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45】流氓军官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45】流氓军官


    “你不是发誓非权贵与豪门不嫁吗?”他邪笑着俯首靠近,灼热的气息喷薄在她左右闪避也无法逃脱被整个笼罩的命运:“女人,我也是权贵豪门之列,你怎么不考虑考虑我?”

    许东满想也不想地犟嘴道:“全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考虑你!”

    简傲南霍地眯起冷厉的眼,审视着她脸上如同厌恶一头苍蝇的表情,那不愿意看他的眼,那煽动着不屑气息的鼻,还有那微微斜勾着冷笑的唇,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鬼使神差的,俯首,重重吻上了她……

    “呃!”

    料过他可能会再次掐她,或者打她,却怎么也料不到他会吻她?!

    许东满错愕得忘了防卫,被他的唇瓣重重碾压而上,火热鲁地吮吸着她的唇舌,又啃又咬,痛得她蓦然清醒,又惊又怒地扬起右手,大力扇过去——

    啪!

    一耳光抽在某军官的脸上,只换来一秒的停顿,给了她呼吸新鲜空气的一秒钟,连一声怒骂痛呼都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再次堵住了嘴。

    她再次扬起的手被扣住,高高举过头顶压在墙上,她的后脑被拖高,好方便他更深入的掠夺。

    手被制,想踢他致命部位的脚再被他两膝一夹,许东满顿时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除了嘴。

    她张开口让他深入,然后上下齿狠力一咬……

    “嗷!”

    简傲南吃痛的低哼,松了她的后脑,两指一弹,她的颚骨便一麻,自动松开紧咬的唇齿。他迅速抽离受伤的唇舌,抬手擦了一下嘴唇,看着指腹上的红,瞳孔霍然黑沉。

    东满的手还被扣在他的铁掌中,依旧不能动弹,却对着他鸷的眼眸,展颜笑得十分欢畅,更对着他‘呸’一声吐出口里的血水。

    “你!”

    察觉她的动作时,简傲南已经在第一时间侧过头去,却依旧因距离太近而被吐了半边脸,气得他张开五爪抓扣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许东满还在挑衅般的笑,丝毫不惧自己的脖子在某人手里可能下一秒就被折断,还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嘴角的血,因呼吸不顺而涨红的艳丽脸上,多了份嗜血的邪魅。

    简傲南右脸上,自己的血混着她的口水,当然也有他自己的口水,沿着下颚的弧线往下流,一颗颗鲜红的血珠就像剔透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红水晶,钻过他短短的青色胡茬,滴落在他前的黑衣上,无声地碎开,只留下一片比黑色更深些的印迹,那份剔透的艳丽再也不见。

    两人谁也没再说话,四目相对,隐隐有火星子噼里啪啦地响。

    一个不怕死地在冷笑,残留有血迹的红唇微往上勾,带着挑衅与视死如归的意味。

    一个在滔天巨怒里掌控着五指的力道,既不让她死得太痛快,又能让她觉得窒息般的痛苦。

    硝烟,混着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强弱对峙了半晌,简傲南在许东满的眼珠子快要突出前,骤然松手,视线瞥过她揉着脖子喘息咳嗽的手腕上,那一串淡淡的银粉色。

    他眼神一凝,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挑一勾,手链已经易主到了他掌心。

    “喂!”

    许东满只觉腕间传来一瞬微疼,就见那条白金粉钻的手链不见了。

    “还给我!”

    简傲南将手链包握在拳头中央,高高举起,任她怎么踮起脚尖、跳跃、拉扯都够不着、拉不动他的铜臂铁手,看着她喘息未平,红着脸急得跳脚、湿发胡乱披面的小丑模样,被咬伤舌头的气怒稍稍降了些。

    “还?”

    他抹了抹嘴角还一直渗出的血丝,冷谑道:“你还欠我很多东西呢,这个就充当一点利息,等我把本都找齐了,哪天我心情好,说不定就还给你!”

    “你……”许东满气得差点肚子抽筋,五官恨得扭曲狰狞,“简傲南,你……你这哪是人民军官,你***——简直就是无赖!地痞!抢劫!流氓!”

    从小到大,他听过别人对他的评论不外乎任要强、狂妄霸道、冷鹜无情、嚣张火爆……这类无赖地痞流氓的词还真是新鲜,简傲南听着不怒反笑。

    “你还真说对了,我骨子里就是流氓!”他一对浓眉张狂着一种得天独厚的得意,与睥睨众生的轻狂。

    我就是流氓咋样,你许东满能奈我何?别说许东满了,他简傲南想耍流氓,这世上能有几个人能奈何得了他?

    “无耻!有你这种军人,是国人的悲哀!”

    说自己是流氓,还很得意的人,大慨也只有简傲南了!惹上这么个流氓军官,许东满是上辈子欠了他,还是倒了八辈子霉?

    “多谢夸奖。”

    简傲南轻笑,英俊的五官像是染开了一种绚丽的晨光,加上那鲜血染成的艳红薄唇,愈发赏心悦目。

    “丫的,把手链还给我!”东满不和他废话,撒开拳脚发疯般往他身上招呼。

    奈何某军官皮厚,她的拳打脚踢就跟蚊虫叮咬差不多,只除了她故技重施,一只脚以狠的角度,目标是决定他能否有子孙后代的部位——

    “哼!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简傲南冷哼一声,单手一抄,许东满立即单腿站立不稳往后摔,她本能地伸手去抓他身上的衣服,却遭到冷蔑捋开,只听她‘丫丫’直叫的怦然倒地。

    后背着地,怒与痛使她眼框发热,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的一只脚还在某流氓手里,而她洗完澡只穿了一条睡裙,此时过膝的裙子早已滑到大腿部,裙下只有一条白色的小内内,以他的视觉角度,岂不是一览无遗?

    某军官似乎并无所觉暴露在眼前的美腿与极私~密的部位,悠闲地提着掌中纤细的脚踝,冷蔑轻叱:“毒泼辣,咎由自取!”

    “呀~~!”

    许东满是气炸了,也是羞恼了,发出一声震天价响的高分贝怒吼。

    简傲南却只发出一声冷笑,然后放手转身,一眨眼的时间,那抹黑色的身影就已不见。

    要不是通往阳台的一扇窗开了条缝,要不是她身上的痛太过真实,许东满一定会以为自己眼花了梦游了,其实他本没来过。

    叮咚!

    门铃响起,随着传来岳鑫云有点紧张的声音。

    “东满,你怎么了?”

    许东满躺在地毯上哀嚎了几声,并诅咒过姓简的流氓几遍,才忍着痛,翻身爬起来去开门。

    ------题外话------

    貌似今天是高考日,祝所有学子都能考出好成绩!

【045】流氓军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