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二十五章 人群中错过(1)

轻易靠近 第二十五章 人群中错过(1)


    没想到准备了很久,母亲一个诏令,她年三十就飞了香港。

    其实陆家祖籍在江苏,但外曾祖父是住在舅舅家,所以老人家在的地方,自然就成了农历新年大家聚的地方。

    下午休息时,一帮年纪小就混在清净的二楼闲聊。陆家祖辈从商,只有萧余的妈妈嫁给了军人,她也因此从小在北京,和这些同辈的都不大熟,自然无话可说。

    比如现在,几个老少女又在研究这个学位拿下来,接下来再读什么……都差不多二十□了,比自己还大几年,世界却单纯的只有读书,然后再等着嫁人。

    她实在是不上话,只有一搭没一搭听着,拿着手机出神。

    正是心不在焉时,就被人抽走了手机:“两三年见你一次,竟还摆手机广告的pose,”表姐叹了口气,“你妈说了,让你去找她。”说完,又把手机老老实实递给她。

    萧余如释重负,收起手机,刚才下了楼就看见妈妈在拐角书房门口,对自己招了招手:“廖阿姨来了。”她愣了下,这大过年的,那个女超人还真闲不住……进了房,她看见廖阿姨撑着下巴,正开着免提打电话。

    而电话那头,竟是许南征的声音。

    她抬眼,看见萧余时,才微微一笑:“南南,你老婆来了。”

    廖阿姨是妈妈从小的朋友,自然对她和许南征都很熟悉,可猛地这么说,却还是让她有了些不好意思,笑了笑,低声打了个招呼:“廖阿姨。”母亲就坐在旁边,示意她过去,她这才走到书桌前坐下,继续听他们的电话。

    电话才开始了不久,她大意听到是连锁酒店项目。

    廖阿姨常年在巴西,算是当地商界很有名的女强人。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找到许南征,她看了眼妈妈,忽然有了些明白,虽然嘴上不大同意,却终归是自己的母亲……“怎么样?有兴趣吗?”廖阿姨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说实话,很有兴趣,”许南征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信号似乎不大好,“趁这几天假期,我们可以立刻谈起来。笑笑?”

    萧余两手撑着下巴,无奈道:“许总,春节假期加班,按劳动法是要算三倍工资的。”

    话刚说完,电话就断了……

    “他爷爷家信号一直不好,”她捧着杯子看廖阿姨,无奈道,“我们谈吧。”

    “好,不过我们重点谈私事,”廖阿姨靠在椅子上,看了眼始终安静旁听的人,才又去看萧余,“明明是女孩,还要天天跟着许南征拼死拼活。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不喜欢他了吧?看你几个表姐,都是不停读书,天天安逸的不行,再看看你自己,学历最低。”

    萧余咬着杯子,龇牙道:“廖阿姨,你老大不小了,也不结婚,天天做空中飞人。我是太崇拜你了,才落得如此田地。”

    她说完,看了眼母亲:“妈,谈公事了,您可以出去陪外公了。”

    母亲忍不住笑了声,站起身说:“我这才是吃力不讨好,你们说吧。”

    其实廖阿姨说的只是初步投资构想。

    萧余和她简单说了两句,就开始聊起了别的,廖阿姨严重奉阳违,不过假意劝了几句就开始猛夸许南征,听得萧余乐得不行,等到送走了她,才跑到空房间给许南征打了个电话。

    信号依旧不是很好,断断续续的。

    “等我换个地方,”他说完后,就没再说话,像有关门的声响后,才问了句,“听清了吗?”

    萧余嗯了声:“我觉得连锁酒店有潜力。就像携程的季琦,不是成功把如家和汉庭酒店做出来了吗?都是不到五年就上市了……”许南征笑了声:“笑笑,今天是年三十,我们不说公事。”

    她噢了声:“今天你们家人多吗?”

    “还是老样子。”

    “我这里人很多,可惜和我谈得来的都不在,”她用手指轻划着玻璃,假意叹了口气,“我被鄙视了,被人说是这一辈学历最低,不肯上进的典范。”

    “你喜欢念书吗?”他反问。

    “一般,”她假设了一下自己每天醒来都只有学校,很是窘了一把,“大学生活呢,肯定是怀念的,但要是让我像我几个表姐,读完经济读管理,读完管理再读什么文学,却永远不会学以致用,我一定疯掉。”

    “那就好了,”他清淡地说了句,“我老婆又不是文盲,本科足够了。刚才你不是说携程网那个季琦吗,他是你校友,最多也不过在交大读到硕士。当初在美国混,人家也不认他的中国文凭,回了国,每隔三五年就搞出个上市公司,不是挺好的?”

    她又噢了声,心花小怒放了一把。

    无论再如何成熟自立,许南征的价值观,总能完完整整地影响她。

    “其实,要不是因为你,我肯定会继续读下去的,”她从落地窗这一侧,漫无目的地走到另一侧,“谁让我们差了六岁,稍有停步,就会落得更远。”

    “我知道,”他说完,静了会儿,忽然说,“明天我去接你?”

    “明天?”她默算了下时间,“估计来不及,还有几个舅舅回来,一定要吃晚饭。”

    “好,我去香港接你回来。”

    她悄然停住步:“你要过来?”

    “老婆不回家,我只能亲自去接了。”

    他刚说完,就听见旁边闯进来一个声音,许诺很大声地问:“哥,你干嘛呢,这天寒地冻的,你穿件衬衫得瑟什么呢?”

    许南征笑了声,说了句快进去,许诺又唧唧歪歪地问是谁,一听是萧余,立刻要和她说话。“笑笑,”许诺终于拿下电话,很是长叹口气,“我就说呢,能让我韩宁师兄败北的是谁?哎,只能说既生韩,何生许~”

    萧余被她说得哭笑不得,压低声音说:“听好了,以后你再在你哥面前提你那个伟大师兄,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许诺显然也发现自己说多了,立刻把电话交还了回去。

    “你快进去吧,”萧余怕他被冻坏,很快地说,“其实我过两天就回去了,你不用特地过来,难得有假多休息几天。”

    结果自然是无效驳回。

    第二天去接他时,正好廖阿姨也在,索定了Cova Ristorante & Caffe的下午茶,继续谈公事。廖阿姨是个太有效率的人,许南征又是个行动派。

    两人竟都在前一晚做了准备,足足谈了两个小时。

    萧余在一侧,将脸搭在胳膊上,翻看着资料,到最后是许南征先停了下来:“Cindy,今天先说到这儿,我需要再梳理下。”

    廖阿姨这才看了眼时间:“好,我正好约了人,再不走要迟到了。”

    到剩了他们两个,萧余才合上文件夹:“头次见你主动停下来,还真不适应。”

    “她就算是印钞机,在今天也只是个千瓦灯泡,”他说完,忽然看向她,“生日快乐。”

    她愣了下,像是被他轻触到心尖上,本来很是遗憾生日时他不在身侧,可是这样的午后,他就恰好坐在面前,赶上了自己的生日。

    “我还以为你忘了,”她笑,“今天都过去十六小时了。生日礼物呢?”

    “想要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像极了在马来时,他在吵闹的背景音、冰凉的池水中问自己的语气。她静了会儿,才说:“你不能给点儿惊喜吗?每次都问我。”

    他笑着舀了一勺榛子巧克力,喂到她嘴里,“不好吗?”

    “挺好的,这样你永远也不会送错,”她忽然畅想了一下,“可你多少也让我享受下,被人追啊追,怎么也追不到的快感吧?你拼命献殷勤,我拼命矜持着拒绝着,其实暗爽的不行……”

    许南征慢悠悠地笑着:“就是穷折腾?不好好过日子?”

    她低头喝了口水,喃喃道:“摆不平我妈,谁和你过日子。”

    虽是这么说,却不自觉飘忽着,轻叩了叩桌子,他又舀了一勺甜品,喂给她吃。

    浓郁的味道,牵扯着所有味觉。

    大学时寝室夜话,总拿出佳禾的男友顾宇和许南征比。

    一个是温柔体贴一个是欲拒还迎,一个是每日送饭到楼下,一个是每日让她深夜开车去找。硬件是天生的无法攀比,可软件简直是天堂地狱的差别。

    一晃多年,顾宇已不要脸的劈了腿,许南征却意外开了窍。

    现在想想,哪儿有那么多比较,哪儿有那么多道理。

    给自己讲过道理的人不少,可是能讲出道理的人,大多都不幸福,又或许正在幸福着,却怎么能肯定就保质到最后?

    说到底都是自己选的,自负盈亏。

    “你也该尝尝我曾经的感觉,只是猜,不停猜。每天睁开眼就是想,到底该不该放弃呢?”她的语调压了下来,恍惚想起了当初,玩笑道,“我在你身后追了这么多年,累了,追不动了。以后你要拉着我往前走,我不想走了,我想放弃了,你也要坚持拉着我继续走下去。如果松了手……后果自负。”

    许南征看着她的眼睛说:“好。”

第二十五章 人群中错过(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