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36】坦白从宽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36】坦白从宽


    “这是……”岳鑫云拉出了包装纸里的围巾,难以置信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你织的?”

    许东满咬着下唇,轻点头。

    岳鑫云潋滟了秋水的眸子牢牢锁在了东满此时微窘的脸上,将也似一湖秋水的银蓝色围巾绕了脖子一圈,一种温暖顿时从毛线里散出,暖了脖子,也暖了四肢百骸,更暖到了心底。

    “从来没有人为我织过东西……”他自语似的低喃,自出生以来,他收到的礼物不是贵重得离谱就是稀奇古怪,手织围巾还是第一次。

    “这个手工糙,还是还给我,改天再补送你一份礼物……”

    “不!”岳鑫云像是怕人抢走似的,紧紧攥着围巾,“我很喜欢,从来没有一份礼物让我这么欢喜过!”

    东满想拿围巾的手落空,诧异地抬眼,却堕入他秋水似的温柔情深里,挣扎不得。

    “东满,谢谢你……”岳鑫云拉过她抱住,在她耳边低语:“谢谢!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感谢让我们遇见的电梯故障……东满,我爱你!”

    没有华丽的铺陈,他轻轻吐出的‘我爱你’三个字,却幽幽的撞进了东满心里,荡起绵长温柔的回音。

    他的唇从她发顶印下,一点一点滑落,滑过她的额头,她的眼皮,她的鼻尖,温热的气息顿了顿,见东满羞涩地闭起了眼,微抿着的红唇看得出来在紧张的轻颤,像是清风吹拂中正等待着他来采撷的花瓣……

    岳鑫云俯首吻住了她,大手扣牢她后脑勺,深深地将自己的气息渡入她口中,相濡以沫,翻转纠缠。

    当岳鑫云把车子开进她家的那条街,东满张了张嘴,最终没有阻止。

    让他看到就看到吧,如果他们间还要继续下去的话,他迟早要知道!

    只是,当他停车熄火,说是要顺便拜见她父母的时候,让她大吃一惊。

    虽然她有心理准备他们的关系会在这个圣诞夜有进一步发展,但,这一下子从刚第一次接吻就跳到见父母,也太快了吧?

    福满面馆。

    夜已深,面馆内只剩一桌快吃完面的俩民工。

    许岩鹭和李秋兰正在柜台后结帐,是时候该收了上楼休息了。

    一辆银光闪闪的跑车突然就停在了面馆前,眼尖的李秋兰一瞥,哇!这下车的青年好俊呢!

    “老伴,快看!”李秋兰以手肘撞身边的许岩鹭,“你说,他会不会进来吃面?”

    许岩鹭从帐目里抬头,匆匆瞥了眼,“不会!这种有钱人难伺候,肯定嫌咱们这里又小又脏。”

    “也对。”李秋兰想想也是,“那你快点,我先去把地拖了。”

    他们不止看走眼了,还看漏了从车子另一边下来的女儿!

    当玻璃门被推开,门上的铃铛响起时,他们才齐齐转目,见到女儿与那俊秀的有钱男一前一后走进来,男的手还扶在女儿的腰侧,顿时惊讶得一个嘴里可以塞下一个拳头,一个眼睛瞪得大如铜铃。

    看到父母这副模样,许东满好想遮住岳鑫云的眼睛不让他看,也好想拿块豆腐撞哦!

    不能遮,也找不到豆腐撞,许东满只好喊:“爸!妈!”

    许岩鹭先回过神,从柜台后走出来。

    “东满,这是你同学?”许岩鹭想不起来,自己女儿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贵公子似的同学了?

    “伯父伯母好!我叫岳鑫云,不是东满的同学。”岳鑫云恭恭敬敬地鞠个躬之后,眼神里满含期待,等着看东满怎么向父母介绍自己。

    拉着拖把过来的李秋兰好奇地咦了一声:“不是同学?”

    东满在心里哀叹,自己编的同学圣诞聚会,看来要穿帮了。

    “他是我上班那公司的总经理。”她看看岳鑫云,豁出去般对父母坦白:“爸妈,他是我正在交往的男朋友。”

    岳鑫云笑了,接着补充说:“我们是在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伯父伯母,如果方便的话,安排个时间我们两家人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

    东满“啊”了一声,这接连的惊吓让她感觉快吃不消了!

    结婚为前提的交往?

    两家人一起吃饭?这都什……什么意思?

    许岩鹭和李秋兰也大吃一惊,不过是惊喜的成分居多。

    李秋兰还用眼神责备了女儿一眼。那意思东满明白,不过是:“臭丫头!一声不吭搞地下活动?哼哼!看老娘不抽你!”

    “鑫云姓岳?跟星美岳家有亲戚?”许岩鹭并不知道女儿换了工作,猜想这青年会不会是那星美岳家的远亲呢?

    谁知岳鑫云接下来的话把老实巴交的面馆老板差点惊了一踉跄。

    “嗯,正是星美岳家,家父岳王庆。”

    许岩鹭与李秋兰迅速交换了一眼,眼中都有难以置信的光彩。

    提起岳王庆,R城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除了是星美大老板之外,他还有不少美名,例如:大慈善家,更曾经是民意代表,为R城市民做过不少实事,提起他,民众都多多少少心生敬意。

    许东满知道他的来头吓住父母了,赶紧催他走,“夜深了,有事晚点再说,你快回去吧!”

    “那好,我们明天见!”岳鑫云也向她父母道别:“伯父伯母,不打扰了,改天再登门拜访!”

    许岩鹭战战兢兢地送他出门,看着岳鑫云坐进豪华跑车,笑着挥挥手才开走。

    等岳鑫云一走,店内的李秋兰就伸手一把揪住东满的手臂,大喝:“臭丫头,还不坦白从宽!”

    “哟哟!好好,小人一定坦白,大人您从宽,老妈您手下留情哪!”东满肌一阵紧缩,老娘还没使力,她就先叫了起来。

    “这还有客人呢!”许岩鹭回来就制止了,“要逼供回家去!严刑拷打都成!”

    一听老爹这话,许东满刚为老爹解救自己臂而感激的心,呼哧一下又凉了。

    “我错了!我认错了还不行吗?”她苦了一张脸,平时一个老妈她已经应付不来,现在又多了一个老爹,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她这下离凄惨真的不远了!

    看来,岳鑫云这块香饽饽,并不能成为她的免罪金牌!

    许家就在面馆同一栋楼的第三层,早已破旧不堪,楼道间暗窄小,楼梯踩起来更是咯吱作响,夜半走在这楼道上,没有一点胆色是不行的。

    一进家门,李秋兰就气势雄宏地指住东满,一副升堂审问的县太爷架势。

    东满蔫了,乖乖坦白前因后果。

【036】坦白从宽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