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七章 重逢的日子


    A市国际机场。

    一身水蓝色格子衬衫,相貌出众,举手投足中无处不透着淡淡优雅气质的皇甫烈一出海关,就受到机场了无数道炙热目光的留恋驻足。

    多么优雅、迷人的男子啊!

    对周遭的的目光习以为常,皇甫烈优雅地拿下佩戴在脸上的夏季Dior(迪奥)最新款墨镜,折叠好随意地别在衬衫上,从容迈着健屡的步伐,在人来人往场当中搜索好友的身影。

    这小子,该不会放他鸽子吧?

    才想着,一道愉悦、好听的男声就窜入他的耳膜。

    “嗨!我亲爱的,最爱的烈 ̄ ̄ ̄”

    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气、阳光的脸庞。

    紧接着,是一个热情的法国式拥抱。

    “你小子,都二婚了,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紧紧的回抱住项亦扬后,皇甫烈微笑着放开两人的怀抱,往后退一步,细细地打量了下好友,给了项亦扬一记有力的重锤,这是男子汉之间特有的打招呼方式。

    项亦扬咧开嘴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搂着他身旁的一名长发古典美女给双方人马做介绍。

    “烈,本少爷隆重为你介绍下,这位就即将要成为本少爷未婚妻的乐又淘。淘子,这是烈,我从良前的恩客。”

    项亦扬给淘子抛了个媚眼,对恋人的魅力一点抵御能力都没有乐又淘害羞地低下了头。

    皇甫烈这才注意到,好友的身边还站着一名张着张鹅蛋小脸,漂亮如同中国古典仕女图走出来的美丽佳人。

    余光瞄到一旁打量她的皇甫烈,没有昏迷的他莫名的给人一股压迫感。心里奇怪,自己当年怎么联手设计这样浑身都散发迫人气势的男人的呢!

    乐又淘头低得更低了,她有些心虚地朝皇甫烈伸出手,生怕他会认出她是当年害他**的帮凶,她细如蚊声地道,“你……你好,我……我是乐又淘,很……很高兴很你见面。”

    这个皇甫烈,比八年前,更加儒雅、迷人了哎,夜子啊,夜子,你自求多福吧……

    “你好。”

    皇甫烈落落大方地伸出手与乐又淘回握,左眉轻轻挑起,对乐又淘过于羞涩的反应没有起疑。

    只是把打趣的目光落在好友的身上,意思是说,没想到素来没有什么节的项大少爷原来喜欢的是传统的女生啊!

    在这个年代,还能动不动就脸红、低眉敛首的女生实在是比文艺复兴的画作还要来得稀有。

    皇甫烈、项亦扬、乐又淘三人都是属于外貌出众、惹眼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视线集中在他们的身上。

    皇甫烈、项亦扬两人是早就习惯这样的注目礼,不过生害羞的淘子多少有些不习惯。

    项亦扬体贴地搂着恋人的香肩,高大的身形遮住人们探寻的视线,右手搭上对皇甫烈的肩膀,爽朗笑道,“好了,烈,咱们也别杵在这了,走,我们帮你接风洗尘去。”

    皇甫烈会意地回以点头微笑,就这样,项亦扬簇拥他们两人,离开热闹的机场,坐上项亦扬的爱车法拉利经典款式911跑车,向市区行使去。

    *********

    仲夏夜,江边,凉风习习。

    皇甫烈单手撑在跑车的引擎盖上,背靠车身,另一只手随意地拨了下因江风吹乱的垂在额际的碎发,优雅而迷人。

    “接着。”

    项亦扬从车里抛出一瓶啤酒,极富运动细胞的皇甫烈双手稳稳地接住,右手举起灌装啤酒对好友致意,“多谢!”

    关上车门,项亦扬走到皇甫烈的身边,和他并肩而站,拉开易拉罐,碰了下皇甫烈的瓶罐,啐了一声“去,和兄弟还客气什么。”

    皇甫烈但笑不语,喝了口酒,抬头看夜空上的满天星辰,瞥了眼身边的人,“这么晚了还约我出来,不用在家陪你那准未婚妻?”

    皇甫烈话音刚落,车厢里就传来《三只小熊》的儿歌铃声。

    “看不出,你还有这癖好。”

    皇甫烈斜睨项亦扬一眼。

    “你懂什么,这叫童心未泯。”

    赏了记白眼给好友,项亦扬透过车窗,弯腰去捡起响个不停的电话,接电话时神情温柔。

    这小子,看来是真的陷入爱河了。从白天他和那位乐小姐的互动来看,他感觉得出,亦扬对那位乐小姐是认真的。

    浪子也有回头的时候啊……这世道。

    皇甫烈边笑边摇着头,手里握着啤酒自发地走到几步之外的江边围栏上,给出空间让项亦扬方便通电话。

    江边不远处就是A市今年新建的跨海大桥,车流如虹。

    “有没有想过要安定下来?”

    接完电话的项亦扬朝江边走来,酒瓶碰了下皇甫烈手中的灌装啤酒,项亦扬背倚围栏,将仅剩的一点啤酒喝下,偏头问道。

    皇甫烈手中的啤酒也刚好喝完,他先是捏扁了自己的那罐空瓶,再是拿过项亦扬手中的瓶罐,给予同样的待遇,然后双双往十步开外的垃圾桶双手高举,视线瞄准前方的垃圾桶,手臂略微弯曲,随意一抛。

    “咚,咚。”

    错落有致地先后“命中红心”。

    “怎么?自己定下来了,所以迫不及待地也想要当起爱神的丘比特?”

    啤酒罐毫无意外地双双落入了垃圾桶,皇甫烈转过头一脸促狭地问道。

    项亦扬耸耸肩,“就当我心血来潮咯。烈你老实交代,这些年走南闯北的,难道就没遇见一个心动对象?”

    一手圈上皇甫烈的脖子,项亦扬打算来个严刑逼供。

    皇甫烈不闪不躲,拿住项亦扬的手臂,暗自用力,眼眸闪烁着恶魔般的光辉。

    “你小子,还来真的啊?”

    在皇甫烈折断他的手臂之前,项亦扬眼明手快地跳开。

    “不错嘛。还以为这些年做办公室,你小子反应就会慢了呢,现在看来,还算宝刀未老。”

    “多谢你的夸奖。”

    项亦扬没好气地道。他是有多七老八十,竟然用宝刀未老来形容他!

    “不客气。”

    皇甫烈回以痞痞一笑,把话题转到项亦扬的身上,“你和你的新欢打得火热,旧爱呢?一点都不担心你那个前妻会吃醋?”

    拜项亦扬多年电话里左一句夏夜,有一句夏夜所赐,皇甫烈虽然没见过夏夜,但对夏夜也不算太过陌生。

    他还真是有些佩服亦扬摆平女人的手段,竟然能够让使得夏夜拱手让出项夫人的宝座。

    嘿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项亦扬帅气地单手撑着围栏,反手一跃,坐了上去,挑眉问道,“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一个故事?”

    ------题外话------

    可怜……这文文都木有被某位亲打赏过。

    唔……求各种收藏、鲜花、评论和打赏咩。

    《妖孽君主的宠妃》求订阅。

第七章 重逢的日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