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二十九章 渐行却渐远(2)

轻易靠近 第二十九章 渐行却渐远(2)


    签约的新闻发布会,定在了三月中旬。

    这是她到公司后,最大的一次发布会,因为T移动实在来头太大,媒体自然很关注。

    萧余进他办公室时,正好许南征的私人理财顾问在,她听了几句就进了休息室。

    直到顾问走之后,许南征才走进来:“让我看看你写的稿子。”萧余把纸递给他:“这是新闻发布会的,之后还有两家媒体专访,你自由发挥吧。”

    她又草草嘱咐了两句,许南征边听着,边把领带扯到了口,斜靠在落地窗边站着。

    “签证好了,”她忽然转了话题,“限期一个月的签证,你想呆多久?”

    他笑:“一个月。”

    她怔了下。

    直到新闻发布会前,她还在想着他的话。

    自从那次争吵后,整整两三个月,他真的做到了但有所求,尽力如愿。无论在做什么,饭局还是加班,都尽量压缩掉时间,陪着自己。

    看起来很好,可却不像他。

    这么多年,她一个人的小心翼翼,如今却变成了两个人的如履薄冰。

    太努力维持,本该感觉到的幸福,反倒被稀释了。

    现场的播放设备出了问题,只好临时用电脑代替,她不放心,全程盯在一侧。

    “这种事,放手给下边人就好了,”韩宁走到她身后,“什么都身体力行,谁都吃不消。”

    萧余笑了笑:“我就站在这里看着,怕有什么人走过碰掉了线,放在你口里,反倒是天大的活了。”

    她看着台上的许南征,坐着接受采访,一时有些出神。

    “你们要结婚了?”韩宁忽然问她。

    她吓了一跳,回头看他:“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项目基地在德国,早就安排好的三个月的考察,许南征忽然说要无限期休假,”韩宁笑得轻松,“若非为美人故,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项目具体内容都是技术部负责,她并不知道细则,韩宁这么说倒让她更意外了。想要伸手拿矿泉水瓶时,却错了位置,打翻了整瓶水。

    台上正播着宣传片,一瞬间所有声音画面都消失了,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萧余眼看着电脑蓝屏时,韩宁已经立刻拔下了电源。

    台上主持人有些缓不过神,许南征已经接过话筒:“我的公关经理会前只给了我一张纸,笑著对我说全靠你临场发挥了。我当时就想,一张纸也够了,今天又不是我的个人秀,总不会需要我临时救场,”他微微一笑,站起身,“看来墨菲定律说得没错,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他的声音总是很沉,用公司小姑娘的话说,就是男人最感的声音。

    尤其在这种尴尬时刻,最能吸引注意。

    这条宣传片是介绍公司和整个合作项目的,他竟就现场演说起来,遇到记不起的,只好无辜笑了笑:“原谅我忘了,可不可以继续说下去?”

    送给他的,自然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台前的危机成功化解,可是台后已经乱成了一团。

    萧余让人拿来新电脑时,拼命在包里找备份的移动硬盘,又四处张望着找技术部,韩宁却很镇定地接过电脑,手指迅速敲打着键盘。

    他们站的角度,就在大屏幕的斜侧方,萧余急的出汗时,看了眼台上,许南征恰好将话筒还给了主持人,很快看了眼他们这里……

    到结束后的晚宴,方言听说现场出现问题时,竟然技术不在,立刻脸红了,站起身,不停对韩宁敬酒:“韩部,多亏你,这种小事情还要你出马,我真是无言见江东父老了。”

    韩宁推脱不掉,索一杯干尽,却引来了一群追杀。

    “是我的错,”萧余轻声说,“不小心打翻了矿泉水瓶子,害你临场救急。”

    “新闻发布会,没有不出问题的,”许南征用手半拢住火点烟,墨色的眼眸中,倒影着黄色的火光,“晚上回去好好睡一觉,就都忘了。”

    他说完,T移动的人忽然来敬酒,半杯白酒,几乎不眨眼就都喝了下去。

    萧余看着他放下酒杯,只觉得被灌下酒的是自己,难受的忽冷忽热。

    最后竟是她喝的更多,到家时正好母亲在,许南征就当着萧余妈妈的面,把她先抱上楼,关上门之后,是很漫长的安静。

    她迷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许南征就站在床边,注意到她睁开眼时,已经递上来了一杯清水。水很凉,稍微缓解了些干渴。

    “我妈和你说什么了?”她问他。

    “没什么,她很心疼你。”

    他把杯子放到桌上,很慢地蹲下来,从衣服口袋里出一个很巧的盒子。

    打开侯,暗红的丝绒上,竟不止一枚戒指。

    “你小时候看港剧,很羡慕刘青云求婚的浪漫,”他自嘲笑了笑,“我想了很久,才发现自己已经买了很多戒指,竟和他做了一样的事,”他拿起一枚粉钻戒指,“这是在吉隆坡,我用去洗手间的借口,瞒着你买的,”他拿起了另一枚,两手指小心翼翼捏着戒圈,“后来我想,你或许不喜欢粉色,就在那晚求婚后,又买了个新的。”

    最后一枚戒指,他拿起来:“后来到香港,无意中看到这款,导购说是限量款的,就想你应该会更喜欢一些,”他眼中有太多的情绪,最后只半蹲下来,递到她面前,“我觉得,再不娶你,就来不及了。”

    他说的声音并不大,可却直落入心。

    她看着他,头一阵阵发昏着。这样的突如其来,本不给任何余地。

    “喜欢哪个?”他的声音很有蛊惑力,就在耳边。

    她看着他的眼睛,食指从三个戒指上滑过,他买这些的心情表情是什么样的?会紧张不安吗?终于,还是停在了最初的那枚。

    吉隆坡是最开始,也是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

    他接过来,握住她的右手,戒圈已经套在了无名指尖。她却忽然顿住了手,他没料到她会这么做,只是沉默着,看着她。

    “那天晚上,我的确做了错事,”她彻底收回手,“我去了韩宁那里。”

    如果要开始一段婚姻,起码他要有知道的权利。

    她不想去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意或是无心,她只是告诉他,自己做错了这件事。他的手,长久地停顿在那里,近在咫尺的戒指却像永远也不会戴上。

    只是这几秒的停顿,两个人都有了些尴尬和难堪。

    她微笑着抽回手:“好困,睡吧。”

    第二天睡醒时,许南征很早就起了床 。萧余只装作睡得很沉,软着声问他怎么这么早?他低声说要收拾行李,临时要去德国出差。她想起了韩宁的话,这个项目的考察早就定下来了,他却说是‘临时’。

    “要我帮你收拾吗?”她静了会儿,还是没有点破,“大概要多久?”

    两个人都在假装,粉饰太平。

    “还没定,”他在黑暗中,吻了吻她的脸,“醉酒后很容易口渴,我给你倒杯水放在旁边,再多睡会儿。”她嗯了声,翻身抱着被子,听着他关上了卧室门。

    她独自在家呆了一整天。

    到助理小钟打来电话,请示许总的专访安排在什么时候,她才终于开口说了他走后第一句话:“取消吧,许总要三个月才回来。”

    接下来的三天,两个人都没有打过电话,只偶尔发条短信。

    她用三天的时间整理了他的衣服,给他重新送回了家,挂满了整个空置的衣帽间。把钥匙交给母亲时,只说自己想放一个长假,出去走走。

    母亲没有问一句那晚的事,只问了她要去的地方,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

    去机场前,她一直坐在电脑前打辞职信,反反复复删了很多行,又写了很多行。

    正找不出冠冕堂皇理由时,忽然进来了一个电话,接起来竟然是许久没消息的乔乔:“我请你吃饭吧?刚拍完马场的戏,别告诉许南征,我偷偷请你和韩大帅哥。”

    “我几小时后的飞机,去柬埔寨,等回来再找你。”

    “那韩宁呢?”乔乔没听出她的语气,依旧追问,“我总要谢谢他。”

    “他在德国,我把手机发给你,你自己联系吧。”

    很快挂了电话,她终于敲下了最无厘头的辞职理由:环游世界。

    邮件发给人事经理,抄送给了许南征。

第二十九章 渐行却渐远(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