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不甘 24-27


    24.

    韩峥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如此失控,很多人都说男人很容易记住自己的第一次□对象,可他现在连那人长什么模样都忘记了,只记得她是个女的,还有身材很好。

    当昨晚他真真正正进入周商商身体时,不管是身还是心,他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他一直认为□不过是动物本能之一,人类所谓高等动物,在□问题上无非是技术和场地等方面的提高和改善,但是昨晚经历的□,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极致感官感受,他如此强烈想要占有一个女人,而他又是如此不安。

    直到周商商问了他一句“十一,你是不是特别没有自信。”

    当时他想,这个女人真没良心 。

    不,她很有心,可惜心不是给他而已,她陪一个男人十四年,那个男人从青葱少年变成了商场金贵,她都是不离不弃地陪伴在他身边。

    他想起有年她跟苏寅正关系破裂让她绝望到试图自杀,是他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后来她终于平静了,也像今天这样给他做了一顿饭,她笑着说:“十一,谢谢你。”

    他说:“离开苏寅正吧,跟我在一块,我会对你好的。“

    当时她怎样回答他呢,她的话气得他差点要掀桌调头就走,她说:“你对我的好又能有几年,你不知道,苏寅正以前对我多好,他还为我跟别人打架,那条疤都现在都还在呢?”

    -

    韩峥很早就醒来,周商商睡在他怀里,他了她的短发,她怎么就把头发剪短了,断情短发吗?

    周商商睁开眼睛,尴尬地撇过头,然后为了掩饰尴尬,又转过头问了韩峥一句:“我短发好看吗?”

    韩峥支起身子,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哪个人弄得,那人可真损啊。”

    周商商狠恶恶地瞪了他一眼,韩峥反转个身子,将周商商控制在他身下,他的手在被子里面游移着她的身子。

    周商商试图推开他:“你不要上班吗?”

    “今天周六。”韩峥说,目光灼灼,“商商,我现在都还在怀疑昨晚是不是一场梦,要不咱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周商商伸手在韩峥的后背掐了下:“是梦吗?”

    韩峥闷笑出声,亲啄了下周商商的额头:“起来洗个澡,然后咱们下楼吃早饭。”

    周商商转了个身:“我不想动,你去吧。”

    “也好。”韩峥恶作剧地把周商商的头发揉地更乱,顿了顿,“我去给你放热水,然后早饭给你打包上来。”

    “嗯,谢谢。”周商商闭上眼睛。

    韩峥低头看到周商商露在被子外面的后背,一片触目惊心的红印,他有些自责,伸手将把被子一扯,替她盖好被子。

    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有些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周商商拿起手机看了眼,挂断。

    韩峥熟视无睹,又俯身亲了下周商商的额头。

    周商商笑望着韩峥:“你能不能别那么磨叽?”

    韩峥佯装生气地在周商商脖子咬了口,周商商吃特供,叫出声:“韩峥,你王八蛋!”

    韩峥挥挥衣袖,出来房间。

    周商商在床上也继续躺太久,手机里又多了一个苏寅正的未接电话。

    她有些想笑,他打来做什么,离婚之前都没联系地这么勤。

    -

    离婚后一个小时,苏寅正给花溪别墅的小保姆打了个电话,他问:“商商回来了吗?”

    小保姆回答:“太太没回来呢。”

    这话有语病,周商商已经不是他的太太了,苏寅正挂上电话,他突然想起周商商在车上跟他说的话,她说她并没有做好单身一辈子的打算,所以她还会嫁人,她会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太太,另一个男人将有权利合法地拥有她的一切,其中包括她的身体。

    苏寅正暴躁地砸碎了一盏台灯,支离破碎的玻璃片四处飞溅,其中小块飞到他手上,划破了手背上的肌肤,暗红的血立马冒了出来。

    他还是给周商商打了个电话,拨号的时候他是不安和紧张的,可听到对方已关机的声音时,他无端升起了那么一股恐惧感。

    苏寅正晚上还有一个饭局,老板是华籍日本人,年过半百,做的是钢材生意,听说他妻子是黑龙江人,这位日本商人为了爱人选择留在中国。

    苏寅正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故事,很新鲜。他在他那里买了600顿钢材,钢材老板请他到他家吃饭,他说他妻子会亲自下厨,他在电话里开心地赞扬自己妻子做的日本料理可真是一绝。

    苏寅正给陈婉怡打了电话,让她准备一下。

    陈婉怡打扮得格外温婉,碎花裙子,卷发弄成了直发,柔顺地披在身后,苏寅正瞧了几眼,倒是顺眼很多。

    钢材老板的家位于老城区的一幢白色老房子,院前种植了各种花草植物,绿意盎然,别有生机。

    钢材老板出来迎接苏寅正,他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笑着介绍说:“这些都是我妻子种植的。”顿了顿,看向陈婉怡,问,“这就是苏总的妻子吧,很漂亮,苏总好福气。”

    陈婉怡挽着苏寅正的手,眼角弯了起来:“您好,很高兴来您家做客。”

    苏寅正默不作声地带着陈婉怡进屋。钢材老板领着他们参观自己的房子,老房子里面除了各类古玩收藏,里面更多的是一些类似老照片的纪念品,这房子留住了钢材老板和他妻子相爱的美丽旧年华。

    他们家有一面照片墙,里面贴着他和妻子从相知到相爱然后结伴走到现在的全部照片,陈婉怡看着这些老照片,小声问苏寅正:“他们没有孩子吗?”

    这话不巧刚被走来的钢材老板听到,他和善地笑了笑:“我的妻子因为一次意外不能生育,虽然我们都很喜欢孩子,不过现在觉得两个人生活也很好,生活并没有十全十美。”

    陈婉怡咋舌,抬头看苏寅正,他垂着眼,神色冷清。

    晚饭,钢材老板的妻子将各类致的料理端上梨花木圆桌,苏寅正看了几眼这位黑龙家女人,四五十岁,不再年轻也不再漂亮,岁月在她脸上了细纹和黄斑。不过看着却很舒心,眼眸弯弯,是和善之人。

    妻子上完菜,钢材老板站起来牵着她的手,带她一道坐下,其中的呵护让每个女人都大为动容。

    陈婉怡蹲坐在案前,有些羡慕道:“您跟您妻子的感情真好。”

    钢材老板幸福地笑笑,他似乎很爱讲往事,他给苏寅正和陈婉怡倒了两杯清酒,然后看了眼自己的妻子,转过头说:“我们读大学时候相爱的,她来日本留学,后来她回了国,我也就跟着她来了。”

    苏寅寅端着酒杯跟钢材老板碰了碰:“为你们的爱情碰杯。”

    钢材老板:“当时她家里人都不同意我们俩的婚事,她为了我受了很大的苦,黑龙江那里气候不比S市,冬天常常零下二十多度,那段时间我生了重病,她每天用煤炉烧水洗衣做饭,想想,真是苦了她。”

    苏寅正又倒了一杯清酒,香醇清甜的味道让他很喜欢,钢材老板说这酒是他自己妻子亲手酿的。

    吃晚饭,钢材老板送他出来,还送了两瓶清酒让苏寅正带回去。

    从院子走出来,陈婉怡心情格外好,她挽上苏寅正的胳膊,笑问:“咱们这样还真像一对夫妻呢,寅正,你说是不是?”

    苏寅正看着陈婉怡,笑了。

    吃饭的时候当钢材老板讲起妻子烧水给自己洗衣做饭的时候,他也猛地想起他和周商商在北京那段时间。

    北京的冬天也是极冷的,冬天的时候,周商商也生过煤炉,他还记得她第一生炉子,她蹲着身子一边拍着扇子,一边鼓着脸吹气,鼻子和脸沾满了黑灰,他伸手帮她擦了擦,顿时变成了一只花猫。

    还有一次,他下班回来,看见她蹲在洗手间洗床单被套,小手冻得通红,见他回来,慌张地站起来,那时他才知道家里的洗衣机已经坏了很久。

    苏寅正眼角有些湿润,心像被一只手猛地攥了一下,疼得他倒抽冷气。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开始心所应当地享受起周商商的付出。

    -

    周商商起来起泡了个澡,韩峥已经把热水放好,浴缸边上放着一条洁净的浴巾,泡好澡,周商商用浴巾包好身体,韩峥卫生间有块形状半圆形的落地大镜子,她站在镜子跟前,暖气熏得镜子表面生起了白色的雾气,雾气凝结成水,镜子挂满了细小的水珠。

    周商商伸手擦了擦镜子,镜子里面的这张脸一下子清晰起来,她对子镜子数眼角的细纹,一条,两条……

    她想到苏寅正那张脸,他好像都没有长皱纹,不行,她绝对不能比他先老去。

    周商商换好衣服出来,韩峥已经买好早饭坐在沙发上等她,今天他穿着极其休闲,灰色polo衫搭一条蓝色牛仔。

    周商商擦着头发,多看了韩峥两眼。

    韩峥长腿交叉,脸上的笑容比外头的天气还要灿烂,他看了看外面的好天气:“吃完早饭,我们出去逛逛。”

    “逛什么?”

    韩峥:“你总要再买几套换洗衣服吧,还有过阵子我可以休息三天,我们去野营。”

    周商商:“我不想去。”

    韩峥幽深的双眸闪过一丝笑意,略可惜地说道:“对哦,野营是年轻人才做的事,咱们不兴这样的玩意。”

    周商商甩了韩峥一眼,坐下来吃早餐。小笼包个个皮薄汁多,周商商咬了口,汤汁不小心从嘴角流出来。

    周商商有些尴尬地找纸巾,韩峥从沙发柜上抽了两张纸巾,她伸手去接,韩峥越过她的手,给她擦了擦嘴角:“你看看,这哪是二十九岁的女人,样子看着也就十九岁吧。”

    周商商笑望着韩峥:“你可真会哄女人。”

    韩峥温和又认真道:“其实我很少哄女人的,有些话说得过了,你别介意,因为这真的是我心里想法。”

    周商商还是答应了跟韩峥一起去野营,出门逛街的时候,因为需要买的东西实在太多,她列好了满满一张清单,韩峥在后面推车,她在前头选购野营物品。

    可能当惯了多年的家庭主妇,某些经验倒是比韩峥要丰富些,比如在选购驱蚊香水的时候,说哪个这牌子效果好,味道也好闻。

    她打开瓶盖让韩峥闻:“你觉得呢?”

    韩峥想了下,在周商商耳边说了句:“我觉得还是你身上的味道比较香。”

    周商商不去看韩峥,扔了瓶蓝色的到小车里。

    另外有些事情既然开了头,没就必要再遮遮掩掩,路过一个货架的时候,韩峥扔了几包冈本到车子里,周商商看了两眼,白金至尊超薄。

    25.

    晚饭韩峥要自告奋勇下厨,周商商坐在餐桌前看韩峥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她好心问了句:“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韩峥:“你去一边呆着吧。”

    周商商起来往客厅走去,打开电视,XX三套电视台正播放着苏家矿泉水广告,周商商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分钟就7点半,正正真真的黄金档广告时间。

    她换了个台,结果更郁闷了,换了的这个地方生活台正播放一部电影,陈婉怡的电影。

    周商商躺在沙发上,没有换台,懒懒地看了起来。

    陈婉怡很上相,荧幕前比真人要好看许多。周商商想,是不是很多事情都是上帝安排的连环剧情,幸运的人可以从中感受到神奇和甜蜜,运气差点,就像她这样的,让她不得不感叹上帝安排前后剧情是不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

    她记得她知道苏寅正跟陈婉怡在一起的前几个小时,她还跟余佳怡还在电影院看陈婉怡演的电影,陈婉怡演女三,余佳怡说这女明星演得真心不好,她点点头,说:“你看她长得不是挺漂亮的吗,可能上位了吧。”

    然后回到家,赵小柔给她打了电话:“商商,我家男人刚刚告诉我,苏寅正有了个新欢,是个三流女明星,叫陈婉怡来着,你知道这事吗?”

    瞧,两个场景一联系,多有意思。

    韩峥探出头:“看什么烂片,快过来帮忙。”

    周商商关掉电视,慢悠悠地走到厨房:“不是说不需要帮忙了么?”

    “现在需要了。”韩峥递给她一青瓜,“切了。”

    周商商看了眼韩峥碗里的食物,问了句:“你在做什么东西?”

    “杂酱面啊?”韩峥用筷子捣鼓,开始拌料。

    “真看不出来。”周商商笑着说。

    韩峥挑眉:“那你是没尝过我手艺,以前我妹子做过,她……”韩峥没继续说下去,而是看向周商商,“她真是我妹子,我北京一个表妹。”

    周商商低下头把切好的青瓜丝放到一个碗里:“十一,你没必要对我说这些。”

    “对。”韩峥轻笑一声,“咱们吃面。”

    因为卖相不好,周商商盯着这碗杂酱面看了好几秒后才下筷,然后得出的结论是,果然世上的事物还是表里如一比表里不一的要多。

    周商商吃了两口,就很诚实地放下了筷子。

    韩峥自己吃了口,咋咋舌:“也不知道哪个步骤出错了。”

    周商商忽然笑了起来,然后特别正经地问韩峥:“我这样住在你家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她话音刚落,韩峥突然从桌子那头探过身来,他整张脸就跟她的脸贴得极近,两人面对面,鼻尖对着鼻尖,他呼出的热气直接迎面扑向她。

    “我愿意被麻烦一辈子。”韩峥眨眨眼,这样说。

    “不亏是小学就开始交女朋友的人。”周商商啧啧了两声,望向韩峥,“十一,你这些话我其实挺爱听的,让我有种——我又恋爱的感觉。”

    韩峥咬了咬牙,转了个头,然后整个人往椅子靠去,双手抱:“那就出门吧。”

    周商商:“出门做什么?”

    “总要先填饱肚子,然后晚上才有力气做——正经事,不是么?”

    -

    周商商和韩峥晚上做正经事的时候出来一个篓子,的确是一个篓子,韩峥取下套套,看着破了个洞的套套,整个人懵住了。

    周商商这张脸都黑了,果然是至尊超薄,她狠狠地踢了下韩峥。

    “你不会小心点吗?”

    韩峥吃痛贴着脸赔笑:“商商,这事真不能赖我。”

    “去买药。”

    “吃药不好。”顿了顿,韩峥商量道,“你在安全期,应该……”

    周商商冷着脸:“行,那我自己去买。”

    韩峥开始窸窸窣窣地穿衣服,往药店奔去。

    小区下面就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韩峥扫了扫货架上的同类药,拿了一盒最贵的。

    付钱的时候袋中手机响起,韩峥看了眼屏幕的号码,按断了电话。

    不知道是韩峥买的药实在太敏感,收银小妹“很不经意”地打量了韩峥好几眼。

    付好款,韩峥把找回来的大把零钱放进裤兜里,他左手拿着药,右手握着手机,走出药店后,他没有立即上楼,而是在绿化区的水池边上回了一个电话给刚刚打来的那人。

    “寅正,找我有事吗,刚刚有事忙着就没接电话。”大晚上有什么事忙着,韩峥看了眼手中的药,觉得自己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没什么,就想问下商商在你哪儿吗?”

    大晚上还有两个小朋友在小区里打球,篮球不小心滚到他韩峥跟前,他把篮球踢回小孩那边,然后将视线停在黑影重重的假山上,开口说:“怎么,商商离家出走了?”

    苏寅正没说话。

    “按我说,周商商早该出走了。”韩峥笑了笑,继续说,“寅正,你也别找了,大晚上的,**一刻值千金呢……”说完,韩峥便挂上电话,擦!他怎么还那么心虚呢。

    -

    韩峥拿着药回到了公寓,推开房间的门,周商商已经睡去,韩峥折回厨房端了一杯热水,然后走到房间放到床头,他在床边坐下,轻唤了声:“商商?”

    周商商转了个身,睁开眼瓮声瓮气地问:“买回来了?”

    韩峥点点头,然后抱起周商商,拆开药盒,取了一颗药放在手心,另一只手端来水杯:“既然买来了,先吃掉吧。”说完,手上的药往她嘴里送。

    周商商吞了药,韩峥递上水:“喝一口。”周商商又喝了两口韩峥送上来的水。

    韩峥伺候好整个过程后,说起了保证的话:“商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像今天晚上这样的状况了,实在不行,我多戴几个。”

    周商商猛地笑出声,因为笑得太急,差点把刚刚喝下的水呛出来,“别逗了,十一,睡觉吧。”

    韩峥爬上床,躺好,然后转了个身将周商商抱在自己的怀里,对着周商商的后背,韩峥低声开口,黑夜里韩峥的声音低缓而又轻柔,就像春日的细雨,带着某种飘忽的节奏,

    “商商,如果你只想当我们的关系是一场男欢女爱,我也不勉强你什么;如果你想认真了,跟我说声,我也会奉陪到底。”

    “韩峥,你能不能安静些。”周商商猛地转过头,对上韩峥的眼睛,“我以前觉得你挺不爱说话的,怎么现在话那么多。”

    韩峥愣了愣。

    韩峥又愣了愣,

    然后他猛地覆上周商商的嘴,周商商本是心烦意乱,索让自己再投入这场□中,她抱着韩峥回吻他。韩峥撑开周商商的腿不断磨蹭,他眼神通红,然后抱著她翻了个身,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

    外头窗外月影倾斜,韩峥支起身,然后对上周商商的眼睛:“商商,你可别太欺负人了”

    -

    韩峥虽是这样说,不过第二天照样心甘情愿被欺负,大早买了早饭,然后到卧室叫周商商起床吃早饭。

    韩峥觉得自己挺贱的,不过他很明白自己又“贱”地很开心,所以他真是贱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周日晚上G市水上广场有一场关于G市旅游节宣传晚会,是旅游局举办的,送了两张票给韩峥,韩峥问周商商要不要去,周商商说随便吧。

    韩峥:“那到底去还是不去?”

    周商商问:“有明星吗?”

    “有刘德华。”

    周商商跑到房间换衣服了。

    坐在车上,周商商看着G市的大街,转回头跟韩峥说:“我觉得G市挺美的。”

    韩峥笑:“下次带你好好逛逛。”

    周商商:“你忙不忙?”

    韩峥:“陪你逛逛的时间还是有的。”

    今晚G市的水上广场早已经被人水泄不通,周商商和何韩峥只能提早下车,一路上韩峥搂着周商商的肩膀,将她保护在自己怀里。

    广场一圈早早被保安围了起来,韩峥给负责人打电话,没过多久,一个平头的男人走过来,低眉哈腰道:“韩局,跟我往这边走。”

    平头男人领着韩峥和周商商走了贵宾通道,贵宾通道要越过后台和化妆间,周商商路过的时候打量了几眼,真看到几名熟悉的明星。

    周商商小声地韩峥:“你们G市还真有钱啊,请的都是大牌呢。”

    韩峥冷哼一声,小声地在周商商耳边说了句:“是政府有钱而已。”

    周商商扯扯嘴,没继续说下去。

    平头男人带着韩峥和周商商来到座位,第二排中间,还真是两个好位子。

    位子上放着节目单和矿泉水,韩峥对节目单没有兴趣,拿起矿泉水开了瓶盖后递给周商商:“渴吗?”

    周商商摇摇头,然后低头看起了节目单,扫了两眼,默默地把节目单放到了原处。

    韩峥问:“有看到喜欢的明星么,如果有,等会上去要个签名合照什么的?”

    周商商低低一笑,语音悠然:“韩峥,我二十九岁了,不是十九岁。”

    “我知道你二十九岁。”韩峥看了眼周商商,“你有必要不断强调吗?还是你们女人都怕老,所以才格外在意这个年龄?”

    周商商望向韩峥:“你能不能少说我两句。”

    韩峥微微一笑,凑过头,带着笑意的眸子近在眉睫:“商商,你这是只许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

    后头有人看过来,周商商踢了韩峥一脚:“有人看着,你好歹也是个副局,能不能正经点。”

    “好好好。”韩峥爽快地应者。

    晚会8点半开始,因为位子靠近,周商商可以看到不远处两座拍摄设备,其中有个类似导演的男人挥手指挥着。

    周商商在心里想,怎么越是不想见的人越是会出现在眼前。

    电视也就罢了,今天她还要看真人秀。

    节目开始,前面几个基本上都是明星独唱,晚会主持人是两个稍有名气的电视娱乐支持人,在台上科打诨,引得台下连连发笑。

    说到有意思的地方,韩峥也轻笑出声,直到女主持人说:“接下来你知道我要请出来的是谁吗?”

    男支持人:“谁?”

    女主持人:“今年她作品还真是蛮多的,可以说是演艺界的后起之秀。”

    男主持人“是婉怡?”

    “对。”女主持人提高了两分贝,“下面就有请陈婉怡为我们带来一曲《爱情你这个坏东西》”

    韩峥脸上的表情怔了怔,然后看向周商商:“这不是要降低整个晚会的档次吗?”

    26.

    周商商一直认为苏寅正最过分的地方就是找了一个娱乐圈女人来包养,所以她不管在电影院、电视、还是现在在这个现场晚会上,都可以看见这个光鲜亮丽的小三,然后时时刻刻被提醒她的婚姻有多失败,她又有多失败。

    韩峥转过头来看她:“要不咱们出去先走?”

    周商商看着台上载歌载舞的陈婉怡:“不是挺好看的吗?”

    韩峥嗤笑一声:“能诚实点吗?”

    周商商转过头:“她真是丑爆了,我本以为她有些长处,不过你听听,嗓音比脸蛋还惊悚。”

    韩峥弯起嘴角,展开了一丝微笑:“咱们不着这份罪了,出去兜兜风吧?”

    “要走你走,我要看完整场晚会,刘德华还没有出来呢。”

    “行。”韩峥点点头,“舍命陪君子。”

    周商商满意地笑笑,望向韩峥,突然问了句:“十一,我发现你对女人挺好的。”

    韩峥敛眉看了她一眼,忽然一笑,凑过头到周商商耳边:“确实,尤其是对一个女人,恨不得床上床下分分秒秒伺候着。”

    周商商不经意地撇了下头,正巧看到摄像头朝她这个方向转过来,她跟韩峥说了句:“注意点,有摄影机朝这边来了。”

    韩峥不说话,眼底的笑意微微淡去,不轻不重地“嗯”了声,视线往摄影机的方向投了去,心里不是那么有滋味了。

    明明他觉得挺正大光明的关系,怎么还是那么见不得光呢。

    -

    陈婉怡觉得今年自己真的时来运转了,通告一个接着一个,以前她是没有通告接,现在她要选择地接通告,她经纪人趁着机会,将她的出场费也涨了涨,一首歌涨到了6万块大洋。又因为这次G市旅游节晚会的赞助商是苏寅正一个长期合作伙伴,有次在一个饭局上看见她,今天就以12万的出场费请她过来。

    6万变成了12万,轻轻松松翻了两番,无关实力,只要看靠山强不强。

    陈婉怡回到酒店,刚洗完澡出来,包里的手机便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欣喜地按了接听键。

    “寅正。”

    苏寅正在电话里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好事,陈婉怡脸上的笑意更灿烂了,挂上电话,快速对着镜子花了个淡妆,走出房间,来到电梯间,按了三十八楼。

    陈婉怡来到这间专属VIP套房门口,按了门铃,过了会,门打开,苏寅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里面,穿着一斤白色睡袍,头发湿濡,应该也是刚洗过澡。

    “是惊喜吗?”陈婉怡抱上苏寅正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两下,“我真的好感动。”

    苏寅正带着陈婉怡进屋,然后随手将房间门关上,陈婉怡挽着苏寅正的手,环顾房间四周,“比我的房间强多了。”

    苏寅正没回应她,走到沙发前坐下,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电视屏幕。

    G市的地方电视台正直播着晚会的现场,陈婉怡是在自己的表演结束就坐着专车回来,所以此刻她在苏寅正开的房间里还能看到晚会的直播。

    晚会即将结束,主持人在台上说最后的感谢词,说到感谢这次出席的领导时,镜头一转,摄影机对上前两排的位子,屏幕上出现几位大腹便便半秃的领导们,个个脸上泛着红光,对着镜头微微点头含笑。

    陈婉怡笑眯眯地坐到苏寅正的腿上:“寅正,你觉得我今天唱得怎么样?”

    苏寅正转过头仔细地看了看陈婉怡,想了想:“可以说实话吗?”

    陈婉怡点点头。

    苏寅正:“以后上上台丢人现眼。”

    陈婉怡勾着苏寅正的脖子:“那你养我啊?”

    苏寅正冷笑:“敢情你没花我一分钱,行啊,一啪两散吧。”

    “不要。”陈婉怡趴在苏寅正的肩膀,语气软软,仔细听还有一丝惆怅,“寅正,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告诉自己不要太贪心,可是我真的好想要一个家。”

    “我父母从小离异然后各自改嫁再娶,我十六岁就进了这个圈子,我是很喜欢演戏,但是我更想要一个家,如果你能……”

    苏寅正托着陈婉怡的下巴:“谁说你没演技,明明挺好的么,难道今天超常发挥了?”

    -

    晚会结束已经深夜十一点,随着最后的谢幕,广场四周放起了烟花,瞬间流星般的火花直冲而上,然后在从天空直直落下,宛如玉树凌空、琼花烂漫。

    韩峥牵着周商商的手离席,走过贵宾道的时候,遇上文化局的刘主任,刘主任一双绿豆眼看见韩峥的时候,眯成了一条线,他打量了站在韩峥左边的周商商:“韩局,这位是女朋友?”

    韩峥没直接回答刘主任的问题,而是把手放在周商商的肩膀:“我们要去吃个宵夜,刘主任要一道吗?”

    刘主任急忙摇摇头:“不了不了……”

    韩峥搂着周商商,直接与这位刘主任擦肩而过。

    宵夜地点是在一家G市本土牌子的骨头煲馆,上好的骨头熬制成汤做锅底,味鲜香浓。

    韩峥把刷好的羊放到周商商碗里,抬头看了看她鼻尖冒出的细汗,说了句:“商商,你挺容易出汗的。”

    周商商嗯了声。

    “应该是有些体虚。”韩峥又放了块羊到她碗里:“多补补。”

    周商商不客气地把羊夹还给韩峥,“能不能夹一些我爱吃的。”

    韩峥笑着吃下了周商商夹还给他的羊,然后悠哉游哉地抿了口茶。

    韩峥想到高中的时候有次鸭子打趣苏寅正,好像说他被周商商吃得死死的,苏寅正那时候是这样说的吧,“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历史常常是重复上演的,韩峥想,他大概明白苏寅正当时的心态,但是他觉得自己明白不了苏寅正这几年的心态。

    鸭子说,“老姜惹人嫌,新姜靓翻天”,鸭子是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解释苏寅正,而他呢,因为爱着眼前这个女人,分析问题上带上了强烈的主观意识偏见,上个月他母亲打电话过来姑姑跟姑父闹离婚,原因是姑父外头不检点,他觉得这事挺正常。

    但是,同样的事,发生在周商商身上,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愤怒,愤怒到恨不得立马取而代之。

    所以说,在感情问题上是最容易出现双重标准的。

    -

    韩峥美好的周末结束,周一早上醒来,他头一次出现了赖床不上上班的情绪,起床的时候他亲了亲周商商的额头:“商商,我要去上班了。”

    韩峥的磨磨唧唧严重影响了周商商的补眠,导致她好久不见的起床气又窜了出来,她狠狠地踢了脚韩峥,然后随后往他身上砸了个枕头。

    这个枕头砸到不是韩峥的身上,而是他心上,这个周一上班,韩局红光满面,神清气爽,简直喜形于色,建设局的人猜测他们的他们的韩局是要升迁了或是买了彩票中了头等奖。

    -

    一个周末的消耗,韩峥的冰箱基本上空了,周商商洗漱好,提着包出门了。

    她最近有些爱逛超市,推这个小车可以逛上好久,尤其是爱逛瓜果蔬菜类食品区域,遇上推销人员宣传新产品,她也会停下来跟很多家庭妇女一起听推销人员“此物只因今天有,明天就要错过头”的解说,就在刚刚她就买了一把智能拖把,因为推销人员说的话带着B市口音。

    大概买了可以吃上一个多星期的食材,周商商推着小车去结账,结好帐出来的时候外头的太阳已经有些大了,白花花地挂在头顶。

    因为超市就在韩峥小区附近,周商商买智能拖把时没有填写送货上门,而当周商商左手领着大袋食材,右手拿着拖把,心里有些后悔没有选择送货上门。

    就在这时,上帝送了一个人过来。

    周商商瞧着站在她对面的苏寅正,觉得这个世界小得总让你觉得那么出其不意。

    27.

    周商商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景跟苏寅正打照面,她觉得自己左手购物袋右手拖把的样子真有些辜负自己上亿的身价,她想,如果她现在是左手LV右手爱马仕的话,可能会更好些。

    “商商?”苏寅正叫了下她的名字,还带着丝质疑的语气,好像眼前的她变了个人。

    周商商觉得她跟苏寅正离婚也没多久,他看见她就一脸认不出的样子,如果时间再久些,是不是连她名字都要忘记了,她抬头看了看苏寅正,“很巧啊。”

    苏寅正看了看她手中的袋子和拖把,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来G市生活了?“

    周商商:“暂时玩几天。“

    苏寅正:“住哪儿?“

    周商商扯扯嘴:“跟你没相干了吧。”

    “是,没什么相干了。”苏寅正长手长脚地朝她走过来,然后拿起她手上的购物袋和拖把,那我送你一程。”

    “苏寅正,你殷勤找错对象了吧。”周商商因为今天穿着平底单鞋,整个人比苏寅正矮了一截,导致她跟苏寅正说话都需要微仰着头。”

    她伸手拉住苏寅正手里的购物袋,眸子微冷,“东西还我,我住的地方很近,不需要你送。”

    “住哪儿呢?”苏寅正突然咄咄逼人地看着她,然后转过头望向广场后面的住宅楼,淡淡问道,“是不是就住金龙三幢B楼呢?”

    “苏寅正,你什么意思?”周商商猛然间怒火中烧,“我住哪儿关系到你什么,又碍着你那神经,我真不明白你到底的哪门子心?别告诉我你不记得我们已经离婚了。”

    苏寅正拿着购物袋的手微微紧握,他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大街,说:“商商,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坐什么,要叙旧聊天?”周商商冷笑出声,“我没你那么闲。”

    苏寅正垂下眼,然后再抬眸,声音有些妥协:“商商,我今天专门过来,只是不想你再受到伤害。”

    “什么叫不想我再受到伤害?寅正,你说这句话不觉好笑吗?”

    苏寅正有些急了:“十一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他对你有什么心思你别说不知道。G 市那么大你哪里不能住而要住到韩峥的公寓,没钱吗?去酒店开个房间有那么难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开一个?”

    周商商安静地低着头,面无表情,而刚刚心里升起的火却在体内窜啊窜啊,她紧紧握着拳头,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使自己明白些。

    “苏寅正,我实在没必要对你解释什么,我爱住哪住哪,你管不着,即使有一天我一天换一张床睡也跟你没什么相干,如果你真的想要个为什么。”周商商抬头笑了下,“你就当我犯贱好了,那么多年被你伤害下来,我成习惯了,如果一天没有被伤害我就浑身不舒服,我就浑身发痒,所以你就当我喜欢受伤害好了,反正我现在真的挺自在的,劳你挂心了。”

    苏寅正沉着脸:“商商,我是为你好。”

    “我知道你为我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周商商伸手拿过苏寅正手里的购物袋和拖把,“既然你那么好心,我也好心啰嗦一句,你现在的女朋友真不适合你,你的钱也不是白捡的,疼有个疼法,不是砸钱就可以,不过……千金难买心头好,你自己衡量吧。”

    ------------

    周商商回到韩峥公寓后,心情就没有出门之前那么好了,郁郁地躺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电影,然后快到饭点的时候去厨房炒了三个小菜。

    韩峥回来的很准时,进屋的时候周商商刚刚把炒好的小菜端出来,韩峥赶紧上来帮忙,周商商瞧了他一眼:“洗手吃饭。”

    晚饭后,韩峥建议周商商跟他一块儿出门散步,周商商犯懒,窝在沙发上继续看片子,这些片子她都是从韩峥的CD架上取下来的,有些年代已经很久,她有些奇怪的问韩峥:“这些CD都是你买的吗?”

    “我来G市才半年,买那么多CD做什么。”韩峥摇摇头;“着公寓买下来后我借我同学住过一段时间,所以CD应该是他留下来的。”

    周商商点点头,韩峥懒懒地躺在沙发上,长手一揽便将周商商带到自己怀里,然后左手一搭没一搭地没着她的头发。”

    周商商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脑袋靠在韩峥的膛,修长笔直的双腿翘在茶几上,韩峥低头看了眼她,弯了弯嘴角,问:“这是什么片子?”

    “美国往事”周商商边说便从茶几上取了包话梅,撕开。

    韩峥伸手取了一颗放在嘴里,然后皱了下眉头,:“酸。”然后等他抬头望向电视屏时,轻笑出声:“商商,这不是美国片,而是日本片,还是一部……教育片。”

    周商商本来奇怪,这片怎么连个片头都没有,然后再看第二眼的时候,里面便跳出来来一个白花花的屁股。

    “真的是美国往事。”周商商解释了句,“我明明从写着美国往事的盒子里上取下来的。”

    “估计是刻盘的。韩峥脸上的笑就没有淡去,周商商要去换片,他拉住她,”既然播放了就看看吧,能让我同学珍藏起来的肯定是好片。”

    周商商问:“怎么个好法?”

    “肯定没咱们的好。”韩峥视线搁在屏幕上的一男一女的画面,然后将周商商抱上来一点。

    周商商虽然高龄二十九,却是第一次看这种如此直接的片子,因为第一次,态度便认真些,一边吃着话梅,一边看得全神贯注,偶尔看到接受不了的地方,眉头一皱,直接越过。

    韩峥的视线早早从电视屏幕转移到周商商身上,将脸埋在她的脖项,周商商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脖子已经湿漉漉一片。

    韩峥继续吻,声音含糊而沙哑,“商商,我们也做吧。”

    “要做你自己做。”周商商站起来;“我要出去散步了。”

    韩峥抬头看向周商商,确定周商商不是在开玩笑后,咬牙切齿道:“好,我们去散步。”

    ---------------

    韩峥上大学时候收到的当时*校*花的一封情书,可惜那位校*花脑子跟脸蛋严重失调,曾放话她会是他的终结者,那时候他正每个星期跑一次苏寅正租的地方,后来毕业后他也没回S市,而是继续留在北京,当时他想,这世上他的终结者大概不会出现了,因为能终结他的女人已经是他兄弟的朋友。

    韩峥公寓后面就是一个新建的广场,傍晚来广场散步的格外多,广场中央有影楼搭了个台子举办婚纱走秀节目。

    周商商远远地看了眼台上模特穿着的婚纱,别过头去,广场还有许多年轻人玩滑板,对周商商来说,滑板秀要比婚纱秀更能吸引她的眼球。

    韩峥搂着周商商在一边看着,忍不住得意道:“我上大学的时候比他们玩得好得多。”

    周商商笑:“没有一样是你不会的。”

    “真的,没吹。”

    “我也是真的夸你,不是敷衍你。”周商商看了眼韩峥,轻声道:“韩峥,你这人真挺好的。”

    韩峥把周商商往自己前一带:“商商,我会做的更好的。”

    周商商推了推韩峥,“你这人真腻歪。”

    韩峥笑了笑,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玩滑板的新手控制不住方向,往周商商这边横冲直撞过来,韩峥想要拉着周商商躲开,不过还是猝不及防,虽然躲开了,不过在躲闪的时候周商商却扭了腿。

    她晚饭出门的时候想不开穿上几天前刚买的一双十厘米高跟鞋,本来走路就有些吃力,刚刚躲闪一时重心不稳,崴了脚。

    崴脚也是分轻重的,如果不小心真歪到点子上,刻不是一般的疼,而这次周商商就是崴到了点子上,疼得她直冒冷汗。

    周商商慢慢地蹲下身子,韩峥着急地扶住她,想想又不妥,抱着周商商往台阶上走去,然后将她放到台阶下。

    “我看看。”韩峥蹲下来握住周商商的脚。崴着的脚被韩峥握住,周商商整个人往台阶上躺去,她双手撑在台阶上,皱着眉头:“轻点……韩峥,你能不能轻点……”

    韩峥那个急啊,想给周商商揉一揉,有不敢下手去揉,就在这时,一道温润的声音飘来:“不要揉捻,带她回家先冷敷半个小时,在涂点红花油那类的要便可。”

    周商商转过头,眯着眼睛望向说话的人,就是上次跟她在动车车厢上碰到的外科医生,坐在台阶上,他似乎也认出了她,对她友善的点了点头。

    周商商由韩峥背着回了公寓,可能好久没人这样背过她,她倒是有些新鲜,新鲜劲上来,歪了的脚反而没那么疼了。

    “我重不重啊?”她问了句韩峥。

    韩峥:“你再重一百斤我也是背得动的。”

    “谁要重一百斤啊,你才重一百斤,你全家才重一百斤。”

    韩峥低笑出声:“看你现在气那么足,应该不疼了吧。”

    周商商:“怎么,不想背了?”

    韩峥作势放了一只手,周商商本能地抱住韩峥的脖子。

    “悠着点,商商,你要嘞死我啊。”韩峥叫苦连连。

    周商商松口,过了会,她趴在韩峥的肩头,问:“你以前跟女朋友交往最长的时间是多久?”

    韩峥吱吱咕咕:“问这个做什么?”

    “就问问,不想回答就算了,不过我知道你从交往到分手的最快纪录是三个小时。”

    “鸭子告诉你的。”

    周商商笑了笑:“是啊,不过他没告诉我为什么,就说你这人真是薄情寡义。”

    韩峥想了想:“原因好像是,我请她吃饭,然后出来的时候发现她门牙上沾着菜叶……”

    周商商哧哧地笑出声,韩峥想到自己年少的荒唐事,也笑了起来。

    韩峥背着周商商来到电梯间,周商商伸手按了按钮,电梯扶摇直上,最终停在16楼,电梯门打开,韩峥背着周商商走出电梯,然后加快脚步,轻快道:”猪八戒背媳妇回窝喽。”

    “十一,你慢些。”周商商喊道。

    然后韩峥脚步真慢了,几步后还停了下来,周商商抬头,苏寅正倚靠在韩峥家门口对面的墙上。

    “十一,能请我进门喝杯茶吗?”苏寅正直直望向她和韩峥,说道。

24-2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