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二十六章 人群中错过(2)

轻易靠近 第二十六章 人群中错过(2)


    春节的假期,总是最安逸的。

    回到公司,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工作状态,事情却堆了不少。

    萧余翻着手里的东西,问小钟:“给T移动的东西,都寄了吗?”小钟想了想:“都出去了,但要他们韩副部长亲自签收的,还没送出去。”

    “为什么?”她抬起头。

    “我们送了几次,本人都不在,”小钟老实交待,“位高权重的,又要不到手机。”

    萧余想了想,让小钟出了办公室,拿起手机翻出他的电话,犹豫了会儿,才拨了出去。

    “萧余?”电话里的声音,听得出意外的情绪。

    她嗯了声:“还在休假?”

    “今天是要上班的,有些私事请了假,”他说的言简言赅,“找我有事?许南征的事,还是马场的事?”虽然话音很温和,她还是被问得不自在。

    明明是公事,可到他嘴里就变成了‘许南征的事’……她暗叹口气,早知道把手机号码给小钟,让她去处理了。

    可现在已经拨了电话,只能硬着头皮做到底,她笑了声,有意拉远了距离:“是公事,不是私事。我这里有文件要给你本人,明天你在公司吗?我让人送过去。”

    “明天要出差,大概要半个月,”他略停顿了下,接着说,“这样,晚上你约个地方,我去找你拿。”

    人家既然这么客气,自己也肯定要识相些。

    最后她直接把韩宁家地址要来,约了个时间,决定晚上亲自送过去。

    很快地址就发了过来,她看了眼,离公司不远。

    今晚刚好廖阿姨来,接了飞机后可以顺路送过去。她计划的很好,可是没想到航班延误了几个小时,到真正接到人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许南征在公司,我先把您送过去,”萧余边开车边说,“刚才订了宵夜的位子,我一会儿会先送个东西给客户,再来陪你们吃饭。”

    廖阿姨侧头看她,笑问:“笑笑,十点多了,许总给你加班费吗?”

    她叹了口气:“所以说,不能给自己人打工,什么都没有。”

    结果到了公司楼下,她打许南征的电话,没接,估计他是在开电话会议。

    她回头看了眼廖阿姨的行李箱,这么拿着也不方便,索带她上了楼。电梯打开时,前台只剩了值班的秘书,玻璃墙后的灯光已经灭掉了。

    “萧经理。”秘书看她大半夜回来,倒是被吓了一跳。

    萧余点头,让秘书带廖阿姨去了会议室,自己则拖着大箱子一路走到他办公室门口。刚想敲门就听见许南征的声音在说话,怕敲门声打断电话会议,她索拧下扶手,推开了门。

    声音立刻停下来。

    整层楼面都没了人,安静而空旷,她甚至能听到门开的一瞬的声响。

    房间里的画面有些让她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就静止在了门前。许南征猛地从书桌后站起来,大步走向她:“笑笑。”她看着他的动作,竟像是很慢的镜头,叠加在眼前,直到被他拉住手腕,才像是找到了魂儿,轻出了一口气:“廖阿姨在会议室。”

    没想到自己还这么冷静,冷静的一塌糊涂。

    许南征的声音在耳边飘过,像是在让屋里人出去。她努力想要聚焦看他,可眼前早模糊着,只觉得那双眼中竟也有着仓皇失措,兵荒马乱的如同自己一样。

    “你给我个面子,”她闭了下眼睛,“会议室里是我妈妈的朋友,你不要大声说话吵到她,也不要让她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她边说着边伸出手,止住许南征的话,“还有,松开我的手,不要和我说话,你只要说再一句话,我肯定崩溃。”

    她忽然手足冰凉,只想摆脱他的手。

    如果臆想的捉奸现场,忽然变成了事实,人在一瞬间会是什么反应?

    以前玩笑时她曾和闺蜜说过,要是自己肯定会不顾一切,狠狠打死这个男人。可是面对他的眼睛,她竟然只想离开,还要偏执地,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笑笑姐。”那个宽衣解带的女孩叫着她,亦是惊恐。

    许南征当真不敢说一句话,直到她扯开自己的手,才又猛地抓住她的手臂:“去哪?”萧余笑了笑:“给你留空间,处理好你的问题。”

    “我没有问题,”许南征的声音竟有些发颤,“她和我没关系。”

    她噢了声,又一次想扯开他的手,可攥的那样紧,几乎每错开一下都是撕扯皮的疼。到最后她终于带了哭腔:“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撞碎你的玻璃墙。”

    多傻啊,这种钢化玻璃,就是撞得头破血流也撞不碎的。

    她只是多一秒也不想呆。

    “你听我说,”她继续让自己说话,压制着口的蔓延开的痛,“许南征,你知道我的格。你现在不松手我就撞玻璃,你要是跟我下楼,我就撞车,你要是不想逼我就松开手,”她说的如此认真,“我相信你,我听你解释,但先要吃完饭,回到家我就听你解释。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做王子,喜欢拯救灰姑娘,逢场作戏,我懂的,你先放手。你看,廖阿姨还等着呢,我们有什么误会,也不能耽误别人吃饭,对吧?”

    逻辑如此不通,这绝对是她做公关经理以来,说的最失败的话。

    滔滔不绝,不敢停下,说的自己都快信了。看,自己终于不再感情用事了,还懂得去说服他放开自己,免得自己大吵大闹惹了笑话。

    可就在他松开手的一瞬,她像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拼了命的跑出门。在电梯合上的一霎那,用手按下了每一个楼层。

    这是刚才上来时的电梯,幸好这么晚,它还停在这里。可以立刻逃离,避开所有的尴尬。

    电梯不停在各个楼层停下来,她怕他追上来,从电梯钻出来,走进了陌生的楼层,好多办公间,都已经锁上了门。

    她走到走廊深处,靠在玻璃门上,呆站了很久,眼泪才后知后觉地滚下来。

    手机不停响着,一遍又一遍,好在这个楼层没有其它人。

    她按了一遍又一遍,手都开始发抖了,许南征还是打个不停,到最后她终于接起来,听见电话那头的他不停喘着气,声音却软的不像话,温柔的不像话:“笑笑,我求你,你别到处跑,你听我好好说几句话行不行?”

    “我快到家了,”她不停往下流泪,头脑却清醒的吓人,“我在家等你。”

    “好,”他立刻回答,“哪儿也别去,我立刻回去。”

    “好。”她对着玻璃,看见自己的影子在点头。

    “笑笑?”他的声音很不确定,甚至能读出深切的恐惧。

    “我不会做傻事,我等你回来。”

    直到电话挂断,她才站起来,站在电梯前出神,觉得他差不多离开的时候,独自坐着电梯下了楼。车没有停在大厦里,而是停在了附近饭店的门口,这个时间正是宵夜时候,热热闹闹的停车场,欢声笑语的。

    她刚上了车,手机竟又响了,屏幕被脸上的泪水弄脏了,却还看得出是韩宁的名字。她接起来,韩宁的声音还带着笑:“我在家等了你三个小时,人呢?”

    “我这就过来,”声音不是自己的,她很快又补了一句,“等我十分钟。”

    韩宁的声音忽然有些犹豫,静了下才说:“不要开快车,我在楼下等你。”

    “好。”

    她把车开出了饭店停车场,用印象中最快的路线,开进了他们小区。保安拍了拍她的车窗,说着什么,她隔着玻璃看了那人张牙舞爪很久,也记不起自己该干什么,直到韩宁走过来,拍着车门:“下车。”

    她下了车,任由他坐上驾驶座,把车停到车位上,再回来找她。

    “你怎么了?”韩宁蹙眉看她。

    “给你送文件啊,”萧余缓过神,发现自己手中空空的,才立刻道,“文件在车上,我去给你拿。”说完抢过他手里的车钥匙,向着车位走去,可才走出两三步,就被他一把拉住,直接刷卡进了楼门:“先上去再说。”

    直到一杯热水被塞到手里,她才觉得烫,猛地抽回手时,杯子就碎在了地板上。

    一地的碎玻璃,四分五裂,晶莹剔透。

    她连声说着对不起,想要趴在地上捡碎渣,却被他直接攥住手腕:“笑笑?”同样的叫法,只不过他的声音更温和。

    刚才许南征真是怕了,竟然说‘我求你’,他从来都不这么说的……

    萧余只觉得心像是一点点被掏空,怎么想着他的好,都再也填补不上。鼻子酸的吓人,不停流眼泪都冲不淡酸意,她想站起来离开,脚下细细碎碎的都是玻璃渣,不想躲,反倒想直接踩上去,让身体上的痛意缓解心里的痛。

    刚才迈出一步,却身上一轻,竟被韩宁横抱起来,直接绕过了满地的碎玻璃,进了书房。

    很大的双人沙发,他把她放在上边,半蹲下来看着她:“你如果不想说,我把这个房间借给你,摔东西可以,但不要伤害自己,”他说完,把她额前被汗浸湿的刘海拨开,放柔了声音说,“不要让我明天起来,发现自己要被告什么故意伤害罪,或是谋杀罪。”

    她盯着他的眼睛,刚才进来的急,书房还没有开灯,只有客厅的灯光半照进来。暗不明中,他努力维持着微笑,像是要安抚着自己,还有刚才的话,都是刻意的轻松。

    “韩宁,”她忽然叫他,声音哑的像是被打磨过,“我是不是很差?”

    韩宁没料到她这么问,只是沉默着,看着她。

    手机像是在响着,在客厅里,永远不会停止一样的响着。

    “要我给你拿进来吗?”他忽然一笑,“换个时间和地点,我会认真回答你的问题。今天就算了,好不好?我不适合说任何话,尤其是现在。”她深陷在沙发里,几乎说不出话:“我是不是很差?”

    他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说:“不是,你很好,好到我一直忘不掉你。每次看不见你就以为淡了些,可是每次只要一见你,就会更喜欢,其实我挺怕见你的。”

    他长出口气,想要继续劝她时,就被她直接凑上来,深吻了下去。

第二十六章 人群中错过(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