏寅正却加深了力道,将周商商抵在墙上,两人鼻尖对着鼻尖,苏寅正呼出的温热呼吸全喷在周商商的脸上。

    “商商,世上没几个男人是干净的,尤其是十一,你可能不知道——“苏寅正扯了个轻笑,趴在周商商的耳朵,小声说道,“我告诉你,他十五岁就玩过双飞……”

    周商商扬手刮了苏寅正一巴掌:“你给我滚!”

    苏寅正右手着被周商商打了的脸,深深地看了眼周商商一眼,真滚了。

    周商商无力地坐在床上,楼下传来苏寅正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是汽车发动的声响,直至车子开出车库,渐渐开出了别墅区。

    她和苏寅正又一次不欢而散,像今天这样的针锋相对,她和苏寅正似乎已经演练了上千遍,对此她已经有些麻木了。

    每次吵架结束后,苏寅正或出差或去其他“家”呆几天,几天后回来,他会给她带件礼物,她也会接受,好好收放好。

    有个丈夫是煤老板的江西女人教她:“趁着没离婚多存些钱,以防万一。”

    周商商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以防万一,她想,如果真离婚,苏寅正应该也不会在金钱上委屈她什么,因为他已经在感情上委屈了她。

    -

    苏寅正今天喝了不少酒,之前他接到陈婉怡的电话时正陪着一位墨西哥老板喝绍兴的花雕,上好的花雕酒搁在致的铜炉里用小火不断煮着,整个包厢酒香缭绕。

    陈婉怡在电话里叽叽咕咕说了大堆其实他并没有仔细听,直到陈婉怡的手机被韩峥抢去,他整个人突然清醒过来。

    灌下去的花雕酒在他肚子里不停的翻腾,他走出包厢,趴在金闪闪的洗手间忍住呕吐的**问了句:“商商没事吗?”

    韩峥在电话里的责备让他有些恍惚,然后韩峥就挂了电话,他趴在水槽里呕吐了好久,直到整个肚子都空了,火烧火燎得难受。

    然后他站直身,打开镀金的水龙头洗手洗脸,慢悠悠洗好后再用柔软的毛巾擦拭干净。

    他打了个电话交代助理安排下晾在包厢里的墨西哥老板,走出饭庄驱车往花溪路开去。

    他在家等了好久一会,商商都没有回来,他拿着手机却不敢拨号,然后商商回来了,他们再一次相互撕破脸皮。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吵架,也不是最凶的一次,或许以后他们还会吵很多次架,所以这样的吵架真的很无关紧要,不是吗?

    -

    韩峥回到家便看到了坐在客厅里和自己母亲喝茶的宋茜,宋茜在他进门的时候对他微微一笑,韩母笑着招呼自己的儿子过来:“十一啊,过来看看茜茜送我的这块披肩好看吗?”

    韩峥扫了眼母亲手里拿着的暗红色披肩,他知道自己母亲最讨厌的颜色就是暗红色,宋茜送给她这种颜色的披肩居然能装□不释手的模样。

    “还好。”韩峥说得很敷衍,然后转身上楼。

    韩母悻悻地笑了下,然后拍了拍宋茜的肩膀:“你们上楼聊,陪了我这老婆子一个下午,很无聊吧。”

    宋茜摇摇头,然后对韩母说:“那我去陪陪阿峥。”

    韩母:“去吧。”

    韩峥对着房间里的落地镜子扯着领带,面色平静地看了眼镜子里出现的女人脸孔,见她进来,用手指一指对角的沙发,示意宋茜先坐下,顿了下,淡淡开口:“宋茜,你不应该过来的。”

    宋茜走到卧室里的沙发上坐下,仰着头:“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分手呢?”

    韩峥转过头,盯着宋茜看了几秒:“有意思吗?”

    宋茜低头看着自己今天刚做好的指甲,慢慢开口说:“阿峥,我那么喜欢你,你真的不能那么对我。”

    韩峥应了声,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在衣架上,推开衣帽间的门挂好,然后走出来。

    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棉T,V领,韩峥双手抱,身姿慵懒地倚靠在衣帽间的滑动木门上,说话的嗓音低沉而厚实:“如果有伤害了你的地方,我抱歉,不过分手就分手了,茜茜,你条件挺好,真没必要吊在我身上。”

    宋茜的握紧双手,有些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过了很一会,她深吸两口气,问:“韩峥,你要离开我,是因为周商商吧。”

    “周?”韩峥笑了下,“她不是应该姓宋吗?”

    宋茜不理会韩峥的话,站起了身:“她现在生活得不幸福你就难受了吧,然后忙不迭要去扮演情圣了吗?”

    韩峥眨了下眼,脸上挂着不急不躁的笑容:“茜茜,这是我的事。”

    宋茜走到韩峥的跟前,试图抓着他的手,韩峥好整以暇地抽开自己的手,表情严肃了几份:“宋茜,我再说一遍,我们真的分手了,我们之前只是在谈恋爱,不是结婚,难道我提出个分手,还要跟你一块去民政局公正下吗?”

    宋茜咬唇:“韩峥,你别犯傻好不好?”

    “犯傻什么?”韩峥笑问。

    “你以为周商商真的需要你么,她只是利用你知不知道,苏寅正现在在外面有女人,周商商想利用你刺激他,等苏寅正回心转意了,她会感激你么,只会立马把你丢在一边,韩峥,别傻好不好,你以为周商商会真的离开苏寅正吗?她以前宁愿跟我爸爸翻脸也要跟跟苏寅正死在一块,她爱死了苏寅正,就像我爱死了你,是离不开的,懂不懂啊,阿峥?”

    韩峥拂开宋茜,然后走到酒架上倒了一杯红酒,放在手上摇了摇,抿了口,望着宋茜建议说:“你不做情感分析师真是可惜了。”

    宋茜转过头,不去看韩峥。

    韩峥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宋茜说道:“茜茜,我跟你分手跟商商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她真需要我刺激苏寅正,那我们估计连开始都没有。”顿了顿,“宋茜,别让我后悔跟你在一块过。”

    18.

    周商商预约下个礼拜做手术,苏寅正下个礼拜正巧有一场经济访谈。

    这个礼拜,周商商格外闲,苏寅正格外忙,忙得忙,闲的闲,算算他们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见面。

    之前那个矿老板妻子江西女人还跟周商商说了一件事,她去年整整一年没有见到她丈夫,今年开春,她丈夫又多了个私生子,春节就是在那个女人家过的,一起吃年夜饭,一起放了烟花,一起贴了春联,合家欢乐,幸福安康。

    周商商还认识一个人,S市杜家少,赵小柔,小三敢死队的领军人物,丈夫在外头有五六个窝,有次赵小柔还拉着她一道去捉她老公的奸,小三是一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脸皮还很薄,事情爆出来当天吃了一瓶安眠药,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人是救了回来,不过成了植物人。

    这事好像是前年事吧,事情闹得还挺大,整整上了三天的S市晚报。女学生的父母捧着女儿的遗照跪在杜家人面前讨说法,众人对这事是议论纷纷,而最终事情是个什么解决方法呢,赔钱呗,赔了106还是160万,周商商忘了,反正没有超过200万就是了。

    赵小柔跟她说,所有的小三都会得到报应,除非正室太无能,这世上没有打不倒的小三,只有畏畏缩缩的怕事老婆,一句话——不是敌军太强大,而是我军太无能。

    赵小柔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周商商笑笑,没附和。

    -

    华驹留学回来后先是混房地产,然后是传媒,现在又要搞教育了,打算投资建个学校。华家经商好几代,也富了好几代,基深厚,现在到华驹手上,基本上混吃等死不要出太大的岔子基本没太大的问题。

    鸭子劝过华驹:“你不是苏寅正,苏寅正是背负振兴苏家的使命,你呢,基本上只要找个基因和家底不要太差的女人,然后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这样你的使命也完成了,接着就可以光荣地准备寿终正寝了,还闹腾什么呢?”

    华驹呸了鸭子一声:“你说的是人话吗,就苏寅正是个人物,咱们生来就是打酱油的。”

    “啧啧。”鸭子瞅了华驹一眼:“瞧你这语气,那么多年了,还把苏寅正当假想敌啊?”

    华驹摇摇头:“我就是替商商不值,说真的,鸭子,如果商商当初选择了我,别说让她受委屈,我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供起来做什么,天天给她吃香啊。”鸭子哂笑一声,“你说这话不怕你得罪你的未婚妻吗?”

    华驹白了鸭子一眼:“感慨两句不行啊。”

    鸭子笑,顿了下,说道:“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

    周商商要做的腺小叶增生手术实在太小,小得本不算个手术,学术名为微创手术,无需观察无需住院。半个小时的手术时间,手术后可以选择立马回家或是在休息室呆会后再回去。

    公立医院的休息室不比私立,一拨人挤在一个休息间,即使大家只是低声交谈,所有声音聚在一起,还是闹哄哄的一片。

    周商商是一个人来做这个手术的,没让任何人知道。她好面子,身体出这样的状况有些难以启齿,加上这真是一个手术,就比打耳朵痛那么一点,那么一点而已。

    周商商用手捂着刚手术后的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

    “商商姐?”

    周商商猛地一怔,回过头,一个俏丽的身影映入眼帘。

    周商商扬了扬唇:“是你啊……”

    “好巧。”那人说。

    周商商:“是很巧。”

    那人:“商商姐身体不舒服吗?”

    周商商:“做个身体检查。”

    那人:“你脸色很不好看。”

    周商商没说话。

    那人扯了个笑,看了手上的表:“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聊。”

    周商商转身离去,她真不希望有下次。

    周商商有次被赵小柔说实在是太淡定,这话明褒实贬,周商商听了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回家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有些往事总是被不经意想起。

    就像今天在医院碰到了这个人,周商商的心并没有脸上看起来那么毫无波澜。

    周商商也是有过战小三史的,只是那个时候她还不是苏寅正的正牌妻子,而小三也不能算真小三,她只是苏寅正的秘书而已。

    秘书跟老板,用赵柔的话来说,如果两人没弄点桃色纠葛出来都有些对不住这层关系。

    那人是苏寅正秘书的时候,苏寅正事业还在打拼期,她是名牌大学重点毕业生,全国优秀毕业生,苏寅正招她进来的时候,她的简历表上光是证书和奖项都满满填写了好几栏。

    她是苏寅正亲自去人才市场招进来的人,那个时候正是公司用人的地方,苏寅正二话不说就签了她,那个时候,苏寅正的公司还是处于小打小闹的规模,她签了苏寅正公司,实为大材小用屈才了。

    之前苏寅正还没有秘书的时候,周商商有过给苏寅正当秘书的打算,她问过苏寅正:“寅正,我给你秘书怎么样?”

    对她这个想法,苏寅正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亲亲她的额头,说:“你不想当数学老师了吗?”顿了顿,“秘书不是老婆做的事。”

    当时周商商确实有个不算理想的理想,她大学修的是数学专业,毕业之后也是想一名数学老师。

    周商商不知道苏寅正是舍不得她为了他放弃理想,还是秘书这活老婆真做不了,反正当时周商商听了这话心里是美滋滋的,她有个多么体贴又为她着想的男朋友啊。

    后来周商商真当了老师,那年她和苏寅正,一个忙着公司打基础,一个忙着看书考编制。

    周商商是以编制考第一名的成绩进了一所名牌初中教数学,她也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漂亮的女老师,在学校很受欢迎。

    晚上周商商常常跟苏寅正说学校的趣事,苏寅正笑眯眯在边上认真地听,很为她高兴。

    不久,苏寅正也就在人才市场招到了他的秘书,也就是那个女人。

    事情发展得多顺利啊,周商商当了老师,苏寅正也招进了一个让他满意的秘书。

    当时,周商商真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对了,忘了说,那人叫陈婉之,跟陈婉怡只有一字之差,周商商最初知道陈婉怡这个人的时候,还以为是那人的姐妹,其实两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凑巧,还是苏寅正对婉这个字,有某方面的情结。

    -

    陈婉之真不算一个好看的女人,至少周商商以前是那么认为的,事实上以前的陈婉之真的就是一个长相特别不起眼的女人。

    刚出社会的陈婉之,正处于后青春期的阶段,脸上因为内分泌失调长满了痘痘,800度高近视患者,不会打扮。当时陈婉之在周商商的印象里,永远都是白色衬衫搭着黑色长裤,每天穿着一双三公分的百丽老款圆头黑皮鞋在公司里跑着跑那,忙得不可开交。

    苏寅正评价陈婉之,很优秀很刻苦很朴素,是难得人才。

    当时苏寅正和陈婉之,除了老板和秘书,还是伯乐和千里马的关系。

    下半年,苏寅正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忙也是在所难免的。有时候忙起来,整天整夜呆在公司也是有的。

    周商商有空的时候就做好吃的给苏寅正送去,有时候因为堵车送去晚了,陈婉之已经叫了外卖跟苏寅正吃了起来。

    他们吃各类速食,更忙的时候,直接两桶康师傅解决。

    那时候周商商真是心疼极了苏寅正,苏寅正也心疼她,认为她每次赶公车过来送饭太辛苦,然后责令她不要再送饭过来。

    那年,苏寅正事业发展得真的很快,不到半年功夫,资产已经翻了好几翻。

    快要过年的时候,苏寅正带周商商去购买新年衣服和鞋子,他带着她逛了好几个商场,只要她多看了一眼,苏寅正就会立马下来。

    周商商笑骂苏寅正的行为就是个暴发户。

    苏寅正笑着搂着她腰:“钱赚来就是给老婆花的。”

    其实那个时候她跟苏寅正还没有扯证,不过周商商每次去苏寅正公司,苏寅正的员工一口一个老板娘地叫她。

    除了陈婉之,她叫她商商姐。

    陈婉怡说话声音不比她风风火火的做事风格,声音细细柔柔的,人多的时候她叫苏寅正“苏总”,私底下,周商商也听到过陈婉之叫苏寅正“老大”。

    周商商跟苏寅正逛完街,苏寅正带她去法国餐厅吃牛排。

    那天真是幸福的一天,因为即将过年,大街上看到的人都洋溢着笑脸,天气也很清朗,云卷云舒,透亮的阳光把每张路人的脸都照得清晰而分明。

    周商商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整理战斗品,翻到一双黑色女式皮鞋时候,微微惊讶了下:“怎么还有这双?”

    苏寅正看了眼,眉角漾起舒心的笑意:“给婉之买的。”

    周商商也没有多想,“哦”了一声,说:“她确实应该换双鞋了。”

    19.

    即使是个微创手术,也是留伤口的,麻醉过后,疼痛像是茶水里的胖大海,慢慢鲜活,然后膨胀开来。

    周商商蜷缩在床上,半个小时前,苏寅正来电,她按掉了他的电话,

    此刻放在床头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对方好像极其有耐,手机已经连续振动了好长一段时间。

    周商商皱着眉头,探过身拿过手机,显示屏上闪烁着“韩峥”两字。

    周商商按了接听键,将手机搁在耳边:“是十一啊,有事吗?”

    -

    鸭子趁着韩峥还有几天的假期,组织这个周末去户外登山活动,韩峥否决了鸭子三个登山地点提案,说:“B市不是有座五峰山吗?就去B市吧。”

    鸭子明了地看了他一眼:“如果去B市就一定要叫上商商了,商商可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

    韩峥笑笑:“人多热闹。”

    韩峥从书房出来给商商打电话,听筒贴着他耳朵,传来机械的“嘟——嘟”声,韩峥没由得紧张。

    没人接,他又拨了一个过去。

    过了好长一会,手机里传来周商商的声音,虽然说话的语气跟往常一样,但是声音就像染上了厚厚的石灰粉,显得有气无力。

    “怎么了?商商?”他问。

    “我没事,刚睡醒而已。”周商商这样说。

    “晚上一道吃饭吧。”韩峥顿了下,建议道。

    周商商默了会,说:“十一,我身体是有点不舒服,我先休息会,挂了,再见。”

    韩峥拿起车钥匙出门,倒车出库的时候遇上回来的韩首长,韩首长敲了下韩峥的车窗,韩峥按下车窗,看了眼韩首长:“哥。”

    韩首长拧着眉:“去哪?”

    “泡吧,要一块么?”说完,不等韩首长开口说话,嚣张地关上车窗,熟练地转动方向盘倒车出库,开出了韩家大院。

    苏寅正和周商商第二次搬家之前,韩峥还是常常会去他们家,那时周商商还是一名数学老师,鸭子笑她以色育人。

    有次他从阳澄湖回来,当地的旅游局局长送了他两箱大闸蟹,他回来的时候就给周商商和苏寅正送去一箱。那天苏寅正不在家,周商商刚洗完澡在卧室里批改试卷,长衣长裤,半湿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脑后。那次韩峥立在周商商的背后看得愣愣的。

    这绝不是一副多美多印象深刻的画面,只是那天回去后韩峥还是频频会想起。

    他心里暗骂糟糕,有些情感就像埋在地下过了冬的野草,被不知那股春风一吹,立马便蔓延生长起来。

    周商商和苏寅正的新家,韩峥只来过一次,就是上次送周商商回来那次,不过那天他也没进去。那天他坐在车上看着周商商进门,从车窗往上看去还可以看到别墅二楼起居室的灯亮着,苏寅正那天是在家的。

    他在车上安静地抽了将近一包烟,都说戒烟难,如果感情也像烟可以戒掉,却是一件幸的事。

    鸭子让他别犯浑,宋茜骂他傻,他都不为所动,对这份感情,他压抑了太久,现在他不想再藏,也不想再逃了。

    老人说都说两人在一起需要缘分,按照这种说法,他跟周商商实在没有半点缘分,但是没缘分又如何,月老不给牵线,他就自己去扯红线,老天不给他机会,他就自己创造机会。

    反正大家都不好过,反正也没有最糟糕了不是吗?

    -

    韩峥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他们家的小保姆,小保姆把他拦在门外问他找谁。

    “周商商在家吗?”

    “你说太太吗?”小保姆让他进来,然后给他端了一杯水,说,“太太在楼上,我去叫她下来。”

    周商商从楼上下来,坐到韩峥面前,扯了个笑:“怎么过来了?”

    “到底怎么了?”韩峥打量着她的脸色,蹙眉。

    周商商:“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不过已经吃了药。”

    韩峥俊眸陡然一深,然开口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慵懒:“商商,跟什么过不去也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周商商靠在沙发上,抬眼看着韩峥:“你今天是专门来——说教的?”

    韩峥:“我是来送关心的。”

    “谢谢。”周商商站起身,“关心我收下了,我今天真的很累,就不招待你了。”说完,要转身上楼。

    韩峥叫住了周商商:“商商,我后天就回G市了。”

    周商商转回身:“一路顺风。”

    韩峥低头轻笑,然后抬头望向她:“不过很快,很快我会回到S市工作。”

    周商商点头。

    韩峥笑得格外磊落:“你应该知道原因。”

    周商商面目平静:“我不知道。”

    “没有关系。”韩峥若无其事道,然后突然凑到周商商的耳边,语气格外柔和 ,“这样的事,我主动就好。”

    -

    苏寅正没想到居然在今晚的饭局遇上了陈婉之,他跟她好像三年没见面了,她作为黄岩的秘书出席,酒桌上笑意吟吟地举着酒杯向他敬酒。

    “苏总,这杯故人酒,你可不能不喝。”

    苏寅正背靠椅子,扯了个笑:“婉之,好久不见。”

    酒桌哗然,华盛的老总笑了两声,话:“苏总跟陈秘书可是有渊源着呢。”

    不知情的几个人面露好奇之色。

    陈婉之嫣然一笑:“苏总是我第一个老板。”

    作为东道主的黄岩招手对陈婉之道:“婉之,还不去给苏总倒酒,感谢他对你的栽培之情。”

    苏寅正不置可否地笑,陈婉之过来给他倒酒的时候,身子微微倾斜,露出引人遐想的漂亮锁骨。

    老实说,苏寅正第一眼的时候真有些认不出陈婉之,女人一旦变化起来要比男人有塑造得多,三年,陈婉之的变化真让苏寅正有些惊讶。

    “苏总,我先干为敬。”

    苏寅正收了收脸上的表情,一口干了杯里的酒。

    苏寅正今天晚上并没有喝多少酒,不过却有些醉意。由助理扶着上车,他整个人瘫在车厢里,他拿出手机发短信,连续打了好几个字都是错别字,他真的已经好久没发短信。

    “老婆,我回来了。”花了好久时间,苏寅正终于把这六个字打好,他躺在车后座上,看着荧荧的手机屏幕,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这条短信。

    司机问苏总:“苏总,晚上回哪?”

    苏寅正闭眼不说话,过了很久,他说:“夜色那么美,兜几圈吧。”

    -

    韩峥到了G市一下飞机就给周商商拨了个电话。城建局的小张早在机场门口等他,看见韩峥从人流中走来,立马迎了上去:“韩局。”

    韩峥点点头,把手机放进裤袋。

    周商商已经挂了他六次电话。

    上了车,小张跟韩峥交代了这几天的工作情况,顿了顿,用眼神跟韩峥交流了下,低声说:“已经查到黄书记在美国的账户了,另外城西那边的警局也抓到了洗黑钱的一伙人。”

    韩峥:“好好做事,等黄书记跟老魏下去了,城建局局长的位子总要有人顶上去的。”

    “谢谢韩哥。”张志维点点头,改了对韩峥的称呼。

    韩峥有些心不在焉地“嗯”了声,忽然他抬头,问张志维:“你女朋友生日,你一般是送什么礼物的?”

    -

    周商商还有十几天就要二十九岁生日了,想想时间过得真快,流光容易把人抛,绿了樱桃,红了芭蕉;岁月是把杀猪刀,砍死了樱桃,劈死了芭蕉。

    生日,总要送一份礼物给自己。

    周商商打算把离婚证当做二十九岁的生日礼物送给自己。

    这么多年来,她跟苏寅正相互中伤,该说的狠话也都说边,唯独离婚,她和他都没有提过。

    周商商曾经是有过跟苏寅正耗一辈子的打算,直至前几天,她偶尔还会想,等苏寅正老了,他的妻子还是她,他瘫了推轮椅的是她,入土为安了刻在墓碑上的也是她名字。

    那个江西女人说:“凭什么离婚,凭什么把位子腾出来给那些女人,凭什么最苦的日子我陪他过,享福时候却没有我的份。”

    赵小柔说:“我就是要耗着杜蘅,他越是讨厌我,我越是要以妻子的身份压着他,折磨他,直到老死。”

    周商商跟了苏寅正那么多年,欢喜过,彷徨过,也心冷过,但是真想到离婚,还是感到抽皮剥骨得疼。

    只是今天,可能是身体上的疲惫影响了身心,还是在医院碰到陈婉之后想到了太多往事,她突然有些走不下去。

    如果说之前她一直是喝着强力抗疲劳的营养作为能量来维持这段婚姻,那从一开始就会料到总有一天她的身体会对这种营养产生免疫,直到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营养支撑她。然后怎么办呢,要么在这场婚姻里守到灯枯油尽,要么放手对谁都好。

    周商商有些好笑,如此简单好做的选择题,她居然还选择了那么多年才有答案。

    -

    人一旦做了决定,神就有了,周商商就是这样,做好了离婚的打算,虽然扯不上多神清气爽,但是内体的郁气也是吐了好几口。

    心情开朗了,手术后的伤口也恢复快了,甚至咖啡馆里的生意都好了起来。

    周商商生日前几天,苏寅正打电话过来,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周商商说随便吧。

    苏寅正说:“那好,我随便买了。”

    他和她已经半个月没有见面说话甚至通电话了,苏寅正能记住她的生日,她还是感到很庆幸。

    挂了电话,又彼此问候了两句:你忙吗,还好,你呢,也还好。

    这几年,他们都是粉饰太平的高手,一会儿冷战,一会又可以相敬如宾,演技好得好像都是从影校毕业似的。

    晚上,周商商拿着日历本画圈圈,有些睡不着觉,还有三天,就是她二十九的生日了。

16-19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