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五章 意外的辞职(2)

轻易靠近 第五章 意外的辞职(2)


    他难得不穿西装,只穿了件黑半袖,随意弄了条迷彩裤和军靴。

    男人一但上身军装总会增色七分,绝不是夸张。萧余忽然想起了几年前和他去俄罗斯旅游,穿着迷彩服竟比当地人还显气势,身形气度都狠压住了陪同的人。

    只可惜,天生的军人骨,却偏不念军校。

    他身侧走过了几个日本小姑娘,都不停拿着手机拍照。萧余过去时,看到他正蹙眉听着那几个小姑娘说话,然后侧过头做了迷惑的表情,耸肩说了句sorry。

    她远看就觉得好笑,那几个小姑娘继续叽里呱啦地说着,他终于无奈看迎面走来的萧余:“替我和她们说,我不合影。”

    萧余笑了声:“骗谁呢?你日语比我都好。”

    许南征一个眼神,就让她彻底投降,对那几个小姑娘说了两句话。其实她的二专是西班牙语,日语真不算好,也就仅能应付几句,好在小姑娘们也算是给面子听懂了,只遗憾地又看了两眼许南征,才说了句再见,相拥着走了。

    萧余这才想起韩宁,礼貌地退后一步,站在韩宁身侧:“这是韩宁,”然后又看示意指了下许南征,“许南征。”

    深夜的首都机场,依旧是穿行不息的人流。

    许南征带了几分审视看他,韩宁亦是笑而不语。

    过了会儿,还是许南征先伸手,一把揽住他的肩说:“好久不见。”

    韩宁哈哈一笑:“真是好久不见了。”

    萧余怔了下,立刻恍然,这两个人以前真的见过。

    自己竟被韩宁骗了,脑子里一瞬都是她对韩宁说过的话,立刻有了些不自在。这些话除了自己两个本不认识许南征,又远在上海常住的闺蜜,她从没告诉过别人。

    “比五年前瘦了。”

    “可能到北京后,反倒水土不服了。”

    许南征拍了拍他的肩:“真没想到,你爸肯让你来北京。”

    韩宁眯起眼睛,似真似假地说:“怎么办,军校四年熬坏了,连和女同学说话都要写检查。我爸又不让我出国,怕离得太远见不到,最后只能逃到北京了。”

    “本没敢,永远是嘴上风流,”许南征把车钥匙扔给萧余,“一起吃宵夜?”

    “上飞机前就早吃了,”韩宁看了萧余一眼,“既然萧余有人接,那我先走了。”

    说完将萧余的行李很自然递给了许南征,就这么挥挥手走了。

    许南征很熟悉萧余的习惯,这几年因为出差太频繁,不管多晚,都会下了飞机再吃饭。所以基本没有任何征询,就把她直接带到北京饭店,随便吃了些东西。

    吃完饭,她就坐在网球场外休息,看他练完几百个大力回扣后,自己也刚巧喝完了第三杯咖啡。

    他走出来时,才忽然问她:“你怎么认识韩宁的?”

    萧余两只腿都搭在沙发一侧扶手上,光着脚晃荡着笑:“西藏的艳遇。”

    许南征站在她身边,沉吟片刻,才笑着拿网球拍敲着她的膝盖:“挑的好,也挑的不好,要看你能不能镇住他了。”萧余没说话,拧开一瓶水递给他:“你真有体力,我已经快站不起来了,只想睡觉。”他接过水,坐下来:“要不要给你开间房?”

    她想了想,才说:“好,反正我也懒得动了。”

    其实她住了那么多天酒店,更想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但是这么晚,她不想让他再费体力送自己。

    很高挑的一个酒店服务小姐,端着两块热的毛巾,弯腰递到他面前。

    他随手拿了一个,扔给萧余。

    不是很烫,恰到好处的温度,她接到手里就有种舒适的倦意升腾开来,拿着擦了擦手,又觉得不过瘾,索盖在脸上,仰面躺倒在了沙发上。

    深夜三点多,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它人,很安静。

    她迷迷糊糊躺着,只觉得这么睡死过去也好。正是被毛巾闷得有些难过时,却觉温热忽去,脸上凉飕飕地。她困顿地睁开眼,发现他正俯身看着自己。

    近在咫尺的一双眼睛,只要望进去,就再也挪不开视线。

    她仰头看他,竟有一瞬想去抱住他的冲动,可是到最后,连手指都没动上分毫,只懒懒地笑了笑:“差点儿睡着。”

    他问她:“怎么了?真这么累?”

    她眯着眼看他,不答反问:“你辞职了?”

    “决策失误,总要有人负责,”他把毛巾扔到桌上,“总不能让我手下那帮兄弟都走人吧?他们即使想负责,不管公司内外也不会有人认的,我走了,反倒都会给个面子留住他们的位子。”

    萧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沙发扶手上连声附和:“是啊,都盯着你呢,所以我就说凡是做事的人,大多吃力不讨好。许叔叔怎么说?”

    他似乎不大在意:“应该知道了,不会说什么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这话她不是第一次听。

    其实,他在父辈那里得到的关爱总是很少。这种感觉她亦是感同身受,估计是军人家庭的缘故,骨子里继承的就是独立,要为自己负责。当初念大学,每个学期她也就能接到父亲三个电话,都是几分钟挂断,内容也大多是叮嘱不要犯错误什么的……

    况且他有痛苦都是自己扛着。

    连最亲近的人,也找不到突破口安慰他。

    许南征很快开了间房给她,直到刚才那服务生拿来门卡,他才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边把卡扔给她,边很慢地说了句话:“我很快就会到下一家公司,有没有兴趣去做公关经理?”

    萧余愣了下:“下一家?这么快?”

    他不置可否:“做这行不能停下来,也只是帮朋友个忙,临时牵头。”

    萧余看他神情似乎不是玩笑,笑着嘲了句:“怎么,摇身一变,成职业经理人了?”

    “过渡而已,“他站起身:“不用急着告诉我,先想清楚。”

    她嗯了声,站起身跟着他上楼。

    两个人的房间是一层,他帮她放好箱子,萧余才忽然想起向蓝的问题,装作不大在意地问了句:“你辞职了,向蓝呢?她不是还没转正吗?”

    许南征替她拉上窗帘,随口道:“你不过资助了一个学生,难道还让我负责她一辈子工作?”不过一句话,已放松了她所有的情绪。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用在许南征身上再合适不过。

    对于许南征的邀请,她徘徊了很久。

    再加上格外难搞的客户折磨,让她简直焦头烂额。

    拍摄那天,代言明星足足嚼了一上午的口香糖,她看得都想吐了,客户竟还嫌弃明星嘴型不够完美,吃的表情不够享受……

    眼看着明星都要翻脸不干了,她才有了主意,立刻低声对小执行说:“你去联系个按摩师,直接到片场来。半个小时客户吃完饭,一定要到这里。”小执行紧张的都要死过去了:“半个小时?我们这里这么偏,怎么可能啊……”

    “是必须,没有商量的余地。”

    到最后按摩师来了,萧余哄着客户去了休息室,才算是稍微灭了火。

    没想到晚上累死累活到了公司,小执行竟站到她面前说辞职。

    萧余有些愣:“怎么忽然辞职?有更好的工作了?”

    小执行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就是不想做了,在这里天天什么也做不了,就是给组里人订盒饭,订出租,订会议室,复印打印做跟班,今天竟然还要去找什么按摩师。我觉得我大学里学的,都没用。”

    她笑,拆开一罐**:“所以,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小女孩几乎是涨红了脸,憋着不说话。

    “都是从小杂工做起的,”萧余轻叹口气,推过去一个椅子让她坐下:“记得当年刚工作时,我正好碰上了FENDI的一场秀,为了复印第二天给所有媒体的公关稿,前一天晚上就整夜守着复印机,到天亮才整理好一切。最后的结局,还是被老板骂的狗血喷头,就因为我用订书器装订文件,影响了美观,”她晃着手心的小瓶子,“委屈吧?整个晚上没睡,最后还是被骂。”

    小执行嗯了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她笑,“做错了就是公司的损失,在损失面前没人会计算谁吃了苦,只会计算谁犯了错,谁立了功。这就是我从复印中学到的。”

    不知是不是太累了,她忽然想起了许南征。

    “我有个很好的朋友,他算是家里什么都能摆平的一个人,可偏就很犟,什么都要靠自己。当初在上海创业,他一个人为了谈生意天天陪着整整一桌人喝酒,那时候我怕他出事,晚上开车去门外接他,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喝的不省人事,好几次都直接进了医院。”

    最吓人的有次那些所谓客户喝醉了,和另一帮人闹了起来,正不可开交时她开车到了,还要给他们处理后续。那时自己才刚上大学,本就没去过那种场合,至今想起从他西服里出钱包赔钱,身边还站着坐着很多上身全|裸的小姐,就觉得可笑。

    别人的风花雪月何其浪漫,他倒是血雨腥风的。

    萧余有些沉默,直到小姑娘问了句然后呢,她才笑了笑:“没有然后了。你看,含着金汤匙的人都可以这么拼,你为什么不可以?既然选择了,那就做到最好,谁都想成功,可连几十块钱的出租车都安排不好,怎么可能去安排几千万的项目?”

    小执行听了这么多悲催事,估计也平衡了。刚要出办公室,却像忽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回头看她:“老板,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3GR的许南征啊?我看过他的创业史,好像就有这么一段哦。”

    萧余被她问的哭笑不得,但无奈这小执行早知道自己认识许南征,也只能嗯了声。

    “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小执行眼睛直放光,“你当初不是说只在上海念过大学,一毕业就回来了吗?还念着大学,就能半夜开车去接他,别说没关系,我可不信。”

第五章 意外的辞职(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