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九章 左右两个人(3)

轻易靠近 第九章 左右两个人(3)


    她游泳技术很好,可被他这么抱着,倒像是初学者。

    直到许远航从远处游过来,她才被许南征托上了岸。

    “报应了吧?”许远航随手拿过来浴巾,扔到她身上,“你说你好好的跳下来,怎么也能呛水?”萧余没说话,白了他一眼。

    许远航又叽歪了几句,忽然想起什么:“笑笑,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许诺提到你们那天同学聚会,和我足足说了两个小时她那个伟大的师兄。”

    萧余用浴巾擦着头发,很直接地打断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在不停擦拭的动作中,她瞥了一眼许南征。他本是要下水游泳的,却因为自己呛水而上了岸,此时正背对着两个人,擦着身上的水。

    “这么多年,我见过等在你公司楼下,你家楼下的,可从没见过能进院儿里,亲自登门拜访你爷爷的。”许远航的女朋友在远处叫着他的名字,不轻不重,刚好让人软到心里的声音,他却还镇定自若地看着萧余。

    很清脆的响声,许南征已经点了烟。

    从这里只能看到他的小半的侧面,轮廓没那么清晰,倒突显了他夹烟的手。萧余看着那微弯曲的手指,脑中闪过的是刚才被他抱住、托上岸的片段,太过直接的肌肤接触,太过真实的触感。一瞬间的失神后,才立刻收回了视线。

    许远航又接着逼问了两句,她始终是不发一言。

    怎么说?就是在西藏认识了,被莫名抱住亲了,然后呢?她都不知道为什么韩宁那天会出现,接下来会做什么。到最后许远航女朋友都游过来了,他还是蹲在池边,做着完美的总结发言:“笑笑,你都老大不小了,难道一直都是在等我,才守身如玉的吗?”

    萧余努嘴,示意他身后有人。

    他嘻嘻笑着,仍旧不知死活地说了句:“如果你爱我,私下里告诉我,我也是和你光屁股长大的,算是把你看干净了,该负责的时候一定义不容辞。”

    萧余很温柔地笑了笑,一脚把他踢了下去。

    飞溅的水花又一次把她弄得湿透,看着下边翻了个身,几乎被呛死的人,她刚想说一句杀人不见血的话,就听见许南征的手机响起来。他很快接起来电话,静了会儿,才问了句:什么时候回国的?

    只这么一句,许远航的笑骂就已经远了,好像只有他的声音,清晰入心。

    她回头看了眼,许南征竟也正好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眉头轻蹙。

    萧余坐下来,喝水,看着许远航走向远处跳台。

    电话一直在继续着,他始终听着,却没怎么说话。

    远处的人已经站上跳台,对着这个方向比了个中指,然后就用了自认为最帅的姿势,跳了下去。萧余哭笑不得地看着,有时候真怀疑,许远航是怎么做上心内科医生的,这么个格,说他在手术台上因为讲笑话开错了地方,都绝对有人信。

    “现在有时间,稍后要开会,”许南征忽然说,“你过来应该不远,小航和笑笑也在。”

    说完就报出地址,很快挂了电话。

    萧余没想到他直接把王西瑶叫到这里,索装傻:“谁啊?”

    “王西瑶。”许南征按灭烟,继续又点了一。

    萧余哦了声:“你能缓缓再抽吗?”

    连曾经的刘秘书都小声和她说过,有时间要劝劝许总抽烟的问题。从早到晚,始终维持这样的频率,真挺吓人的。

    “你把我电话给她的?”他忽然问。

    “她问我,我总不能说没有吧?”

    许南征没说话,掐灭刚才抽了两口烟,站起身走到泳池边沿。对外人他是骄傲的,自信的,甚至有时候总有压不住的张狂,可现在她只看着那挺直的背脊,看不到面孔,感觉到的却是安心。于十几岁悄然生出的感情,究竟扎的多深,连她都不知道。

    王西瑶来的时候,他还在游泳,似乎没有急着上岸的打算。

    她走到泳池的另一端,趁着他碰壁翻身时,叫了他一声,然后就在他迅速划远时,静立在泳池边沿看着他。萧余在远处看着这样的画面,忽然想起许诺说的话来,不知怎地就想笑。

    不咸不淡的笑容就这么挂在脸上,忽然觉得累了,索转身趴在躺椅上休息。

    闭眼趴着,脑子里却不停过着所有的工作。

    直到身上一重,她才微睁开眼,看见许南征在身边坐下来,自己身上已被他盖上了浴巾:“要是累了,就早点儿回去睡觉。”

    他应该是已经冲过水,头发半擦干了,挡住眼睛,正拧开一瓶水在喝。

    萧余喃喃了句还好,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一双高跟鞋的影子,索沉默着,又闭了眼。

    “你游了一千米?”王西瑶的声音带笑。

    “一千五。”

    两个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王西瑶不时会笑两声,很好听。可她本找不出话里有什么可引人发笑的地方,迷迷糊糊地听着,在一排排的时间表中,恍惚看到了周公的背影。

    正是半梦半醒时,耳朵却突然剧痛,吓得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许远航那臭小子就蹲在旁边,手里还拿着一个晶亮的耳钉:“早就和你说过,耳朵上的道多。你竟然还打了这么多,不怕聋了啊?”萧余被他气的直想骂人,但碍于这么多人在,只能瞪着他说:“许远航,你是属驴的吗?差点儿把我耳朵揪下来。”

    他龇牙一笑,凑近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笑笑,我要疯了,那个女人太嗲了。我女朋友闪了,你再不陪我,我就直接吐白沫死在这儿了。”

    萧余轻哼了声,拿过他指间捏着的耳钉,边戴边坐起身,笑着问许南征:“要不你们先聊着,我和小航喝酒去了。”

    她本想用许远航为借口,躲开这个旧爱的相逢场面。

    可最后却成了打鸳鸯,连带被剥夺了下班时间。许南征竟直接起身,说差不多到了开会时间,让许远航开车送王西瑶,自己则带着萧余直接去了暂住的酒店,继续下午那个会议。

    于是,就在一众部门主管的注视下,她很快发现自己和许南征都是半湿着头发。

    好在他也有所察觉,十分钟内就结束了会议。

    “先吹干头发,我开车送你回家。”他把矿泉水倒在水壶里,烧热水。

    萧余倒也没拒绝,这么冷的天气,不吹干头发到处走真的会生病。

    病了,接下来的日程就彻底打乱了。

    烘了三四分钟后,头发差不多只剩了些湿气。她放下吹风机,对着镜子理顺头发,随口说:“你竟然就这么走了,不怕唐突佳人?”

    什么叫鬼使神差,现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明明介意,却还要装作是玩笑。

    他笑起来:“这不就是你和小航希望的吗?”他把外衣脱下,随手扔到床上。

    萧余对着镜子看已经发肿的耳朵,龇牙咧嘴地抱怨:“是他希望的才对,把我耳朵都扯坏了。”

    右耳上一排七个,虽然只被他扯掉了中间的一个,却连带了肿了一片。

    她发誓,绝对会让那小子付出代价。

    正想着家里还有没有百多邦时,镜子里已经多了个人影。萧余还没看清他拿的是什么,就觉得耳朵忽地刺痛起来,下意识躲开,才看到他左手捏着个酒棉球,右手还拿着很小的简易包装。

    是纸袋,蓝白色的设计,便利店常卖的款式。

    她愕然,看着镜子里的他:“酒店什么时候送这个了?”

    “让方言带上来的。”他蹙眉看着,似乎在考虑如何下手,料理这肿成一片的耳朵。

    方言是技术部的主管,天生羞涩的三十岁大男生,应该不会乱说话。

    她松口气,可又觉得好笑,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怕什么?

    他低头料理着自己弟弟的杰作,她就肆无忌惮地从镜子里看他。因为要迁就她的位置,许南征只有大半的身子在门内,从手臂到脸,再到倚靠在门边的姿势,偏就是个完美的构图。

    永远波澜不惊的人,难得眼中有了稍许愠怒:“怎么打这么多耳洞?”

    这是当年在上海打的,他早见过,却是头次这么问。

    她静看着镜子里的他:“以前不懂事,没吃过苦,偏要自己找苦吃。”

    被他手指碰到,她才发现自己的耳朵烫的吓人。

    他没再说什么,因为低着头,短发很快滑落额前,萧余看着他半遮住的眼睛,像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诱惑着,侧过头,很慢地伸出手,替他轻拨开了头发。

    他几乎是同时停下来,只是看着她,眼光深不见底。

    水开始有烧开的迹象,嘈杂吵闹着。

    这样的接触,这样的环境,毫无疑问,对她都是致命的蛊惑。

    啪嗒一声轻响,所有的嘈杂都消失一空,仓促结束了这样的对视。

    “我在想,要侧重哪方面来写你,”萧余回过头,试图让自己的声音轻松,“这样擦不行,太多耳钉,本碰不到伤口,”说完立刻伸出手,开始一个个摘下来,“王石喜欢探险运动,潘石屹喜欢讲自己的老婆。还有一些企业家,喜欢航拍办摄影展,你好像有很多爱好,或者你最想说什么?”

    她很快搞定一切,拧开水洗手。

    不知是手心太烫,还是水太凉,冰的吓人。

    就在试着调水温的时候,许南征已经拿出新的酒棉,擦净她耳上的血迹说:“这么晚还在想工作,你是想暗示我,请你是最明智的决定吗?”

第九章 左右两个人(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