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三十七章 有多么宠爱(1)

轻易靠近 第三十七章 有多么宠爱(1)


    韩宁家也请了个老阿姨收拾房间,前两天她一直起的早,回来的晚,到周六才算作息正常了些。九点多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回酒店时,正遇到来打扫卫生的阿姨。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他和自己之前请的,是同一个人。

    这个人她从工作开始,用了有两三年时间,早就熟悉了萧余所有生活习惯。阿姨习惯替萧余准备好早餐,打好豆时,韩宁才从房间里出来。

    “韩先生要吃什么?”

    “都可以,和笑笑一样吧。”

    萧余咬着烤面包,倒觉得韩宁像借住在自己家,感觉颇是微妙。

    直到阿姨走了,韩宁才洗漱好,在她对面坐下来。

    “你请她多久了?”萧余问。

    “大概一个多月,还不是很习惯。”

    他刚才洗完澡,头发还微湿着,有些乱。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萧余才笑了笑,低头咬了口面包:“她手脚不是很快,但是收拾的很仔细,用久了你就习惯了。”他的眼睛挂着笑,始终看着她吃东西,没说什么。

    其实她明白,他请来自己在国内一直用惯的阿姨,就是为了让自己住在这里习惯……她喝了口豆,最习惯的温度,让这个周六的早晨美好的不真实。

    也许这就是安全感。

    你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就会有那么个人,在旁边安静地帮你料理好一切。他并不是最了解你的,却愿意努力去了解你的人。

    吃完早饭,她想了很多理由,怎么能不尴尬地搬回酒店,可都没有说出口。

    阳台有很小的茶桌,她缩在沙发上,看着韩宁给自己泡茶。看着他侧头调水温,起身去拿了一包茶,用剪刀剪开。忽然就很有种在爷爷家的感觉,不过都是来泡茶,爷爷只负责接过茶杯,喝下小半杯,赞一句今天的茶如何如何。

    “中午去吃川菜吧?”她忽然说。

    “川办?”

    “不错嘛,”她笑吟吟看他,“竟然知道川办。”

    韩宁递给她一杯茶:“建国门内大街贡院头条5号,没记错吧?我来北京四五年了,还能不知道四川办事处吗?”

    “现在有名气了,以前去的时候,还没什么人知道。”萧余口有些渴,一口就喝了一杯,把茶杯推到他面前,韩宁又给她添了一杯。

    她拿起杯子,看到阳台角落放着一箱狗粮。

    “这个牌子的,笑笑最喜欢,”她随口说了句,很是怅然,“你也准备养狗了?怎么特地让人从外边带?又不是粉,国内狗粮还能吃吧?”

    他笑:“可我要养的狗,习惯了吃这种狗粮,总要适应一段时间再换口味。”

    萧余看他,几乎是猜到了什么,可又觉得……

    “好喝吗?”

    她好笑点头:“不错。”

    “今年武夷山斗茶的茶王,总共不到一斤,”他故意岔开话题,眼睛中却带着笑,“最后剩了三两真是千金难买,”她嗯了声:“然后又被你抢来了?”他不置可否,她不觉好笑:“老实交待,你把我的笑笑怎么了?”

    他终于轻吁口气:“女朋友太聪明,绝对是负担。”

    她还想追问,就听见门铃声响、熟悉的低哼声,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客厅跑了三圈,猛地顿住后,飞奔向萧余。她一把抱住狗,脸上立刻就黏糊糊地,被它用舌头舔的狼狈至极,也没留意韩宁说了什么。

    直到他走到身边,蹲下来,似乎很不满狗狗大肆占便宜的举动,把狗抱到了自己怀里:“不许舔脸。”

    话没说完,顺利被狗舔到了嘴角……

    她看着韩宁的表情,被逗的不行:“完了,你被舔到嘴了。”

    韩宁侧过头:“完了,我被笑笑占便宜了。”

    他身上有茶香,因为离的近,都能感觉到他说每个字的呼吸,她不知不觉就红了脸,清了清喉咙:“那怎么办?”

    他轻扬眉“当然要占回来。”

    说完,就捉住她的嘴唇,深吻了下去。

    很漫长的吻,茶的余香还在唇齿。

    狗夹在两人之间,很不欢快地哼哼着,到最后却发现自己简直是空气,索从他手臂下钻出去,绕着两个人跑来跑去。她觉得他的手很烫,灼着自己的腰,正是心慌意乱的时候,脚却踢到了茶桌。

    一阵兵荒马乱,狗叫连连后,两个人狼狈对视了一眼。

    这还真是茶香肆意了。

    “很麻烦吧?弄只狗回来?”她问他,声音不由自主就轻了些。

    回来的时候,狗就被寄放在法国同事家里,原本说好是半年公差就回去,可自从和韩宁在一起,她不是没有计划过把狗弄回来。

    很多途径,手续麻烦不说,生存几率也不太高。

    她不知道韩宁是怎么背着自己,搞定自己同事,又搞定了这么麻烦的一段运狗旅行。

    “还行,”韩宁也放轻了声音,“你说,我们是收拾下这里,还是直接什么都不管,继续下去呢?”

    舌尖还有他的温度,这句话,让所有的一切又悄然升温。

    她侧过头去逗狗,掩饰紧张:“你说你把它弄来了,我怎么在酒店里养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搬回家住就好了。

    可是那个房子有太多过去,始终是个心结。

    想来想去,还是把狗暂寄放在了韩宁家,看他早就备好的狗粮就知道,其实他也早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到最后拉着行礼走的时候,狗很迷惑地看着她,似乎也不明白,自己千里迢迢来了,为什么主人反倒是走了。萧余回到酒店,把所有瓶瓶罐罐放回原位后,头次坐在沙发上,却不知道去做什么。

    到最后竟然习惯地打开电视,用各种节目来打发时间。

    以前从来不大看电视,可住在韩宁家的几天,因为要等他回家,竟然短短几天养成了看电视的习惯。不停的跳台,各种相亲节目扑面而来,电视剧也是恶趣味到让人想笑。

    很快跳过一个台,似乎是访谈,直到蹦到下一频道,她才反地拨了回去。

    是许南征。

    很有名的企业家专访节目。

    全民偶像时代,连这种访谈节目也难逃脱,许南征独自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面对着几个嘉宾闲聊,外加上时装版的主持人从中搭腔,气氛顿时轻松不少。

    她拨回去的时候,刚好聊起在上海的创业。

    “已经做了三个成功上市公司,又是将门虎子,年轻时总免不了有风花雪月吧?”

    主持人适时地挑起桃色问题,渲染气氛。

    “那时候年轻,觉得为企业什么都能做,”他很坦然地靠坐在那里,眼神很亮,却忽然笑了下,很快打了个圆场,“不过还是有限度的,”他比了个手势,“在一定限度内,让我为公司牺牲多少都可以,风花雪月也是难免的。”

    他说的很平静,从声音到眼神。

    萧余站起来,走到吧台,打开冰箱后,犹豫了很久也不知道喝什么。

    嘉宾里,有她认识的人,也是许家的世交。

    难免玩笑的话,都影到他的感情生活。

    许南征被逼问到不行了,只是笑,却不作任何回答。

    不知道是否因为是他,观众提问时,竟然有小姑娘拿着话筒,很是娱乐地问他:“网上传闻许南征有好几个老婆,请问这是不是真的?”

    许南征哭笑不得,主持人也是笑得不行:“请了你来,我倒觉得自己在做娱乐节目了。”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个,真没有。”

    “最后一个问题,”那个小姑娘很是兴奋,追问道,“两年前听说你要结婚,可最后却不了了之了,你是隐婚了吗?这个问题我是替你所有公司的同事问的。”

    这下子全场都沸腾了。

    萧余拧开矿泉水瓶盖,回身看屏幕,许南征恰好也喝了口水,静了下,也没说话。

    主持人很是识相,很快换了个话题。

    从感情生活,谈到了3GR,谈到了现在的公司,刚才的话题仿佛没提到过,他也恢复了常态,侃侃而谈,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度。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她拿起来,是韩宁。

    “到家了?”她接起来,努力让语气轻松。

    “到家了,笑笑很给面子,”韩宁的声音也很轻松,“我从回家就在收拾客厅,现在才算干净。”

    她笑:“狗都是这样,到新的地方都要折腾折腾。”

    “萧余。”他忽然叫她。

    她嗯了声。

    “没什么,你忽然不在,屋子看着有些空。”

    电话那边应该是在放着音乐,很低沉的歌声,让他的声音更显温柔。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在你家也没怎么见过你啊,大忙人。”

    “其实也没那么忙,”他说,“我怕你不自在,就会晚些回家。每次回去,你都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不知道有多费电。”

    “我听懂了,”她笑著说,“你是来追讨电费的。”

    三言两语,两个人从电费说到了中午的川菜,漫无边际地闲聊着。

    她有意把电视声音调低,却还能隐约听到访谈,那个自己认识的嘉宾,说着许南征前两个月的一场大病……她心跳的有些重,想要听清楚,却又不能调大声音。

    “笑笑又折腾了,”韩宁很快说来句,“一会儿打给你,我先料理下。”

    “好。”

    等到电话挂断,她赶忙调大了声音,许南征却早已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第三十七章 有多么宠爱(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