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46】狩猎


    第二天的狩猎行动,因为许东满摔了一跤而被岳鑫云禁止参加,要她与另两位女孩一起留在旅馆等他们回来。

    “鑫云,我没事的,你看。”许东满挺直了腰,忍着痛左右跳动了几下,表示自己的背并未伤到不灵活的地步,“让我去吧!”

    岳鑫云连忙按住她,摇头说:“不行!山区还未完全开发,山路崎岖,猎物凶猛难测,本来女孩子就不应该去,而且,你还摔了那么大一跤?”

    昨晚她摔得砰然大响,惊得隔壁房的他一颗心紧提至喉咙,要不是她说只是摔在地毯上,没伤到骨头,他昨晚就送她去市区做检查了!

    打猎虽然只是一项花俏的节目,有当地猎户专陪,却也有未知的、万一的凶险。

    应劭峰和黄超的女伴就不给去,要不是见许东满没那么娇弱,她原本也是被禁止的。

    “鑫云,我好想去……”许东满委屈兮兮地拉着岳鑫云的手,要是她身后有尾巴这会儿肯定也对他摇起来了,“我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第一次能够拿猎枪……我不要坐在旅馆房间里眼巴巴地等!我身体很壮,就摔一跤而已,睡了一觉现在已经不疼了,让我去吧,我保证不会拖你们后腿!鑫云……”

    女朋友这样楚楚可怜的哀求,身为男朋友有几个不心软犹豫?

    “好吧,我跟他们商量一下……”岳鑫云无奈地拍拍她的手,去找今天带他们进山的猎户头领,商量升级防护措施。

    许东满笑得比了个V手势,幻想着自己手握猎枪,对着飞禽走兽‘砰砰砰’地击,百发百中,就像电影里酷毙了的女枪手。

    最后商定多派两个猎中好手,用于保护几个贵公子里最弱的岳鑫云和他的女朋友。

    “这么多人,哪里是打猎,倒像是进山赶鬼子……”简傲南一身迷彩服,倒提着一杆枪,看着岳鑫云小心翼翼地扶着许东满出旅馆,顿时满腔怨愤,咕哝着因为舌头受伤而发音不清的言语。

    应劭峰听到他咕哝,把头凑了过来,促狭地挤眉弄眼,“我第一次听说,醉酒还能自己把舌头咬破了的?南,你不止是军中奇葩,也是酒中奇……”

    另一个‘葩’字未出,应劭峰腹部便被某位‘军中奇葩’一手肘撞得说不出话。

    “这荒山野岭的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女人,南你昨晚是不是遇到母老虎了……”黄超也来凑热闹,却被简傲南丢过来一个警告的眼色窒得不敢再多说,只得和应劭峰用眼神交流,心知肚明地偷笑。

    看着两个风流浮夸在那儿交头接耳,简傲南很郁闷,非一般的郁闷!

    醉酒咬伤了自己舌头?

    他自己都不信,何况那两个在这方面鬼鬼的‘得道前辈’?

    当一早起来,应劭峰和黄超听到他说话奇怪的时候,就问怎么回事,他总不能说自己昨晚醉糊涂了,也不知哪条神经错乱居然强吻了鑫云的准未婚妻吧?所以,他只好说自己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他们却要求他张开口给他们看伤,为了给他们表示友爱的机会,他让他们看了自己受伤后发肿的舌头。

    “咦,这不对吧?”应劭峰眼尖地发现那淡淡的齿痕似乎向着外面。

    “看起来,怎么不像是自己咬的……”黄超也英雄所见略同。

    简傲南一把推开两个损友,一口咬定是自己咬的,没有别人,更没有女人!

    哼!

    简傲南这辈子,还从未像今天这么出丑过,现在再看那个罪魁祸首没事人一样,被鑫云当珍宝捧在手心护着,简直要气炸了肺!

    女人,我们间又多了一笔账可算!

    六位猎户将他们五人前后左右围在中心,向猎区进发。

    简傲南满脸暴戾之气,大步走在了最前头,猎户首领只好紧跟上他,简傲南还扭头冲人家费劲地喊:“你们去保护后面的,我不需要!”

    声音响亮,落在队伍尾巴的人也听得很清楚。

    许东满在心里冷冷一哼:也对,一名军人还要平民来保护的话,丢的可不止是他个人的脸,而是整个军区部队、甚至整个国家的脸面!

    途中,岳鑫云还是担心地提醒她一会儿进入猎区有可能出现的各种动物,让她紧跟着自己,千万不要一个人好奇或好强地去追猎物。

    进入灌木丛生杂草茂密的山坡,许东满的神就整个亢奋起来,特别是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枪声之后,更是兴奋得端正举枪,聚会神、眼观八方,搜寻着猎物的踪影。

    难得参加还未对外开放只属于权贵富豪人士的私密狩猎行动,她怎么能空手而回?

    岳鑫云看着她这副武装待发的娇俏模样,嘴角尽是笑意,伸手按下她的枪杆,“别急,会有你开枪的时候。”

    许东满点点头,放下枪口,仍保持高度警戒地四处瞟。

    前方又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传来一阵乱蹄窜踏的声音,好像一群四蹄动物被惊散乱跑,带起了哗啦啦的树叶响动。

    黄超和应劭峰加快几步,下一瞬就没入了不甚茂密的丛林与人高的灌木后,后面便只剩下三个猎户围成半个圈陪着岳鑫云与许东满继续前进。

    前头的一个猎户提醒他们已经进入了猎程,就是说随时会有猎物窜出来,他们得随时准备抬起手里的枪,瞄准击。

    忽然,一坨黄黄的东西从林中窜了出来,猎户们霎时蹲下,端起手里的枪只是戒备,并不击。

    “哇,是什么东西?”东满惊呼,只见那东西飞窜过去的速度堪比闪电,只觉面门一凉,仿佛划过了一阵风,吓得她也就地蹲下。

    “坡鹿!”

    岳鑫云低声回答,举枪瞄准那一只飞窜过去的黄影子。

    “什么?”

    许东满惊愕地偏头看正循着那东西飞纵的地方瞄准的鑫云,再看那远处似乎惊觉身处险境边跑边回首张望的黄色小鹿,张着两只招风的尖耳朵,配上那惊惶的狂奔模样,十分可爱无辜。

    就在那鹿惊惶回望的一瞬间,岳鑫云扣下了扳机……

    “不要!”

    没时间去想什么,东满惊叫着敲下了他的枪杆,只听‘嘭’一声,失去准头的子弹在了接近那鹿的草地,惊得它奋力跳起,从一簇灌木丛上一跃而过。

    见那鹿逃过了一劫,东满刚松了口气,却听又一声枪鸣,那跃过灌木丛还未及落地的黄影突地身形一歪,从半空中直线下坠……

    ------题外话------

    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以,不想求收藏的写手就绝不是好写手,为了提醒大家,也为了证明蓝蓝……

    那个,那个,泪奔求收藏,你懂的……

【046】狩猎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