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069】不求你负责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69】不求你负责


    吩咐前台拿了止疼药,又叫人去星梦拿了一套她尺寸的衣服送过来,简傲南就在房里等她出来。

    她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忍不住去翻出来看了眼,又是那个华菱,刚才在车上就打过,东满并不想听,此时大慨更不会想接听了,他便掐掉丢回去。

    无聊地开了电视,等了不知多久,他有点担心地去侧耳倾听浴室里的动静,只听水声哗啦啦的,他敲了敲门:“许东满,你还没洗好么?”

    她把第一次保留到现在,是想给将来的丈夫,还是未找到最爱的人献出去?不会是第一次意外给了他,就要寻死觅活吧?

    好歹他是简傲南,不管哪一方面都配得起她,要真计较起来,其实是他吃亏好不好?

    他越想越觉得她有可能在嫁不成鑫云,又在失去贞洁的双重打击下一时想不开,于是重重敲门,大声喊:“许东满,你没事吧?没事的话,你出个声,要不然我进去了……”

    忽然,哗啦啦的水声停了,传来一声嘶哑的回应:“我没事!”

    “哦,那你快点!”简傲南暗吐了一口气,紧提的心放回肚里。

    没多久,浴室门从里面被敲响,“那个……我的衣服呢?”

    “在门前,你打开就可以看到……”想了想,他体贴地转过身去,“我去玄关,你穿好就出来。”

    简傲南两大步就走到玄关,无聊地盯着天花板上一块干了的水渍,脑里开始正常运转。

    他和她发生了关系!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会要求他娶她吧?刚刚与鑫云分手,豪门少***美梦破碎,立刻就有机会再入豪门,还是在豪门之上加了官字的大红门,她一定不会放过……

    想到被迫娶妻,他就心生抗拒;但是想到刚才那**的美妙,又觉得娶她回家好像也不错;再想到被这个女人的心思得逞,他就恼火……

    烦躁地扯了扯极短的头发,他在玄关踱来踱去。

    浴室里,许东满除了头还有点晕之外,神智已经完全清醒,发生过的一幕幕在脑里回放,撕裂的感觉再一次扎入身体,痛得她快无力承受。

    她**了!

    她小心翼翼保留的清白,不曾给初恋方博维,不曾给未婚夫岳鑫云,却给了她最痛恨的简傲南!

    她宁可**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也不要是他!

    对着镜子,许东满流着泪,无声哀嚎痛诉苍天不长眼,怎么就派了个魔鬼一样的男人来折磨她?

    他买的衣服和她原本穿的差不多款式,连内衣裤都有,尺寸刚好,叫她恨得咬牙的同时,也羞红了脸。

    这个流氓军官,居然也有细心的一面。

    穿好打开浴室门,果然不见外面有人,走出去,就见高大的身影从玄关处钻出来,看见她,他嘴角扯了扯,像是微笑。

    老天对他真是厚爱,生得高大英俊,不笑的时候冷峻英伟像个严谨的军人,笑起来的时候带点孩子气,俊美得像个妖孽。

    “这是止疼药,过来吃一片。”他迅速奔去拿床头柜上的矿泉水,帮她拧开盖子,和止疼药一起递给她。

    许东满摇头,“我不需要!”

    药只能止身体上的痛,而止不了她心里的痛。

    “刚才你不是很疼么?吃一片,会舒服点……”简傲南再递近一点,坚持要她吃药。

    “我说过,我不需要!”她猛地一推他手里的药和水,哗啦啦的,药片撒了一地,拧开了盖子的矿泉水也泼湿了他一边裤管。

    许东满看了眼,完全没有歉意,径自走过,拿了包就打算走人。

    某男看看自己变得透明的白色裤管,再看着她的脚踩上了那些药丸,如同践踏了他的一番心意,气得伸手抓住她,吼道:“喂!你什么态度?”

    态度?

    许东满冷笑,“简军官,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就这态度,你还不知道吗?”

    “该死的,你到底想怎样?”简傲南一时失措了。

    她不是应该哭哭啼啼的要求他负责,然后赖着他,赶都赶不走的那种吗?

    “怎么样?”许东满失笑,冷漠地抬头看他,“简军官,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我和鑫云没戏了,我还可以保证,绝不亏欠岳家一分钱,我将奉还他送我的所有东西——当然,那条手链被你夺走的,你负责还!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简傲南磨着牙,这女人怎么能这么冷漠,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陌生人?他们前一个小时刚发生了那么亲密的肢体关系,还是说,她本不在乎那劳什子的第一次?

    抑或者,那第一次本就是糊弄人的?

    毕竟,他看到不少广告,补那一层膜的费用低廉得很,她完全负担得起再补一次,所以她豪不在乎?

    许东满见他半天都没出声,显然很满意她与岳鑫云划清界限,没有问题了。

    她去掰他的手,要离开。

    他怒了,五指紧扣她的手臂,任由那只柔软的小手在上面抓绕掰扯,也不能掰开一点空隙。

    “女人,我们今晚的事怎么算?”

    “呃……”东满一窒,顿感面颊发热,“你我都是成年人了,当一夜~情玩玩,没什么好算的!”

    呼!

    简傲南腔里顿时气流乱窜,呼吸紧促又放缓下来,咬了咬牙:“好,你最好记住自己说的话!”

    许东满冷笑,“那是当然,你放心,我就是没人要,也不会求你负责的!最好简军官把这事忘了,你我再无瓜葛!”

    听听她这口气,到底有多嫌弃他?

    靠!

    “是吗?我听说这一行也有定价的,你想要多少,我可以付现金。”玩高姿态吗?哼,他也会!

    许东满的脸霍地刷白,紧咬住下唇,脯急剧起伏,却忍住不发作,好几秒后才平静下来,“放手!”

    他没有再为难她,松了手。

    她一得自由就跑着出了房间,蹬蹬蹬地跑下楼梯,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尽管她浑身酸软,双腿间还隐隐作痛,她还是一刻不敢停顿的跑出了旅馆,到了萧条的街上,刚好有一部公车经过,她就像飞蛾扑火般,伸开双臂拦在车头前。

    慢一步出旅馆的简傲南,看到她不要命地跑到道路中央,再看那公车正朝她开过来,顿时,心脏传来一种绞痛,明知来不及,还是飞扑过去,更撕破喉咙地大喊:“不要!许东满!”

【069】不求你负责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