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59】他是灾难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59】他是灾难


    简傲南鄙夷地发出一声鼻音,叫道:“小刘,把东西拿进去,动作快点!”

    听到团长的命令,小刘本能地立正,迅即对身边的华菱点个头,小跑着进病房,下一秒就出来,立在团长身后半步,等候下一个指令。

    “走!”简傲南冷冷一哼,甩开大步走向楼梯,经过华菱时,目视正前方,连眼角都不屑瞄一个。

    小刘刚想在团长背后对新认识的可爱女孩挥手用唇形说再见,却见华菱望着自己身前半步的团长大人,呆呆的双眼发直,张着嘴都忘了用手掩……

    小刘要挥别抬起了一半的手,折了!一分钟前还萌动得欢跳的心脏,停了!

    虽然明知没有一个女孩不在看到英俊威武的团长之后,还会再正眼看自己的,但咱们的小刘同学还是受伤了,很受伤!

    华菱呆呆地目送他们离去,半晌才回神,用力深呼吸。

    OMG!

    这南少,不去演艺圈发展真是太可惜了!长腿酷脸,标准的衣架子,天生的模特气质,尤其适合当军装代言人,肯定能引领潮流,刮起一阵军装风!

    再听西满说东满因为要撕扯某军官的军装才被推下楼梯的,华菱更是惊讶得差点掉了下巴。

    不过,照南少穿军装那副英武帅气的模样,被方博维刺激了,又喝了酒的东满会‘狼’大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昏睡的许东满本不知道,好友已在心里yy了不下几十种撕扯军装的场面,就等她印证了。

    第二天,许东满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乏力的撑开眼皮,双掌下意识的想撑坐起来,一动才发现双手都沉甸甸的,还很疼。

    “咝……”

    她的抽气声,引得房里的人蹿过来。

    “东满!”岳鑫云俊朗的脸上写着紧张,扶起她,“你别乱动,最要紧的是手不能用力,你想要什么就说,我们帮你。”

    东满立刻去看自己的手,被腕上多出来的一截石膏惊得愣住。

    “我的手,怎么回事……”她也只愣了一瞬,关于昨晚的记忆就回笼,顿知自己的手果然被某个暴力男毁了,惊愣化成了怒火,转头对岳鑫云的第一句话便是:“简傲南呢?叫他滚出来!”

    岳鑫云眸色一暗,“小南回部队了,他让我代他向你致歉。”

    “什么?”

    那个该死的男人废了她的手,又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致歉?

    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红三代还懂得道歉?我看,他本没这个意思,是鑫云好心替他说谎吧!

    许东满恨恨地咬牙,发誓下一次见到简傲南,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推他,砸他,踢他,他……总之,怎么着也得报断手之仇!

    “东满!”许岩鹭也在,听到女儿那样叫喝岳家的亲戚,也不知在岳鑫云面前收敛点,不由皱眉,“简军官也不是故意推你的,这是一场意外。”

    不是故意?

    简傲南就是这样对他们解释的?

    岳鑫云温柔地拂过她散乱的长发,“你醒了就好,感觉哪里不舒服么?”

    东满活动了下四肢,除了手,她身上也就一些磕撞出的瘀青。很快,医生就来了,重新检查了一遍,交代了些注意事项,就批准她出院。

    得知自己手没断只是脱臼时,东满大感庆幸的松了口气。但是肥厚僵硬的双手,做什么事都不方便,她就不能不得不对一个名字咬牙切齿。

    这一次,厨房墙上被冷落很久的飞镖靶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只是,她手不方便,就只在靶心以正楷写了一个红底黑字的‘南’字,先照三餐用眼刀子伺候,等她手好了以后,再行飞镖刺。

    西满从冰箱里拿出果汁,眼角余光一瞥,看到了那个南字,咦了声,问:“姐,这标靶上面的南,不是南哥吧?”

    “什么南哥?不准你叫他哥!”东满生气地瞪着弟弟,一个毫无关系的男人,怎么可以一天到晚的‘哥’挂在嘴边?还是个和亲姐姐有仇的人?

    “姐,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南哥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他就是有意的!”

    “姐,你是不是摔坏了脑子,怎么变得……”见姐姐脸色很难看,西满赶紧收了剩下的话,嘀咕着走开:“OK,你是伤员,你最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许东满瞪着弟弟的背影转进房间,气呼呼地喊:“简傲南不是个好东西!你别盲目崇拜他!”

    西满当然不会回应她,关了房门当听不见。

    气得许东满只能踢椅子出气。

    丫的,他怎么会和西满认识?还就是几年前西满被一群篮球小子围殴时出手解救的神勇老大?更是西满视为偶像,羡慕、崇拜、神往的篮球达人?

    她和简傲南,怎么会冤家路窄到这种地步?

    先是她准未婚夫的外甥,现在又是西满的恩人大哥,接下来还会有什么?

    他就像是一种灾难,遇上他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在不停的火山海啸中地动山摇,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世界末日了!

    天啦!可不可以来一道雷劈了那个简傲南?

    朗朗晴空,冬末春来,哪来的雷?

    许东满只能顿足长叹,认命地过几周半残废的日子。

    当晚,岳鑫云提着两大条据说有修复伤口功能的鲜活大鲫鱼,纡尊降贵的来到破落的许家,许家四口都有种遮羞布被揭开的窘迫,接鱼的,沏茶的,切水果的,招呼得不亦乐乎。

    用过一餐所谓的便饭,不方便出门的东满,便请了岳鑫云进自己的闺房坐坐。

    “昨晚,我遇到方博维了……”

    东满敢确定简傲南会对鑫云描述她如何和方博维旧情绵绵、在楼梯间幽会搂抱,过程他目睹,言语他断章取义,再加油添醋,努力致使鑫云误会她难忘旧情,是个水杨花、脚踏几船的坏女人!

    所以,就是岳鑫云什么都不问,她还是要主动坦白。

    只是,岳鑫云听完巡视了一圈她狭小简陋的房间,脸上仍一片淡然,她不解了。

    “方博维的事,你不介意?”

    他微笑,“我介意。只是,如果你一转身就忘情,我想我会更介意!你们毕竟在一起三年,不是三个月……”

    东满喉中一堵,感动地抱住他,“我早已经不爱他了,只是想到他的背叛还会难过而已……”

    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她在他怀中抬头,“鑫云,我们早点结婚吧!这样,就没有人再打我的主意,也没有人再质疑我,想方设法拆开我们。”

    知道她指的是小南,岳鑫云很快地眉心皱褶了下又舒展,点头说好。

【059】他是灾难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