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四十二章 其实我爱你(3)

轻易靠近 第四十二章 其实我爱你(3)


    他到她的手背,五指交叉将她的手,握在了掌心中。

    许南征如果被调查,近几年做的最大项目的负责人就是韩宁。她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也证实了她的猜想,真的是很严重。

    客厅里的声音渐消失,父母或许已经去了书房。

    她本来有很多话想问,可从刚才睁眼看到韩宁,就已经彻底动摇了这个念头。尤其在韩宁也被卷入这场事情后……

    “没关系的,这次受贿案主查的不是他,许南征和我一样也是被牵连了,”韩宁的声音很低,就在耳边徘徊,“树大招风,他这几年有些事情的确做的急了些,不过,这种错应该不会犯。李瑛案涉及贪腐,查的力度比较彻底,查清了也就过去了。”

    萧余喔了声,闭上眼睛。

    母亲的话说的对,从小到大,他是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吗?

    可为什么整整一天会这么惶惶不安?

    第二天睡醒时,阿姨已经在门口挂上了新的衬衣,她拿进来递给韩宁:“我家老阿姨很神奇的,只要见过你这个人,就会知道你衣服的尺码。”韩宁扬眉,开始解衬衫纽扣,穿上一试,果真连颈围都很准……

    他了下下巴,笑著问:“是不是很颓废?适不适合拍警匪电影?”

    萧余被他的动作逗笑,眼睛不自觉弯起来,这才感觉眼角很痛。

    或许是昨天的折腾,两个人一个是肿着眼睛,另一个是黑眼圈深重,出去吃早饭时,倒显得两个老人家神清气爽的。

    母亲不停问韩宁最近的工作情况,萧余吃着白粥,直到吃完了菜都没动一口。

    “你们不是要去走走吗?”妈妈随口问,“想好去哪里了吗?”

    韩宁笑容可掬:“南极。”

    母亲哑然:“现在可以去了吗?”

    韩宁点头,接过阿姨烤的面包:“可以了,只是国内去的少,我想笑笑以前应该没有去过,就定这里了。”

    母亲笑著去看父亲:“现在的孩子连南极都敢去了。”

    父亲倒不以为意,看了眼始终埋头吃东西的萧余:“确定要最近去吗?”

    这一句话,像是打破了母亲和韩宁营造的温馨氛围。

    萧余继续吃着粥,竟没听见这句问话,倒是韩宁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她才茫然抬头看众人,韩宁低声笑道:“想什么呢?正问你是不是订好了行程,准备就最近去了?”

    萧余愣了下,然后立刻笑了:“难得你最近有长假,当然要去,而且你不是说,去南极最好的月份就是11月吗?”

    母亲听到这句话,马上就问起了南极旅行的准备事宜。

    父亲接过阿姨递来的报纸,翻看着,没再说话。

    因为韩宁的突发奇想,她为这次旅行准备了很多东西。就在启程前几天,才被韩宁提醒要不要先去体检一下,免得去那么极寒的地方会出什么问题。

    她想想也是应该的,约了许远航给自己安排。

    这几天像是没有任何主意,基本全是靠韩宁指挥,让她准备什么,就去做什么。

    到医院时,许远航正在手术中,她被个小护士带着上□检完,他恰好也刚出来。

    两个人进了办公室,闲扯了很多东西,许远航忽然就沉默下来,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问:“联系过我哥吗?”

    萧余摇头:“没有,我妈提醒过我,他现在被监控,最好不要联系他。”

    许远航拉开抽屉,出烟,很快点着吸了口:“也对,最好现在谁都不要掺合进去。我也被我爸妈警告,不要打听任何事,也不要问任何人。”

    他说完,又狠抽了两口,掐灭扔进了垃圾筒:“撇开那段事,就是从小到大的感情放在那儿,知道这种事也挺难过的吧?我明白,韩宁肯定也明白,可我看你对我哥如何都是理所当然的,人家不一定有这么大度……”他叹口气,“好好去玩,散散心。”

    她点头:“不用你说,我当然知道。现在我有韩宁,他有自己新的生活,除非是真的有我能帮到的,其余的我不会手。”

    忽然有人敲门,提醒许远航下个手术时间。

    他站起身,系好衣服:“你说得是汪夏吧?哎……算了,不说了。你的体检报告,这两天我就让人弄出来,走吧,我送你出去。”

    韩宁下午在靶场玩,等她到时,他正端枪击,枪和人似乎就如此连成一体,这种犀利背影是她从未见过的。

    成绩自然也让人瞠目。她有些心不在焉,这种地方她以前常和许南征一起来,内部人来才有好枪用,那时候许南征每打一分钟,她就会夸张地听着声音,给他算子弹的价钱,不停说着:“一百没了,两百没了……”

    她看着韩宁,这么半小时,烧了不知多少钱。

    韩宁忽然侧过身子看她,一只手还拎着枪,萧余正在默默计算韩大少爷今天发飙打了多少子弹,看到他忽然停下来才笑了笑:“怎么了?”

    韩宁招手,示意她过去,她也明白自己这个陪玩的太不尽职了,只讪讪走过去。

    两人身边还站着换子弹的人,韩宁已经把下巴搭在她肩上,带着她瞄准:“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整整6个月,时间过得真快。”她嗯了声,明知道自己击很菜,可是还是很配合地顺着他的手,扣动了扳机。

    成绩自然是糟糕透顶。

    “天啊,我这个神枪手的老婆怎么打的这么差?”他有些诧异她的成绩,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一直不肯下场。

    她用手肘顶了下他的口,撞得他龇牙咧嘴的,捂着口苦笑:“最近经常心疼,被你这么一打,估计心脏病要发作了。”她本来以为他是说着玩,看见他脸色忽然变得很差,倒真被吓了一跳:“是不是昨天没睡好?”

    韩宁讪讪笑:“是啊,我做了一晚柳下惠,的确没怎么睡好。”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刚好能让周围人听得清楚,连隔着三四步外的人也好笑侧头,看了两人一眼。

    因为这么个玩笑,韩宁才算是真的放下枪,结束了今天的疯狂打靶。

    岂料两人开车才开到半路,就接到母亲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手机上母亲的名字,心就不停地跳着,越跳越急,却不敢接起来。直到韩宁看了她一眼,她才恍然按了接听。很简短的对话,只告诉她医院的地址,让她无论在哪里都要尽快赶到,医生连下了四封病危通知书,许爷爷始终没有出手术室。

    母亲还没说完,凉意已从心底蔓延开,彻骨冰寒。

    没有许南征的关系,没有两家的关系,她也是许爷爷从小看着长大的,亲的和自己爷爷一样。一瞬间所有纷繁复杂的情绪涌上来,又迅速退散开来,只余了刻骨的内疚,自从自己回国,不停有人说老人家身体不好,让她多去看看。

    因为许南征,她上门的次数寥寥可数。

    每每坐上十分钟,就急不可待告辞而去,刻意不去留意老人家的挽留。

    她挂了电话,眼泪早就不停流下来,本止也止不住。小时候自己爷爷身体不好,许爷爷就经常抱着自己去大院里的幼儿园,其实只是几百米的距离,却一直抱到了六七岁……

    说什么子欲养而亲不待,其实哪里要你赡养,只是多陪坐坐,说些在世界各地的趣闻,自己都因为和许南征的隔膜,没有做到。

    韩宁一言不发地就近停靠在路边。

    直到她哭的不行了,才柔声问她:“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告诉我地址,我们先过去。”萧余几乎哭得说不出话,攥着他握着自己的手,平复了很久才说:“是许南征的爷爷,你知道我从小就是他看着长大的,我去,不是因为许南征,韩宁,他病危,一天了,估计是熬不过去了我妈才打电话给我,”她语无伦次,从来都没有表露的内疚,“韩宁,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韩宁替她擦眼泪:“告诉我地址,我送你过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对不起,似乎关于许南征的任何事,她现在只要提起来,都觉得对不起他。可小航说得对,自己和许家的关系,小航明白,父母明白,韩宁也明白。

    可只有他,即使不说,也一定会介意。

    “别哭了,”韩宁擦得手心都湿了,低声安慰她,“我们现在郊区,开回去要很长时间,先告诉我地址。”

    要快,心底浮出这个念头,她马上反握住他的手:“总院,解放军总院。”

    他递给她纸巾,立刻往高速上开。

    到楼层电梯打开时,萧余忽然不敢走出去。

    这一路韩宁飞车赶来,她本不敢再问情况,生怕赶不及,可到了这里,她却更怕了。直到韩宁揽着她的肩,把她带出去,手术室外站了很多人。

    她看见妈妈的背影,刚想走过去,眼神匆匆一扫,猛地站住。

    清冷苍白的灯光下,许南征就直挺挺地跪在手术室外,整个手臂到膝盖都是一条简单的弧线。她和他只隔着十几步,很多熟人的脸在眼前晃着,却如同电影特效一样,所有的人所有的声音都瞬间模糊,不再分明……

    他从不曾弯过的膝盖,终还是为了最敬爱的人,跪了下去。

    可纵然只隔着一道不透光的玻璃门,里边的人又怎会看到。

第四十二章 其实我爱你(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