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四十七章 一人的成全(2)

轻易靠近 第四十七章 一人的成全(2)


    “我爷爷去世那天,”许远航声音有些发飘,仍是醉得厉害,眼睛却直勾勾盯着他,“我开车送我哥回家,不敢走,就在他家陪着,”他顿了顿又道,“后来也是我送他去的医院,所以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萧余听他说着,不敢说话,也不敢继续听下去。

    许远航低头摆弄着手机,过了一会儿忽然从手机里传出个女人的声音,在用德语念着什么东西,声音似是在半睡半醒间⋯⋯

    过了会儿,有个男人的声音问:“原版还是译文?”

    读书的声音停下来,女人带着笑说:“译文。”

    简单的对话,却能听出两人的关系。

    女人继续念着念着,到最后本听不出她念的是什么。

    萧余靠在座椅上听着。

    声音、语调,一切都那么熟悉。淡淡的日耳曼语调,和着车窗外吹入的北风,急速冰冻着心脏,一下下地越来越慢。

    所有往昔画面撞入眼中,躲不开,逃不掉。

    当所有都倒退回原点,那晚在马来渡假村,自己可还会主动搂住他⋯⋯

    手机里的录音嘎然而止。

    小航说:“他取消婚约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小航在医院会说出那些话,两个人的声音他不可能听不出。是怎样的状况下,许远航听到这样的录音?然后才拼命求自己去医院看他。

    车门忽然被打开,许南征坐上了副驾驶座,带着新鲜的烟味。

    “打完电话了?”他问着后排的人。

    许远航嗯了声,把手机递给他。

    这样的气氛,许南征却像是毫无所知,只是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车开到许家小院外,萧余看着他们下了车,也跟着下了车。

    她撞上车门时,许南征和小航同时回头看他,她只是放任自己最后看着许南征。

    小航立刻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进了院门。

    萧余走过去,仰头看着他,头发被风吹的乱飞,模糊着眼前的视线。

    许南征下意识伸出手,替她带上了羽绒服的帽子:“有什么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说,快回去吧。”她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他,好像只要一眨眼就不会再见到。

    他的手离开她的瞬间,终于伸出手臂,把她猛地抱到了怀里。

    很大的力道,她来不及反应,鼻子撞到他口,竟就这么流出眼泪,再也止不住。

    太多年的感情,可却再也回不去了。

    就像永远怀念十几岁时的夏天,蝉鸣嘈杂和汗流浃背都那么清晰,舞蹈老师猛地压住自己的腿,钻心刺骨的疼,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见他在窗外⋯⋯

    这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很大的风声中,他对她说:“笑笑,我以后会很忙,很多人在看着我,等着看我的笑话。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3GR才能重新开始,你不再要看有关3RG的任何新闻,也不要再去关心许南征这个人。你帮了我这么多年,足够了,不要再继续下去。”

    她说:“好。”

    他说:“我不会再找你,也不会再注意你的消息。”

    她说:“好。”

    他说:“我以后不会接受任何采访,如果有任何媒体报道我个人,也会立刻让人处理掉,不会让你看到任何消息。”

    她说:“好。”

    他说:“我不会去上海,你不会有机会再见到我。”

    她已经泪流满面,却还是说:“好。”

    长久的沉默。

    两个人都在沉默着。

    他忽然压低了声音,用法语说了最后一句话,松开了手臂。

    说得很低,她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就是那短短的发音,如同多年前那个夜晚,烫着她的心,压住她的喉咙。

    动不了,答不出,她再也回答不了同样的话。

    他的眼睛黑而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背影清晰。

    拥抱的温暖骤然消失,她只觉得冷,脸上的泪水被风吹干,刀割般的疼。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晚她浑身湿透在游泳池边被他扶住,回头一霎那看到他,是如何的心情。像是被上帝静止的画面,远在对岸边的喧闹人群,还有音乐都被模糊掉,只有他的眼睛那么直接专注,看着自己。

    他浑身也湿透了,狼狈不堪,两个人都难得当众如此狼狈。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凑上去,只想着最后一次,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的感情。面前的人是自幼喜欢的,唯一喜欢的,只是这么双唇相碰就已经不能再呼吸。

    直到两个人都不能呼吸,却还是贴着冰冷的池壁,不停地加深着那个吻。

    他说:“够了吗?”

    那么的随意,可声音中也带着喘息。

    如果他不是许诚的孙子,他就不会想要拼命证明自己,甚至不惜牺牲一切。那时候他坚信着只要两个人是相爱的,无论多久都会在一起,却忘了生活可以改变一切。

    如果那时候能爱下去,一直坚持下去,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打开收音机,努力找些欢快的节目听,可还是止不住眼眶发酸。

    到家的时候,她在楼下坐了很久,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甚至在洗手间用冰水浸泡毛巾,压住双眼,让哭得红肿的眼睛不要那么明显。

    直到后半夜,她才悄声走上楼。

    韩宁睡得很沉,睫毛一动不动地,她在床边蹲下看着他的脸。从眼睛到鼻梁,再到嘴唇、下巴,最后终于探头轻碰了下他的嘴唇。

    没想到他竟伸出手,淬不及防地把她的头压下来,滚烫的手心就贴在她的脑后,舌头直接滑入她的口中,酒味混着薄荷的香甜,侵占着她的每一寸意识。

    最后他放开她时,才懒懒地闭著眼说:“我为了等你,特地吃了口香糖。”

    她含泪笑著,嗯了声:“尝出来了。”

    他把她搂在身前,轻声喃喃着:“你爸是不是把多年珍藏拿出来了,我记得我一朋友去拍过一瓶陈年茅台,八几年的就要七八万了,这76年的怎么也要二十几万。”

    她笑:“是啊,我爸真把你当女婿了。”

    韩宁轻吻了吻她的肩膀,再没有说什么。

    不过几分钟,她就听到韩宁均匀的呼吸声,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睡着了。不过照他喝的量,应该是硬撑着在等自己回来。

    整夜冷透的心,渐渐有了些暖意。

    所有的都会过去,包括沈瑛案的彻查。

    只是当韩宁的无限期假期结束时,他已经递上了一封辞职信。萧余忽然很怕见到韩宁的父母,每次提起韩宁都是一笑置之,甚至还说:“我早和我爸说了,我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小娇妻,从此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单就是能让浪子回头这一点,你就得了满分。”

    再离开之前,她带着韩宁和小学同学吃了饭,席间欢声笑语的,大家都笑著说果真是内部调剂,真就被南京军区来的帅哥追走了。众人都是一个大院长大的,早已知道萧余和许南征那段短暂的爱情,却都默契地只字不提。

    就连许诺也笑声连连,称自己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

    席间她离开透气,却在走廊处打电话时,看到了故人。

    向蓝。

    很久不见的人,自从那晚从许南征办公室离开,就再没见过她。

    就像韩宁是个导火索,她又何尝不是自己跨不去的障碍,可当时无论恨的多咬牙切齿,现在面对面了,却只剩向蓝在局促不安。

    “笑笑姐,”向蓝看着她,“我一直想和你说对不起,可是本没有机会找到你。”

    她微笑:“我去法国了,刚才回国半年。”

    向蓝沉默着。

    萧余看了眼她走出来的包房,亦是欢声笑语不停:“回去吧,有机会再联系。”

    “我真的不知道,”向蓝看见她真的要走,才忽然又出了声,“那天我真的不知道许总和你在一起,对不起,笑笑姐,对不起。”

    她连着说了很多的对不起,连身边走过的服务生都不禁侧目。

    萧余只笑了笑,转身离开。

    没想到韩宁就站在包房门口,看着那个红了眼眶的女人问:“怎么了?”萧余含糊解释:“以前的一个朋友。”

第四十七章 一人的成全(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