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四章 吃干抹净后


    完了,完了,她真的把皇甫烈给吃干抹净了?!

    簇拥着床单,夏夜一下子从床上半坐起。

    散落一地的衣物,空气里弥漫的**的气息,还有自个儿身上如被千军万马碾压过的酸痛感,都在提醒她,她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就算她想要自我催眠,什么都没发生过都不行。

    慌乱的视线对上“发威”了整整一晚,天快亮才沉沉睡去的“男人”,他的身上还有青青紫紫的於痕,双手还有捆绑过的痕迹,都是她害的!

    是她害他做了一晚上的“剧烈运动”,她这个不怎么出力的一方都痛得要命,他身为卖力的一方,醒来后身体肯定要痛死了。

    生善良的夏夜罪恶感瞬间爆棚!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乘人之危的。几个月前,她去找哥哥公司,给哥哥送文件,刚好在在电梯里巧遇了当时的皇甫烈,并且对他一见钟情。

    她还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白领英嘛!毕竟他看上去斯文俊逸、风度翩翩,谁会把他和威猛雄壮的特种兵给联想在一起啊!

    原来还打算将他吃了之后再豪情万丈地拍拍他的肩头,说,别怕,烈,老娘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哪里想到他来头会那么大,还连累他被毒枭大王给暗算,害得他受了不小的皮外伤!

    现在看来,就算他醒来不要追杀自己,老爸要是知道自己“上”了他千辛万苦才请来的特种兵,不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才怪!

    酒店里没有药箱,夏夜只得用湿毛巾轻轻地给皇甫烈擦拭脸上、身上的伤口,边小心地擦拭,边碎碎念道,“烈啊,烈,你千万得原谅我啊!不是我不想对你负责,实在是现实让人泪流啊!你说你怎么就长着白领的脸蛋,干起了特种兵的勾当呢?”

    熟睡的人听见“特种兵”与“勾当”这个词连在一起,下意识地微微皱了皱眉,夏夜赶紧开口安抚道,“哦,不,不,不,我没有嫌弃你职业的意思,只是……哎。我错了,我不该**熏心,还连累你差点被晁怀那个大坏蛋当成人质。还好,我把他们都给收拾了,也报了警了,等你醒来,他们应该都在监狱里呆着了。这样一来,你的任务也算是圆满成功。我也总算是将功赎罪啦!”

    自顾自的说了一大通,夏夜郁闷了一晚上的心情才总算有些好转。

    清理完伤口,夏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帮皇甫烈重新穿戴整齐,哎……衬衫是不能再穿了,夏夜只得用被子意思地遮一下。

    强忍着身子上的不适,夏夜动作尽可能微小地,不惊动床上的皇甫烈的情况下下了床。

    去冲了个澡,从包包里拿出换洗的衣物穿上,重新把散落在地上的热火的礼服还给装回包包里。

    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夏夜半蹲地双手托着腮,搭在床上,对着睡的不省人事的皇甫烈霸道地说道:“不许把我给忘了哦,等这件事风头过去,我再来找你,和你坦白一切!要等我哦!”

    害羞地在皇甫烈虽然挂了彩,但还是俊美无俦的脸上亲了一下,夏夜背起背包,恋恋不舍地走出总统套房的主卧,轻轻地把门带上,去叫醒还在熟睡的乐又淘。

    后来的许多年,夏夜只要想起这绮丽、缠绵的一晚,就后悔得肠子都要打结,怎么能走得那么轻易呢,至少得狠狠舌吻过,用力的拥抱过,再离开才是。

    有时候我们总以为时间很多,可以这样做或者那样做的机会有的是,直到时间无情划过,才恍然惊觉,很多事一旦过了那样的契机,想要重新来过,就会发现不是天时不具备,就是地利不合,再不然就是人不对。原来太多的事,的确是非当下做不可的。

    当然啦,现在的夏夜是没有这样的感受的。此刻的她还只是个初识情事,沉浸在对爱情美好憧憬的小女生。

    愉悦的哼着歌,夏夜推了推睡在沙发的好友,总统套房的隔音设备很好,但夏夜还是刻意压低嗓子,“淘子,淘子,快起床啦!天快亮了,我们得在烈醒来前闪人啦!”

    向来浅眠的淘子听到夏夜的呼唤,揉揉眼困倦的眼眸,半睁开眼,咕哝地回道,“唔 ̄ ̄ ̄知道了,你等我一下。”

    打着呵欠进入卫生间洗漱,用冷水洗了把脸,淘子从卫生间里走出,在用毛巾擦脸的空挡抬头问难掩倦容的好友,“夜子,你接下来对他有什么打算啊?”

    也不知道该夸夜子眼光独到,还是有眼无珠,竟然错把特种兵当成普通企业小白领,现在就算夜子肯出面对皇甫烈负责,皇甫烈估计都会拿原子弹炸了夜子这个搞砸他行动,夺了他清白的“大胆狂徒”吧?

    淘子走进卫生间把毛巾挂好,夜子也跟了上去,斜倚在门框上,说出自己苦思冥想了一晚上的成果。

    “我无意中偷听我老爸打电话的内容,他们这次的逮捕毒枭团伙大作战大概为期一个月。现在距离我老爸说的期限还有半个月呢,就算他搬出了我家隔壁,据他会出现在我哥哥公司,肯定也是受了我老爸的拜托,来保护我那不小心卷入此次案件的哥哥,那他一时半会儿应该还会在A市。嘻嘻,接下来只要等风头过去,我再想办法在他和部队撤离本市之前,找到他们的部队的头头,说我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你就是人证。部队再给他施加施加压力,神马特种兵当中的锐,我夜子还不手到擒来?”

    夏夜单手握拳,灵动的秋眸闪动着晶亮的光芒,这是夏夜同学每回有坏主意时必然出现的,如同柯南推理时的那白光一闪,她对这个好看有耐的皇甫烈是势在必得。

    Poor(可伶的)烈,看来你是在劫难逃了。

    洗漱完毕的夏夜在右手在额上、双肩各自点了一下,对着主卧的方向,虔诚说了句,“愿上帝保佑你,阿门!”

    夏夜有0。3秒的呆愣,在意识到好友这动作是什么意思时,立即将她扑倒在客厅的柔软羊绒毯上,使劲地咯吱着淘子的咯吱窝,“好啊。淘子,你竟然认为被本小姐看上的男人很可怜,看我怎么收拾你!”

    最怕痒的淘子倒在绒毯上,在夏夜的“攻势下”连连求饶,娇喘着道,“哈哈,好痒,好痒,我从了,夏……大女王,小……的错了,您绕了小的吧?看在顺利帮你执行完毕此次霸王硬上弓的计划的份上……”

    淘子笑得险些没有岔气。

    提到这次还算圆满的计划,夏夜的心情就大好。率先从地上爬起,拉着好友一起起身。

    夏夜把包往肩上一背,小脸一扬,神气地道,“好啦!现在本女王要起驾回了,小淘子,还不伺候本回!”

    夏夜伸出自己的右手,淘子谄媚十足地搀扶著,“是,是,是,女王,您请,您请!”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地走出了总统套房。

    那时,她们都以为,再过不久就能够见到皇甫烈,那个浑身都散发着致命诱惑力的男人,那时,她们都还不知道,这“不久”持续了长达八年的时间。

    ------题外话------

    胭脂的悬赏都贴出去几天了,肿么除了“英6416”就木有人留言了呀!

    亲们,多冒冒泡,再动动鼠标收藏下胭脂的文哈!

    鞠躬~

第四章 吃干抹净后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