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三十一章 左岸的重逢(1)

轻易靠近 第三十一章 左岸的重逢(1)


    这一场大雪,延误了很多人的行程。

    “高速公路全部封闭,巴士网络彻底瘫痪,300多条公交线路也仅维持少量运行,”萧余给韩宁翻译着新闻,又凝神听了会儿,做了总结发言,“戴高乐机场关了一个小时,奥利也关了半个小时,韩同学,连埃菲尔铁塔都关了,恭喜你,碰上了天灾。”

    韩宁本已经退了房,是晚上的航班。

    可一但退了,就再难在这种天气找到合适的地方住了。他们找了很多地方,均是客满,最后两个人只能步行着去她家。

    “我真是有天灾命,”韩宁踩着积雪,随口道,“5月四川地震时,移动网全线瘫痪,只能带着整个技术组进了灾区。没想到刚过几个月好日子,就碰上了这里的交通线路瘫痪,还好,这个不归我管。”

    “你也去震区了?”她想起了许南征。

    他很淡地嗯了声。

    两个人都不想太提及那场灾难,踩着近10厘米的积雪往前走着。

    过了会儿,他才问了句:“几区?”

    “6区,很近。”

    韩宁讶异看她:“好地方。”

    她哭笑不得:“的确好,巴黎左岸,听起来挺小资的吧?”

    他被她的表情逗笑:“看上去,你真挺痛恨这种说法。”

    “这是有原因的,”她笑著解释,“小时候我住过这里,回去时刚才流行小资情节,遍地都是‘左岸’咖啡馆,‘左岸’书店。我就说我以前也是住在左岸,明明说的是地理位置,却还是被无数人鄙视我。”

    韩宁想了想,也是笑:“好像我以前有个女朋友,网名就是叫‘左岸’。那时候年纪小,觉得左岸就代表着文化圣地,卢梭,伏尔泰……”萧余哈哈一笑:“是啊是啊,还有居里夫人,有文化的人都必须在这儿喝咖啡,聊哲学。”

    韩宁眨了下眼睛,睫毛上已有了层雪:“是啊,那时候觉得这姑娘真有文化,后来才觉得她怎么整天不是叹落叶,就是叹岁月,简直一个现代版林黛玉。”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笑得不行。

    回到家时,笑笑猛地冲上来,萧余蹲下去,低声说笑笑,这是韩宁哥哥。韩宁表情凝滞,想笑又不敢笑,直到很自动自发替她抱起狗,才长叹了句:“大笑笑,小笑笑,多谢收留。”

    “按最贵的房费,日付,”萧余开着玩笑,替他倒了热水,“喝吧。”

    他把狗放下来,接过杯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笑著说:“好像每次都是我给你倒水喝,在西藏,在医院,在我家,终于喝了你一杯水。”

    笑笑在她脚边趴下来。

    她有些安静,过了会儿才笑著说:“好吧,我欠你的,房费免一天。”

    “为什么分手?”他忽然这么问,打破了从刚才开始,一直努力维持的平。

    “因为你。”她装着认真。

    他轻扬眉,表示不信。

    “你是不是一直不知道,你是导火索?”她终于苦笑:“我总认为能接受他那么多的前女友,可在一起了,却总是受过去影响,总觉得他又会像以前一样随便就和别人在一起了。他也一样,你是他的假想情敌。估计是把对方看得太重了,大家都忍受不了对方一点瑕疵,”她蹙眉,“不要这么好笑的表情,你初恋就真是完美的开始,然后再完美的谢幕?”

    韩宁想了想:“现在想想,挺折腾的,够拍电影了。”

    她立刻有了兴趣:“说说看,我可以给我朋友做素材。”

    “她一开始不是很好看,但身材很好,”韩宁努力回忆,“高中分手了,然后回来找我,把我约到大桥上,要和我一起跳桥殉情……写的诀别书,让我爸看了差点把我打死。”

    的确很电影,她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呢?”

    “后来?”他长叹口气,“后来我说什么都不行,就说是你不够好看,我对你没感情了。她就跑去整容了,还参加了什么达芙妮选美大赛,再后来我就躲到军校,出来见到的就是她铺天盖地的新闻,成了网络红人,当年还没有这么多牛鬼蛇神,她算是红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张了张嘴,表示无言。

    “现在她都有孩子了,老公不比我差,结婚前一起吃过饭,还开玩笑说过,如果不是当年我的那句话,她就不会有今天。后来,我想想挺感慨的,”他看她,“折腾是折腾了些,可都只有这么一次,挺珍贵的,她老公是感受不到了,我算是捡了便宜。所以我和你说,小姑娘折腾折腾挺好的,不成熟,却是真心在乎你。”

    “你醒悟的还真晚,”她听得很是怅然:“为什么和你有关系的,都是孩子妈了?”

    他半笑不笑:“是啊,值得庆幸的是,你还是单身。”

    话题绕了回来。

    “韩宁,你真的挺好的,什么都好,”她轻踩着笑笑的背脊,逗著它玩,“可你总这么和我说话,让我挺难过的。我就是从小被娇惯了,认为自己挺懂事,其实特别任,”她喝了口热水,“说起来我们不算熟,你努力想想我讨人厌的地方,很容易淡的。”

    她走到厨房,给笑笑拿出狗粮,倒满了,又去接了些水。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喜欢他,”她回过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他,“为什么不放弃?”

    尤其像他如此的人。

    韩宁靠在门边,看着很久不见,依旧如初的她:“不知道,”他忽然耸肩,“我真不知道,反正我是男人,不怕浪费时间。”

    她没再说什么。

    替他收拾好客房,准备了些干净的洗漱用品,就回了房。

    很久没有上网了,刚才挂上msn,就看到乔乔的名字换了个:狠狠心,倒光你的杯子,让人生另作他想。

    她愣了下。

    估计这小妞又碰上渣男,失恋了。

    通常你会发现,生活这东西,要不然就平静的一塌糊涂,毫无惊喜,可一旦有事发生,就一定会不断有意外接踵而至……

    第二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她就被手机吵醒了。

    “笑笑,笑笑,”许诺的声音很抑郁,“我本来想昨天半夜敲门,给你惊喜,可已经堵在路上五个小时了,天亮了,还没到你家。”

    她迷糊着嗯了声:“你挑的真是时候。”

    “我妈一定要来看你,我们今天先到,我哥估计明天会到吧?”

    她心跳了下:“许远航?”

    “你故意的吧?”许诺哈哈笑,“许南征,是许南征哦。”

    她从床上爬起来,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一墙之隔还住着韩宁……

    可真下床开了门,又踌躇了,怎么办,就这么巧他没有地方住,就这么巧许家的人来过圣诞节……才七点多把人敲醒也不好,在门外徘徊了很久,门竟然就忽然从里边拉开了,他穿着一身运动衣,睡眼惺忪看着她:“圣诞老人?似乎太好看了些。”

    萧余真是想哭哭不出来,可又不能让他隐身,或是把他赶到大街上:“我家要来客人了,韩同学,请不要穿的这么令人遐思。”

    “客人?”他想了想,回了房。

    到最后竟然一本正经换了身西装,她给他烤面包,却险些烫到手:“是许诺和她妈妈,明天许南征也会来。”韩宁终于明白了她的失常:“要不要我回避下?”她摇头:“你也没地方好去,只不过不要乱说话。”

    结果她纵然再坦然,还是低估了韩宁的杀伤力。

    许诺几乎不会说话,俨然没有了当初初见力挺他的态度,趁着韩宁主动陪亲妈去闲逛时,很是严肃认真地跟着萧余进了房间:“你是不是为了他,和我哥分手的?”

    萧余摇头:“不是,他刚好路过巴黎,我作为朋友招待的。”

    “那就是你妈的问题了,”许诺站起来,笑笑立刻狂吠,把她吓得又老老实实坐了下来,“你说我哥要什么有什么,你妈还偏就看不上。”

    “我妈怎么了?”她被说得更蹊跷了。

    “今年我爷爷过生日,还是你第一次没去祝寿,他老人家就发火了,训了我哥一顿,”许诺很是唏嘘,“大人看不下去了,才说起你来法国前,你妈找我哥谈了很多次,劝你们分手。”

    萧余没想到她这么说,只是看着她,有些不相信。

    “原话大概是这样的,你爸妈给你准备好了一切,没指望你嫁的更好,天天开心最重要,可我哥偏就是这点儿都做不到。说白了,就是试用期没通过。”

    有母亲做事的风范。

    他求婚前的那两个月,是两个人最不对劲的日子,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难过,每天虽是在一起,却只是表面风平浪静。

    知女莫过母,妈妈这种话虽然很不公平,可却很像是自小护短的她所说的。

    难道他和自己分手,除了韩宁,还有母亲的原因?

    “你不知道?”许诺正襟危坐,生怕笑笑咬上来,面部表情却很是多姿,“你不知道,那你怎么同意分手的?”

    她没说话。

    “爷爷训的时候,我哥什么也不说,就说是他的错。”许诺难得能八卦许南征,毫不放过机会。“是啊,”萧余皱了下鼻尖,答的半真半假,“他拿着婚戒,却不肯给我戴上,我伤心了,只好跑掉了。”

    许诺啊了声:“我替你打死他,求婚还敢犹豫。”

    “我开玩笑的,”她站起身,“千万别提这件事。”

第三十一章 左岸的重逢(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