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十六章 你第一片卫生巾是我买的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十六章 你第一片卫生巾是我买的


    夏夜不知道亦扬用了什么法子,哄得项遇眉开眼笑地跟他走了。

    走到家门口时,还在她的脸颊上香了一口,她那个两岁后就不肯再乖乖给她亲的遇儿这回竟然主动地献上BABY热吻,这可开心坏了夏夜。

    她一路心情大好地哼着艾薇儿的《Happyending》,情愉悦地踩着欢快的步伐走回卧室。

    “Youwereeverything,everythingthatIwanted

    Weweremeanttobe,

    supposedtobe,butwelostit”

    她要冲个澡,好好地睡一觉,每天还要早起上班,太好了,虽然没有遇儿可能会有些小小的寂寞,不过遇儿的心情总算走出寒冷的北极圈了,晚上可以舒心地睡个安稳觉啦!

    “Andallthememories,soclosetome,justfadeaway

    Allthistimeyouwerepretending

    Somuchformyhappyending

    Ohoh,ohoh,——

    踹开卧房的大门,夏夜旋转地进了屋,按下墙上房间电灯的开关按钮。

     ̄ ̄大……大哥?”

    歌声曳然而止,夏夜一脸惊魂未定地拍拍自己的脯,瞪大眼睛看着突然站在门口,用手臂阻挡自己关门动作的高大身影,嘟着嘴抱怨道,“哥,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

    让开一条路,夏夜侧身让夏煦阳进了屋,“哥,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打开衣柜,夏夜边拿出要换洗的睡衣,边回头问坐在她床上,从进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大哥。

    “该不会是和大嫂吵架了吧?”

    也难怪夏夜会作出这样的猜测。

    夏煦阳三个字无一不透着炎热的夏日气息,但他本人却和“寒冰冷”是一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对着自家的亲人那张冷酷的冰脸会稍稍融化,但能够令他这座北极山峰彻底消融的只有他的爱妻宁韶梨可以做到,当然啦,现在加了可爱个小宝贝夏取。

    唯有对着宁韶梨母子,夏煦阳才会有和他的名字稍微沾点边的面部表情。

    自从婚后,夏煦阳对的冷淡子有了不少的改善,尤其是对自家人,很少再板着张冷脸了。

    这回沉着张脸出现在夏夜的房间,夏夜就很自然地把情况与唯一能够强牵引响夏煦阳心情的宁韶梨联想在一起。

    大哥和大嫂结婚后感情一直都很好,吵架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不过大多数都是以爱妻成痴的哥哥低声下气地哄大嫂收场。

    大嫂那人温柔婉约,一般也不会让哥哥下不来台。每回吵架两个人都是很快就言归于好的。

    大哥一个人铁青着张脸出现在她的房里,难道是……“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把嫂子惹火了,嫂子要和你离婚吧?”

    夏夜捧着睡衣,跪坐在床沿上,一脸沉重地凑近那张沉的俊逸。

    夏煦阳的闷不吭声被夏夜当成了默认。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的某人再度火上焦油,夏夜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大呼小叫,“不会吧?大哥你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嫂子才会一气之下要和你离……”

    在她说出离婚这个“大逆不道”的词时,沉的男人终于忍无可忍。

    “闭嘴!我问你,你是要自己说出来,还是要我去问爸爸,有关皇甫烈的事情?”

    为了防止被自己的妹子给活生生地气死,夏煦阳铁青着张脸打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夏夜。

    他和梨儿的感情好得很!

    “啊?什……什么?皇甫烈?谁啊?不认识啊,大哥,好晚了,我明天还要值早班,我要早点睡。你也早点回去睡哦!我祝你和大嫂永结同心、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从哥哥口中乍一听到皇甫烈的名字,夏夜大脑就一片空白,她心慌意乱地动手强拽起坐在床上的夏煦阳,赶人的意图再直接不过。

    早夏夜学了几年拳脚功夫的皇甫烈岂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拉起夏夜的手,一个借力,给了她一个痛快的过肩摔——摔在床上。

    “哥 ̄ ̄ ̄”

    夏煦阳的动作干净、漂亮,夏夜在最初的错愕过后,反应迅疾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跳下床,夏夜像个罚站的学生,背着手,委屈地偷瞄铁青着脸的哥哥。

    哥哥大她七岁,小时候不管她多调皮,就算有一回她心血来潮,剃光了哥哥最喜爱的宠物布丁(一只白色萨摩耶)的毛,他也只是斥责她几句。

    她知道哥哥的拳脚功夫了得,事实上她之所以对武术有那么大的兴趣,全是从小跟在哥哥身边耳读目染的结果,防身只是个顺带的目的罢了。

    哥哥从小就宠她、疼她,任她胡作非为,她也总是仗着背后有哥哥撑腰到处调皮捣蛋,哥哥打跑过很多欺负她的人,看她不顺眼的人,长这么大哥哥都没有对她动过…。

    这一回,她是真的惹到哥哥了吧?

    以前,每次只要夏夜露出可怜兮兮的小狗般的眼神,夏煦阳就会心软。

    这一次,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给夏夜轻易地蒙混过去。

    “你在楼梯口和亦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再问你一遍,皇甫烈的事情,你是准备自己招供,还是要我去征信社调查,或者直接去问爸爸?”

    夏煦阳强迫自己板着张脸和妹妹对话,看着这张活泼、娇俏的脸,他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掠而过的疼爱。

    他大她七岁,母亲在生夏夜时难产死去,对母亲疼爱万分的父亲多少有些迁怒于这个一出生就带走了妈妈命的妹妹。

    父亲的官越做越大,总是忙于应酬,家对他们兄妹而言就是相依为命。这样特殊的环境造就了他的早熟,但相反的,妹妹却在他的保护下一直开开心心的成长,没有半点因为母亲早逝而郁郁不快的表现。

    在没遇见梨儿之前,唯一能够令他心情舒畅的就是这个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天到晚笑嘻嘻的妹妹。

    对夏夜,夏煦日真的有种长兄如父的感觉。他没想到,这个他从小就捧在手心里的妹妹,竟然瞒着他这么一件大事!

    “别,哥你千万别告诉老爸!要是老爸知道了,那我和烈,就真的彻底没戏了。你也不想遇儿真的一辈子没有爹地吧?”

    夏夜决定搬出宝贝儿子,大哥最疼爱他这个外甥了!

    “别拿遇儿当挡箭牌。夏夜,你人生的第一片卫生巾都是我买的,你以为你脑子里打什么主意我会不知道么?亦扬已经招了他所知道的一切,现在,我要听你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叙述一遍。要是你们两个的口供有半点出入,嗯哼,我听说皇甫烈正在A市度假,我想以煦阳集团的实力,找个人应该不是件困……”

    不等夏煦阳说完,夏夜就慌忙摇着手道,“好,好,好!我说,我说啦!事情是这样的……”

    对付不干脆的人,威胁往往是最有利的一招。

    至于夏煦阳在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是准备“帮助”自己的妹妹登上军官夫人的宝座,还是扯妹妹的后腿……

    就依夏大少爷的心情而定咯!

    ------题外话------

    吼吼,哪个好心人士,给胭脂些花花。钻钻…。打赏,让胭脂稍稍有地啊成就感哈。哎哟,厚脸皮了一回…

    大家留言积极点哇…

第十六章 你第一片卫生巾是我买的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