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十二章 马来的盛夏(3)

轻易靠近 第十二章 马来的盛夏(3)


    身后是冰凉的池壁,身前却是滚烫的皮肤。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却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结束,她放任自己不去想明天,甚至不去想下一秒会如何。只是专心致志地回应着他的热情,每次以为他会离开,却不过是更深的缠绵,到最后她终于咬住他的下唇,低声喃喃:“不行了。”

    “要不要上岸?”

    “好……”

    简短的对话后,他又一次食了言。

    对岸的舞曲从超嗨到慢摇,欲擒故纵的节奏,最是诱人。

    不知是曲子推着情绪,还是他的吻太深入,尽管他紧贴着自己,压在池壁一侧,她却还是悄然往下滑着,几乎又要沉到水里,却仍在不断回应着他。

    直到被抓住手,放在了他的脖后。

    到最后他终于放开了她。池水中,她的连衣裙肩带早已松开,整条裙子落下大半,只能用手拉住前襟,才算勉强遮住了前。

    许南征却是视而不见,直接把她抱上了岸。

    因为这个意外,她只是埋头背对他,迅速系好肩带,没敢多说半句话,就从树林一路跑回了房间。明明不远的距离,却像是很长的路,关上房门时,仍旧是止不住的心跳。

    危险的地点,把一切都变得更不真实。

    如果不是裙子脱落的狼狈,她甚至猜不到他会说什么,而自己会答什么。

    不一会儿,外边就有人走动的声音,听上去是几个年轻的小姑娘在说话。整个度假村分部了数十幢小楼,所有的公司的高层都住在这栋,只有她一个女人。

    这么大半夜的,几个小姑娘的声音自然很令人遐想。

    她拿起衣服进了浴室,调着水温,隐约听几个小姑娘笑着说着萧经理和方言在,其它老板屋里的灯都是黑的,也不知道去哪里猎艳了。刚调到合适温度,就听见她们叫了声许总,手一抖,反倒是拧过头,立刻被烫了手。

    “许总,您怎么还是这一身啊,都一个小时了还没换干衣服。”

    “这话能问吗?能问吗?”

    小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许南征却半天没说话,最后才问了句:“哪个总把你们叫来的?这么晚还谈工作?”

    “是我们想和许总谈心。”

    “今晚不谈工作,”许南征笑着道,“更不谈私事。”

    小姑娘们遗憾备至,许南征却忽然叫了声方言,马上就有方言的声音问许总有什么指示。许南征很是落井下石,把谈心的任务扔给了他。方言的哀叫,还有一帮小姑娘的笑声,混着杂乱的脚步声,最后终于都消失殆尽,恢复了安静。

    萧余把水温调回去,迅速倒了洗发揉搓着头发。

    原先每逢旅游,那几个创意总监总是香馍馍,每每有小姑娘们崇拜地谈心。当时自己还笑言真是好福气,怎么没见有刚进公司的小男生和自己谈理想谈未来?现在看来,任何一个公司的未婚高层,都绝对是个危险的存在。

    她乱七八糟地想着,叠起的泡沫很快迷了眼睛,有些刺痛。仰起头去冲水时,一帧帧的画面才涌上来,如潮汹涌,压抑不住。

    他抱自己上岸时,没说一句话,自己连一眼都不敢多看。

    那个几乎分不开的吻,倒像是最后的结局。

    洗完澡,她裹着浴巾走出来时,竟然想起在西藏的尴尬一夜,忙又去换了舒适的半袖沙滩裤,对着阳台开始吹头发。

    许南征,三个字堵在心口,挥不去,吹不散。

    她坐在阳台上,拿着电话,最后拨了许远航的电话。那边儿过了很久才接起来,吵得要死,一听就是在‘轰趴’。

    “大小姐,你不是在马来吗?”许远航声音有些醉意,估计正是玩的high,“怎么有时间给我电话?”萧余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想起来了什么,忽然大笑一声,“想起来了,你们今天拉练,你不会是想要私逃回来,找我偷渡你吧?”

    他的笑,倒是让她也轻松了一些:“你怎么知道今天拉练?”

    许远航憋了半天,才说了句:“告诉你,别告诉我哥。我新女朋友是你们公司的,刚才给我电话抱怨,我刚才挂了那个电话,你就来了。”

    她看着夜幕中的海岸,静了会儿,才说:“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想问问你的看法。”

    许远航唔了声:“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挺喜欢你的,你会是什么反应?”

    一句话说完才发现,对着不相干的人竟能说的如此轻松,像是玩笑。

    其实她只想知道,同样是一起长大的人,遇到这样的事,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那边意外沉默了很久。

    “说实话?”

    萧余嗯了声:“说实话。”

    “就我和你的感情,如果你哪天真的嫁不出去了,或许我真愿意娶你。你知道对大多数男人来说,爱情不是全部,结婚只是找个合适的,舒服的人,”许远航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太正经,咳嗽了两声,添了些玩笑的感觉,“你看,你我这么熟,缺点优点早全透了,家境合适,你又肯定会孝顺我爸妈,退一万步来说,我即使花心外边找人,估计你都不会有什么反应……不行了,再说下去,我快当真了。”

    她笑,这就是区别。

    如果在一起的是许远航,估计他找了第三者自己还要祝他幸福。可要是许南征,她忽然有点想不下去,这个设想太尖锐。

    “不过,我想到个实际问题。”许远航倒真像是在认真思考。

    “说。”

    “我要和你结婚,估计让我和你亲热,我会当场笑场的。你想想看,我要抱住你吻你,还要解开你的衣服……”

    萧余顺着他的话,脑中勾画着如此画面,立刻窘然:“别说你了,我也肯定笑场。”

    “好了,酒喝多了吧你,”那边儿的人已经绷不住了,“大半夜问我这种问题,你真怕你自己嫁不出去?上次我一哥们还问过你——”

    “没事儿了,你继续。”

    她果断挂了电话,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这幢楼正对着南岸,水深浪大,这一侧虽然风景好,却不是个适合休息的地方。

    睡到半夜她终于坐起来,太大的海浪声,这几小时都梦见自己被大浪卷走,楼宇坍塌。

    正是在黑暗中徘徊是不是要继续睡时,隔壁方言的房门正巧打开。那几个小姑娘竟然谈人生谈理想,足足谈了四五个小时。小姑娘们极有神,笑着告别,方言已是疲力竭,不断告饶,她听着几个人下楼的脚步声,再也睡不着,只能爬起来。

    接下来的四天都是自由活动,无需早起打卡上班,也无所谓睡眠时间。

    在房内睡不着,索就开门下了楼,沿着石子路走到了沙滩上。

    深水大浪,在夜色下并没有那么美,反倒有了些危险。

    她把鞋脱在岸边,踩着走下去,五步就已经淹到了膝盖,最后只能走回来,找了个能半遮住夜空的巨石下,坐着发呆。

    不一会儿衣服就被溅起的海浪打湿,正犹豫要不要回去上网,免得明天感冒时,就看见一个人影走到海岸边,弯下腰,捡起了自己的拖鞋。

    这个人影再熟悉不过,她却没出声叫,直到他转过身发现了自己,才随意挥了下手。

    “怎么坐这里了?”许南征在她身侧坐下来。

    是有意,或是无意?

    不远不近的距离,却没有碰到。

    “睡不着,浪声太大了。”她看着漆黑的海面。

    像是没有几个小时前的亲密,两个人只随意聊着。

    到最后天色泛白,他才说了句衣服都湿了,萧余便接着说天亮了,也该回去补觉了。

    他先站起来,萧余想起身,却发现腿麻的厉害,龇牙咧嘴地揉着腿,疏通血脉。

    许南征看她这样,又蹲在她面前。

    “千万别碰我腿,”最是酸麻难耐时,轻微碰触都是酷刑,“马上就好。”

    他蹲着看她:“笑笑。”

    她抬头看他,那双眼睛,竟比他身后的海面还要深。

    夜色星空,都被他遮了去。

    过了会儿,她才像是明白了什么,很自然地闭上了眼睛。耳边是海浪的声音,唇上却是温柔的碰触,引导着她陷入了更深的迷失。

    不同于泳池的忐忑急切。

    这个吻很安静,在惊涛骇浪声中,安静的让人想要抱住他。

    两个人都穿着沙滩短裤,腿很自然地缠在一起,亲密的像是要融为一体,可自始至终,只是不停地亲吻,她昏昏糊糊地几次有逃开的感觉,却又舍不得这样无休止的缠绵。他绝对是最好的接吻对象,只是这样的接触,就已经让自己上了瘾。

    可脑中仅剩的残念却在不停追问。

    这算是什么?当真是恋恋不舍,亦或是这次度假的放纵?

    沙子还有白天的温热,摩挲着腿间、腰上的皮肤。

    他撑起手臂,很近地看着她:“饿吗?”

    “饿,”她下意识舔着嘴唇,轻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他似乎在笑。

    她扭头去看海,只觉得脸烫,却偏要装得轻松:“嘴疼。”

第十二章 马来的盛夏(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