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60】他决定了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60】他决定了


    许东满想早点嫁,岳鑫云自然乐意早点娶,只是,岳王庆唯一的儿子娶媳妇岂能随便?

    所以,原本打算就在订婚当天改为婚礼,却因时间太过仓促而作罢,转而选了最近的好日子。

    许东满的手腕复原的很好,两周后就由岳鑫云陪着上军区医院拆除石膏,无负担两手轻的东满顿觉整个人都轻快了,走路都快要蹦起来了。

    “谢谢魏叔!”岳鑫云向魏宗政致谢。

    “谢谢魏叔!”许东满也学着叫他魏叔。

    魏宗政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后,走近办公室,就听电话铃在响。

    一看来电显示,魏宗政就轻摇头,一半惋惜一半感叹。

    那天晚上小南送她来就医的时候,他以为她是小南的女朋友,就算不是,那也是小南喜欢的在意的女孩,可第二天见岳鑫云一副正牌男友的架势,他懵了懵,后来知道她就是岳鑫云的准未婚妻,就替小南忧心了起来。

    那几个和他侄子从小玩到大的家伙一向眼高于顶,但是,没有最高傲只有更高傲的,是七少里身高最高、气焰最狂的简傲南!

    那样一个家伙对一个女孩子动了心思,会因为名花有主而消褪吗?

    尽管这个主,是他的亲密友伴兼亲舅舅……

    “小南,她的复原情况良好,顺利拆除石膏,筋骨完好,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一接起电话,魏宗政就直奔对方想知道的主题。

    很明显,这不是简傲南第一次致电询问她的伤况进展了,也知道今天她会来拆石膏,所以,魏宗政就简单明了地让他放心。

    简傲南那边轻应了声,说:“你没跟鑫云提我吧?我……她好了,我就不欠她了!谢谢魏叔。”

    这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然而,魏宗政不愿拆穿,反问:“我听说,鑫云和她订婚在即,不久后就要结婚了?”

    电话那端静了两秒,语调平静地回答:“嗯,我不清楚。”

    魏宗政对这种语调忽然生出一种怜悯,叹了声道:“小南,好自为之。”

    简傲南怔了怔。

    好自为之?魏叔这话什么意思?

    挂掉电话,简傲南对着手机做了最近常做的一件事:发呆。

    那天晚上不止那个女人滚下了楼梯,他似乎也滚了一遍,摔伤了脑里某些零件,有了部分障碍。

    他们一订婚就要结婚了?

    知道她是小西的姐姐之后,他就矛盾了,正在考虑不再阻扰,让他们顺其自然,她就迫不及待地要做岳家少了?

    她就那么想当他舅妈?

    证实许东满要当五月新娘后,简傲南愣了半天。

    应劭峰提到鑫云的订婚礼,简傲南的沉默,再一次印证了他心里的想法,抑郁地问:“那天,你来不来?”

    简傲南不自觉纠结了双眉,望着部队训练场上空特别清澈的蓝,只觉茫然,“我不知道……”

    电话另一端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这话如果给扬子听到,肯定要大喊南少病了!

    这么茫然不定的人会是南少吗?

    两个好友都各怀心事在电话端安静了一阵。

    “南,我建议你还是别来了。”应劭峰自认做出了最好的建议。

    既然他们婚期在即,那么应该没有什么能拆散他们了!既然南不能毫无芥蒂的祝福他们,那么,还是能不见就不见的好!

    每次,南与许东满碰面不是针锋相对就是怒火四,应劭峰还真担心有朝一日,他们会在这种冤家仇敌的激撞下,不是两败俱伤,便是迸出爱的火花……

    “嗯。”

    简傲南应着,漫不经心。

    他也觉得自己还是别去了,也应该抽不出时间——然而,他尝试沉淀的情绪,被一张小小的图片打击到了,再次翻涌起巨浪。

    那是一张小得一放大就模糊不清的照片,但是,不仅耳力惊人,目力也不差的简军官还是一眼就看清了图片中央小小的一个字:南!

    南,是常用字,出现在照片中一点也不稀奇,但是,被置放在一个圆形的标靶中央就稀奇了!加上许西满连发几个信息的道歉表明一时手误发错,更点燃了某男耗时费力降下来的怒火!

    呼!

    他决定了,排除万难也要出席她和鑫云的订婚礼!

    她看不到他肯定心情大好,那他为什么要称她的心、如她的意?他愿意放下过往的龃龉,可她不答应,他能有什么办法?

    他简傲南可从来不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善茬!

    订婚礼的前一天,当简傲南告知应劭峰自己回到R市,被应劭峰质问时,他如此回答:

    “我不来,她还以为我怕了她,当缩头乌不敢面对呢?”

    应劭峰有一种莫名的无力感升起,似乎有一场风暴正自天边席卷而来,可以预见,却不可避免。

    “那晚上一起吃饭吧,伟大少也刚回来。”自圣诞节过后,神神秘秘的郝知伟就突然消失了一阵,昨晚才下飞机。

    “不了,我妈一定要我接筱筠回家吃饭,晚点我们老地方见。”

    “好。”

    简傲南去何家别墅接何筱筠,等了足有十五分钟,才见何筱筠婷婷端丽地走下楼梯。

    他却无心欣赏,心想女人就是麻烦,好好的一张脸,偏要在上面涂描做文章,搞得没化妆就跟没穿衣服似的,不能见人。

    看着何筱筠化得致的脸,他眼前忽然就晃过了一幅幅无妆、淡妆、浓妆、哭泣,甚至磕撞瘀伤如上了‘丑妆’的脸庞,就更心烦气躁了。

    到得岳家,刚要进主屋时耳力敏锐的简傲南倏然一顿,使得挽着他臂弯的何筱筠差点收不住脚往前扑。

    “南哥?”

    他蹙眉置若罔闻,下一秒就拿开她的手,提脚大步走进,不再将就腿短的客人,把她撇在身后。

    正厅里没人,他大步穿过爬满花藤的拱门,在偏厅里,果然见到了那把声音的主人——许东满。

    偏厅里,她和花白头发的外婆背对着他同坐在一张藤椅上,不知说了什么逗得老人家咯咯发笑。

    感觉到一道过于冷厉的目光,许东满转过头,看到这张沉的脸,她先是惊异。

    不是听说咱国家的军人一年里没几天假吗?这离上次见面才几天,怎么又回来了?

    紧接着,就是恨怒!

【060】他决定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