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62】我们有过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62】我们有过


    许东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仅为他的冷酷,更为他能读腹语的异能!

    她右边的岳鑫云很快就递了个警告的眼神过来给简傲南,却致使简傲南重重一声冷哼,认为许东满在故技重施,明明与他独处时毒泼辣彪悍,在鑫云面前就装得一副柔弱娇怯的模样,让人以为他一个大男人怎么欺凌了她!

    在所有人诧异的侧目下,简傲南霍然起身,打算与何筱筠换位。

    许东满吓一跳,上身本能反应地往岳鑫云这边倾靠,抬眸看着黑压压一脸乌云的男人,心想这一身白衣与他的黑脸真是绝配啊——黑白配!

    简傲南搭向何筱筠肩膀的手收了回来,突然就不想换了,自己拉了椅子施施然坐下,与前一刻踢椅蹬腿的雷霆之势判若两人。

    许东满怔了怔,他在搞什么?

    简傲南侧过脸,对她露出一口白牙,无声地嘿嘿笑了笑,眼里闪着孩子气的叛逆:你不喜欢、不希望我坐在你身边,我就偏要和你坐一块!

    该死的简傲南,不知道他这么笑很惊悚么?姐会做噩梦的!

    她在心里把简傲南圈圈叉叉了不下百遍,面上却像个受惊的小媳妇,委屈万分却又不敢有半句微言。

    岳王庆皱了皱眉,声音不大却充满大家长的威仪,“小南,你之前做过的事就算了,从今天起,东满就是你的舅妈,你必须表现你应有的尊重!”

    简傲南一愣,随即眼中燃起前所未有的怒火,火星重重落在低头垂眼的许东满身上,掀起一阵形同火燎的灼烫。

    彼时冰山,此刻火焰,真叫许东满头皮发麻,只剩下煎熬两字。

    “尊重?”他重复着这个词,目光毫无尊重地将她从头到脚扫一遍。

    这女人好本事啊,连外公都被她收买了?

    众人等着他的下文,却怎么也料不到他斜斜上挑浓眉,冰冷而不屑地迸出三个字:“她也配?”

    “小南!”

    “小南?!”

    两声叫唤同时响起,却一个是怒喝,一个是惊呼!

    怒喝来自岳鑫云,为未婚妻一而再、再而三受到他的讥讽辱蔑而气恼怒喝;惊呼则来自岳青,为儿子的出格之语而讶异惊呼。

    不仅如此,岳王庆重重掌拍圆桌,原本慈祥的眉眼跳跃着不容违悖的威怒,吓得所有人一惊,岳绀的儿女更是惊惧地张着无辜的眼睛,不知发生什么事让一向慈爱的外公勃然大怒。

    “道歉!”岳王庆手指着这个曾经他引以为傲的外孙,怒叱:“去!给你舅妈道歉!”

    舅妈?

    简傲南一点也不怕外公盛怒中的威慑,居然吊儿郎当地耸耸肩,回答:“我不觉得有道歉的必要!”

    “兔崽子!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叶正雄联手编排了一场好戏?”一想到那些流言,岳王庆就气得心跳加速,“军校里教官没教导你,在国家利益之前,必须放下个人恩怨吗?还是你觉得,这个家,大不过你的己私喜恶?”

    岳青首先变了脸。

    父亲说到‘这个家’时,特意顿了顿,其中隐含的怒意不言而喻。她出嫁近三十年却都长住在娘家,鲜少有人敢说什么,毕竟她是岳家大小姐,手中掌着星梦的管理权,加上她夫家在军政界的显赫势力,岳家二老都没说话,谁敢找死?

    只是,常住在娘家的苦衷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父母不说,并不代表不关心、不在意,此时听着父亲略带影的语气,骂的是儿子,其实戳在了她的痛处。

    简傲南也变了脸,却是矛头指向许东满!

    “我和叶正雄编排一场好戏?”他戾地盯住许东满,如高空中盯紧猎物的鹰隼,随时会俯冲下来将她的双眼叼去,有一股狠劲:“女人,你不仅会装,还很会生安白造!”

    “什么?”

    “别给我装傻!”他低喝,忍住想要揪住衣领将她从窗户甩出去的冲动,“别给我装无辜,我不吃你这一套!”

    上次鑫云就找过他了,认为宴会上那一场发妻对战小三的彩泼骂,是他授意叶正雄的结果。

    他当时只是被冤枉得愤而拂袖而去,不屑辩解,却也造就了今天所有人都相信了许东满的一面之词,连一向疼宠他的外公外婆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指责他?!

    好啊,许东满,这种滋味我也要你尝尝。

    简傲南从许东满身上移过视线,望着鑫云,邪痞地冷笑:“是,是我要叶正雄给她一点颜色看看的,但是,你以为她就无辜单纯了吗?”

    岳鑫云皱眉,其他人一愣,等着下文。许东满却有种不好的直觉,紧张地扭紧了手里的白色餐巾。

    “你问问她,进星美前她对我做了什么?我们是什么关系?”

    此言一出,许东满脸色一变,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望着简傲南,他说什么?除了抢酒、泼漆,她还做了什么?关系?她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岳鑫云也变了神色,一种早已在心里埋下的狐疑逐渐冒出头,看看东满,再看看小南,曾经不止一次涌现的不安,这会儿沉甸甸地压在心头。

    没有人接话,简傲南冷笑着凑近她一点,口齿清晰的一句一句说:“她一开始打的是我的主意,在酒吧里和我抢酒,企图引起我的注意,一举不成功,就反着来,泼了我的摩托车,与我对着干,我一度觉得还挺新鲜刺激,和她……嗯,和她的关系就跟普通男女朋友差不多,该有的都有了,只差最后一步!”

    这下,换许东满脸黑了。

    岳鑫云和岳青的脸却都白了。

    岳王庆夫妇和何筱筠的脸却是怒红了,其他人面面相觑,岳绀和萧威远甚至是事不关己的看戏表情。

    不用去看,许东满也知道大家的视线都在她身上,都在质疑。她却已无法去照顾别人的感受了,只气得想杀人!

    杀了眼前的男人!

    “简傲南,你不要胡说八道!”许东满恨恨地捏着手里的餐巾,当它是某人的脸,我掐!我捏!我拧……

    “怎么?见鑫云喜欢你,要娶你,你就要一口否定我们过去的所有?”

    许东满气得一口气堵在口,差点双眼一黑晕过去。

    “什么过去?我和你哪有什么过去,谁和你是我们,什么该有不该有的?简傲南,你不要血口喷人!”

    简傲南忽然就伸了手过来,她气得浑身颤抖,避之不及被他攫住了下颚,怔愕间,他双眼盯着她娇嫩的唇瓣,像是饥渴她的甜美般伸出舌舔了舔自己的唇角,回味般呢喃轻语:“女人,你忘了我们有过……嗯,热烈的吻,还有,你向我展示过你裙下的风光……”

    轰!

【062】我们有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