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轻易靠近 > 第四十九章 时光的馈赠(1)

轻易靠近 第四十九章 时光的馈赠(1)


    韩宁很意外地在北京过了农历新年。

    年初一也是她的生日。

    别人的守岁,对她来说是在一秒秒等着自己的生日,接受各种各样的礼物,还有几乎能贯穿三四个小时的电话祝福。

    当然,在那之前,她还要正正经经地陪父亲看春节晚会。

    韩宁总是装模作样地认真看着节目,然后悄然给她发过来一条短信,大多是诙谐抱怨,逗得她忍不住笑。时间越来越接近十二点,她笑著看了他一眼,只要过了十二点,就是他陪她过的第一个生日。

    韩宁静静回视她,两个人的视线黏在一起,努力了很久才各自分开。

    她手心震动了下,拿起来看一眼,又是他发来的短信,却难得不再调笑:想要什么礼物?

    要什么?

    她暗自笑了,悄悄打字:哪有这么问的,惊喜都没有。

    最后一个字打出来,她却恍惚觉得这样的对话好熟悉,三年前在香港,许南征风尘仆仆赶到,陪自己过第一个属于男女朋友的生日。

    那时候他也曾这么问,自己也曾抱怨,为什么总不给惊喜。

    可是现在,她才体会到问这种话的人,是怎样的心情。

    她把手放在韩宁的手背上,轻轻握住他的手。她终于能明白,认真问出这句话的人,最是想送出完美的礼物。

    礼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乎的人在身边。

    他在犹豫着,猜想着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窗外忽然响起一阵剧大的爆竹声,盖过了电视的声音。

    “好了,你们去睡吧,”母亲终于笑吟吟开了口,“看你们两个整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让我都没怎么看好电视。”

    她不好意思笑笑,拉着韩宁离开了客厅。

    因为过年,连老阿姨都不在,只剩他们两个和父母。

    韩宁始终攥着她的手,走过没有开灯的走廊,黑暗的楼梯,直到进到房间,他才猛地把她抱起来,深深地吻住她。

    她被他吓了一跳,心砰砰乱跳着,被他吻到难以招架,几乎想要落荒而逃。他却像是永远也不会放开。他终于放开她,轻声说:“生日快乐。”

    窗外的爆竹声太大,他的声音几不可闻。

    她却忽而一笑,对他伸出手:“礼物?”

    他安静地看着她,她也含笑看他。

    他眼中的感情那么浓郁,那一瞬她甚至有种错觉,以为他会求婚。

    可最后他只是笑著低头,用额头碰着她的额头:“明天我带你出去,想要什么就说,直接买下绝不犹豫。”

    她有些失落,却还是被他逗笑:“貌似你正在失业阶段。”

    韩宁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两个人说笑着,不停在巨大的爆竹声中,碰着脸,轻吻着对方。

    他说:“生日快乐。”

    她嗯了声:“你说过了。”

    他说:“我忽然很羡慕他,可以看着你从小到大,看着你一点点长大,”他握住她的手,继续说着,“我光是想想你小时候的手那么小,就觉得很可爱。”

    她怔住,韩宁说的‘他’是许南征。

    她没想到他终于还是提起了。

    自从在一起,他从来都不会刻意提起他,尤其是自己和许南征过去朝夕相伴的日子。

    后来他没有再说话,像是累极了,只脱了外衣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睡醒时,已经是十一点多。

    她睁开眼看不到他,沙发上只扔着自己的衣服,他的衬衫外衣都没有了踪影,包括他也不在房间里。像是凭空消失掉,不留任何痕迹。

    她找着手机,终于在他的枕头下拿到,有一条写好的短信,安静地留在屏幕上:

    “笑笑,那天酒真烈,可我还是等到你回来,看你在楼下客厅坐了几个小时。我想我应该是错了,一直以来,都以为我们也会有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的回忆。可我忘了计算他的时间,如果我们相识十年,也是你和他认识三十三年的时候。笑笑,生日快乐,我想我能送你最好的礼物,就是你和许南征的未来。”

    他留下的话很平淡,没有任何分手离开的话语,可人已不在。

    电话拨过去只有平淡的等待音,无人接听。

    无论多少遍拨过去,都是无人接听。

    这是韩宁第一次主动离开,他曾经说过男人主动一些没什么,曾经怎么都不要放手。

    可她还有很多话没有说。

    在那个大雪临城,交通瘫痪的午后,当自己透过水雾浓重的玻璃,看到他时是怎样的惊喜。从那时开始,就是自己和他的开始,真正的开始。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爱着许南征,渗入骨髓里的爱着,可他仍旧一次次抱住自己,温暖坚定地爱着自己。

    楼下已有热闹拜年的声音。

    农历新年的气氛总是那么浓烈,父母甚至不知道韩宁已经离开。

    她坐在沙发里,脑子里都是从双流机场开始,他所有的表情和话他总能想办法找到自己,像是忽然回到几年前,他忽然出现在自己家楼下,谈笑风生地骗到自己的电话。她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很快拨出几个电话,联系远嫁到南京军区的同学。

    那边接起电话还笑嘻嘻地,取笑她寿星怎么找自己了?萧余努力平复着巨大的期望,只说让她帮自己找到韩宁家的电话。那边先是惊呼了一声,才幽幽感叹她竟把这位的儿子拐走了,很快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一个陌生女人接起了电话。

    她礼貌地控制着声音,说:“阿姨,春节快乐。”他的母亲竟是惊讶万分,待到一切寒暄结束,听到她要找韩宁,才忽然问:“韩宁父亲到北京公干时,韩宁说起你们的事,好像已经是过去了。”

    她没料到他会在那天,这么和他的父亲说。

    像是早就有了决定。

    她含糊着只说找不到韩宁,务必要她母亲帮自己找到他,好在他母亲除了略微惊讶外,还是很快答应要替她打这个电话。

    她知道韩宁的孝顺,一定不会不接父母的电话,却不敢想他是否会给自己回电话。

    从来没有这么难熬的一天,可是今天是年初一,还是自己的生日,她只能留下来陪着父母吃过晚饭,借口说要回家喂狗,开车回到了家。

    打开门时,只有笑笑扑上来,屋内没有任何灯光。

    他一整天都没有来电话,也没有回家。

    这就是韩宁,这才是韩宁。

    那个站在雪山上,叼着烟对自己轻抬下巴,说着‘在没有结婚以前,我们都崇尚恋爱自由’的韩宁。

    那个许诺初次见他,惊喜的在厨房乱叫着要全军通报的韩宁。

    那个抱着自己走过满地碎玻璃,轻放到沙发上,声称要她自己在屋里安静的韩宁。

    她抱着狗,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

    电话忽然震动起来,整整一天的不断响声她都已经麻痹了,可是只有震动铃声是韩宁的。一瞬间,她心跳的像要停止一样,透支着所有的力气。

    她盯着电话很久,却猛地反应过来,怕他再次消失,忙把手机放到耳边。

    电话里传来一阵巨大的鞭声,震的耳朵生疼。

    “笑笑,”他的声音很是轻松,“还有什么话,想要最后告别的?”

    声音一如既往,只是句玩笑般的开场,已让她瞬间鼻酸。

    她说不出话,他也没再说话。

    “我给你讲讲,我和许南征是怎么认识的,”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穿过来,伴着新年的爆竹声,“是喝酒,在一次夜总会的应酬上,那次是我的生日。那天晚上,他真算是千杯不醉,我最后醉的不省人事,忘记结帐。后来再问起来,才知道那天晚上有个小女孩来结的帐。我没问名字,但现在想想应该是你?”

    萧余抱着狗,拉过羽绒被,轻轻地嗯了声:“有可能。”

    她听得出,他在室外,有风吹过话筒的声音,刺啦啦的刺着耳朵。

    他说话的声音,很冷静。

    她想,或许过往他和任何一任女朋友,都是如此。可是她知道,他一定会伤心,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日日夜夜,点点滴滴,在时间的刻度上,无法抹去。

    他始终说着话,她没有办法打断,也不想打断。

    她想,韩宁可能挂断这个电话,就此就会在她的人生中消失。这个电话打到了后半夜,到最后,韩宁低下声音,告诉她:“手机没电了,很快就会自动挂断。”

    “嗯。”

    “笑笑,”韩宁说,“我希望我们,到此为止。”

    她没有说话。

    “许南征那天找过我,”他说,“我和他谈了二十几个小时。我们三个人呢,没什么大善大恶的错误,就像你当初和他在一起,我却控制不住对你好,也没多想什么。现在分开来,也是为了让你过的更开心一些。朋友什么的,就不要做了。”

    她不知道说什么,叫了他的名字。

    他嗯了一声。

    她在措词,哪怕能凑出几句完整的话。

    可是他不再给她机会:“好了,没电了。再见,笑笑。”

    他在刺啦啦的风声里,说了声再见后,真就断了连线。

    如同当初相识时,坦荡而直接的笑意,在最后的告别时也是如此直白。

    或者如此走下去是可以的,可这个叫韩宁的男人,也有他的骄傲。他做任何事都很直接,或许就是因为没有那么多过去做牵绊,他总想给她一个新的开始。

    她也想过,要一个新的开始。

    所以坚定了那么多年,在许南征放弃求婚后,她终于摇摆了。

    可是终究还是不行吗?

    她抱着狗,狗似乎还在等待那个主人回家,轻轻地哼哼着,有些不满。到最后她抱不住它,狗就如此蹿到地板上,跑去门口乖顺地匍匐下来,继续守候着,那个不会再露面的人。

    萧余抱着腿,看着狗和空空的走廊,眼睛酸涩着,趴在膝盖上。

    她以为她会哭,但是没有。

    只是想到很多,两年从认识,走到最后的很多事情。

    他尽力了,她也尽力了。

第四十九章 时光的馈赠(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