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十章 被训的夏夜


    “该死的,你搞什么鬼!”

    震天怒吼如夏天的闷雷响在夏夜的头顶上方响起。

    在酒店一楼逃生楼梯口处发现那道蹲在地上,哇哇大哭的身影,皇甫烈就控制不住地大吼。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这么大动肝火过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不知死活的女生还真让他破了例!

    “你……你别过来……”

    委委屈屈地抬起布满泪痕的小脸,红彤彤的鼻子,配上红通通的双眸,在看见来人时,身子不由地瑟缩了一下,犹如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明明有躲起来哭的啊。

    是怎样?他长得有多面目可憎!

    看见夏夜这副胆小的样子皇甫烈就有气,胆子不大跑里面送死做什么!皇甫烈开始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破口大骂。

    “你***搞什么名堂,你以为这破酒店的隔音设备是有多好?你***要哭不会滚到远一点的地方哭,你知不知道厨房里有几个炸弹,你知不知道要是有个万一,我们都得粉身碎骨。你***哭得那么大声,是想我们这么多人陪你殉葬么!”

    咆哮声之大,就连逃生楼梯口堆积的灰尘都抖了几抖,出去通知同伴危机解除的,站在门口的宋知文他们也听到了。

    “蜂子,里头还有人么?”

    “除了老大和一个女生,没人了啊!”

    “这就奇怪了,那怒吼的声音是谁发出来的啊?”

    反正绝对不可能是他们那个无论发什么事都处变不惊的老大!

    斥责的声音还在持续着,五分钟前就成功拆除炸弹的皇甫烈还没有从酒店走出,基于好奇心的心里,宋知文带着几名特种兵,黄融茂带着几名干警走去声音的发源地。

    然后……

    赶来的一行人马,呆若木**!

    “老……老大……”

    宋知文不确定地走到皇甫烈身边,怎么回事?这个额冒青筋,脏话狂飙的人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保持绝佳风度的黑鹰老大么?

    老大脏话的词汇量有这么多么?

    黄融茂搭上夏夜的肩膀。

    “夜……夜子?”

    什么情况?这个哭哭啼啼,骂不还口的人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无论在什么情况都洋溢阳关笑容的警花夏夜么?

    夜子有脾气好到让人骂都不吭声的地步么?

    看见自己部下那些惊愕的视线,皇甫烈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他尽可能地平复心底翻江倒海的怒火。

    夏夜胡乱地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冲那几道投在自己身上的好奇目光的主人雷霆万钧地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人大哭啊!”

    推开人墙,和方才我见犹怜的模样判若两人,夏夜气急败坏地跑了出去。

    她怎么在他面前丢那么大的人啊!可恶!

    呜……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有决堤的趋势,夏夜当下决定要回家大哭痛哭一场。

    望着如旋风般离去的夏夜的背景,黄融茂一脸严肃地向还铁青着张脸的皇甫烈求证,“请问少校,我们夏警司是犯了什么严重错误么?”

    夏夜怎么说都代表他们着他们警察,就算这位少校再了不得,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对他的下属进行谩骂吧?这叫他这个当上司的人老脸往哪搁!

    “警司?那位同志原来是名警司啊!真看不出,我还以为她是个在校生呢!”

    宋知文挠挠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过也难怪老大会气成这样了,最不喜欢工作时被打扰,那名警官不但是进来打乱了老大的工作,还放声大哭让老大分了心。哎……

    “你说那个愚蠢到无以复加的笨女人是名警司?”

    皇甫烈语锐利的鹰眸扫向黄融茂,斯文俊逸的脸上布了层浓郁的乌云。

    一个见到炸弹会吓得哇哇大哭的笨蛋也能当上警司?!真是见鬼的人民公仆。

    愚蠢到无以复加?

    相信我,要是自诩冰雪聪明的夏夜知道皇甫烈如此来形容她,她就算眼里挂着两泡热泪,也会折回来驳斥皇甫烈的诽谤之言的。

    黄融茂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皇甫少将……”

    这话说得太过分了些吧!

    “不,我的意思是,你们A市警察厅还真是人才辈出。”

    一扫方才的鸷脸色,皇甫烈亮出招牌的俊雅笑容,对着黄融茂笑得一脸春风。

    不是每个人都掌握“川剧变脸”这一国粹髓的。

    皇甫烈前后差别之大的变脸,叫在场的人看傻了眼。

    没兴趣给人当观看景物,皇甫烈作出简要的命令,“蜂子,你们陪这名副科长回警局录口供。”

    转过身,对着怔愣的黄融茂,嘴角扬起迷人的弧度,“这位副科长,我还在休假中,录口供一事全部交给我的这名下属处理,您意下如何?”

    谦逊有礼的说辞,即使隐隐约约觉得对方话里藏刀,黄融茂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获得对方的肯定答复,皇甫烈冲自己的几名下属点了下头,踩着矫健的步伐消失在楼梯口处。

    *********

    回警局的路上,坐在警车里。

    “宋少尉,我们夏警司到底得罪怎么你们少将了?竟然发那么大的火。部队里不是传闻,皇甫烈可是个温文尔雅,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一个人,还是传言有误?”

    副驾驶座上的黄融茂转过头问坐在后驾驶座中间位置,笔直端坐着的,当时在场的唯一目击证人宋知文。

    宋知文和身旁的两名伙伴微笑着相看了几眼,咧嘴笑道,“说实话,你们夏警司在我们老大工作时闯进来是不妥当,还在外头大哭干扰我们老大作业。不过,我也还是头一回见我们老大发那么大的火就是了,还是头一回看见我们老大表现出像人类才会有的情绪呢,祥子,你说是不是?”

    已经拿下黑色面罩,同样留着半寸头,坐在宋知文左边的朱厚祥笑着点头,“是啊,是啊,黄科长。有机会你可得好好介绍我们头和你们夏警司认识,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兴许啊,你们夏警司就是我们头单身的终结者呢!”

    入伍多年,还不改其幽默子的朱厚祥一脸风趣的说道。

    宋知文右手边的杜易也大笑着附议,“这个提议好!黄科长,你们夏警司长得可爱娇俏,配我们老大再合适不过了,要不,改天什么时候我们特种兵和你们警局来个联谊,把部队和警局里的剩男、剩女之类的滞销品都给清仓出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对啊!他怎么就没想到通过警队联谊的方式把夜子给嫁出去呢!

    怎么说项亦扬那臭小子都要二婚了,夜子也该有第二春了!

    嘿嘿,只要把夜子成功嫁出去,找个能够管得住她的男人,他以后还犯得着替夏局长看管女儿么……

    黄茂荣的眯眯眼当场一亮,双手一拍,大叫道,“这主意甚好!宋少尉,改天有空,我们好好详谈,详谈,您看如何?”

    “成啊!”宋知文一口应承。

    特种兵里什么都不多,就光棍特多,能够找警花当军嫂,政治成分都可以不用调查了,多好。

    黄茂荣心情大好地在副驾驶座上坐好,心里开始盘算着还没有影子的联谊事情。

第十章 被训的夏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