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二十七章 别样风情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二十七章 别样风情


    细碎的阳光透过车窗,碎光下,白如凝脂的肌肤,柔滑地像一匹上乘的锦帛,泛着诱人的色泽。

    浑然不知跪坐在车椅上,半裸着香肩,美背**着的自己有多撩人,夏夜仍旧催促着,“遇儿,快点啦!这样跪着很累人的好不好!”

    感觉到背后之人的气息,夏夜的手在后面乱晃着,想也没想地抓住来人的手,往自己的背上放。

    指尖触碰到的是与儿童柔嫩的小手截然不同的糙和炙热。

    心脏猛然一缩,夏夜骤然地转过身来,跌入一双似笑非笑,含着戏谑的墨黑眸中。

    因为太过惊愕,前的衣服滑落都不自知,露出黑色的蕾丝内衣,雪白的浑圆呼之欲出。

    男人的呼吸急促起来,眼中的幽光一敛,暗哑着嗓子,命令道,“转过身去。”

    低沉如大提琴的惑人嗓音,犹如魔法般渗入脑海,夏夜听话地愣愣背转过身。

    健壮的手臂绕过雪白的颈项,大掌若有似无地擦过前的那两片起伏,穿好前面的衣服,长茧的大掌滑到后背,轻轻地扣上小巧的纽扣,夏夜的喘气没来由地加重起来。

    就这样轻微的碰触,身体都会有这样奇怪的反应,夏夜无措地转过身,想要打破这样暧昧的气氛。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双颊通红,水眸泛着雾气,贝齿轻咬着樱红的粉唇,宛若在邀人品尝。

    有那么一瞬间,很想要把手中的纽扣统统都扯掉。

    “咳,咳。”

    是他和项遇的暗号,若是有人来,就咳嗽两声。

    “都扣好了,出来吧。”

    若无其事地步出车子,对上儿子暧昧的眼神,皇甫烈无奈地揉揉项遇柔顺的发,生了个太聪明有时候不见得是件好事呐……

    几百米的前方,视力一等一好的宋知文瞄到熟悉的身影。

    大手伸出车外,“老大,你也到啦!”

    接着,别克七座车门打开,陆续走出几名英俊挺拔的年青。

    皇甫烈牵着项遇,愉快地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除了宋知文、杜易和朱厚祥三人,其他几个下属和皇甫烈都是许久未见。热情的他们将皇甫烈团团围住,很快,他们就注意到他们老大手里牵着的漂亮小男孩,各个面露讶异。

    “老大,这个小帅哥是?哇塞,和你长得好像,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蜂子双手抱起项遇,搂在怀里逗弄着,不曾想被他的小手狠狠地拍开,小家伙一脸严肃地道,“别拿哄小孩的那套对我。”

    然后不客气地从蜂子的身上跳下,被皇甫烈接个正着,他对愣在那里的蜂子笑道,“你犯了小东西的大忌,他最不喜欢别人拿他当小孩子看了。”

    “可是他明明就是小孩子啊!”

    朱厚祥嘀咕,惹项遇凶神恶煞的一瞪。

    通常美人生气都会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漂亮的小娃娃也是。

    项遇的五官本来就遗传了爹地的俊逸,加之有融合了他妈咪的秀气,使得他比起他的爹地,要更加帅得致。

    不说话的小脸已是漂亮到不行,生气时涨红的脸更加像是抹了层胭脂,皇甫烈的一票下属们宛若色狼见到美女般,将项遇围得水泄不通,各个都伸出魔爪,想要验证下那张柔嫩的脸是不是真的能够掐得出水来。

    “皇甫叔叔 ̄ ̄ ̄”

    绝对哀怨的语气。

    在人前,皇甫烈和项遇达成共识,在没整够夏夜之前,他们都不会以父子身份称呼对方。

    皇甫烈乐得看见宝贝儿子吃瘪,任由下属对项遇“胡作非为”,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成熟、聪明地过了头,难得见他会像现在这样趴在他的肩上,作出撇嘴和抿嘴的小孩子特有表情。

    从某种程度上,皇甫烈和整人为乐的夏煦阳一样,尤其喜欢“玩”自己的儿子。

    **********************

    “遇儿!遇儿,项遇,你给我跑到哪里去了!给老娘出来!”

    堪比河东狮吼的声音响在景山的山脚。

    从项遇说去尿尿之后就不见回来的夏夜慌了,她打开车门就满山脚地喊着项遇的名字。

    红色捷豹跑车内,伸出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

    摘下墨镜的纪初芙扭动着腰肢,缓缓才踩着高跟鞋,风情万种地朝夏夜走来,“夏警司,你好歹也要注意下形象吧?A市重案组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没看见路人都纷纷侧目了吗?

    夏夜现在才没那个美国心情和她抬杠,绕过纪初芙,夏夜继续向路人打听有没有见到一个七岁大的漂亮小男孩。

    “搞什么?出来联谊还带着小孩子,又不是没有断。”

    纪初芙优雅地拨动了下烫成波浪型的秀发,依靠在车门前,一点都没有帮忙找人的意思。

    倒是后来陆续到的小王、孟获等重案组的人听说项遇不见了,都自发地帮夏夜找人。

    老早就听到妈咪呼唤,苦于被一群“狼人”——特种兵包围而不能响应妈咪“号召”的项遇赖在皇甫烈宽大的怀里,小小声地道,“好丢人哦,爹地,你就说我睡着了。”

    他又不是失踪人口,妈咪这样满山脚的寻他,让他怎么见人啊!

    事实上,昨晚因为知道今天要和爹地、妈咪烧烤失眠,早上又被妈咪早早从床上捞起的项遇的确有了困意。

    反正,世界上不会有比爹地的怀抱还要安全的地方了。

    “小东西,小东西 ̄ ̄ ̄”

    皇甫烈轻唤着项遇,意外地见到一张熟睡的脸。

    这家伙……

    还没“调戏”过瘾的一干士兵不期然地看见皇甫烈脸上柔和的笑意。

    “啊!老大,他睡着了么?”

    “不会吧?我都还没捏到他哎!”

    “都是蜂子和祥子两个人霸占着这个漂亮的小天使,我都还没碰到他的小指头呢!”

    “嘘……小东西可能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皇甫烈比了个小声说话的手势,对宋知文一行人道,“你们先拿到烧烤的工具,我要抱他去找他妈咪了,你们在这等一下。”

    “哇塞,不得了,咱们什么时候在老大的脸上看过那种温柔的神情啊!”

    杜易搭上朱厚祥的肩膀,以不亚于发现新大陆的兴奋感对伙伴们说道。

    “就是,也不知道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和老大是什么关系。”

    “如何?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宋知文带头提议。

    “不好吧?老大让我们在这里等他哎!”

    有人有些犹豫。

    “有什么关系,老大还能吃了我们不成。你们去不去,你们不去,我可去了啊!”

    说着,宋知文就悄悄地尾随皇甫烈身后。

    其余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偷偷地也跟了上去。

    ------题外话------

    哎,胭脂的书都六万多的字了,肿么打赏的人寥寥无几啊,桑心鸟…。

第二十七章 别样风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