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八章 最年轻少将


    皇甫烈淡淡地斜睨着项亦扬,双手斜靠在栏杆上,感受江风拂面吹来的凉爽,一本正经地问道,“是不是当爸也会有后遗症?”

    给娃娃睡前讲故事讲多了吧?

    两个快到而立之年的大人男人跑到江边来讲故事?饶了他把,他才没那兴致。

    “去,你这张毒舌!我是很认真的要和你说……”

    “滴,滴,滴,滴……”

    皇甫烈自制手表型通讯器发出呼叫的声音,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是他发明用来部队之间相互联系的特殊通讯器。

    以前聚会,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只要这声音响起,项亦扬就知道,这代表皇甫烈又要去执行任务了。

    晚上想要借由讲故事的形式,悄悄把夏夜给推销出去,测一下烈的反应这个计划是泡汤了。出师未捷啊!

    项亦扬叹了口气,利落地从栏杆上跳下,走到一边,拨通自家司机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通。

    “张叔,是我,亦扬。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我在市区的镇江边上,对,就是新建的这座跨海大桥的斜对面。我的车要借朋友开,您现在方便开车来接我么?”

    即使是对自己的司机,项亦扬表现得也是相当有礼和客气,这和部分喜欢对下属指手画脚的人不同。不论职位高低,财富多寡,只要是项亦扬看得顺眼的人,他都会以礼相待。

    不戴有色眼镜看人,不自恃清高,这些都是他为什么三十还未出头,就能够将A市最大的华安医院,包括华安旗下的各大附属医院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原因之一。

    电话那头的张数给出肯定的答复,项亦扬表达了谢意之后将电话挂断,皇甫烈这时也刚好结束通讯朝他走来。

    皇甫烈还未走近,项亦扬就冲他摆摆手,说道,“911你开走吧,我已经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了。钥匙就在车上,不许刮伤蹭伤啊,不然我要你的玛莎拉蒂GranCabrio限量版来赔我的911。”

    皇甫烈笑笑地走近,捶了项亦扬膛一记,“你个奸商。成,那车子我开走了。要是有个意外,我的宝贝Fendi就归你。”

    “你这小子,还是对自己这么自信。”

    项亦扬笑着,也回以好友一记铁拳。

    911虽然是保时捷旗下的经典款,是很多爱车一族钟情的款式之一,但敞篷GranCabrioFendi限量版跑车可是玛莎拉蒂近期才推出来的新款,全球限量50台,内地才8台,比起911自然更加有收藏价值。

    皇甫烈当初也是动用了关系,才托与他关系慎密的,同为皇家空军之一,有着欧洲皇室血统的好友修亚,才订到这款敞篷跑车Fendi。

    因为这次回国仓促没有开回来。

    皇甫烈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项亦扬的条件,当然不是想着事后抵赖,他是属于典型的言出必行的人,既然他答应了下来,就肯定不会食言。

    也不是认为,凭他和项亦扬的交情,项亦扬到时候肯定不会向他要车,他之所以答应得那么干脆的原因是,他有那份自信认为,自己肯定能够把911完好无损的开回来。

    两人打了个照面,皇甫烈钻进车子,发动引擎之前,腾出一只手朝项亦扬挥了下手,儒雅地笑道,“改日再约。”

    项亦扬转过身,背对着替皇甫潇洒地挥了下手,“我知道祸害遗千年,不过,还是那句话,万事小心。”

    语毕,头也不会地缓缓地朝江边的大路走去,他和司机张叔约好的地方。

    皇甫烈的心里一暖,有朋友如此,夫复何求。

    多年培养的默契,使得项亦扬不问皇甫烈即将要去执行什么任务,什么时候回来,身为将士,即便马革裹尸,也是宿命。

    只不过,还是会希望好友能够平安归来。

    这样的心意皇甫烈怎会不知。

    旋动钥匙,发动车子引擎,车子呼啸地开了出去。

    ***********

    某酒店庆典现场,围了一圈的警戒线,外围停着几辆警车,还有值班人员,周围仍有三三两联的群众还未被疏散干净,场面有些混乱。

    他收到下属消息,这家酒店有好几处被人放了定时炸弹,对方口口声声自称自己是黑曜堂的人,因为酒店不肯给保护费才要炸了它给个教训。

    黑曜堂现在是表弟少游在管理,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使得黑曜堂曝光在警方眼皮底下,这事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无论如何,他得先拆拆除弹药再说。

    再过半个小时如果不能成功解除炸弹,整间酒店就会被炸成废墟。

    他的时间不多。

    皇甫烈扫了眼酒店周围的环境,这间酒店位于闹市区,酒店里的人员虽然已经全部疏散撤离,但是周围都是高楼大厦,要想在短时间内疏散周围的群众,本不可能,他得抓紧时间才行……

    才走到警戒线处,就有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跑过来拦住他,“这位先生,这家酒店晚上停止营业,没看见周围已经都拉了警戒线了么?快走,快走,走,走,走……这里不是你看热闹的地方。”

    说着就要拿警棍驱赶皇甫烈。

    皇甫烈低头看了下表,时间只剩二十三分五十秒。

    灵巧地一个闪身,皇甫烈避过警察,进入了警戒线范围之内,他正色地道,“没有多余时间耽误。快去把剩余的群众全部撤离。”

    理所当然地发号施令,不怒而威的气势使得那名干警不由地身心一凛,行了个敬礼的姿势,小跑地去按照皇甫烈的命令去继续疏散人裙。

    “你是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对我的下属发号施令。”

    酒店的旋转门里走出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副科长”

    执勤的警察齐声喊道。

    皇甫烈淡漠地瞥了眼对方,径自用手表通讯器和自己的下属取得联系,“蜂子,出来,我在酒店门口。”

    “喂,和你说话呢!”

    皇甫烈抬起头,目光严厉地扫了眼这名副科长,沉声道,“有话事情解决完再说。”

    绕过他,健步朝酒店走去。

    副科长也慑于皇甫烈迫人的气势,想要就这么息事宁人算了,但在这么同事和下属面前又下不来台,他抓住皇甫烈的肩膀,后者眸光一敛。

    “老大,真对不住,你在休假,还把你叫过来。”

    几名身穿猎人迷彩服的特种兵小跑着过来,蒙着面看不出年龄,但从蜂子的语气当中能够听出慢慢的歉意,

    小跑到皇甫烈的跟前,向他敬了个礼之后,蜂子就一直不停地道歉。

    “老大!”

    “老大!”

    其他几名士兵也小跑地过来对皇甫烈行军礼。

    副科长黄融茂呆呆地把手放开,为什么特种部队出身的宋少尉对他毕恭毕敬的?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时间紧迫,查出炸弹的具体位置了没?”

    “查出来了。我这就带您去。”

    “嗯。蜂子带路,你们几个,去协助A市警察疏散群众,拆弹的事交给我就可以了。”

    “是!老大!”

    皇甫烈边说,边随代号为黄蜂,绰号为蜂子的宋知文往炸弹放置的地方疾步走去。

    留下的几名下属敬忠职守地协助警方维护市场秩序。

    那名警察组长这才回过神来,呆呆叫住其中一名特种兵问道,“他……他是谁啊?”

    “啊?你是问我们黑鹰老大?”

    “皇甫烈,直属军区最年轻的少将,曾协助警方和海关破获多起毒品走私案,这些年一直都派在国外,目前应该正在度假中。”

    一道清脆、充满活力的女声及时地为黄科长授业解惑。

    ------题外话------

    肿么都木有人冒泡,没有打赏,木有鲜花?

    至少,至少收藏给力些哈……

    《妖孽君主的宠妃》已完结。支持下哈。

第八章 最年轻少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