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十三章 我最爱的你(1)

轻易靠近 第十三章 我最爱的你(1)


    回去梳洗时,萧余一直保持很慢的动作,说不清自己想做什么。直到开门,才看到许南征和方言就站在楼梯口闲聊,方言眼底发青,倒是比他们两个还要睡眠不足。

    “等我呢?”财务总监从三楼走下来,神色疲倦。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倒是笑了。

    “老板,”方言总结说了句,“被你害惨了,睡在这楼里,就是没事儿找罪。”

    所有人都被海浪声骚扰了一夜,他两个的困顿倒被掩盖了下来。

    她在躺椅上昏昏欲睡,公关部的两个实习生就坐在身侧,闲聊着昨夜IT部门小妹妹如何如何与酒吧最帅的调酒师搭讪,一夜未归。因为下边的普通员工都是两人一间,自然会悄然传开,她就这么听着,忽然庆幸自己是单间。

    不过做了亏心事,总会是忐忑的。

    “萧经理,”方言在她身侧坐下,“昨晚我被蚊子咬死了,想找你借蚊不叮,敲了半天,也没见你回话。这么大浪还睡得这么香,羡慕啊羡慕。”

    萧余拿着手机,默默按着:“前半夜被你们吵死了,后半夜当然睡的香。”

    方言啊了声:“那帮小姑娘太能说了……”

    她笑,说的半真半假:“度假就是公费的吃喝嫖赌,方总,您别太委屈自己。”

    话刚说完,正有三四个年轻女同事走过来,推搡出了一个皮肤雪白的走来,轻声问方言,是不是能在她们游泳时看着衣物。方言张了张嘴,没说出话,远处几个凑在一处笑了半天,他才装作很淡定地问了句:“游泳还带贵重东西干什么?”

    小姑娘笑嘻嘻:“不是啊,就是看着外衣,这里人不是特地说过,猴子会趁着人不在偷东西,一定要有人看着。”

    方言看了眼萧余,她早就识相的合眼装睡,四周又都没人,张望了半天也只好支吾着应了下来。到几个人跳下水时,萧余才慢悠悠地拿起衣服,起身拍了拍他的肩:“香馍馍,我回去睡了,你继续看衣服。”

    她回到房间草草洗了澡睡了个极舒服的午觉。

    刚才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两只不大的猴子坐在阳台上,很卖力地扯着自己晾着的裙子。

    “喂,够了啊,”她半拉开门,一把抓住了裙子的下摆,“乖,放手,姐姐给你们拿香蕉。”

    猴子继续蹲在那里,盯着她。

    硬扯又不行,万一把猴子扯进来就热闹了,到最后只能用小半的力气,只维持着不被抢走的状态。

    “你看,拖地长裙,不适合你们,”她从衣架上扯下一件度假村的半袖,“这个比较拉风,拿去拿去。”

    她不停絮叨着,一对儿小猴依旧淡定地看着她,眼睛黑亮黑亮的。

    度假村的猴子就是横,比动物园的大气多了……

    她正是僵持不下,就听见楼上有很低的笑声。

    一只小猴仰起头,开始盯着楼上的人,甚是戒备。

    许南征的声音在说:“我扔儿火柴下来,吓吓他们就走了。”

    “不行,小心被告虐待动物。”

    两个人商讨了几个方法,却终是无效作废。最终还是他嘘了声,直接从三楼阳台翻了下来,动作干净利索,不止吓坏了猴子,也吓傻了她。两只猴子是跑了,可她却只光着脚,穿着件很大的T恤,险险遮住该遮的地方。

    让猴子看了也就算了,偏就还是他。

    “你就不能先说一声吗?”事已至此,也只能破罐破摔,她看了眼大门,又阳台:“翻下来容易,翻上去难,一会儿我可不帮你。”

    他示意她进屋,随手合上了阳台门:“光明正大的,为什么不能从大门走?”

    也对,晴天朗日的,从大门走又如何?

    她努力放松,把裙子扔到床上,走到吧台边,拿冰镇矿泉水:“身手一如当年,是想证明自己还年轻吗?”回过身时,许南征已经拿了果盘,放在吧台另一侧:“刚睡醒,别喝太冰的水。”她拧开瓶子:“很热,让我先喝两口缓缓。”

    睡了两个小时,没开空调,又逗了半天猴子,身上自然是汗涔涔的。

    一口冰水下去才算缓解,可最大的火源却在面前。连独处一室都会不安,再这样下去,就只剩一个结果,辞职彻底消失了。

    她连着喝了两口水,看着许南征拿起芒果。

    “许南征。”

    他随意应了声,用水果刀剥开芒果,切成十二块放在盘子里,很大的果核仍在了垃圾桶里。刀口漂亮,看的她有些出神。

    可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事是自己先做出来的,打破了平衡,就要面对后果。

    直到看着他切完第二个芒果,她才逼着自己走过去,看着他:“我想和你说些话。”

    他把瓷盘推给她:“说。”

    “我一直喜欢你,喜欢了很久。”

    她看着他,努力想看出什么反应,却徒劳无功。

    他拿起一块芒果,很慢地吃着,两个人静了很久,她才强迫着自己再次开口。

    “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是从很久以前,我就只喜欢过你,”曾设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告白,就连说话的表情、语气都演练过无数次,可现在却像是在演一出蹩脚的都市剧,局促十足,“昨天是我的错,我只想给自己一个交待,可再和你这么下去,我肯定会先受不了的。”

    所有说完,她才捏起一块芒果,整块吃了下去。

    不就是离开,最坏的结果,也只是离开。

    许南征看她,等她心不在焉地吃完,才握住她的手腕,直接搂在了身前。

    或轻或重,只是耐心地亲吻着她的脸,从眼睛,一路吻到鼻尖,最后却停在了耳边。很长的一段沉默,她等得几近窒息,刚想要挣开这尴尬时,他才低声说:“笑笑,我心里一直只有你。”

    只有声音,看不到他的表情。

    可是声音是真实的,拥抱也是真实的。

    他说完就再没说话。她这辈子只和许南征这样过,嘴还有昨夜的伤口,混着芒果的味道。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去深吻住对方,越是痛,越不放过自己,这样的答案,明明是最好的结局,可偏要从身体上不停应证。

    直到一声碎响,她才发现自己沾了一手芒果,连带打碎了果盘。

    他却连停顿都没有。

    很专注的亲吻,隔着薄而服帖的衣料,一点点地移到她的腰上。直到他的手伸到她后背,很轻地解开搭扣,她才挣扎着往后躲着。

    他的手,抚在她后背上,停下来:“怎么了?”

    “这里很硌人。”

    他笑,用鼻尖蹭着她的脸:“好,换地方。”

    她迷乱,却还维持着理智:“你不做准备吗?”

    “不是做了吗?”

    ……

    “我特地削了芒果,刚吃完就忘了?”

    墨色沉沉的眼底,都是笑,很明显的笑。

    ……

    如此的混乱不堪,却在一阵敲门声中静止下来。

    “萧经理,蚊不叮,本人急需蚊不叮。”

    是方言,竟然又锲而不舍地来要蚊不叮了。

    许南征把她抱到吧台上坐着,示意她应付。

    萧余忽然觉得好笑,有意哎呀了声,许南征明白她在胡闹,狠狠把她翻过来,作势要揍她屁股。

    她努嘴,无声道:小心我暴露你。

    门外方言倒是吓得不轻:“怎么了?触电了?摔了?”

    触电……搞IT的果真视角独特。

    “没有,削芒果差点割到手,”她从吧台上滑下来,“你等会儿,我给你找。”

    蚊不叮就在柜子里,她拿起来刚要走,就被许南征一把拉住,往下看了看。

    光溜溜两条腿,j□j无边。

    她抿嘴笑:把你裤子脱下来。

    许南征扬眉:现在就要?

    她本是开玩笑,被他这么激将,倒是把心一横:我就一条裤子,洗了,还在阳台上。你要不想让我光着出去,就把裤子脱下来给我穿。

    说完,对门外叫了句:“稍等,不小心掉到柜子后边了。”

    许南征半笑不笑地,就直接把裤腰的绳子一解,径直脱了下来。萧余本想看他如何纠结,倒是被他将了一军,捂住眼睛,忍不住靠了一声。

    门外方言倒是很有耐心,紧跟着问了句:“又怎么了……”

    身上一重,沙滩裤被扔了过来,她鼓足勇气松开手,埋头穿上,悄无声息地扫了他一眼。好在好在,还穿着里边儿的……

    一场午后缠绵,就如此被蚊不叮搅合了。

    香港追来一个电话,所有部门的头都聚在许南征屋里开会,连晚饭都是让助理送来的。萧余一直自诩工作狂,可碰上徐南征,追忆过往的日子那就是科打诨。

    她吃了一桌子的贝壳,又喝了口芒果汁。正在自我劝服继续吃饱些,免得直接搞到后半夜顶不住时,许南征忽然叫了她一声:“给我喝口芒果汁。”

    下意识递过去,才察觉出他话音里的味道,立刻脸烫着,继续吃贝壳。

    “方总。”他吸了口芒果汁,把目标转向了方言。

    在这里,除了许南征理所当然被叫做“总”,其余人一旦冠上这后缀,下一句绝对是被玩笑对象。

    方言背脊挺直,草木皆兵:“老板,我不想再和人谈理想了,您找别人吧。”

    他放下杯子,极快速度消灭了一小盘贝壳:“你屋里蚊子很多吗?”

第十三章 我最爱的你(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