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64】又发神经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64】又发神经


    非富即贵的社区大马路旁,有一条专设的遛狗小道,此时,在宣告夜晚起始的橘色路灯下,有一个纤细的身影,正踽踽独行。

    那是从岳家狼狈出来的许东满。

    春起的晚风吹乱了她披散的长发,同时也温柔地拂拭走她脸上的湿意,风干她眼里未及滑落的泪水。

    路过一家哥特式的塔楼,在十亩以上的占地中,巍峨高耸,又高又的黑铁栏杆阻隔了路人的靠近,却又遥遥向路人展示着它高人一等的睥睨之姿。

    许东满停了停,伸手抚过黑铁栏杆里钻出的一截樱花,细碎的花瓣随之纷纷扬扬从枝头落下,眨眼就被风卷走,离了生长的地方。

    她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明明只想轻抚那些花瓣,为什么它们就凋零了?

    美丽,为什么总是不能长久,不够坚韧顽强?

    身后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隆声,许东满没有转身,不想去看,因为,岳鑫云不会追出来,别人也不会。

    她在人行道上,也不用给车让路。

    她等着社区里某住户的车子经过,然后还她一片宁静,走出这个没有公交也叫不到出租车的高级社区。

    车子呼地经过,却在她前面一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露出一双致的脚踝。

    何筱筠款款下车,在许东满一米距离外站定,微仰着头,一副女王式的傲慢姿态,只可惜许东满比她高出半个头,再仰脑袋也无法展现她高人一等的气势。

    许东满静静站立,等着她开口。

    这世上不乏雪中送炭的好心人,但何筱筠,可能吗?她只希望落井下石的时候,别下太大的石头就好。

    “哎,这里不好叫车,到前面街口好像要走很长一段路呢!”何筱筠撇嘴,怨父母把哥哥们一个个生得高大,却把自己生得如此娇小,更怨许东满脚下的高跟鞋以及狼狈至此还昂首挺直着腰,语出娇软,仿佛刚才泼辣骂人兼泼酒的人不是她,还是当东满闺蜜一样的姐妹,“要不,我送你一程吧?”

    许东满一愣,困惑了。

    “来啊,老路送我回家,顺路送你到外面街口。”何筱筠微笑,似乎心无芥蒂。

    许东满一看,车子旁站着一位中年男子,正是岳家的司机老路。

    闻言,老路打开后座车门,说:“许小姐,请。”

    也许,真是好心顺路载她一程吧!许东满迈动了脚,向车子走去。

    却等许东满走到车旁了,何筱筠突然叫住她:“许小姐,等一下!我刚才下车脏了鞋,你帮我擦擦再上车吧!”

    许东满前迈的脚步晃了晃,老路也愕了下,随即垂下眼,表明事不关己。

    “你说什么?”

    何筱筠已经走到她身边,笑得娇美,指指自己脚下,说:“擦鞋这种事对许小姐来说不难吧?当然,我还会给你小费的!”

    呼!

    许东满的呼吸霎时急起来,瞪着何筱筠,双手在身侧握紧。

    “不愿意擦?”何筱筠依旧在笑,眼底都是嘲讽,“也是哦,云叔把你捧得那么高,一下子要你弯腰有点难,那就对不起了,你就直着腰走路吧!再见!”

    说完,何筱筠微弯腰钻进了老路打开的车门,关上门前还冷笑着丢下一句:“我今天总算明白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

    老路为难地看她一眼,歉意地点个头,绕过去进了驾驶座,轰隆着开走,对站在路边的她扬起一阵灰色的气体。

    许东满不避不让,就这样迎面吸进了满腔的汽油味,用力咬着下唇,是自罚,也是自省!

    记住,这就是你痴心妄想的下场!

    不远处,有辆白色路虎停在那里,驾驶座上的男人白衣如雪,黑发如墨,微眯着眼将腰背笔直、下巴微仰、狼狈却张扬着倔傲的女人尽收眼底,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不去换档。

    她维持那个姿势几分钟后,才继续迈步。

    白色路虎也缓缓滑行着。

    简傲南从来不知道,出社区的短短一段路,他居然能花二十分钟?!

    跟着那个女人干什么?你又发神经了,简傲南!

    “草!”

    望着前面还在一步步蠕动的身影,他骂了声口,踩下油门,呼啸着从她身边掠过,眨眼就到了外面街区。

    许东满本不知道刚才经过自己身边的车子里,有双跟了自己一路、郁怒而困惑的眼,更有个她此刻恨不得撕皮咬烂丢去施肥的男人!

    终于走到川流不息的热闹街区,许东满已经双腿酸软,看似不远的一段路,竟比回乡下老家爬山祭祖还累。

    茫然地望着公交站牌,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回家吗?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父母解释明天的订婚礼没有了,他们眼中千载难逢的富贵女婿也没了!

    他们要是知道这一切被她如何亲手毁掉的,老爸一定会大失所望的痛心,老娘更会举着扫把追打她吧!

    怔怔地看着一班班公车来了走,走了来,公交站的人上了下,下了上,许东满脑中还是空白一片。

    所有人都知道她要订婚了,请柬也都发出去了,明天,等他们都知道订婚礼不是延迟,而是取消,且再也不会有她与岳鑫云的后续时,她的世界大慨会山崩地裂吧!

    想想邻居街坊和那些同学同事会有的反应,她只觉头疼欲裂,期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她拿出了手机,看着电话薄里为数不多的朋友,还是按了华菱的号码。

    华菱,她最要好的朋友,无论盛衰荣辱都是第一个分享的对象,除了华菱,大慨没有人能更深切地明白她的苦楚,了解她的冤屈了。

    嘟声响了很久,才接起来。

    “东满?”华菱擦着湿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讶异地嚷:“不是去岳鑫云家吃晚饭的吗?这么早,他舍得放你回来?”

    听着这话,许东满尝到了满嘴的苦涩味,用力深呼吸,“你在哪里,出来陪陪我……”

    “东满?”华菱大感不对劲,这声音疲软无力还有点暗哑,完全与喜事临门应有的高调爽利相反。

    “别问了,你说个好点的酒吧,我过去等你!”她去过的酒吧就上次遇到南少的那一家,实在不想旧地重游徒惹不快,只能换块地儿买醉了。

【064】又发神经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