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不甘 52-55


    52.

    韩峥跟周商商商量结婚,毫无疑问是一种屁颠屁颠跑去撞枪口的行为,但是即使这种撞枪口行为,韩峥也撞得不亦悦乎,随着撞枪口次数增多,也撞出了自己的心得——趁火打劫,爹凭子贵。

    这把火,是天赐的,韩峥现在只要看到周商商的肚子,嘴角就忍不住上翘,里面躺着他的韩丫头呢。

    在素斋馆吃饭的整个过程,韩峥全程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周商商,比如周商商如果眼睛往哪道菜瞥了一眼,下一秒韩峥立马拿起筷子替她夹菜;比如周商商放下筷子了,韩峥立马递上桌上的餐巾。

    总之,比李莲英还李莲英。

    韩峥觉得男人在喜欢女人面前献殷勤,完全是出自男地本能,他活了将近三十年,这项本能才被激发出来。也因为是本能,这种献殷勤行为,韩峥也做得不亦悦乎。

    周商商觉得自己十分被动,像是被赶着上架的鸭子,而且还有越发被动的赶脚,先是被换药,然后被怀孕,她觉得再继续下去,真的要被结婚了。

    从素斋馆回来,韩峥稳稳地将车停在她小区楼下,然后扶着她下车。

    周商商甩开韩峥,有些头疼地说:“十一,才一个月。”

    韩峥一板一眼道:“前三个月最危险。”

    周商商抬抬眼皮,随他了。

    回到公寓门口,赵忠学正拎着一袋垃圾从对门走出来,看到她和韩峥的时候,先是愣了下,然后了然地笑了笑。

    韩峥心情好地冲赵忠学打招呼:“赵医生要出门?”

    赵忠学冲韩峥点点头。

    周商商打开门,进屋,韩峥赶紧跟在周商商身后,弯腰换鞋的时候,发现自己留在这里的拖鞋已经被周商商处理掉了。

    韩峥杵在鞋柜边,脸上表情有着明显的失落。

    周商商扭头看了眼立在门口的韩峥,走到储藏室,拿起一双深蓝色的拖鞋出来,然后来到韩峥跟前,将这双拖鞋扔到了地上。

    韩峥开心地笑了笑,换好鞋,便拉着周商商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又要开始商量结婚的事。

    “商商,这个婚,我觉得还是一定要结的。”韩峥转了转语气,尽量让自己的口气有商量的调调,而不是变成肯定句。

    周商商略疲倦地开口:“怎么结?你父母能同意我过门?”

    韩峥把周商商扳正,面朝自己,破认真地说:“这事交给我。”

    周商商蹙着眉头:“十一,没有那么简单。”

    韩峥仰着头叹了叹气,“商商,对我来说,除了你,一切都不是困难。”

    周商商低着头,只要想到一些问题,口就有些闷,她从韩峥腿上站起来,绕着客厅走了一圈,然后烦躁地坐在韩峥边上。

    韩峥像是一颗围着周商商转的卫星,转身,面对着她:“商商,我明天就回去跟我的父母说咱们的事,你别担心,一切有我。”

    周商商立马出声:“先不要吧……”

    韩峥将手搁在周商商的肩膀:“商商,咱们的孩子总不能出生就是黑户吧?”

    周商商头疼地揉了揉太阳,韩峥伸出双手代劳,大拇指按着周商商的位,轻声细语地与她商榷说:“我还是觉得这个婚一定要结的,首先咱们结婚符合婚姻法,二是咱们也要奉子成婚,三是……”

    韩峥呵呵笑了两声:“有情人终成眷宿,是不是?”

    周商商不说话了,全身无骨地瘫在沙发上,过了很久,轻声开口:“十一,以后你如果负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韩峥侧过头,纹丝不动地凝视着周商商,漂亮的眼睛是庄重的承诺,压低的声音低沉又磁,特别蛊惑人心。

    “商商,我以生命起誓,我韩峥若对你有所辜负,必遭天谴。”

    周商商别过脸,不去看韩峥。

    韩峥伸手拉了下周商商。

    周商商没理他。

    韩峥微叹了口气,索直接从后抱起周商商,他将头搁在周商商的肩颈处,认真地说:“商商,我会用一辈子去实现我的承诺。”

    周商商眨眨眼睛,一颗眼泪悄悄流了下来。

    一辈子?

    她真的是疯了,明明有着惨痛的教训,居然还是相信了韩峥话里的一辈子。

    韩峥说,他会用一辈子去实现他的承诺,她呢,今天何尝不是决定了要用下半生的幸福当赌注。

    但是有些事真的逃避不了,韩峥的确在她心如死灰的世界里点燃了那么一丝光亮,随着光亮越来越灼眼,她避之不及的同时无处可逃。

    所以就再勇敢一次吧,用毕生的勇气去赌她的下半生,赌韩峥许她的一辈子。

    这个周六晚上,韩峥回韩宅召开了家庭会议。家庭会议成员有:父亲韩部长,母亲韩太太,哥哥韩首长,还有韩部长多年秘书徐立。

    除了韩太太,韩家的男丁都是大忙人,即使春节,一家子也很少这样聚齐。

    家庭会议地点,二楼的会客厅,韩太太买的法式窗帘紧紧合着,拦住了外头的阳光,客厅开一盏灯,复古落地灯散发出白雅的清光。

    韩峥坐在家人的对面,提着一壶茶高冲低泡,然后有条不紊地分别给韩部长韩太太韩首长及徐立沏上。

    韩首长和徐立分别说了句:“谢谢。”

    韩峥抬头笑笑,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微抿一口,放下骨瓷杯,看了大伙一眼,开口:“我要结婚了。”

    韩首长和徐立拿杯子的手都微微颤了下,杯子里的茶水泛起些微微涟漪,然后继续默默地抿了口茶水。

    会客厅里立马陷入静寂,韩峥又重复了一遍:“我要结婚了。”

    韩太太是最沉不住的一个,关心地问:“老二,是宋茜那丫头么?”

    “不是。”韩峥看着自家母亲,“不过也是宋林生女儿。”

    “宋林生还有女儿吗?”韩部长忙于大事,有些事不清楚,问韩太太。

    韩太太抿抿唇:面色犹豫地轻声开口:“还有个……”

    韩部长想了下:“如果喜欢,就娶进门吧。”

    韩太太脸色有些难看,在韩部长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之前是苏天澜儿子的媳妇,不过听说已经离婚了。”

    “啪——”

    “胡闹。”韩部长脸色立马变得铁青,手中的杯子便离手往韩峥砸去,韩峥也不躲,杯子砸在韩峥额头,过了会,额头便溢出血来,韩峥探身从茶几上的纸巾盒抽了三四张纸巾,平静地擦了擦溅在他脸上的茶水,对于额头的伤口,反而置之不理。

    韩太太心疼儿子,站起身,要过来看韩峥的额头。

    韩峥对母亲扯了个笑:“妈,我没事。”

    韩部长沉着脸:“韩峥,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立马跟那个女人断了。”

    韩峥看着自己的父亲:“爸,我没有在胡闹,我是认真的。”

    韩部长怒形于色:“韩峥!”

    韩太太看了眼自己的丈夫,然后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劝道:“老二,我和你父亲都不是看中门第的人,但是至少姑娘要清白吧。”

    韩峥低头,扯了扯嘴角,有些问题争论下去,反而对他不利,他抬起头,顿了顿,“她怀孕了。”

    “啪——”又一个杯子砸过来,韩峥偏了下,擦过他的 耳朵,杯子落在了后面的墙上,茶水全溅到了白墙上,留下一滩水迹。

    “韩峥,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韩峥抱歉地看了自己的父亲:“我今天召集你们过来,其实就是想通知你们一声,一是我要结婚,二是我要当父亲了,其他的事,你们看着办吧,这婚你们同意得结,不同意,也得结,她好不容易给我一次机会,你们别给扯后腿了,我之前说了,这辈子我就娶她,我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娶媳妇还没有自主权了,这像话吗?”

    气急败坏地韩部长冷眼看着韩峥,已经说不出话。

    这时韩太太话,犹豫了下,问:“老二,告诉妈妈,是不是她借着孩子逼你了……”

    韩峥摇摇头,又扫了大家一眼,顿了顿,开口:“是我强了她。”

    “… …”

    四周安静,面面相觑。

    然后韩首长猛地被茶水呛了口,转过脸,咳嗽起来。

    韩峥让周商商先辞掉工作,周商商想到以后要面对的闲言碎语,也同意先把工作辞掉,校长那边事先通知,离职手续办得很顺利。

    最后一节课,她立在讲台上,对着台下的圆圆的脑袋,心里想起的是前两个月上第一堂课的心情。

    教室光线明亮,窗户外头有着大颗的老槐树,叶子已经掉的差不多。

    周商商离开教室的时候,审视自己好几遍,她如果要和韩峥走在一起,有些付出和牺牲在所难免。

    晚上,周商商给韩峥的额头换药,韩峥搂着她的腰,媳妇媳妇地叫个不停。

    换好药,周商商躺在他身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

    韩峥的手着周商商的后背,语气有些抱歉:“商商,过门后,可能会有些委屈,但是我保证,咱们过咱们的,一年最多见两次面。”

    周商商轻笑出声,悠悠开口:“十一,我们肯定会被众叛亲离的。”

    韩峥也笑起来,亲亲周商商的左脸:“亲离就亲离吧,倒时候咱们生一窝韩丫头韩小子,让他们不着抱不着。”

    周商商:“你就阿Q吧。”

    韩峥托起周商商,认真地看着她:“商商,我不是阿Q,我是真的很开心。”

    周商商:“你可真傻。”

    韩峥:“你也不聪明。”

    周商商笑,趴在韩峥肩膀:“那真是完了啊,肚子里的肯定是个笨极了。”

    韩峥抱紧周商商,压抑住满腔的感动,轻声回话:“笨就笨吧,憨憨的小包子,想想就可爱。”

    顿了顿,韩峥颇严肃的开腔:“商商,什么时候我陪你做个产检。”

    周商商点头。

    韩峥眼眸亮亮:“周妈妈,做好迎接韩丫头的准备了没?”

    周商商受不了地在韩峥肩膀打了下,抬了下眼皮:“还有九个月好不好?”

    “还有,你别每天跟走钢丝一样提心吊胆,你这样做,我也会跟着紧张,我可不想咱们孩子出来,是个走钢丝的……”

    韩峥:“……”

    53.

    《孕妇孕早期各项注意事项》、《孕育大全》、《孕出健康宝宝》、《准爸爸心情日记》……

    以上书籍,是现在韩峥每天的必修书籍,如果孕育算是一门课程,以他的学习态度,没有一百分也会拿个优秀。

    上下班,这些书不仅床头放着几本,办公桌也放几本,闲暇的时候,翻阅翻阅,看到重点或觉得容易忽略的地方,便拿起笔头摘抄下来。

    不到两天功夫,韩峥已经摘抄了100多条注意事项。

    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念给周商商听,周商商也听得仔细,偶尔遇上值得探讨的问题,也跟韩峥讨论几句,比如周商商之前一直有用油的习惯。

    周商商的看法是:油有助睡眠,她的睡眠质量提高了,有利于宝宝的生长。

    韩峥先将自己摘抄的资料给周商商看,然后搂着她一字一句地念道:“商商,你看啊,油的刺激和渗透力都很强,商商你想啊,如果咱们宝宝恰好对这种油的香味过敏,那她在肚子里是不是要一直捏着鼻子,你想想,这样一直憋着她会有多难受,所以这几个月,咱们先不用哈……”

    周商商脑子里浮现一个捏着鼻子的小男孩,扑哧一声,笑了,然后点了点头:“不用了。”

    韩峥亲亲她的嘴巴:“商商,真乖。”

    “行了,下一条吧。”周商商看了眼韩峥,顿了顿,“我也是宝宝的妈妈,而且怀孕的人是我不是你,有些事,我不会乱来的。”

    韩峥周商商的小腹,感到十分欣慰。

    如果说怀孕到生产是一段心路历程,对周商商来说,从起初的被怀孕,到慢慢接受事实,再展开渐渐期待,整个过程,她其实是赶着不是买卖;对韩峥来说,老天掉了个馅饼给他,所以整个过程,他都是倍加感激和珍惜。

    周商商并没有体会过怀孕的美好,当然她现在也不会觉得怀孕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

    周一孕检,韩峥翘班出来陪她,并稍稍用了关系,来到医院,便可以立马安排检查,省去了中间排队磨人的时间。

    不过孕检也是件麻烦事。

    一个上午,血常规、尿常规、唐氏筛查、微量元素检查、B超…… ?

    怀孕心情,从孕检开始。

    周商商做好各项检查后,便和韩峥坐在休息室里等结果,孕检中心休息室里贴着各类孕育知识图,上面的宝宝又白又胖,韩峥看的很入神,然后侧着头,笑着问周商商:“商商,你喜欢小子还是丫头?”刚问完,先自己抢答,“我比较喜欢闺女。”

    周商商看贴在白墙上的婴儿图想象了下,扭过头回答:“儿子吧,男孩子不容易被欺负。”

    韩峥笑,搂着周商商的肩膀:“咱们的闺女怎么可能会让人欺负去。”

    周商商转过头看韩峥,忍着笑,“你不怕你的韩丫头可能会嫁不出去吗?”

    韩峥假装生气地揉周商商的头发:“周商商,这就是你对咱们孩子的期待吗?”

    说到期待,周商商心情就有点烦躁,估计每个怀孕的女人的情绪格外容易起伏,比如拿周商商来说,前一秒她还可以很开心地跟韩峥讨论男女别,下一秒想到如果自己的闺女真长丑了,一股不知哪儿来的忧心就上来了。

    综上,所以才会有“孕期综合症”这个病理名词的出现。

    韩峥瞧着周商商脸上有些不对,赶紧安慰宽她的心:“商商,咱们优生优育,咱们的孩子一定是人中龙凤。”

    周商商眉头稍稍舒展开来。

    然而,稍稍舒展的眉头,在BC结果出来的时候,又皱起来了,是真的皱了起来。

    三胞胎。

    老医生看着图像,推了推眼镜,说:“羊膜囊间存在隔膜,还是异卵。”顿了顿,眼里也有激动,“很少见呢,恭喜了。”

    周商商从医生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子有点颤抖,韩峥扶着周商商,然后发现自己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韩峥把周商商护在怀里,稍微有个人走过来一点,就本能警惕起来。

    他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心情。

    开心?有的。忧虑?也有。期盼?当然有。

    当然更多的是紧张,韩峥搂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周商商,真心觉得送子观音这次用力过猛了。

    周商商真的奔溃了,还没有回到家,坐在副驾驶上的时候,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了下来,韩峥赶紧将车停在路边,抽着擦巾纸递给周商商:“商商,别哭别哭,医生不是说三个都很健康,咱们一定要在谨慎的同时放松心态……”

    韩峥不说还好,话音刚落,周商商哭得更加凄惨,一抽一抽地倒吸着凉气。

    “怎么就三个了……三个啊……”

    韩峥捧着周商商的脸颊,给她擦了擦眼泪:“不哭啊,三个多好,等孩子们都出来,咱们立马可以去领个五好家庭的牌子挂在门栏上面。”

    周商商拿着纸巾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堵:“我没事了,你开车吧。”

    韩峥还是很担心,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因为自己也被这巨大的消息砸懵了脑袋,导致他都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惊喜还是送子观音的恶作剧。

    三个啊,大宝、二宝、三宝……

    这是什么画面,因为常常看到双胞胎,韩峥可以想象画面,三胞胎是什么画面,三个面粉团子吗?

    孕妇的情绪本来就有些不稳定,周商商觉得这种不稳定的情绪波动跟肚子里躺着的数量完全可以用简单的数学等式来表达,就是N的N次方,N值越大,波动指数就越大。

    周商商每次躺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平坦的肚子,怎么也想不通里面怎么会有三个,而且还是异卵。

    她是母猪吗?是母猪吗?还是母猪吗?

    自从韩峥在周六举行家庭会议宣布的会议内容,好比在韩宅投了一个C4 原子弹,也许夸张了说,但是韩太太的血压绝对一升再升,然后她甚至也学着电视剧里的老太太将户口本锁在保险箱里。

    韩部长忙,第二天就飞往北京,留了一句话:“这事绝对不能顺着老二,阿音,你要好好管着。”

    韩太太是好好管着,小儿子她一向管不住,所以只能先管着户口本,可惜户口本也只管了不到三天,在第三天的早上,不翼而飞了。

    没有哪个父母是斗得过子女的,韩太太趁着韩峥上班去找周商商的途中,想到这句话,就格外心酸。

    这个周商商怎么就是个结过婚的,而且是她还是她多年麻将友苏语芯曾经的儿媳妇。

    这都是什么事啊,韩太太觉得自己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悲喜来形容了。

    自从韩峥周六回韩家,周商商一直在等韩家的人来找她。

    她没有做好面对的准备,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准备如何面对韩家人,只是该来的总要来,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但是她真的不想单枪匹马,所以周商商再去玉府楼的路上,还是给韩峥发了条短信,言简意赅:“韩峥,你妈找我,玉府楼。”

    韩太太其实一直是个特别简单的妇人,年轻的时候便有一颗很苏的少女心,一帆风顺地嫁给了韩部长,然后生下了老大老二,在众多的妯娌里,她的脾算是最好的,爱看狗血电视剧,尤其爱看苦情戏,会为每对被迫分离的恋人心痛扼腕,如果是苦情婆媳戏,她会对里面的恶婆婆嗤之以鼻,然后设想如果老大老二谁娶了媳妇,她一定是一位好婆婆。

    可惜,老大是一颗铁树,不会开花的,老二从小到大女朋友倒很多,只是心野,快三十岁了,也没有将哪个女孩子往家里带。

    期初她以为可能对方家里条件不好,还多次暗示老二:“十一啊,妈妈绝对不是看中门第的人,如果看中哪家姑娘,就放心往家里带吧。” c

    然后然后,还是没有然后;然后好不容易有了然后了,她却要扮演恶婆婆,开始打鸳鸯了。

    周商商和韩太太差不多同时到玉府楼,周商商穿着宽松的秋裙,打底裤,平底鞋。韩太太看到周商商第一眼的时候,下意识往她肚子里看去。

    周商商:“阿姨好……”

    韩太太扭扭捏捏:“你好啊。”

    玉府楼其实是韩太太娘家的人开的,她要了一间最隐秘的包厢,落座,待服务员离去的时候,开门见山:“周小姐,首先我要替我儿子对你说声对不起,他实在过分了。”韩太太想起韩峥那天说的结束语,就觉得老脸都被丢光了。

    周商商低着头,没说话,主要是她也闹不清楚老太太为什么要对她说对不起。

    韩太太看了眼周商商,微微叹了口气:“我可以叫你商商吧。”

    周商商点头:“当然可以。”

    韩太太组织了下语言,正要开口:“商商……”

    “妈!”突然一道声线想起,周商商扭头,韩峥就破门进来了,气喘吁吁地看着自己母亲。

    韩峥大步走到周商商边上,牵上她的手,要往外走。

    韩太太也站起身:“站住!”

    韩峥扭过头,搂着周商商,目光闪闪地看着母亲:“妈,我一直觉得家里人里面你会是最支持我的……”

    韩峥这句话说得有感情啊,里面包含了难过,心酸,失望,绝然,还带着那么点愤恨。

    一下子就让韩太太止住了脚步,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周商商坐着韩峥的车回去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十一,你有没有感到很为难?”

    韩峥笑眯眯地摇了下头:“他们以后会理解的。”

    周商商仰着头,笑了下:“咱们真是太过分了。”

    韩峥握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煞有介事的开口,语气带有几份认真:“如果咱们因为外因分开了,对咱们三娃就过分了。”

    说到三娃,周商商便有气无力地吐了一口气,有些事情真是越想越烦。

    最近,她讨厌一切三的数字,连平时最爱的XX三套的访谈节目,也不看了。

    晚上,韩峥搂着周商商絮絮叨叨讲完孕育心得后,再一次提出了求婚:“商商,明天我们先去将证领了吧。”

    周商商没说话,看了眼韩峥。

    韩峥继续说:“至于婚礼,你喜欢什么样的。”

    周商商闷闷道:“婚礼不要办了。”

    韩峥左手与周商商十指相扣着,淡黄色的灯光下,周商商五指素白修长,韩峥想起小时候在一本武侠书看到的一句话“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他想:什么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大概就是眼前这个样子吧。

    韩峥捏着捏周商商的手心:“为什么不办,商商,咱们不丢脸,真的不丢脸。”

    周商商抿抿唇,双手圈着韩峥的腰。窗外下着细雨,如同蚕嚼动桑叶,沙沙沙。

    婚礼是什么样子?

    她和苏寅正都没有办过婚礼呢。

    54.

    中国人都讲究开头,认为有好的开始才会有顺利的发展,不管是事业啊还是姻缘啊,因为都爱讲究这个头,所以会专门请大师看风水定吉日。

    周商商和苏寅正的吉日,周商商现在已经记不清楚是具体是几号了,反正没挑过日子。

    记得是冬天吧,整个城市整夜的下雪,道路全是积雪,车堵了,通行很困难,所以那天她和苏寅正是走路去民政局领的证。

    可能因为大雪堵得不是路,还是人心,虽然决定结婚了,她的心却是越来越堵,以至于领完证的当晚,她回到房子又开始发脾气。

    当然也有导火线,原因是她发现苏寅正手机里陈婉之的照片还没有删除。陈婉之是一厉刺,埋在心里,轻轻一扯,便会出血。

    她高高举起手,将苏寅正的手机摔个粉碎。

    “苏寅正,你心里还有陈婉之,是不是?”

    “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啊,你跟她结婚去啊!”

    “苏寅正,你让我恶心!”

    “……”

    苏寅正任她辱骂,直直地看着她,等她骂够了,一脸疲倦地解释:“商商,我真的忘了里面还有这张照片了,商商,你别这样子……”

    商商,你别这样子。

    这句话,应该是苏寅正结婚后前期说得最多的一句了。

    你别这样子,到底是哪样子呢,周商商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原本惺惺相惜的恋人都变成了两把利刀,以刺中对方为快感,她和他开始不能彼此理解,周商商理解不了曾经一心一意的苏寅正会变心,苏寅正也理解不了周商商每次都能不停的炒冷饭。

    他们之前,剩下的只有美好的年少回忆,回忆太美好,现实才会更难以接受。

    其实领证前几天,苏寅正跟她提起过婚礼,那天两个人的心情还都不错,苏寅正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婚纱,她说简单点的。

    苏寅正说好,想了下:“那先领证,婚礼就等开春后气候暖和点再办。”

    周商商说:“好啊。”

    然后还没有等到开春,春天还没有来,他们已经冷战上了,苏寅正摔门离去,留她一个人在别墅里继续歇斯底里。

    那年冬天,周商商觉得,冬天来了,春天还是很远很远。

    长久爱一个人,度日如年地体贴一个人,都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可惜那个时候,他们都没了耐心,只有不甘心-

    韩峥将周商商转过头,吻吻她的额头:“商商,我们办个中式的婚礼吧。”

    韩峥嘴里的“中式婚礼”不是“拜地天、掀盖头”那种,而是宴请亲朋好友,有伴郎有伴娘,在众人的见证下给周商商最正当光明的身份。

    周商商把脸埋在韩峥的膛上,过了会,开口:“十一,明天带我去你家吧,结婚的事,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我们总要跟他们商量的。”

    韩峥愣了愣,然后将周商商圈紧,下颚地在她的脑袋:“商商,我的好媳妇儿。”

    第二天傍晚,韩峥带着周商商回到了韩宅,手里还提着几份礼物,全是韩峥陪周商商心挑选的,补品到首饰品,全都是针对他们喜好进行选择。

    韩峥中午就提前通知了母亲,韩太太挂上电话的时候叹了叹气,心情复杂地让厨房多烧几个菜,想了下,又加了句:“清淡点,别带有鱼腥味的。”-

    踏进韩家门的时候,周商商很紧张,但是紧张有个好处,就是不容易出错,何况有韩峥寸步不离地护着她。

    晚饭,周商商低头吃饭的时候,一颗心也稍微不那么揪一块了。

    “妈。”韩峥抬起头看着母亲,餐桌下却拉着周商商的手,韩峥笑了笑,特别平静地开口:“妈,我想请两个看护,这方面你比较有经验,能不能帮忙介绍下。”

    韩母摆着谱地“嗯”了一声,心里其实有点不痛快,虽然怀孕请看护很正常,但是两个诶……真是个娇贵的儿媳妇啊。

    韩峥看着自己母亲的脸色,再看了眼商商,又笑了笑,然后转过头,若无其事再次开口:“这事我跟商商商量过,她倒是觉得没必要,但是我想,我要上班,还是觉得要谨慎点,咱家也不差这点钱,怎么说,商商肚子里有三个孩子,真的需要更加注意些……”

    说到三个孩子的时候,韩峥故意顿了顿,然后看着自己母亲的脸色。

    三个孩子,三个孩子……韩母有点反应不过来,抬头:“呃……什么……三个孩子……”

    倒是韩首长先反应过来,面露惊喜,说了句:“真是恭喜了,阿峥。”

    “我和商商也很意外。”韩峥对韩首长谦虚地笑了笑,然后再望向母亲,“妈,因为是三个,我才觉得需要请看护来。”

    “啪。”一道声响,是韩太太的筷子掉落在地上,韩家保姆帮她捡起来,然后重新给她换了一双,韩太太满面震惊地看着韩峥,然后转向周商商:“商商,真的是三胞胎吗?”

    周商商点了下头:“前几天拍了片,医生说三胞胎。”

    韩太太张嘴,原本复杂的心情就这样被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冲地烟消云散,她有些哆嗦地说:“两个看护怎么够,这个要谨慎啊……多请几个,不,商商,你搬到家里来住吧,妈妈照顾你……”

    这时,韩峥话:“妈,我跟商商都还没结婚呢,你让她住进咱们家,是不是有点不好?”

    “是不好,不好……”韩太太咧嘴笑笑,不假思索道,“那就先结婚,赶紧结婚,快,越快越好……”

    真是一出好戏啊。

    韩首长坐在边上看了眼自己的弟弟,再想了想,这小子的运气也真够好的-

    韩太太完全倒戈站在了儿子这边,晚上,她哆着手给韩部长打电话。

    韩部长大致以为她打电话是来报告韩峥跟周商商已经分手的情况,在韩太太还没开口,先说了句:“阿音啊,你在处理老二的事情也别太过了。”

    韩太太赶紧说:“老二的婚事我同意了,这个月就给他们准备婚礼。”

    “胡闹!”韩部长带着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老二胡闹,你也跟着胡闹吗?”

    “跟你说啊,商商肚子里有三个孩子啊,咱们有三个孙子了啊……”韩太太激动啊,按住自己的心跳,免得它跳的太快导致血压升啊升啊。

    电话那边,韩部长陷入了沉默。

    韩太太捂着嘴:“三个孙子啊。”

    韩部长:“阿音,你先冷静点,那个商商……”

    韩太太提高了两个音,语气难得硬了一次:“韩正天,这事我说了算,结过婚怎么了,收起你的封建思想,商商漂亮懂事,我很喜欢,还有,我的三个孙子,我不可能让他们出生后名不成言不顺……”

    韩太太挂上电话,保姆端上了一杯茶给她,她接过来抿了口,叹着气说:“十全九美,哪有事事顺心啊。”

    老保姆同意地点了头,然后笑着说了句:“明天这个时候,家里有的忙了。“

    韩太太乐呵呵,想了下:“之前我以为是宋茜那孩子,结果是商商,等成了亲家,还真有点尴尬。”

    老保姆:“你自己刚刚还说十全九美,哪有事事顺心的……”

    韩太太点点头,又叹叹气-

    “我妈想见见宋伯伯,然后商量下结婚的事宜。”韩峥吃饭的时候,看了眼周商商,“我已经跟我妈说了你的情况,不过老太太思想老旧,觉得礼数要周到。”

    “没关系,是应该要这样子。”周商商抬起头,“谢谢你,韩峥。”

    韩峥望着周商商:“商商,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委屈你的。”

    如果一个男人疼这个女人,会不由自主地包容她的过去宽容她的坏脾气,如果爱这个女人,韩峥想:那是一定要将她明媒正娶,然后名正言顺地将她的名字填写到自己的户口簿里-

    周五,韩宋两家正式见面。宋家这边,宋林生,沈冰,宋茜;韩家这边,韩母,韩首长,韩峥小姨妈。

    加上周商商和韩峥,基本可以围城一个圆桌。

    会亲宴,除了宋茜,大家都是粉饰太平的高手,气氛虽然有些尴尬,不过两方家长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周商商抬头的时候,碰上宋茜的眼神,然后低下头去。

    韩峥将手搁在她的肩膀,对宋林生说:“宋伯伯,请你放心地将商商交个我吧,我会好好照顾她。”

    宋林生呵呵地笑了两声,然后看向周商商:“商商,一直来你都很独立,你的事我也很少心,但是婚姻不是儿戏,你要考虑清楚。”

    “我考虑清楚了。”周商商对上宋林生,叫了一声,“爸。”

    周商商话音落下,韩峥小姨笑容满面地开口了:“感情的事啊真的说不清楚,缘分说穿了就是兜兜转转的折腾啊,既然两孩子好不容易走了一起,我们做家长的呢,总要支持一下的。”顿了顿,“至于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们家的想法是既然都决定下来了,婚礼当然越早越好,我昨天跟大姐找人算了算日子,下月初一是个黄道吉日,时间虽然赶了点,不过啊,这喜事就是要赶着办才有意思,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韩太太点点头,看向宋林生,“关于日子,亲家没意见吧?”

    “……”——

    结婚,原来是这种感觉。

    就像一颗麦芽糖在心底慢慢融化,有一种妙不可言的甜蜜和期待。

    十多天的婚礼筹备,周商商虽然没有做什么,但是韩太太什么事都会找她商量,不管大事上订哪家酒店请几桌,还是小事请帖的花色,会场鲜花的布置。

    周商商之前以为一直认为结婚只是两个人的事,所以可以义无反顾地跟苏寅正领了证,没有见过家长,没有通知亲朋好友,她和苏寅正结婚,唯一的见证人就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

    婚礼前夕,周商商着赶制出来的六套礼服婚纱,看了眼还在客厅里跟母亲商量明天婚礼细节的韩峥,眼里有了暖意的刺痛。

    知足吧,周商商-

    手机突然响了,周商商因为怀孕,手机基本上都放在韩峥这里,韩峥从袋子里掏出周商商的手机,看了眼里面名字,站起来,从韩宅走出来。

    韩宅四周清幽,两边种植着有着年代感的梧桐树,韩峥走在不远处的白色亭子,然后按了接听键。

    “寅正,是我。”顿了下,“商商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只过了两秒钟,听筒里便传来挂断的嘟嘟声。

    韩峥看了眼手机,删除了通话记录——

    明天,婚纱礼服、金箔喜帖、迎亲车对、裱起的婚纱照、红茶、红包、喜宴……

    明天,她终于要成为他的新娘。

    55.

    沈冰坚持让明天结婚让周商商从宋家被接走,韩峥问了周商商的意见,周商商同意的点头。

    农历12月1号,宜结婚嫁娶。

    5:00A.M.

    韩家的车先将周商商送回宋家,然后等到吉时的时候,韩家人再来接新娘。

    韩峥把周商商送回宋家,实在很不放心,之前就是因为考虑到这点,伴娘除了是他的三位表亲妹妹以外,还特别从部队挑出三位女军官来当伴娘。

    本来这事韩峥跟韩首长打个招呼就行,可惜韩首长实在拉不下这个脸以权谋私,所以韩峥只能求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莫营长,莫营长很爽快,立马挑了三位女军官,军队的女人,个个身强体壮,三个里面最娇小的也有167cm。

    周商商坐在宋家布置过的房间时,三位女军官边堵在门口,房间里面,伴娘、化妆师、发型师、摄影师……大家挤得一团,也忙得团团转。

    对着大镜子,化妆师给周商商打底妆的时候,三位表亲围在周商商边上,时不时跟她说话聊天,聊的都是韩峥小时候的可恶事迹,说到有趣的地方,周商商也勾起唇角。

    新娘妆完成,工作人员给她戴上蕾丝头纱。

    弄发型的时候,因为周商商头发还不够长,长长短短刚到肩膀,发型师只能她的头发先蓬松,然后梳一个简单发髻,弄好之后从上了保险的木盒子里取出镶满碎钻的头冠,将它别在周商商的发髻上。

    周商商因为五官生得好,所以特别适合简单的发型,发型越简单,五官越凸显,梳好的新娘发型露出光洁的额头。

    “嫂嫂真的好漂亮啊。”

    新娘子总会被说漂亮,何况底子还不错的周商商,周商商对着镜子打量自己,也觉得自己挺漂亮的。看着里面的自己,周商商两颊有些发热,心情就跟十八岁姑娘出嫁一样。

    周商商想起,韩峥凌晨五点将她送回宋家的时候,反反复复地着她的脸:“商商,我真的等不及,还有三、四个小时,怎么熬呢。”

    怎么熬呢,周商商想:什么时候两人开始有一样的心情了-

    9:10A.M.

    随着“嘭——”的声响,烟花在空中绽放,然后是噼噼啪啪的鞭声响起,声音震耳欲聋。

    “表哥来了。”

    一位娇小的表妹握上周商商的手,激动地嚷着:“关门关门,不要让他们轻易进来!”

    楼下噼里啪啦的鞭声久久不停歇,周商商坐在梳妆台前,手心湿湿的,冒汗了。

    很快,传来了一排人上楼的脚步声,蹬蹬蹬……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其中还传来一道取笑的男声:“十一啊,别那么急啊,我们都跟不上了……”

    室内的伴娘哄堂大笑,周商商脸色发烫,低下头,真心觉得自己今天本不需要涂胭脂的。

    “商商,商商……”门外韩峥敲着门叫她名字。

    六个伴娘挤在门口,不让韩峥他们进来,其中一个开口:“不能进来,要先唱一首歌。”

    “唱什么?”外头的伴郎接话。

    “唱什么好?”伴娘们没有事先通好气,围成一团拿不定主意,这时有人拍着脑袋:“最炫民族风!最炫民族风!!”

    外头有人叫:“坑爹啊,十一你自己上吧。”

    里头笑声连连。

    韩峥拍着门:“里面各位好妹妹好姐姐,开开门吧,这什么风的歌我真没听过……”说完,五六个红包从门缝塞了进来。

    拿到红包的伴娘,稍微将门打开一点,不过门刚被打开,就被外头的人撞开了,不过因为三个从军队来的女伴娘,拦在一排,还是将韩峥一排人堵在外面。

    周商商望向外头,韩峥隔着伴娘,媳妇媳妇地叫着她:“商商,你让我进来吧。”

    周商商弯弯嘴角,转过脸不去看韩峥。

    “表哥啊,你还是唱歌吧,不唱这首唱首别的也可以啊。”

    韩峥为难看着各位伴娘。

    就在这时,几声“哇——”一同响起,周商商转过头,只见韩峥往上扔了一沓红包,顿时红包在空中散落下来。

    然后韩峥就在伴郎们的开护下从门外走了进来,朝周商商走来,韩峥穿着一身黑色正统西装,西装外套里面是白色挺括的领口,服帖的袖口别着中国红的袖扣。

    此刻的韩峥,眉目飞扬,一脸灿烂。

    韩峥迈着长腿,没几步就走到周商商跟前,然后轻易地将她抱了起来。

    周商商只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被韩峥腾空抱起,她伸手搂住韩峥的脖子,笑着和他对视。

    “接到新娘咯。”伴郎们起哄。

    韩峥低头看周商商,满面春风,深幽的双眸溢满笑意,好像整个人都带着细碎的光芒-

    伴郎伴娘欢欢喜喜围着新郎新娘下楼,却在楼梯口遇上了宋茜,宋茜立在了韩峥的前头。

    周商商转过脸,宋茜一身黑色立在前面,面色静寂。

    “真是恭喜啊。”宋茜开口。

    场面突然尴尬起来,里面有几个伴郎伴娘还是知情的,比如表妹X,之前宋茜跟她表哥谈的时候,宋茜就常常找她逛街,然后她自然以为宋茜是未来嫂嫂,私底下都已经叫过宋茜不止一次表嫂了。

    表妹X看了眼满脸戾气的宋茜,干笑两声,转过脸,避免尴尬。

    韩峥抱紧周商商,无视宋茜,要从她边上走过。

    宋茜又拦住韩峥,看着韩峥,呵呵地笑了两声:“娶个二婚,也要那么张扬吗?”

    周商商搂着韩峥的肩膀,贴着他的膛,她能感到韩峥起伏的口。

    “十一,没事儿,我们走。”周商商低声开口。

    “宋茜啊,刚刚大伙拦我们的时候你不拦,现在这是做什么,独设关卡?”伴郎杜康笑嘻嘻地开口,然后将宋茜拉到一边。

    韩峥眼尾轻抬,抱着周商商,快步下了楼梯。

    从宋家出来,外头阳光透亮,周商商眯了眯眼睛,然后由韩峥将她抱上了房车,关上门,宽敞的林肯房车里,韩峥拉上周商商的手,看着她,咧嘴笑啊笑啊。

    “商商,你真漂亮。”韩峥捏着她的手心,“真的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种……”

    周商商笑了起来,看了眼韩峥:“你今天也挺帅的。”

    韩峥整了整衣领,凑过脸:“当然要帅,咱们要登对不是么?”-

    10:00A.M.

    婚车准点开进韩宅,周商商又由韩峥将她抱下车,后头三四个小花童上前捧着她的夸张的婚纱的裙摆。

    小花童年龄不一样,最小的三岁不到,拉周商商裙摆的时候摔了一跤,然后趴在地上哭了起来。出门迎接的人全都忍不住笑起来,小花童被一位靓丽的女人抱起来,抱着孩子笑着退场。

    来到韩宅,也是敬茶,韩部长还是从北京飞了回来,端端正正地坐在楠木红椅上,脸色严肃。

    红茶、红包,相互交换。

    周商商端着茶水递给韩部长,叫了一声“爸。”

    韩部长纹丝不动。

    “韩正天。”韩太太压低声音,韩部长淡淡瞥了眼跪在眼前的周商商,还是从她手里接过了红茶,然后从托盘里拿了一个红包,递给周商商。

    周商商接过红包,“谢谢爸。”

    韩部长“嗯”了“嗯”,仍是一脸严肃。

    敬完茶,是吃甜品,莲子桂圆汤盛放在百花图案的致红瓷碗里,由韩家的老保姆端上来,递给韩峥和周商商。

    韩峥端起小碗,舀了一口,递到周商商嘴边,周商商接过嘴,微微脸红。

    “换你了。”韩峥冲她扬眉。

    周商商看着一脸促狭的韩峥,也喂了他一口。

    莲子桂圆红枣汤,意寓早生贵子,对他们这对奉子成婚的,走个过场而已-

    11:00A.M.

    周商商和周商商从韩宅出来,前往四季酒店。

    周商商来到酒店的休息室,又是一番补妆,坐在落地镜子前,她想在等半个小时,就真的要在众人的见证下成为韩峥的妻子了。

    韩峥立在外头招呼客人,这次虽然请的全是亲朋好友,但是韩家要办喜事,S市不少人还是想凑上去拉拉关系,这样一来,来宾便多了好几倍,其中大都也是“不请自来”。

    因为是喜事,也不能将客人拦在外头,因此,除了预计的五十桌,还格外设立了五十桌招待“不请自来”的来宾。

    韩峥昨天挂上电话的时候一直很忐忑,昨晚还做了个梦,梦里一会是周商商的脸,一会是寅正,反而看不到自己的身影,凌晨惊醒后就再没有睡去。

    有时候幸福明明摆在眼前,还是觉得像是偷来一般,韩峥扯扯嘴,又整了整领带,这时,外边帮忙的鸭子走了进来,在韩峥耳边扔了一句:“他来了。”

    韩峥依旧波澜不惊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离去的时候拍了下鸭子的肩膀:“那你就帮忙照应着吧。”-

    11:30A.M.

    宾客陆陆续续到场。

    大厅外头,六盏璀璨的水晶吊灯下,红毯、衣着光鲜的宾客、鲜花百合、签到卡、成双成对酒水……还有一直播放着的婚礼进行曲。

    悠扬的乐曲索绕在耳边,苏寅正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一个梦里,他甚至有些分不清楚是走进自己的梦里,还是惊扰了别人的梦。

    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来到她的婚礼,这里真是一片欢喜,苏寅正望着前方用鲜花摆放的台上,他有些缓不过劲儿,她怎么就成了别人的新娘呢。

    鸭子走上前拍了两下苏寅正的肩膀,叹了两口气:“寅正。”

    苏寅正望着鸭子,面色静若止水。

    鸭子不自然地扯了两下下嘴角,尴尬地瞎扯起来:“那什么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哥们我就知道你看得开,毕竟都是好兄弟一场,你能过来送祝福,十一还是很开心的……”

    苏寅正看了鸭子一眼。

    鸭子转转头:“其实我能理解你,毕竟是爱过的女人,不过那个……哈哈……呵呵……呵呵……是不是……”-

    12:00A.M.

    新人进场。

    鸭子拉着苏寅正找了个角落的两个位子,坐下:“既然来了,喝杯喜酒再走吧。”

52-5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