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十章 马来的盛夏(1)

轻易靠近 第十章 马来的盛夏(1)


    到十一月中,北京已经下了第一场大雪。

    许南征很长时间都不在公司,大部分人要找他,无论多重要的工作,都是电话解决。因为来得久了,许远航也会时不时来一起吃饭,公司里人都大多知道了萧余和许南征两家的关系,多少也会探问几句。

    “萧经理,”人事总监在楼下碰到他,随口闲聊,“许总最近在忙什么啊?周会都不见人。”

    “估计在香港吧?”萧余很快补了一句,“或许要开发新业务,正在香港和大股东开会。”

    她说的煞有介事,财务总监立刻表示理解:“我也觉得公司要有决策层的变化。”

    这下倒是她没话说了,只好敷衍:“是吗?”

    “这次公司Outing,本来是安排去三亚,许总特地多批了钱,去马来西亚六日五夜。”

    “马来西亚也不贵,又加不了多少钱,”萧余摇头笑,“不过这么一改,倒是彻底从国内游变成出国游,钱没多花多少,却买了不少员工心,真是好决定。”

    尤其这么冷的天,统统送到海边晒太阳,听着就让人不想工作了。

    许南征对收买人心这方面,倒是一向很有天赋。

    “不是普通游……是Club Med度假村,人均高出了6000多,”财务总监双眼无神,“每个人多了这么多,我光是想想就疼。”他又絮絮叨叨说了些预算之类的话,有的没的,足足说了十几分钟。到最后萧余进了办公室,助理都有些好奇:“老板,你什么时候转财务了?”

    她笑:“关上门。”

    助理依言关上,她才说:“这次许总出血了,人均9000的预算,全公司去马来珍拉丁湾。”小助理刚毕业两年,还没享受过真正的公费Outing,立刻啊啊两声:“好玩吗?!”萧余点头:“挺好玩的,关键是放松,是彻底的放松,把你扔到那里你每天只想着吃喝玩乐就行。”

    小助理心花怒放的出去了,她才去拨许南征的电话。

    很久没有人接,她只能留了言,继续看文件。

    上次采访的杂志出来,封面就是他的照片,不得不承认人家抓拍的很好,从眉眼到手,都是恰到好处。她翻开来看着两个跨页的采访,正是细读时,许南征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笑笑?”

    她嗯了声,听着那边儿海浪的声音:“听说你定了珍拉丁湾,怎么忽然想去那儿了?”

    他喝着水,很久没说话,只有海风吹着话筒的声音,刺啦啦地听得她直撇嘴。

    她随手翻着杂志,草草看了三四页,他的声音才又响起来:“去年答应你去度假,3GR那里的事耽搁了,估计未来三年都不会有私人度假的时间,趁这次公司出游,全了你的心愿。”

    他说的轻浅,可落在她这里,却让她半天也没接上话。

    两个人握着电话静了会儿,萧余才有意嘲了句:“我想度假,你就带我去马来啊?之前在广告公司,我去的最多的就是新马泰,一年跑二十几次,没想到给你打工了,还是新马泰。”

    其实许南征的第一句话,已经让她有些意外。

    这样的嘲讽玩笑,不过是掩饰自己的无措。她只是随口提起公司旅行,却没想到他这样的决定,竟还和自己有关。

    许南征在那边笑了声,混着风声,模糊不清:“财务总监要是听到你这么说,下午就解了皮带上吊了。”萧余想起财务总监刚才的脸色,也笑了起来。

    不知是谁先透的口风,三天后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许南征回来时,竟连司机都笑着赞老板好,刚一接任就把三亚变成了出国。他晚饭时提起这件事,萧余忙摆手绝对不是自己传出去的,其实早心虚的要死了。

    他拿筷子敲了敲她的汤碗,示意她快喝:“人心难收,只能把时间提前了。”

    “提前?”萧余吓了一跳,“只留守3%的人,每个部门都要做前期准备的,我手里还有很多明年的计划……”

    许南征靠在椅背上看她,身侧招待小姐立刻上前添了茶,萧余被他看的有些莫名:“我说错了吗?”

    包房外有人说话的声音,中国小妞用日语说着你好,因为门是半开着的,很清晰有人在说话,提到了‘韩宁’两个字。萧余手顿了下,许南征已经微侧过头,对门外说了句话:“这么晚吃饭?”

    “年底了,事情多,加了一会儿班。”

    韩宁站在门边,说完才看到背对着自己的萧余,略怔了下,笑着又道:“同事都在,我先走了,改天再找你吃饭。”

    萧余一直没回头,听到脚步声渐远了,才拿着勺去喝汤。

    许南征喝着烧酒,也没说话。

    她正想找些话题,来打断这莫名的尴尬时,手机忽然响起来。屏幕上一闪一闪的竟然是韩宁的名字,她愣着没接,直到许南征看了她一眼,才放到耳边,接通了电话:“你好。”

    “很久没见你了,”韩宁的声音带着笑,轻松地问她,“告诉我,你和许南征在一起了吗?”

    她被问的有些哑然,默了会儿才说:“没有。”

    “在西藏的时候,你问我有没有暗恋过一个人,”韩宁顿了顿,声音低下来,“其实,那天在成都双流机场,我就开始留心你,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有时候挺让人难过的。都说在高原人会飘在天上,感情也不真实,可是过了四个月,我看到你和他一起,依旧很难过。”

    他说的很慢,坦白的让人无言以对。

    她只握着电话,没说话,她本就不擅于拒绝别人,更何况许南征在面前,电话那边儿又是韩宁……直到他挂断了,她才继续拿勺去搅着汤。

    墨绿的海带结,咬在嘴里很软,她一口口吃了很久。

    到最后,公司的旅游的计划,果然因为群众期盼太热烈而提前了。

    不长不短的飞行,大半架飞机的同事,自然成了个高空party。萧余和几个高管闲聊着,几个男人开了红酒,越聊越是欢快,旁边一众少女熟女听得更是认真。她这么看着,就觉还没开始度假,艳遇的气氛就悄然弥漫了。

    回到头等舱时,许南征正在看杂志,她坐下,趴在身侧的扶手上,笑着看他:“你有没有定过什么内部不能恋爱的规矩?”

    许南征翻了一页杂志:“不提倡,不抵制。”

    她立刻笑了:“通常这样的老板,都是在给自己留后路。”

    他好笑看她,因为她是趴着的,自然要仰起头来和他说话。这样的姿势,更突显了那双眼睛,连微翘起来的睫毛都很清晰,他忽然放下书,凑近她想要说什么。

    太近了,近的让她心跳的太快,猛地直起了身。

    认识这么多年,不是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可为什么自从在3GR的那晚,就觉得有强烈的欲望,想要靠近他,不是那种远看着就已满足的感觉。

    “那天我给你电话,你是不是趁着开会空隙,在练潜水?”她招来空姐,要了饮料,可是握着杯子的手还是有些软,“求你了,可别再像当初染上‘绿色鸦片’的状态,天天在球场锄地,打到半夜还要回公司加班,我真担心你过劳死。”

    他真像是有无穷力。

    当初忽然和谁较劲一样,不舍昼夜的,很快就破了80杆,快逼近高尔夫职业选手了。若是每天闲着没事也就算了,问题在于他是个工作狂,工作量本来就比一般人大,这样占用时间力后,工作却丝毫没有懈怠。

    一天工作近二十小时不难,日日如此,任谁也吃不消。

    许南征倒是不在意:“下次我教你,你不是也喜欢海吗?”

    萧余对他这种四两拨千斤,有意打哈哈的态度,表示很无力。

    到了度假村,直接就被村长迎进了常用的表演会场。

    欢迎仪式很彩,各国的服务人员汇聚一堂,绘声绘色煽情备至。可落在她眼睛里,分明已经有些帅的在有意暗示,这里是艳遇天堂。小助理跑到萧余身侧低声交待了两句,许南征听着就无奈:“到这里了还说工作,当心你下边人闹革命。”

    “还不是你提前了行程,我这周约了媒体,现在还没有料理完呢。”

    正好村长介绍完毕,许南征才笑着走上去,一脚踩着台阶,危险地眯起了眼:“为了你们的浪漫之旅,财务总监可是扣了我的奖金。我出血了,你们开心了?”

    底下哄堂大笑,起哄说老板仗义。

    他敲了敲麦克,示意还有话说,整个会场稀稀拉拉仍有人说着话,直到他轻咳了声,才彻底安静下来:“为了让你们更相亲相爱一些,大出血的某人,特意安排了拉练节目。”

    萧余正低声交待工作,听到这儿傻了。

    小助理直接哀看她:“咱老板这是变相军训吗?还弄到海外来了。”

    不止这里,所有人都已经瞠目结舌,‘惊喜’备至。

    “路程不远,十五公里,”他眼中带笑,从口袋里出烟,在一片寂静中继续道,“虽然这里有免费酒吧,有篝火舞会,想彻夜狂欢的还是都掂量些,别玩儿过头了。”

    他绝对是故意的……

    谁来海滩会带运动鞋?萧余在脑中拼命想了半天,只有一双夹趾凉鞋可以穿。估计明天拉练回来可以直接升天了。

第十章 马来的盛夏(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