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九章 并没有忘情


    这道熟悉的声音是……

    副科长黄融茂有如大难临头般地抬起头,堆笑地走上前去,“夜……夜子。”

    “嗨!黄叔叔,晚上好!”

    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黄融茂一个闪神,夏夜就像黄鳝一般溜滑地从他身边滑了过去,“黄叔叔,我进去看看!不用为了担心啦!”

    “哎哟,我的七大姑八大姨喂,姑,你快给我回来啊!炸弹还没拆卸下来呢!小王,小王……”

    黄融茂扯着嗓子喊,多年没锻炼过的黄融茂跑没几步就气喘吁吁,停在酒店柜台处喘着气。

    夏夜早就没了踪影。

    “副科长,我和夏组长说过了,这里人手足够了,局里也没要求增派人手,但是组长还是放心不下,非跟过来不可,我也拦不住……”

    专门负责跟着夏夜,防止她到处乱窜的小王满头是汗地小跑过来。

    自从进入夏夜所在的分队以来,他就没过过一天省心的日子。倒不是说这个局长女儿有多娇贵,持宠而娇的。恰恰相反,她就是太拼命了,不管什么危险都是身先士卒。

    他们局里的人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位警界之花有个什么万一,那他们该拿什么和局长交代啊!

    副科长黄融茂对自己的这名下属显然很是了解,他气其败坏地道,“还不快去给我追回来,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咱们的公务员之路也就到头了,快去!”

    “是,副科长。”

    哎哟,他的命真苦。

    小王认命地上去追认,被几名特种兵拦主去路,“我们老大办事时,不喜欢有人打扰。”

    “那……那什么,这几位军官,那名看上去一脸白净的斯文男人,真的就是是军区的传奇人物,那个目前为止直属军区唯一一个年纪不到三十岁就获得少校头衔,因其指挥行动迅猛、杀敌狠决,而获得黑鹰称号的军官,皇甫烈么?”

    黄融茂走上前,向几名特种兵求证夏夜起先说的话。

    几名特种兵相视一笑,由其中一名士兵代为答话道,“是啊!我们老大那张脸,经常会让人误会他是从事IT行业之类的工作。”

    “是啊,是啊。”

    黄融茂陪笑,额头上却沁出涔涔汗。

    今天出门前应该查下黄历的,先是把得罪了刚才那名年轻的特种军官,再是招惹了这位姑,他的警察生涯会不会因此终结啊……

    “副科长,我们老大可是个机械高手,能够组装、拆卸各种军械包括各种弹药,所以您就放心吧,这事交给他,肯定没问题。我们老大干活时从来不喜欢有闲杂人等人在旁看着,我估计,您的那名下属,等会儿就会被赶出来吧。”

    有皇甫烈亲自出马,这几名特种兵心情都放松不少,见黄融茂还是一脸担忧的样子,出言劝慰道。

    黄融茂着他的啤酒肚,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千万如此才好啊!”

    盛名之下往往难副。

    不是他信不过黑鹰,实在是一个年级还不到三十,又不是专业的爆破专家,真的能够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成功拆除炸药么?

    那几名特种兵听出黄融茂话语里的保留,没再多说什么,各自去疏散人群去了。

    事实会胜于雄辩。

    *************

    腥臭的空气,到处乱摆的厨房器具。

    也许是晚上办庆典,酒店忙不过来的缘故,厨房显得有些脏乱。

    一进酒店厨房的门,夏夜就看见弯腰在那里拆炸药的皇甫烈,他的身后站着给他递工具的宋知文。

    她捏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那个放炸弹的人也真变态,把炸弹埋在这个地方。”

    这是不把人炸死,也得把人给熏死啊!

    突兀响起的女声音令皇甫烈和宋知文两人同时转过脸。

    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皇甫烈又低头,重新埋首于拆弹的工作。

    “什么人?出去?”

    皇甫烈专注于拆弹工作,没空理会夏夜,由宋知文负责赶夏夜出去。

    酒店的那些警卫和士兵怎么搞的,竟然让一个女同志给闯了进来。

    是谁的心跳频率比这定时炸弹都还要来得频繁?

    这些年,她一直说服自己,当年对他的不过是一种迷恋罢了,只要把迷恋交给时间,她就能够走出这一厢情愿的迷途。

    所以她才会在听同事说有特种兵协助这次的拆弹任务,不听劝说地跑了过来。才会在听到黑鹰这个名称时,不顾一切地跑了进来。她以为再见时,她可以云淡风轻地和他打着招呼。

    直到皇甫烈抬头的那一刻,称不上四目的交汇,她失序的心就告诉了她,这些年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忽然就红了眼眶。

    是不是女孩子都是说哭就哭的啊?

    宋知文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方才恶劣的语气伤到了人家姑娘,不由地把语气放柔道,“哎,这位女同志,你别哭啊…。我也不是故意对你态度恶劣,只是这里很危险,你还是先出去吧,好么?”

    “蜂子,你先带这位小姐先出去,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

    皇甫烈头也不抬的下达命令,宋知文把需要用到的拆弹工具都放到皇甫烈的脚下。

    “这位同志……”

    “让我待在这里好么?我保证,我不出声,绝对不妨碍你们。”

    这话虽是对宋知文说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飘向专注拆弹的皇甫烈的侧脸。

    记忆里斯文、俊逸的五官完美依旧,只是在儒雅的表面下,更添了抹成熟男人的稳重和魅力。那一晚他的温度、他的碰触有多少个午夜梦回,她都失声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承认吧,胆小鬼夏夜,这些年,其实你从未把这个男人忘记过……

    遮住眼帘的指尖,有温热的体流出。

    “胡闹!蜂子,你还等什么,快带她出去。”

    他才拆了两个炸弹,还有三个需要拆卸,时间只剩十五分钟。不是他对自己没有把握,而是凡是有一点哪怕会有的危险可能,他都不允许其他不相关的人涉险。

    皇甫烈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低着头的他没有看见她无声哭泣的模样。

    夏夜忍住铺天盖地而来的难过,哭着跑了出去。

    ------题外话------

    《妖孽君主的宠妃》已完结。求支持。

    为神马都木有人留言啊,人内,人内~

    吼吼,炸一个,炸出潜水的来…。

第九章 并没有忘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