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十一章 凑成一对


    工作餐时间,华安医院斜对面的高级咖啡厅。

    项亦扬单手支颐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向落地窗外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一下没一下地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汤勺。

    期间有不少的美女过来和他搭讪,他都微笑着拒绝了人家的邀请。

    他和皇甫烈约好在这里交还车钥匙。

    抬手看了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啧,要不是他人都到咖啡厅了,又淘才临时打电话来说要陪小夜和夏遇母子吃饭,他才不会无聊到跑到这里来等烈。

    “这不是亦扬么?这么巧,在这里用餐?”

    要等的人没有等到,不想见的人倒偏偏寻上门来。

    听到声音的项亦扬抬起头,有片刻的怔愣,旋即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站起来得体的和对方握手,爽朗地笑道,“黄叔叔。许久不见,呵呵。请坐,请坐。”

    黄茂荣是夏夜的老爸夏宗政一手提携上来的,与夏家往来频繁。在夏夜和项亦扬结婚的八年期间,黄茂荣多多少少和项亦扬有过不少碰面。

    夏宗政对项亦扬这些年拈花惹草的所做作为很是不满,但碍于两人的姻亲关系,不好和他过不去。黄茂荣就不一样了,他和项亦扬没什么厉害关系,为了拍上司的马屁,他没给过项亦扬什么好脸色,甚至有时候会假公济私地找项亦扬的麻烦。

    像这样主动微笑着和项亦扬打招呼的次数实在不多,项亦扬才会在看见来人时微微惊讶了下。

    也不管之前自己是怎么整人家的,正值用餐高峰期,这家咖啡厅的座位很是紧俏,黄茂荣老大不客气地撇下还在排队拿号的下属,拉开椅子,就在项亦扬对面的位置坐下,还让服务员上了份工作套餐。

    “你那个药剂师未婚妻呢?怎么没陪你用餐?”

    华安医院总部就在黄茂荣所管的辖区,两人偶尔也会在这家咖啡厅遇见。项亦扬和夏夜还没正式离婚前,黄茂荣就经常看见项亦扬带着乐又淘在这里吃饭,因此才会由此一问。

    “嗯,乐淘临时有些事。”

    项亦扬轻啜了口咖啡,避重就轻地带过,他知道这位前岳父的下属和前岳父一样,对他的不满那是一堆一堆的。

    “哦,这样啊,亦扬你和那位乐小姐感情还好吧。?”

    嗯?怎么无端端地关心起他和又淘的事情来了?这黄科长不是对他再婚的事情也一直持反对态度的么?

    尽管心里觉得有些疑惑,项亦扬还是不动声色,他微微一笑,道,“挺好的。又淘是个好女人。”

    一个值得他一辈子珍惜的好女人。

    什么话!他的意思是,夜子不是个好女人,所以他才另结新欢的么?

    夏夜怎么说都是黄茂荣从小看到大的,听项亦扬毫无保留地夸奖另一个女人,体也不提夏夜,黄茂荣多少有些生气。

    不过,这不是这次谈话的重点。

    轻咳了声,黄茂荣压下自己的不满,直奔这次谈话的主题,“亦扬啊,你看你也是即将要再跨入婚姻殿堂的人了,但是夜子呢,还是挂家寡人一个。我听你夏伯父说过,孩子是判给了夜子。不过呢,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多少有些不方便,反正你和那位乐小姐感情那么好,不如……”

    项亦扬是何等聪明之人,他怎么会听不出黄茂荣的言外之意是希望他能够接下遇儿的抚养权。

    “是夏伯父的意思?”

    不能够吧?夏伯父尽管对他这个女婿很是不满,对育儿可是想来喜爱有加的。

    “不,不是……”

    黄茂荣于是把昨天自己遇见皇甫烈,还有皇甫烈和夏夜两人的互动,以及他蜂子和宋知文几个在警车上所谈的内容和项亦扬说了遍。意思在明显不过。就是希望项亦扬能够把夏遇接过去抚养,那样夏夜这个单亲妈妈就能没有累赘的寻找第二春。

    项亦扬听后眼里的趣味越来越浓,这下有意思极了,他原来还在想着如何能够自然地介绍他们认识。

    这下可好,他们已经碰过头了,他也省了穿针引线的步骤。

    夜子他是知道的,这些年尽管她嘴硬,他也知道她心里从未放下过对烈的感情。至于烈的反应,嘿嘿,他和烈从小玩到大,见到他发火到平破口大骂的次数可是五手指头都熟得过来。

    搞不好,月老的那红线,早就绑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不一定。

    “亦扬……亦扬……你该不会这个忙不帮吧?遇儿可是你的儿子,老子养儿子这件事可是天经地义的。夜子现在还年轻,你忍心见她为了孩子,牺牲自己的下半辈子幸福么?况且,只要这事成了,夜子还是很有可能会把遇儿重新接回去的。”

    黄茂荣见项亦扬迟迟没有表态,以为他是不肯把项遇接回去,好让夏夜能够没有累赘地与皇甫烈相处。

    “不。黄叔叔。你误会了。是这样的,我和夏夜也算是青梅竹马。现在我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女,我当然也是希望她能够早日找到她的白马王子。不过遇儿是夏夜的命子,她是不可能会同意把遇儿的抚养权交给我的。”

    见黄茂荣的面色沉了下来,项亦扬不慌不忙地解释,好脾气地笑道,“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帮你给夜子做思想工作。你也知道的,她对相亲这事排斥得很。你们局要和特种兵联谊,这么大张旗鼓的事她能不闻风先逃?”

    黄茂荣一听,也有道理,于是他就耐着子,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这事怎么行动才能确保夜子能和皇甫少将成功好上呢?”

    黄茂荣一点也不知道项亦扬和皇甫烈是旧识。

    他是这么想的。先隐瞒夏夜未婚生子的这件事,让他们两人自然相处断时间。等到郎有情妾有意,生米煮成熟饭,再由夏夜决定说不出说出夏遇这件事。

    到时候木已成舟,就算皇甫烈介意夏遇结过婚,按照部队规定,想要离婚也没那么容易。某种程度上,把皇甫烈当成了冤大头。

    虽然夏夜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但在黄茂荣看来,能够和夏夜家世配得上的也只有皇甫烈了。而且,要是事情顺利,他给夏宗政找了这么个来头不小的女婿,夏局长还能少亏待他么?

    项亦扬也听出了黄融茂的话外之音,他当然也知道黄融茂打的是什么算盘。

    黄科长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他想要撇开的夏遇正是烈的亲生儿子吧?要是以后烈知道黄科长曾一度想要他儿子一辈子认他这个养父做爹,不晓得烈会怎么“报答”这位黄科长。

    思及此,项亦扬俊朗脸庞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他饮尽杯里的摩卡,放下手里的咖啡杯,“黄叔叔,联谊的事情你尽管放手去做。至于夜子那边,我保证我不但做通他的思想工作,到时候还尽量配合您的计划,务必让他们两人成功好上,您看,这样成么?”

第十一章 凑成一对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