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四十三章 瓦解的誓言(1)

轻易靠近 第四十三章 瓦解的誓言(1)


    他一动不动跪在那里。

    看不见神情。

    她就这么站着看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被人握住了手。

    母亲抿唇看她,竟也不知该说什么。

    或许她也于心不忍,许南征也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如果不是为了为人母的一点私心,又怎会一次次地用长辈身份,劝许南征离开笑笑?

    她太了解南南的子,骄傲,不服软,又格外尊敬长辈。所以只要自己找他谈,不论是从自己对他的质疑,还是出于一个长辈的恳求,他都不会再继续下去⋯⋯

    母亲看着萧余失魂落魄的样子,只对她身旁的韩宁略点了下头。

    电梯门悄然打开,风尘仆仆的人快步走过他们身边,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看到许南征,脚步非但未顿住,反倒是跨前两步一把拉起许南征,猛地掌扇过去:“好好,你爷爷最宠你,没想到最后也是你,给我们许家丢尽了脸!”

    啪地一声骤响,所有人都愣住了。

    被打的人却没有任何躲闪,只是顺着掌势退了半步。

    “二伯,”许远航冲过去挡在许南征面前,“二哥也是刚才知道消息⋯⋯”

    几个大人已经冲上去拦住了劈头盖脸的一通拳头,估计谁也想不到堂堂少将,竟能在医院里对儿子大打出手。好在是军人家庭不是什么社会名流,这一层又只剩了家里人,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再传出去。

    他一声不吭,置身事外。

    等到众人终于拦下父亲,他才又跪了下去。

    没有任何缓冲,膝盖嗵地一声砸到地上的声音,同时砸进了她的心底。口有什么涌上来,竟险些哭出声,可最后还是紧紧攥住拳,压住了所有的眼泪。

    压得口生疼,疼的不敢呼吸。

    她明白他无法化解的愧疚。

    许爷爷或许当真是以他为傲,可是许家所有人从来都风平浪静,唯有他总是停不下来。他每一步挫折,对自己是个打击,老人家听了又怎么会好受。

    就像当初他从清华退学,就像当初3GR那场暴风雨⋯⋯

    如今又是受贿案,一个普通老人家都不一定受得了,又何况是身体每况愈下的人?纵然他最后被证实没有任何问题,却仍是晚了。

    “要不要下楼走走?”韩宁低声问她,“出去买些热饮?”

    无论怎么说,这一幕落在谁眼里,都会心有触动。

    她轻摇头,没说话。

    后来的一切,她回到酒店也不大能记得清楚。

    高高低低的哭声,混杂在一起,她也几乎哭得喘不上气,本没敢看许南征会如何。

    韩宁陪她回到酒店,就守在她身边,看着她哭到睡着,到半夜才轻拍醒她,一口口给她喂着温水。两人没有任何语言交流,他的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她半步,到她第二天中午醒来,才看到韩宁就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睡着了。

    窗帘没有拉上,日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照进来,他睡得很安静。

    很像是当初在飞机上,他睡着的神情。

    烟灰缸里几乎塞满了烟头,满屋子的烟味,她就这么睁眼看着他,直到他忽然醒过来,也看着她:“睡美人,你醒了?”

    她嗯了声,整夜的哭让眼睛肿胀的难过,可却不敢再去回忆昨晚任何一幕。只是压着心底的难过,哑声说:“我饿了。”

    他微笑着,坐直了身子:“好,去吃饭。”

    萧余看着他站起身,衬衫皱的不成样子,就这样走进洗手间洗漱。水流的声音灌进耳朵里,又一天的日光,都让她觉得昨晚的一切是梦。

    因为满身的烟味,她只能去彻底洗了个澡,走出来时只穿了件吊带衫,正对着衣柜挑衣服的时候,忽然觉得后背被他的手指抚过,瞬息绷紧神经,却听见他问了句:“纹的时候疼不疼?”她这才明白,他说的是纹身。

    因为纹在衣领以下的位置,又是后背,平时别说是别人,连自己都看不到。

    渐渐的竟都忘记了。

    他的手指只是很温和地,沿着纹身的形状摩挲着:“为什么纹一对翅膀,我记得这是挺俗的一种图案,几乎所有人想不到纹什么,都会选择这个,”他真的看得很仔细,图案从脊椎绵延到肩胛骨,“不像是你会选的。”

    他的话,恍惚像是那个法国纹身师说的话。

    那个人建议她挑些特别的图案,可是她却仍坚持纹这个。她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可当时的她,只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束缚在许南征身上,不管是生活还是感情,无论走的多远,都逃不过这个结局。

    所以她只想纹下个不可磨灭的印记,忘记他,彻底远离。

    整个纹身过程持续了四个小时,据说是女人能承受的极限,她全程没抹麻醉药。纹身师怕她真的吃不消,不停劝她这图案的面积,起码要两次才能完成,可自己依旧坚持下来⋯⋯

    “好看吗?”她截断了自己再回忆的念头。

    他没说话,只是从身后环住她,很轻地亲吻她的后背:“好看。”他凑在她耳后轻声说,声音带了些懒散随意,随着后背温热的触感,让她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

    太温暖的拥抱,早已习惯的亲吻。

    这么多天,自己有多累,他就有多累,甚至更疲惫。

    他也同样是接受了调查⋯⋯她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转过身,直视他的眼睛:“你放这么长的假,是不是也因为受贿案?”韩宁难得愣了下,才叹口气:“还是瞒不住你。不过不算严重,我说过,我比许南征情况好太过,他到现在还被监控,我不是已经恢复自由身了吗?”

    她哑口无言,其实早就该想到的,年底这么忙他怎会有那么长的假期陪自己去旅行。这案子严重,他作为高层又怎么会轻易就脱了关系?是自己把太多注意力,都放在了许南征身上。许南征本就新闻多,又赶上3GR上市,自然媒体会紧盯不放。

    可韩宁呢?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处境。

    心疼内疚,还有很多复杂不清的情绪,让她有些说不出话。韩宁看见她的眼睛又开始发红,立刻就消散了笑意,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不是说没事吗?最多是以后让老婆养,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就被气的笑了:“好,把你所有的动产、不动产都登记造册,一一汇报——”

    话没说完,就被他忽然搂住,狠狠吻了下去。她被吓了一跳,却很快就闭上眼,回应这个绵长而深入的吻。

    他不停往前走着,她就顺着他的脚步,不停被他吻着后退着。直到走到床边,他才放开她,低声说:“昨天看你哭的像个小孩子,你这人,看起来对什么都铁石心肠,可哭起来却比那些没事儿就哭一鼻子的女人还难劝。”

    她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很淡地笑著:“你知道女人最忌讳什么吗?就是用来被比较。”

    他嗯了声,反复地轻吻着她的耳朵:“我没有比较,我是心疼你。”

    她感觉他滚烫的手心抚着自己的后背,还有腰间的皮肤。反反复复,撩拨着两人之间的温度,没有语言的交流,到最后他才低下头,轻咬住她突出的锁骨⋯⋯

    忽然一阵嗡鸣,是韩宁的短信。

    他蹙眉,拿起手机看了眼,脸上的轻松尽去,轻吁口气:“我爸来了。”

    “他秘书说他只是路过北京,我去陪他吃顿晚饭,”他边出烟,边解释,“今晚不是你们第一次见面的好时机,我估计要被教训一晚上。”

    韩宁刚才准备点燃,就侧头看到她因刚才缠绵而发红的脸,心中一暖坐下来:“完了,我舍不得走了。”

    萧余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这次事情这么大,小心晚上见到你爸有去无回。”说完,想起这些天自己对他的疏忽。

    零零碎碎的画面,从眼前滑过,他疲惫的神情那么明显,自己却没察觉⋯⋯

    “不要胡思乱想,”他抱了抱她,“下去放松一下,约个朋友吃吃饭,聊聊天。”

第四十三章 瓦解的誓言(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