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072】明媚


    应劭峰的私人俱乐部。

    两大风流少爷陪着闷闷不乐微带愁容的郝知伟喝酒,伟大少不爱搭话,峰少和超少就闲聊,话题绕着南少带走许东满后,会有什么发展?

    桃色八卦最有爱了,特别是一向对女人不假辞色的南少,居然那么紧张地冲下去,还把女人扛在肩上走,那画面该有多震撼啊!

    这么一想,黄超就后悔没跟着去看,陪着这个蚌壳似的闷葫芦一句也敲不出来,真没意思。

    包间们开了,他们口中的桃色八卦男主现身,大步走进,把自己摔在沙发里,抓过一瓶酒就对着嘴喝。

    应劭峰和黄超相视一眼,都很讶异。

    南少身上有些狼狈,原本如雪白的衣服有了斑点水渍,不知上哪儿滚过?

    “南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带了个被下药的女人走,不是应该发生什么吗?

    “许东满呢?”应劭峰问,从那个被打昏的男孩口中得知,他下的是‘明媚’,那是迷幻与媚~药的混合,不和人‘干上一架’也得等一夜药效才会褪,南一个人回来,是把她丢给另一个男人去解决了?

    “我送她回家了。”简傲南淡淡的答,喝了半瓶酒后,才长吐一口气,双臂伸展搭在沙发上,仰头望天——天花板。

    “不会吧?她可是喝了加了明媚的晴天霹雳!”黄超咂舌,是那女人强悍不被药控制,还是他军人作派,绝不趁人之危?

    “明媚?”简傲南坐直身子,不解地问:“那是什么药?”

    “那是一种混合品,吃了使人保持在清醒与幻觉之中,看起来就像是喝醉了酒,但是,身体内却渴望男女交~合,药效不是很烈,女人吃了一般不会主动扑食,但是一经挑~逗,会表现出内心深处潜藏的妖媚和欲~望,神智清明能保留记忆,醒了之后会以为做了一场春梦……当然,如果她身体上没留下任何痕迹的话。”

    角落里的郝知伟停下了喝酒的动作,微抬眸似在深思。

    简傲南长眉纠结,“神智清明?那就是说,药只是催动她体内的欲~望,不挑~逗她也不会主动?”

    应劭峰点头。

    “那如果那个男人是她厌恶的人,也没挑~逗她,会怎么样?”简傲南回想,自己什么时候撩她了?是她先脱了衣服,又用眼神红果果地挑~逗他才真!

    “嗯这个……得看那女人对的饥渴度。”应劭峰眼神暧昧地在简傲南身上溜了一圈。

    不会是许东满饥渴地扑倒南,南身上才会有这么狼狈的印迹吧?

    简傲南双眉紧锁,沉默不语。

    黄超急了,“南,到底你上了她没?”

    应劭峰也眼珠子不转地直盯着他,等答案。

    简傲南却冷扫了眼,转移话题:“那小子呢?你交给涛子没?”

    “交了。”应劭峰摊摊手,看来是敲不出答案了,不过,上了的可能比较大,否则,南早就翻脸了,而不是这样避而不答。

    “涛子怎么说,这种人该剁了他老二喂狗!”

    想到许东满在那小子车上春光半露的感模样,想到要是峰少没有派人盯着,此时她会被那小子带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在他身下娇吟哭泣,被辗转占有……简傲南就咬牙,真想亲手宰了他。

    “那是叶家嫡孙,不能动。”应劭峰再次无奈摊手。

    “叶家的?以前怎么没见过?”模糊印象里好像有那么个小屁孩。

    “国外留学的,刚回来。”

    “叫叶老管着点,再有下次,我让他抱不到曾孙!”简傲南重重一哼,却也只能就此罢手。

    叶家小子被简傲南那一拳打得躺了医院一个礼拜,知道打他的人是在R城横着走的简傲南之后,也只能自认倒霉,以后见到他还是绕道走吧!

    他们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岳鑫云的订婚告吹,在R城喧腾了两天后也就归于平静。富家大少爷成功车迎娶平民灰姑娘的事本就不多,临时变卦也是正常的,岳鑫云依旧是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各家争相笼络的女婿目标。

    简傲南回了部队,还是一有假期就往R城赶,但是,舅甥俩不再腻歪在一块,长辈们尝试让他们两个和好如初,只是岳鑫云不愿,简傲南也不能拿热脸去贴冷屁股,况且,他也没那么多时间和耐心。

    许家在第二天就奉还了所有属于岳家的东西,大到七位数的聘金,小到电梯里给东满擦鼻血的领带——当岳鑫云收到那条已洗干净、再也找不出她的血迹的领带时,鼻头酸了。

    东满,你还清了所有,却有一样东西,你永远也还不回来:那是我对你付出的感情!

    许东满向星美递了辞呈,岳鑫云一句没说就批了,收拾东西走时,姚幸书面色不善地瞪了她一眼,指责的意味毫不隐藏,她心有愧歉,对着紧闭的总经理办公室鞠个躬,再对姚幸书点个头,在众员工的指指点点下,离开星美。

    她颓废了几天,泡在网吧里打游戏,和人打屁闲侃,日夜颠倒。

    华菱对东满那天晚上的遭遇感到内疚,但是她不敢提真正使她迟到的原因,怕东满会掐着她脖子骂她见色忘友,何况,那‘色’还是与某军官有关,就更是半个字也不能提了!

    某军官,现在是许东满字典里的禁词!提者,杀无赦!

    西满有一次无意提起,就遭遇冷暴力,换下的脏衣服一整个星期没人洗,害得他同一套衣服连穿了三天!幸好这是春天,要是在夏天,所有人还不得与他保持三丈距离?

    就连血亲的弟弟一次无意提起,都不容情,何况她一个老友?

    其实,那天晚上华菱是准时出门的,但在门口发现站岗似的站着一位阿兵哥,却是那位简军官的警卫员,小刘。

    小刘腼腆羞涩又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是在这小区随便碰碰运气,刚巧就等在了她家门口,她就很没骨气的感动了。

    他再一牵她的手,说明天要回部队,没事的话陪他走走,她就很没义气的把东满给忘了。

    都是缘分啊,害得她现在和东满在一起,接到小刘的电话,都要像做贼一样,藏着掖着。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后,终于被东满发现了,她预料中的暴走并未发生,只是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她,“以后他来,你就大大方方地去吧!”

    华菱有种八年抗战终于解放的感觉,就差感激涕零了。

【072】明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