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66】我要


    郝知伟摇摇头,口密如蚌。

    见他不想说,他们也不再问。应劭峰转而望着简傲南,神情难得的一本正经。

    “南,那女人前一刻进了隔邻的狼情酒吧。”顿了顿,他补充:“只有她一个人!”

    简傲南怔了怔,这女人是跟着他来的,还是怎样?

    豪门梦碎,她这是要进酒吧买醉?

    “那女人从今天起和我们再没关系,不用盯着了。”

    “是吗?”应劭峰耸耸肩,“我倒想看看她会在狼情里做什么?你还记得上次在我酒吧里,她大呼小叫的要告我卖假酒的事吗?不知道她今天会出什么状况呢,真有点期待!”

    简傲南的脸蓦地黑沉,活脱脱一个英俊冷冽的少年包公。

    和那女人别开生面的初遇,简傲南怎么可能忘?一想起来他就磨牙,想逮住她咬一口……

    嗯,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报咬舌之仇,也让她尝尝辣酱与米酒流连在伤口的非一般味道。

    一巷之隔,许东满在震天价响的摇滚里喝下了三杯威士忌,华菱还没到,她也依旧清醒,只是,她不再傻乎乎地指责酒保给她假酒了,而是观望着那群魔乱舞的男女,形态各异的失意买醉者。

    她的落单,在酒吧这种地方就等于贴着“我孤单、我寂寞、求勾~搭”的标签,上来搭讪的男人十分钟里就来了三个,东满自嘲:真是抢手啊,豪门转了半圈镀过金就是不一样,想当初她和华菱在应劭峰的酒吧里一小时,半个男人都没见凑过来。

    哦不,算有一个吧,虽然他表情看起来很不屑搭理她这种平庸的女人,但也算是凑过来的,哼,他点和她一样的酒,说不定是故意的?

    第四个,是一个看来刚成年的大男孩,一屁股在她身边坐下,“嗨!一个人?”

    东满瞥他一眼,淡淡地答:“我等人!”

    “男朋友吗?”

    “女朋友!”

    大男孩一怔,随即一笑,“拿蕾丝边拒绝对你感兴趣的男人?你真有趣!”

    东满翻白眼,“我对男人没兴趣!”

    这也是实话,起码目前她没兴趣。

    “不试过怎么知道没兴趣?”

    东满脸一热,不语。

    大男孩眸中霍然一亮,以一种崭新的目光将她上下打量过,盯住她酡红的脸,低问:“你不会是还没被男人碰过吧?”

    囧!

    被一个和弟弟差不多年纪的男孩这样当面挑白,有够羞窘尴尬的。

    “走开!姐对小孩子不感兴趣!”

    大男孩眉眼划过不快,显然不喜欢被人嫌弃年纪小。

    “好吧,我姐和你差不多大……”

    男孩摒弃了搭讪女孩的腔调,以姐姐相称,渐渐的,相似西满的男孩,让东满觉得还挺投机,把满肚的苦水向这个愿意倾听的陌生人倒出来。

    男孩听着愤慨激动,说要认东满作姐姐,请她喝一种符合今天心情的**尾酒,酒名:晴天霹雳。

    从调酒师里接过酒的同时,男孩的指缝中也滑落一颗小小的药丸,掉入棕色的酒中再也不见。

    东满不知,这‘晴天霹雳’可不是普通求口感美观的低度**尾酒,它的用料是三种份量相同的烈酒,酒劲与口感都有极强的冲击力,才会有这么一个威风凛凛的名字。

    她先浅抿了口,先是入鼻的烈酒芳香,入口更是百种滋味齐聚,酸苦甜辣都有,很挑战味蕾,让她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酒。

    “怎么样?”大男孩满怀期待,眼底有一抹奸诈快速闪过。

    许东满咂舌,“唔,酒如其名,果然好霸道!”

    “姐姐喜欢吗?”

    “喜欢!”

    “喜欢,你就多喝点!”

    “谢谢你介绍的好酒。”

    “不用谢!”

    大男孩笑,单纯的笑容下藏着暗的得意:不用谢我,因为你将用你干净的身体作为谢礼回报我。

    东满浅尝慢饮,渐渐开始头重脚轻浑身发热,嘿嘿笑道:“这酒不错,比纯威士忌好多了!”

    丫的,那三杯兑过的威士忌都不够这一杯份量!这个好,不仅名字好,还口感猛,更酒劲足,份量爽……

    “啊,好热!”

    男孩就等着她这一个反应,笑着说:“热吗?我们去外面吹吹风?”

    “好啊!”东满扯了扯有点高的衣领,似乎有一团文火从胃部扩散,暖了她四肢,也暖了那颗愤恨悲凉的心,嘀咕着:“华菱也不知道搞什么,这么久还不来……”

    男孩也在心里嘀咕:再给我几分钟,我就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走出酒吧,许东满已经脚步虚浮地走不直了,需要旁边的男孩搀扶着才站稳。

    “姐,你醉了,去我车上坐一会儿。”大男孩不由分说半扶半抱地想将她拖到自己车里去。

    “呵呵,我醉了吗?”东满歪倒在男孩怀里,闻着属于男人的淡淡烟草味,脑里晃过刚才接住自己的那个流氓军官,意识里却毫不抗拒他的碰触,甚至还有点喜欢,“晴天霹雳真厉害,我终于醉了……”

    “嗯,姐姐醉了也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男孩了她的脸,猥琐的笑意涌现,“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夜晚。”

    一巷之隔。

    那边,男孩扶抱着东满上车,这边,应劭峰附耳在简傲南耳边说了几句。

    “什么?”简傲南两道浓眉像两把黑亮的长剑般斜斜上举,代表着他的惊与怒,“她被下药了?”

    “应该是吧,我的人也没看很清楚。”应劭峰审视着好友变换的表情,说:“狼情里大的没有,小的倒五花八门,照她那样八成被下了药。不过,也不排除两厢情愿的可能,毕竟她攀豪门不成,一时失落,也难免找人慰藉不是?而且,那男的二十岁左右,年轻热情,力旺盛,绝对能满足她寂寞的芳心……”

    简傲南紧紧皱了眉,一幅幅少儿不宜的运动画面闯入脑海……

    曾经奋力顽抗他的吻,甚至狠绝地咬伤他的女人,双颊染了一层不正常的嫣红,不但不反抗,还不顾羞耻的主动紧抱着一个没有五官的恶心男人,低吟着能让男人热血沸腾的话:“我……要……”

    该死的女人!

    才刚和鑫云分手,就迫不及待地到酒吧找新目标?

    简傲南中怒意翻腾,抄起外套,丢下话就风一般卷出包间:“叫人堵住他们!”

    应劭峰望着他迅速消失的方向,幽幽叹息着低语:“早叫他们堵了,就算不为你,也为云少不是?”

    ------题外话------

    一小段涉猎暧昧的描写,居然涉h,修改了几次,我汗,只能删删减减……

【066】我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