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 东南闲事三两桩【一

误惹军官,强娶霸宠 东南闲事三两桩【一


    最新最快的R市的上流社交圈,因简傲南的一年孕夫产夫长假而有些风惨雨。

    最轰动的莫过于R市新世贸中心落成的开幕酒会。

    当晚,城中商政云集,名媛千金齐聚,许多平时极少露面的高官贵胄几乎都到齐了,衣香鬓影,杯盏交错,一派奢华盛景。

    星美是新世贸中心的大力投资者,岳家人自然不会落下,岳王庆平日里已是退休状态,今天也带着老伴盛装出席,代表对R市新地标的重视。

    以往这种场合肯定能见到的岳家大小姐,继半年前的突然对外宣布隐退、星梦行政大权由媳妇接手开始,毫不意外地继续缺席,岳家人更对她的行踪三缄其口,很是神秘。

    除岳青之外,岳家人全部到场,岳绀和萧威远,岳鑫云和欧阳婉晴,虽不姓岳却没人敢不当他是岳家人的简傲南,也带着他的妻子许东满出席。

    最近,简傲南陪老婆逛街买孕妇和婴幼儿商品的同时,也不断接受着东满对他的改造,他的更衣间里也因此多了黑白以外的色彩,这一天,他摒弃了不是黑就是白的习惯,一袭紫蓝色西服穿在比超模比例还完美的身上,内衬淡粉色的衬衫,没有系领结或领带,不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微敞着露出一半锁骨与可窥见一点的古铜色雄伟肌,完全是一副风流倜傥、玩世不恭且温柔多情的翩翩贵公子模样,连一向自命玩世风流、在着装上最具品味的应劭峰见了,也立刻甘拜下风,大叹:有老婆滋润的男人就是风骚啊!

    要是简傲南一早就以这种面貌在R市晃荡,恐怕成年起就占据R市娱乐界风流名公子榜首的应劭峰,得把位置拱手相让了!

    想到娱乐界,应劭峰忽然抽了抽眉,转目往表演的舞台看去。

    那儿,舞群正载歌载舞着欢庆的曲目,舞娘个个身材火辣,着装清凉,但是,这些女人本不能让尝遍百花的峰少多投注一眼,他只是没有特定焦距地扫了一眼,微蹙眉若有所思。

    今晚的R城盛事,少不了各界助兴节目,明星歌手是一定要的,更请到了当今风头正劲的影视歌三栖玉女偶像——倾羽,来当压轴嘉宾。

    在影视圈娱乐界也占了一席之地的应劭峰,自然对她不陌生,何况,十一年前,倾羽曾经是他俱乐部旗下一名嫩得能出水的小美人,只是,那时候她还不叫倾羽……

    东满已经腰围渐圆,小腹微鼓,一袭渐变水红色的雪纺纱洋装,已经无法掩盖她的孕味。

    有狂霸孕夫的请长假相陪,日日围绕着她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地喂她一天五餐再加三顿点心,又不许她劳,规定每天最多工作四小时,孕夫还随侍在侧,一个眼神稍微冷点扫过去,就够让星梦那些高级主管打寒战,有事速奏,无事快滚!所以,她的工作其实少得可怜,其他事又不让做,东西吃得多没处消耗,不胖才怪!

    简傲南轻扶着许东满的腰,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地格开可能的碰撞,除了他愿意,无人可以随意近她的身。

    但是,星梦总裁没出现,副总便是重要采访对象,避不开几个胆量大的资深记者,简傲南也只好让许东满敷衍一下他们。

    一见有人围着,那些过分热情的、想趁机上镜的人走过来寒暄,简傲南柔情似水的眼眸从东满身上转开之后,就会变得冷利傲慢,特别是见到那个怎么看都是一身流气的叶家小公子——叶允尚时,深潭的眼睛里更是出细碎的冰芒,叫旁边的人忽然起了寒栗。

    “哎呀,姐姐,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叶允尚轻轻拿开了女伴挽在臂弯里的手,上前就要自来熟地去握东满握完一个记者还没完全收回去的手。

    眼看着东满最近养得纤白细润的指尖就要落入叶允尚伸出的狼爪,突然就从天而降一道紫蓝光的光束,其力度与速度带着撕裂空气的微响,清脆的“啪”一声,打在了叶允尚离东满只剩一厘米的手腕上。

    “滚!”

    “啊!”

    一声冷喝伴随着一声惨叫齐齐响起,引得与会的人群齐齐掉转视线,在两秒短暂的凝固之后,便是一片惊呼抽气声。

    叶家小公子捧着右手腕在哀嚎痛叫,很显然是被打了!

    也很显然,打他的是一脸黑沉、最近闲得慌的R城霸王、岳家的孙大少、简家子弟中年纪最轻就得上校军衔的:简傲南!

    叶家势大显贵,难道岳家和简家就好惹?所以,没有人敢为叶允尚出头。

    叶允尚的女伴在看到简傲南时,心神悄悄荡漾,再看到他对身边的女人那般深情温柔,就不由感慨:R市有这么出色的男人自己怎么就错过了?

    听到叶允尚惨叫才回神,她也才醒起自己今晚的身份,上前扶住叶允尚,不知道简傲南是何人的她,自然认为城中大慨没有人尊贵过基脉络遍全国商政的叶家嫡孙,娇叱着指责:“你怎么可以打……打人?”

    简傲南冷冷一嗤鼻,她原本理直气壮的指责就打了个三折,势弱声微。

    众人暗中摇头:这位美眉哪里来的,不认识R城霸王就算了,也不懂得看情势?敢出手打叶允尚、旁边还没人敢出声的能是普通人么?她也敢当面质责?

    “这一次是手,再有下一次——”简傲南却看也不看胆色不错的美眉,视线下移到叶允尚的下半身,勾唇冷哼了声,余下的话意不言而喻。

    叶允尚捧着腕骨脱臼的手腕痛得额上冷汗直冒,听到这话顿时浑身一颤,下意识地两腿向内拢,更夹紧了臀肌,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

    想起两年前简傲南一拳就让他在医院躺了一周的惨况,他心犹有惊惧,后悔自己仗着简傲南忌惮叶家不敢太过分而一时兴起的举动,以为时过境迁,以为今晚这种盛大的场合,他总不至于太嚣张,可谁知……南少气量狭小爱记仇,连手指都没碰到他老婆,就被敲折了手腕!

    偏偏,被揍了两次重伤之后就请的贴身保镖,因为今晚酒会请的都是商政名流,保安措施严密,而被留在了外面,导致连个扳回点面子的助手都没有!今晚来的其余叶家人都是旁支,他这个嫡系少爷都不能镇住简傲南了,还有谁够资格出头?

    或者说,还有谁敢?

    叶正雄看到小侄子迎上去自取其辱,就一早拉着太太有多远避多远,省得南少记起来上次正太小三的事件,对自己秋后算帐。

    叶允尚的女伴也惊觉眼前的男人早已不是刚才扶着夫人一脸温柔的男人了,那扫向叶允尚下半身的眼神本不是单纯的吓唬或口头的威胁,而是像杀生如蝼蚁般的残戾狠绝,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腿脚发软。

    场面一时僵凝,在欢庆的背景音乐之外,静得落针可闻。

    记者们更是浑身发寒,在商政界系错综复杂的两大家族的大少爷,为一个女人一触即发的最佳八卦、也一定能火的新闻,却没有人敢拍照。

    开玩笑,谁知道南少愿不愿意这样子上镜,要是他不爽了,一拳过来,相机被毁是小事,要是断胳膊歪脖子的,何必呢?还不至于要到为工作拼命的地步,是吧?

    许东满也痛恨叶允尚,只是,她不愿多做纠缠,更不希望简傲南为她与叶家成宿敌。于是,她伸出双手拉住简傲南敲折了叶允尚后就一直紧握成拳的手放在自己掌心包住,她知道,那紧握的拳头里肯定握住了许多因叶允尚的身份而不能发泄的怒火,要是换成任何一个人,照简傲南的脾,那人早在很久以前就该残了,而不是还能在这种场合出现,进而惹火他!

    “南,鞋子有点紧,我脚站得累……”这个时候,她决不能劝他对叶允尚高抬贵手,只能以娇弱为借口转移他的注意力,放过叶允尚的同时,也等于放过他自己。

    只是,她一说脚累的下一秒,这从来没有公众场合意识的男人,便微一弯腰,当着这许多人的面,给她来了个公主抱。

    “呃!”

    东满立刻成了几千瓦光束下的炙烤物,迅速发热,露在衣服外的肌肤起了一层醉人的红,不敢去看任何人,赶紧借双臂去搂某南的脖子时把脸往里钻,像只鸵鸟。

    某南垂眸看着某东的羞赧动作,心情好了些,大步开走,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一路目送着这个目中无人的男子,抱着他心爱的女人,在休息区坐下,蹲在她脚边,大掌毫无顾忌地伸进她裙下。

    “南,不用了,我坐一下就行了……”东满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霎时,羞得无颜见人,急忙移开脚,并弯身去拉出他的手。

    “你坐着别动!”简傲南腾出一只手按住她的肩不让她弯腰,眼神认真且固执:“从进来到现在,你已经穿着高跟鞋站了超过半小时,该累了,我帮你揉揉。”

    “可是……”虽然简军官最近经常做这事,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好意思做,她怎么好意思享受?

    这里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们,叫她怎么面对他们暧昧的眼光?

东南闲事三两桩【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