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一章 霸王硬上弓


    黄昏,绿荫夹道的公园,夕阳的余晖洒了一湖的金碎。

    有两个年纪大概十七、八岁左右的女生坐在灌木丛生的河边的藤椅上,藤椅边上放着两个鼓鼓的包包,神神秘秘地交头接耳。

    “小夜,这样真的好吗?你还未成年哎,好像……听说和未成年人上床不管是对方愿不愿意,都算做是强奸。你……你会害他变成强奸犯啦!”

    说话的少女有着标致的鹅蛋脸,如瀑布般的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肩,可以看出以后一定会是个迷倒一大票异的美人。

    此刻,她的手中紧紧地握着一瓶透明的体,大大的美眸瞪着坐在自己旁边同样相貌出众的少女。

    把喜欢的人变成强奸犯,那样很不人道!

    “会吗?要是他成了强奸犯,那我不就是强奸犯的老婆,我老爸面子挂不住,婚姻会有阻碍哎!”

    夏夜皱起小巧的俏鼻,灵动的双眸注入了些许困惑。好像被她喜欢上的那个倒霉蛋已经愿意娶她似的。

    “对,没错!所以,你千万不能乱来!喜欢人家可以先去告白啊,然后再牵手、拥抱什么的嘛,你这样一步到位,太惊世骇俗了!”

    生保守、从小到大都是乖宝宝一枚的乐又淘用力地点点头,直想要劝好友快点打消色诱心上人的念头!

    夏夜偏头思考好友提议的可作,一抹高大、英挺的身影在此时进入了她的视线。

    啊!猿粪啊!

    迅速拉着好友在灌木丛中蹲下,夏夜小声地说出今天代号为——“霸王硬上弓”的行动。

    “嘘,他来了,来了。天助我也!机不可失,老爸说他下星期就要搬走了!我得快点让他成为我的人才行!淘子,把药给我。等会儿我们就去公园的厕所换装!你钱带了吧?”

    “带了。”乐又淘也回以小声地答复。

    “很好。把药给我。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明白了吗?”

    夏夜煞有介事的吩咐,乐又淘慎重的点点头。

    毕竟关系到好友的终生大事啊!她就算再不赞同,也只得舍命陪君子了!

    “OK!霸王硬上弓,GO,GO,GO!”

    给自己打了下气,夏夜一把拿起藤椅上的两个装了衣服的大包包,拉着乐又淘的手就往公园里的厕所跑。

    魅邪狂狷的未来老公,你孩子他娘我来啦 ̄ ̄ ̄

    *******

    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昏暗的灯光,狂欢的人群。

    吧台上,一名斯文、俊逸的男子手一手执着透明酒杯,缓缓地摇晃着手中的红色体,一手撑着手肘,慵懒地搭在吧台上,如星辰般地黑曜的双眸,漫不经心地扫过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散发着迷人的气质。

    如黑豹的锐利视线落在酒吧角落里交易的一对中年男子。

    “黑鹰、黑鹰,我是黄蜂,我是黄蜂,目标人物离开场地一号,目标任务准备离开场地一号,听到后,请指示,请指示。OVER。”

    齐耳的碎发巧妙地遮挡住了别在耳朵上的小巧通讯设备,刚想作答,头顶上响起柔媚无骨的嗓音。

    “嗨,帅哥,你是一个人吗?有没有兴趣 ̄ ̄ ̄”

    抬头,是一名身材火辣,衣着暴露,画着浓妆的妙龄女郎。

    她是他来酒吧后第N个向他搭讪的女人,尽管,她看上去似乎有那么点过于年轻。是错觉吧,化这么浓妆和这种打扮的女人会年轻到哪里去。

    幽深的眼眸闪过一丝冷光,皇甫烈唇畔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

    感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皇甫烈修长的身子已离开吧台的旋转椅。

    起身,健臂一搂,轻轻地在女子的耳朵旁吹了几口热气,用魅惑地声音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希尔顿大酒店,不见不散。”

    末了,轻吻了下女人的手背,在女人迷醉的眼眸凝望下,转身,毫不留恋地推开酒吧的大门,迈着健步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夏夜的凉风吹来栀子花的花香,栀子花 ̄ ̄ ̄等等,地下停车场怎么会有栀子花香?

    不好,是混入香料的迷药!

    立即屏住呼吸,左手警觉地去别在耳上的通讯器,想要和部队取得联系,却发现耳上空空入也!

    那个妙龄女郎!

    “该死!”

    皇甫烈忍不住低咒出声!

    他是中了什么邪,竟然在一天内失误两次!这以往从未有过的事!

    强撑住昏昏欲倒的身子,皇甫烈摇摇晃晃地朝自己的爱车走去,车里有对讲机……

    “嘭”地一声,就算是受过严格体能训练的皇甫烈,也还是因为吸入了过多的迷药而昏倒在地。

    “太好了!作战计划第一步,旗开得胜!耶!”

    身着一袭深V火艳红裙的夏夜双手提着高跟鞋,赤脚从一袭奥迪A8车前走出,脸上还画着吓死人的浓妆,原来起先向皇甫烈搭讪的感女郎就是她装扮的!

    还没走到皇甫烈的身边,好友乐又淘忽然冲出来,拉着还在状况外的夏夜迅速地躲到一边。一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豪华奔驰房车从她们的身边飞快而过,刹车声在地下车库里听上去特别刺耳。

    “小夜,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乐又淘紧张地拉着夏夜的手,东看西看,检查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没事。喂,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停车场啊!有人在停车场内飙车的么?你知不知道这样飙车会闹出人命的啊!”

    甩开乐又淘的手,刚刚才死里逃生的夏夜,火大的冲上前去,用力地拍打奔驰房车的车窗,大有要和对方理论一场的架势。

    “算了啦,小夜,我们也没有怎么样啊,快点走啦!你的计划最要紧啊!”

    乐又淘扯着夏夜的手臂,苦口婆心地劝道。

    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 ̄ ̄

    “阿全,阿成,把这两个妞一并带走!”

    车内传来低沉、沙哑的中年嗓音。

    高级房车车门打开,里头迅速地下来好几名身着黑色风衣,脸带黑色墨镜的男子,然后夏夜、乐又淘两人高分贝的叫声当中,她们很快地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被双手、双脚捆绑着给抛上了车。

    车门很快就被关上,马上就传来车子重新启动的声音,车缓缓地开出了停车场。

    一切,如同香港警匪片里的电影上演的那样迅速、快捷,还有……诡异!

    “你们是谁?我们和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捉我们?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放了我们?”

    将吓坏了,浑身直哆嗦的的乐又淘护在身后,夏夜在最初的慌乱过后,冷静地问坐在副驾驶座上抽着雪茄的男子。

    如果她没猜错,这人应该是这几个打手的头。没有老大会自己亲自开车的。

    夏夜的老爸是A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小时候就有过多次被绑架经历,面对这样的阵势,她很快就镇静下来。

    闻言,副驾驶座上的中年男人转过了头,笑得一脸猥琐,“有胆量,不愧是秦少游的马子。我问你,这个男人你认识么?”

    拿雪茄的右手指了指躺在后车厢内昏死过去,但身上明显有好几处伤痕的挂了彩的男人。

    夏夜和乐又淘同时望过去,是皇甫烈!

    不着痕迹的拍了拍乐又淘的手背,给好友以无声的鼓励,夏夜冷冷地道,“认识,我在酒吧和他搭过讪。”

    心里不免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一出酒吧就把妆给卸了,因为这样的装扮好像让这带头的男人把她误认成了别个老大的女人。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轻蔑地哼了声,“算你老实。我无意与秦少游为敌,但是我现在需要你们两个女人给我做掩护,等会儿过跨海大桥的时候会有巡检,你们只要配合我的说辞,到了目的地,我自然放了你们。要是不肯乖乖合作……”

    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是带上消音器的斯威森M439。

    随意地朝夏夜的左耳际方向开了一枪,子弹穿过后座的椅子,崩裂了里头的棉絮。要是再偏差个0。3公分,夏夜这辈子恐怕就要成为独耳女郎了!

    乐又淘吓得昏死了过去。

    “你说,我做。”

    小时候也跟在老爸屁股后面,学过击的夏夜对枪并不陌生。

    她超乎年龄的冷静,更加让从事毒品交易多年,人称毒枭大王的晁怀深信,这个身材火辣,穿一袭红色礼服的人就是A市最大的黑帮“黑曜堂”堂主秦少游的马子。

    谁都知道他的这个马子最喜欢穿红色的衣服,而且秦少游喜欢利用她达到自己的各种目的。

    “很好!老子本来还在想,秦信游是不是没脑子,才会派你这个女人来勾引代号为黑鹰的这个特种兵。现在看来,你倒还有两把刷子。要不是你迷昏了黑鹰,老子的计划也不会这么顺利。”

    夏夜没有答话,她被她听到的内容所惊呆了!

    黑鹰,特种兵?迷昏?天,不会她暗恋的对象是老爸花重金聘请,求爹爹告上头才批准派来一名特种部队的英中的英,专门协助老爸破获最近几年毒品交易活动频繁的毒枭大王晁怀一批人的代号为黑鹰的特种兵吧?

    天哪,她干了什么好事?这么说来,眼前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毒枭大王,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晁怀了?!

    夏夜到此时才真的感觉到害怕,她不仅仅是在担心自己的命,她更加担心的是会连累到好友淘子,还有更加过意不去的,就是特种兵皇甫烈。他们准备怎么对付他?!

    “老大,快要进入跨海大桥了!”

    车子在此时进入跨海大桥,晁怀一行四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半路的巡检上,没有察觉到夏夜的不对劲。

    “停车,过往的车辆全部停下检查,过往的车辆全部停下来检查”。

    车外清晰地传来警察用扩音器说的内容,晁怀无声地逼近夏夜,在她的耳边低声警告道,“我现在解开你身上的身子,记住,按我说的去做。不许出声,压在黑鹰的身上,假装你们在”做事“。不然,我的子弹可不认人!”

    ------题外话------

    新文,求支持哈。

第一章 霸王硬上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