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四十章 其实我爱你(1)

轻易靠近 第四十章 其实我爱你(1)


    许南征沉默了几秒,仿佛这不是一个回答,而是一个决定。

    她忽然想要逃开,却听见他的声音说:“不会有意见。”

    之后说了什么,她再没听得进去。

    直到推开了玻璃门,一股子冷风扑面而来,才发现自己没系上大衣。里边是只是件羊绒的短袖,在室内刚刚好,出来就有些抗不住了。她一颗颗系上纽扣,明明是很简单的动作,偏就用了很久。

    到最后弄好了,才算是长出口气。

    她沿着路往出走,因为天色晚了,湖面上滑冰的人也少了不少。这么冷的天,可是偶尔那些滑倒的人还是坐在冰面上,哈哈大笑。

    不管岸边如何从简朴街道,到如今的灯红酒绿,这冬日湖面、吵闹人群却始终没变过。

    韩宁的电话,很准时打进来:“我刚才听交通台,你那里应该有些堵,现在开到哪儿了?”

    “我啊,”她算了下时间,肯定要迟到了,“我出来的有点儿晚,不想开车了,你顺路吗?来开车接我吧。”

    韩宁笑了声:“我肯定不顺路,不过既然萧大小姐都开口了,就是在天津也要说自己顺路,”他顿了下,叮嘱说,“找个酒吧乖乖等我,我找条比较近的路,尽快过来。”

    他从萧余走后,就开始着打火机点烟,可连着三次轻响,都没打亮任何火光。不知是火石没了,还是什么别的问题。

    一侧侍应生很识相,凑上前递了火。

    “笑笑还不知道?”身侧人倒是意外了。

    “可能还不知道。”他看着外边的人影。

    “你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不是很好,昨晚下了病危通知单,我在医院呆到凌晨,”他忽然笑了下,“不过好在经我之前的事,病危单也没那么可怕。”他莫名出神了一会儿,才对着淡然喝茶的人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车路上说?”

    “好,”廖阿姨抬腕看表,“路上说。”

    许南征的车停在附近,他先走去取车,却忽然停下来,看见本来早走一步的萧余站在湖边,一动不动地盯着滑冰的人群出神。

    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怎么还没走?”他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身后。

    萧余愣了下,回头说:“在等韩宁。”

    因为冷,呼出的气都成了淡淡的白雾。

    两岸华灯初上,三两走着的人,都低声交谈着。

    他们明明这么熟,却找不到任何一个简单的话题,闲聊两句。

    她忽然想到了曾经看到的姚谦访谈,说到当初创作《最熟悉的陌生人》的灵感……那个捧出无数明星的作词人,坐在镜头前缓缓讲述这种感觉,这世上有那么个人,只有你最熟悉他的每一个习惯,甚至每个表情的含义,却只能做陌生人。

    身后忽然一阵雀跃吵闹,他们下意识回头,一个男人被人簇拥着签名合影,看脸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是哪个小明星。

    近在咫尺的热闹,或欢喜雀跃,或含笑合影,却都与他们无关。

    过了会儿,她才笑著说:“我先走了。”

    因为在湖边站的太久,上车时,韩宁了下她的手,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一直在室外等着?”

    她嗯了声:“坐了一下午了,就出来走走,哪天有时间一起过来玩?”

    他若有所思看了眼外边:“两三年前你说来后海酒吧,还能被人夸句有品味,现在这里都被杂志写烂了,怎么还兴致勃勃?”

    萧余把外衣脱下来,扔到后座时,发现好好放着一杯热饮,始终恍惚的情绪稍许平和,笑骂了句肤浅:“我小时候就来这里滑冰,谁让你来喝酒的?”

    “好,明天来,”韩宁想了想,看着她捧着杯子在喝热水,被冻白的脸终于有了些血色,“算了,就今天吧,我打个电话,明天再去签合同。”

    萧余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他已经拨出电话,不得不认了。

    萧余看他兴致大起,有意为难他,弄了个小冰车,自己懒得滑,就让他在后边推着到处乱跑。本来就因为晚上人少了些,又不是周末,两个人倒是畅通无阻,玩得甚是畅快。

    她穿的不多,可这么一折腾也弄了一身汗。

    到最后累了停下来,韩宁就半蹲在她面前,陪着她聊天。

    她从来不问他的工作,但知道他每次去法兰克福出差,都是为了和许南征合作的项目。不过最近好像都不去那边了,是有意回避开这个项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一念而过,韩宁已经凑上来,想趁着四下无人偷亲她。

    “诶?”她笑著避开,抬下巴指了指右侧,“你看那一对像不像相亲?怎么跑来滑冰了?多尴尬。”

    一对年轻的男女,很是谨慎礼貌地说着话,有些生疏的表情。她八卦的心思起来,实在想要凑过去偷听偷听。

    韩宁看出她的想法,笑了笑:“心情好了?”

    她有些心虚:“我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

    “说不出来,就是感觉,”韩宁看着她,“刚才看到你,真以为你要哭出来了。”

    她没说话,他也没深问,继续闲聊着:“以前遇到一些小姑娘,分手的时候说什么的都有,有说‘你再碰不到比我更爱你的’,有说‘我一辈子等你’,都是听过就想笑,倒是有个小姑娘说了句话,还真记住了。”

    什么遇到些小姑娘,明明就是被你年少花心抛弃的吧?

    萧余了然一笑,没有点破:“说了什么?”

    韩宁继续装傻:“说我一定会碰上道行更高的,一败涂地。”

    她哈了声:“你的意思是,我道行比你高?不是吧,韩部长?”

    他看着她笑,过了会儿才说:“逗你的。不敢说你道行高,只能说你不好哄,钱不见得比我少,人不见得比我难看,觊觎的人不见得比我少,还真是束手无策,只有一颗真心了。”

    他说的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她只好当作玩笑,斜看他:“你这人是有多自恋,和女人比好看。”

    风有些大了,他伸手把她的围巾拿下来,很认真地绕了两圈,还系了个活扣。这围巾本来是用来做装饰的,倒是被他弄了个朴实的土方法,暖和是真暖和,土也是真土……

    房子在签合约前,已经被韩宁收拾的差不多了,只要自己收走卧室的东西就好,

    她没告诉韩宁自己走的这段时间,一直是许南征拿着自己家的钥匙,所以始终坚持卧室的东西要自己还收,好在韩宁也没说什么。

    因为有独立的衣帽间,卧室也就是一些杂物。

    她拿了几个空的收纳箱,边扔边装,到最后也没留几件。

    整个香水柜都清空了,封起来,准备给韩宁公司女职员做礼物。那瓶奇迹香水,她看了三秒,也装进了箱子里。

    床头柜放着几本书,她拿起来随便看了一眼。

    《朗读者》。

    很久前,自己曾在睡前给他念书,提到过这本书。那时候她还质疑他这么忙的一个人,怎么会有闲心读这种消遣书,谁能料到偶尔谈起的书,已经拍成了电影,问鼎奥斯卡。

    扉页是许南征的字迹,他一贯的习惯,会记下买书的日子。

    时间就在今年。

    清晰的一行数字,让无数的猜想匆匆掠过,他一直住在这里?心跳渐渐开始紊乱,不负重荷的速度,她下意识拿起手机。

    电话拨出去简单,可究竟想要的是什么结果?

    她站起来,看着楼下韩宁的车。

    终究还是放下手机,把书放到了收纳箱最底层。

    晚上约了韩宁的朋友打网球,她打的一向不好,加上这几天不方便,索在场外沙发上等着。好在旁边就是泳池,也没人会计较什么穿戴坐相,她也就趁势脱掉鞋,靠着沙发上,边喝着温水边看他们打球。

    大力回扣利索漂亮,毫无疑问地赢了。

    韩宁一边接过毛巾擦汗,一边走到她身边,堂而皇之地握住她的脚踝:“这么冷的天,竟然还光着脚。”

    他身后几个人朋友都佯装未见,坐在了两人对面。

    萧余挣不开他的手,索把衣服盖在腿上,刚想要踢他的手,却被他先松了开。

    他是悄然而笑,她却只好说:“我不是在车上就是在室内,都是二十几度,怎么会冷,”说完,立刻转开了话题,“球打的不错。”

    其实,是非常好。

    可偏就说不出夸他的话。

    她一直喝热水压着,可还是肚子疼,琢磨着是不是要暗示韩宁早些回去。

    还没说出口,韩宁已经安然落座,刻意压低了声音:“总的来说,我各方面都还算不错,不如咬咬牙,嫁了算了。”语气虽是漫不经心,眼里却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

    她避开他的目光,也刻意压低了声音:“你在十几个VIP女宾中谈笑风生的画面,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怎么?这样一身汗,坐在游泳池边就想求婚了?”

    他拉下她盖在腿上的衣服,遮住了她露在外边的脚:“好,你什么时候想嫁了,给个暗示,让我先做准备。”说完,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侧头让人拿来杯子,开了瓶酒。

第四十章 其实我爱你(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