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39】认错了行吗?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39】认错了行吗?


    “超少的生日,加上你的事……我怎么能不来?”简傲南回答着岳鑫云的问题,眼睛却盯着连头也不敢抬的女人。

    “大姐告诉你了?”岳鑫云微笑,本来也没想瞒,只不过是小南之前对东满有意见,就没提早通知而已。他紧了紧怀里的小女人,“来,这是东满。东满,这是小南,简傲南。”

    念了不下百遍咒语,却不灵光。许东满不得不抬头,迎上简傲南那双犀利得能穿透身体表层的眼睛,自我安慰道:不是我要遇见他的,是他自己走过来要见到我的!

    她极力控制才能使自己不打冷颤,表情镇定自若地对这个随时可能向他讨债的债主微笑点头,“你好,简先生!”

    如此生硬的称呼,使得岳鑫云戏谑地一扯嘴角,亲密地俯近东满耳边,低道:“他是我外甥,你叫他小南就好了!”

    东满一怔:外甥?

    原来,他就是岳青的儿子?!

    虽然是亲密的耳语,不紧挨着的本听不清,但简傲南的耳朵却不是普通人所有,早将岳鑫云说得每一字听得清楚,不由黑了脸。

    “不好吧……”再给一个胆子,许东满也不敢叫南少这个‘冤家债主’作:小南。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很快就是一家人!”感觉到东满有些惊惧闪躲的眼光,岳鑫云斜了一眼黑脸严酷的简傲南,皱眉道:“小南,别沉着脸吓人!她不是筱筠,不习惯你的冷脸。”

    简傲南眸中光一闪,冷冷笑了起来:“鑫云,你还是老样子,一谈感情眼里就只有她!”

    “小南!”岳鑫云不快地低喝了声,心底那老伤又开始隐隐作痛。

    “许小姐,我们这是不是第一次见面?”简傲南不再刺岳鑫云的痛处,转向许东满,冷谑地将她上下打量个遍。

    果然人靠衣装啊,一袭上好的礼服就能让一个鄙恶俗的女人脱胎换骨,变得端丽优雅。没见过她真面目的人,大慨都不会相信她为了赢得他的注意抢过他的酒,失败之后怀恨在心,伺机泼了他摩托车一罐白漆!

    再看她现在一副温婉柔美的模样,难怪眼高于顶的鑫云,在他警示过之后,还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被她骗得心甘情愿奉上她想要的岳家少名分。

    这个女人,真可恶!

    许东满瞄了眼显然失去好心情的岳鑫云,不知该不该向他坦白自己与南少之间的纠葛,只好笑得讪讪:“嗯,初次见面。”

    简傲南从鼻孔里鄙夷地嗤气,真会装!要不是岳鑫云在,又是超少的生日宴,他肯定要把这女人抓了丢出去!

    全场唱起生日歌,解救了许东满被简傲南冷眼瞪得呼吸困难快晕倒的命运,侧身和众人齐祝黄超生日快乐,用后背挡住了那两道冷箭般的目光。

    惨了!

    岳鑫云有这么一个外甥,叫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虽然岳家是他母亲的娘家,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岳青却有三百天长住在岳家,那简傲南总要看他母亲的吧,不知道一年要来岳家几次?每次多少天?

    按照普通人的孝顺度略估算了一下,许东满的脸上便多了几分愁苦。

    岳鑫云似乎心不在焉,没发现身边女人明丽幸福的眸中蒙上了一层影。

    这一晚,许东满结识了许多她的生活层面结识不到的人物,他们都因为岳鑫云的关系对她极致友好,不过,南少不仅认识岳鑫云还是他外甥的事实就像是一个噩梦,加上南少看她的眼神极其冷酷戾,几次不小心对上都叫她差点惊得握不住酒杯,一整晚都处于惊慌失态的边缘!

    借口去洗手间,她靠在冰冷的花岗岩墙壁,对自己做心理建设。

    许东满你没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罐白漆的事吗?最多赔钱了事!就算他要狮子大开口,岳鑫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她打定主意,找个机会先和鑫云坦白自己得罪了南少的事,他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不说别的,就辈份上,简傲南就得低下半个头去!

    这么一想,她底气足了。

    整理了下,她走出洗手间,转个弯就能进生日会场。

    一排郁郁葱葱的绿色大盆栽挡住了视线,当东满就要绕过去时,突然就撞进了一个着黑色衬衣、疑似男人的怀中。

    “对不起……”

    东满立马道歉,并迅速后退,谁知那男人手一伸,铁爪般的五指如电扣住了她的手臂,惊得她张嘴想叫,另一只五爪挟着风捂住了她的嘴。

    妈呀!这黄超的生日派对有抢劫犯混进来……

    东满惊悚地想对抢劫犯表示她愿意配合,并扬起手里的包,想示意他可以拿走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

    然而抢劫犯很高,距离太近的原因她必须仰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嗬!

    “唔……”她挣扎,双手舞动着要掰开他捂在自己嘴上的铁爪。

    “别费劲了,女人!”

    堂堂国家军官沦落到被人认为抢劫犯的地步,简傲南一点也没有自降格调、误入歧途的意识,单手拎起她肩膀,就像拎只小兔子一般轻松,往洗手间外的走廊一丢,顺手关上了朱红色的边门。

    饶是许东满运动细胞比普通女孩子好,还是给有力无情的简傲南甩得七晕八素,堪堪扶着栏杆站稳,就觉浑身的毛孔都在刹那间齐齐敬礼,一个接一个的喷嚏就忍不住翻滚而出,岂是一个狼狈可以形容?

    “哈秋!哈秋……”

    室外的气温低,而且还是酷寒的一月份,栏杆上还有残留的霜雪,叫只穿了一层柔软面料礼服的东满怎么受得住?

    当下,她环抱双臂,哀楚地望着那位身穿长袖长裤、站在门口处一点也没觉得冷的高大男人,愤慨男女的差别待遇!

    是谁规定派对、宴会上女人要穿礼服的?是谁设计礼服都用又薄又少的布料的?

    为什么她惹了这么一个小气巴拉、狂妄邪痞的男人,到哪儿都不放过她?连她的未来都要和他扯上关系?

    噢!老天,不带这么整人的!

    她认错了行吗?让时光倒流吧,她一定什么事也不做,不抢他的酒,不泼他白漆——只是,那样的话,她是不是就遇不上岳鑫云了?

【039】认错了行吗?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