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三十二章 为你唱情歌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三十二章 为你唱情歌


    “亲她!亲她!亲她!”

    篝火的中央站着一对男女,女的羞怯低垂着头,男的落落大方地挽着女孩的肩膀,人声鼓躁。

    天上有明月一轮,星星满天,夜晚的重头戏才要拉开序幕。

    空气里弥漫着烤的香味,夏夜坐在方布铺成的草地上,双手环保着双膝盖,耷拉着脑袋。

    差一点,差一点站在篝火中央,接受他亲吻的人就是她了呢……

    “怎么?很羡慕李警官么?”

    头顶上方响起好听的男声音。

    点头,重重的点头。

    “哦 ̄ ̄ ̄原来夏警司喜欢的是蜂子啊,要不,我和李警官说一声,让她成全你,可好?”

    “啊!什么啊,我喜欢的人又不是宋校尉,是……”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来人的声音过于熟悉,夏夜骤然地抬起头。

    星光下是一张俊美、出众的脸。

    “给你。小遇说你晚上都没吃什么,让我拿给你的。”

    皇甫烈在夏夜的身旁坐下,递给她一串刚烤好的牛串以及一瓶饮料。

    夏夜接过皇甫烈递来的牛串和饮料,“小遇呢?”

    “儿童不宜的画面。我让祥子陪他去拿吉他给我了。”

    “吉他?你会弹吉他?你晚上要表演吉他么?”

    夏夜失声尖叫,双眸瞠得老大,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要不是人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篝火中央,获得这次摘杨梅比赛的蜂子和李若然身上,她这尖叫引发的回头率起码百分之一千。

    “没想到皇甫少将还真是文武双全呢!”

    换上一袭希腊碎花雪纺裙的纪初芙摇曳身姿地走来,优雅地紧贴着皇甫烈坐下。

    “真的吗?真的吗?烈,你真的会弹吉他吗?”

    夏夜才没空理会纪初芙,她开心地挽着皇甫烈的手臂,全然忘了要和他保持距离,以免他起疑的这件事。

    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皇甫烈会吉他这件事上,连脱口而出的亲昵称呼都没有自觉。

    她的眸光闪亮,仿佛他会吉他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看着夏夜的崇拜的神情,听着她唤自己烈,皇甫烈莫明的心生愉悦,他像抚项遇那样,温柔地揉揉她的长发,俊雅的面容越发的柔和,含笑的解释,“在伦敦时和一群好友组织过乐队”。

    声音里有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夏夜呆呆地看着皇甫烈的笑容。烈平常就很喜欢笑,儒雅的、爽朗的、帅气的、邪肆的,但总觉得隔着无形的距离。

    像此刻这样,仿佛星光都盛在他墨色的眼底,这种温柔的,毫无保留的笑容,她还是头一回见到呢。

    纪初芙心中的警铃大响,她更加偎近皇甫烈。

    “这么巧?我硕士学位就是在伦敦修的呢。伦敦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什么时候我们一起……”

    “皇甫少将、夏警司、纪检察官,你们怎么躲都在这里?那边很热闹哦。”

    纪初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挽着沈凯一同过来的姚浅浅所打断。

    “晚……晚上好,皇甫少将,夏……夏警司,纪检察官。”

    相比姚浅浅的落落大方,被硬拉着来打招呼的沈凯涨红着脸,就怎么也无法表现得自然,尤其是在撞见皇甫烈那么亲昵地抚夏夜,而夏夜一点反抗都没有的时候。

    “你们好。”

    皇甫烈微笑的和他们打招呼。

    “阿凯,浅浅,你们要不要也坐?”

    夏夜指了指一旁的草地。

    “妈咪,皇甫叔叔,你们在这里啊!皇甫叔叔,你看!我把你的吉他拿来咯!快教我,快教我弹嘛!”

    项遇兴奋地从祥子的手中抱走吉他,撞开纪初芙,缠着皇甫烈教他。

    哼!想要勾引爹地,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本事。

    “嘿嘿,大家,大家,你们今天有耳福咯!我们特种部队当之无愧的天王巨星,黑鹰,今晚要在这里一展歌喉啦!”

    和项遇一起来的祥子,又是击掌,又是吆喝,成功吸引了在场人的注意力。

    “哇!好!老大的充满穿透力的歌声,好些年没听到了。好怀念啊!若然,我跟你说哦,我们老大的歌喉可是和他的击技术一样,可是一级!”

    成功“泡”得警花归的蜂子听见祥子的吆喝,笑眯眯地搂着女警李若然朝角落这边走来。

    “哦?这可真教人期待。皇甫少将,不介意为我们高歌一曲吧?”

    李若然朝皇甫烈调皮地眨眨眼。

    “当然没有问题啦!每次聚会老大的自弹自唱可是我们的重头戏呢!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是不是啊老大?”

    杜易手里拿着一瓶啤酒走过来,抛了个媚眼给皇甫烈。

    盛情难却。

    皇甫烈无奈地抱过项遇怀里的吉他,拿在手中,轻轻地划动了几下琴弦,试了下音,原本鼓噪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抒情、婉转的乐府轻轻柔柔地溢出,充满磁的魅惑嗓音飘在寂静的仲夏夜,众人屏息聆听。

    皇甫烈环抱着吉他,悦耳的乐声随着他的指尖缓缓流出。

    “是一夜是一天是一个夏季

    你在等你在盼想重逢瞬间

    是一月是一年是几次更迭

    你的笑你的泪我不在身边

    我多想我多想就抱你在我怀里

    这一生这一世再不会有人爱我像你

    是一夜是一天是一个夏季

    独自等待的岁月想没想过我在哪里

    这么傻这么痴最爱我的那个人

    是不是就是和我相遇在仲夏夜的你?”

    深情、低回的歌声,犹如轻柔地的羽毛,轻轻扬扬地撩拨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弦。

    好长的一段时间,众人都沉醉在皇甫烈独有的低沉歌声中不能自拔。

    很久,很久之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男男女女鼓吹着。

    温柔的月光照在抱琴的皇甫烈身上,宛若俊美的神祗般那么轻易地就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余光瞄到一抹迅速离开的背影,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脸上保持微笑地轻轻把吉他放在一旁,皇甫烈摇摇头,无声地拒绝。

    “好好听啊。皇甫叔叔,这首歌的名字是什么?”

    项遇陶醉地扑进皇甫烈的怀里,扬起兴奋的小脸问道。

    “《夏遇》,这首的名字叫《夏遇》,遇儿喜欢么?”

    “嗯,嗯!喜欢,有妈咪的夏夜,还有遇儿的遇字,遇儿很喜欢呢!妈咪你也很喜欢对不对,妈咪?妈……妈咪人呢?”

    项遇环顾了下四周,都没看见妈咪的身影。

    刚刚人还在那里听爹地唱歌的啊……

    “蜂子,帮我照顾下遇儿,我去找下夏警司。”

    “哦,好。”

    “等等,皇甫少将,你还会作词作曲么?我对词曲也很有兴趣,能不能教教我?”

    纪初芙唤住站起身的皇甫烈,眸光潋滟。

    “这首歌有什么故事么?能不能说给我们听听?

    没有纪初芙那么露骨,姚浅浅的表达要含蓄一些。”就像遇儿说的那样,你乖乖的的在这里,我把妈咪找回来,嗯?“”OK,木有问题。你快去找妈咪吧。“

    项遇比了个OK的手势,冲皇甫烈挥挥手。

    皇甫烈俯身吻了下项遇的小粉颊,迈步尾随那两道身影而去。

    留下姚浅浅、纪初芙等人面面相觑,什么叫就像小遇说的那样,小遇说什么了?

    **

    月色温柔,夜凉如水。

    一抹纤细的身影坐在小山坡的石壁上面,抱膝抬头望月。

    把烈吃干抹净的那天晚上,月亮也是这么皎洁、明亮呢……

    那首歌……为什么和她的心情那么符合……”是一夜,是一天,是一个夏季;这一生,这一世,再不会有人爱我像你。这世界最爱你的人就是我呢,而你又什么时候会爱上我呢?“

    夏夜喃喃自语,把头埋进双臂。

    很少会对月伤怀的她在听了皇甫烈那首歌之后,也忍不住酸楚楚地想着。

    受不了这样的自己,夏夜愤愤地拔着地上的小草出气。

    宇宙混蛋级皇甫烈,干嘛唱这么一首莫名其妙的歌!混蛋,混蛋,混蛋!

    仿佛每棵草都是皇甫烈,夏夜拔得又快又狠,唔……这样算不算破坏植被?”夏……夏警司,你……你喜欢皇……皇甫少将是不是?“”阿凯?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夜狼狈地回过身,吓了一跳,胡乱地以手背抹着来不及”收住“的眼泪,站了起来。”夏……夏警司,你……你,你还好吗?“

    沈凯愣在那里,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撞见这么一幕,神情有些尴尬。

    他只是看夏警司一个人偷偷地溜出来,他想说,难得有机会和夏警司独处,才会也跟着过来。”我没事。沙子掉眼睛里了。对了,你刚刚是想要问我什么?不好意思,我……我好像走神了,所以没听清楚你起先在问什么。“

    夏夜吸吸鼻子,生硬地转开话题。

    哭过后的红彤彤的脸颊有着往日没有的可爱和柔媚。

    沈凯呆呆地凝视着她,”没……没什么。我……我只是想知道…。“

    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将心底的疑问问出口。

    白天夏警司卯足劲地想要赢得摘杨梅的比赛,他本来是想要问夏警司是不是真的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心仪皇甫少将,才会……

    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么回事吧?不然皇甫少将唱完歌,大家沉浸在他的歌声里,夏警司怎么会一个人偷跑出来呢 ̄ ̄ ̄”你想知道什么啊?阿凯,不是我说你啦,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啊,你这样吞吞吐吐的,我很难知道你想说什么哎!“

    闻言,沈凯深呼吸一口气,靠近夏夜一步,双手握拳,鼓起勇气,”我……我想知道……“

    夏夜不明所以地看着脸庞涨红的沈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气氛因沈凯的过分靠近而有些暧昧。”沈警官大概是想知道,我的歌声是不是有那么烂?以至于你都被我的歌声璀璨到要跑到这里大哭的地步?是不是啊,沈警官?“

    充满打趣的磁声音响起,参差的树影下走出一道修长、笔挺的身影。

    沈凯无意间制造的暧昧气氛一下子就消散无踪。

    夏夜和沈凯双双地回过头去。”皇甫少将。“

    皇甫烈黑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脸色泛红的沈凯,面对那双仿佛轻易就看穿了他心思的通透眼神,沈凯下意识地心虚地低下头。”胡说。才没有那回事呢!你唱得很好听,很好听,所以我才会……“”才会感动到哭了?“

    一张放大版的俊逸脸庞凑近鼻子、粉颊通红的俏脸,墨色的眼眸里满是促狭。”才不是呢,我才没有哭。“

    如果不是声音还有浓重的鼻音,会比较有说服力。”嗯哼。你没哭,你只是一个人跑到这里偷偷的哭。“

    皇甫烈退后一步,双手环,戏谑的打量着口是心非的某人。”都说了,我,没,哭!“

    夏夜咬牙切齿,这人是怎样,听不懂普通话么?!

    只要是在皇甫烈的面前,夏夜就会不自觉地露出小女孩的娇态,耍赖时会跺脚,狡辩时会面红耳赤。”好,好,好。你没哭。不过,说实在的,就算是你哭了,我也不会笑话的你的。谁让我这首我《夏遇》,我自己都喜欢得不得了呢。“

    瞥了眼尴尬站在一旁的沈凯,皇甫烈右手占有的环上夏夜的肩膀,搂着她往回走。”《夏遇》?你说这首歌的名字是夏遇?是你自己作词作曲的么?难怪我没听过……“

    被搂着的夏夜一点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没有注意到瞬间僵化了脸色的沈凯。”是啊,喜欢么?想要知道这首歌背后的故事么?我可以稍稍透露下,这首歌可是我特地为了某一个人而作呢!“

    皇甫烈脸色不自觉的放柔,连语气都是前所未有的低沉、磁。”谁?这首歌是为了谁而写的?是喜欢的人么?怎么这样子!亏得我很喜欢那首歌。尤其是那歌词,我好喜欢好喜欢,不对,曲子我也好喜欢,好喜欢。感觉好像回到八年前的夏天,那时候的我…。“”那时候的你,如何?这首歌是写给我喜欢的人,又如何?“”没……没什么啦。你…。你靠我这么近干嘛啦!“

    后知后觉的夏夜这才注意到皇甫烈的手臂就在自己的肩上,而两个人的脸挨得很近,很近。

    她下意识地往后腿了几步。”你不喜欢么?“

    皇甫烈突然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低头凝视着夏夜。”喜……喜欢什么?“

    夏夜咽了咽口水,这样灼热的目光,很容易就让她回想起八年前的那一夜……那种猎人盯着猎物,随时都准备一扑而上的势在必得。

    噢,天杀的,她的脸有开始无可救药地发烫了,夏夜徒劳地以手作扇,企图扇散些脸上的燥热。

    坏心的某人故意”火中送炭“。

    温热的气息吹拂着敏感的耳垂,皇甫烈用他那无比魅惑的嗓音贴耳问道,”难道小夜夜你不喜欢我离你很近么?我怎么听见你心里的声音在说,近点,近点,再靠近一点点?“”去死啦!你!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想!“

    双手推开近乎吻到自己肩膀的皇甫烈,夏夜红着脸跑开。”这样算不算是恼羞成怒,夏警司,你这是在恼羞成怒,欲盖弥彰吗?“

    皇甫烈不依不挠地追上去,嘴上尽说些讨人嫌的话。

    像只小野猫,凶起来时喵喵乱叫,温顺时又可爱粘人,也有独立、骄傲地像个女王的时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养成了逗弄她的乐趣,如同尼古丁一样,一旦沾染,就是不知不觉地习惯。

    从头到尾都被彻底地晾在原地的沈凯脸色苍白,从皇甫少将出现的那刻起,夏警司的眼里好像就只有皇甫少将一个人。

    他是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第三十二章 为你唱情歌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