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五十章 一室的暧昧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五十章 一室的暧昧


    空气里弥漫着馥郁的芳香,渲染气氛的红烛在烛台上摇曳出满室的暧昧。

    “痛,痛,痛死人了!”

    “吵死人了,笨女人,这时刻你应该闭上嘴,好好享受才是。”

    “怎么放轻松啊?我就是很痛啊!你技术到底行不行啊!”

    “女人,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任何时候都不能质疑男人的能力,特别在男人的面前提及‘不行’这两个字吗?!”

    男人磁的嗓音渗透些许的不悦,而女人的抱怨还在继续。

    “可是……真的很痛啊,这种事偶尔为之还是满爽的,但是我们最近也太频繁了些,我的身体真的快要吃不消了啊,你……”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惨叫。

    是皇甫烈又加大了力度。

    夏夜噙着热泪,极其夸张地蹙起眉头,俏丽的小脸蛋都皱成一团,“我可不可以不要了?”

    “不行!”

    “不行!”

    门口意外地响起与皇甫烈一致的“合奏”,皇甫烈和夏夜两人同时转过头去。

    秦少游双手在口袋里痞痞地走进来,漂亮的桃花眼一眯,轻撇嘴角道:“拜托,暴力女警司,你已经踹飞了好几个男女足浴人员,我都为此陪了好几笔庞大的医药费。我已经找不到”完整“的人可以对你‘言传身教’了,难得烈肯纡尊降贵,亲自上阵教你这个笨蛋掌握脚底按摩和全身按摩的要领,你还敢给我放弃?说什么都不准!”

    在夏夜身旁位置的按摩椅上躺下,秦少游斜睨这她,吹了一记口哨,邪邪地道,“好了,验收成果的时刻到了。快点吧,我的属下收到消息,这个星期三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晁怀会一如既往地出现在那个地方,到时候我们去守株待兔就可以了,这样就能扭转我在明,敌在暗的被动局面了。”

    故意抬了抬自己的脚,示意夏夜起身,快快伺候自己。

    脚踝还握在皇甫烈的大掌之中,夏夜只能用燃着火焰的美目狠狠地“秒杀”秦少游,都是这家伙出的馊主意!说什么他的下属打探出晁怀最喜欢做的就是脚底按摩,每个星期三都会去一家名为“暗夜”的足浴按摩店放松筋骨。

    为了窃听更多的消息,掌握晁怀的行踪,他们最好派一名卧底进去“暗夜”,安装由烈亲自发明的迷你窃听器。

    晁怀疑心病重,为了确保不会打草惊蛇,这次任务只能由生面孔去执行。

    同时,“暗夜”这家足浴店对招募按摩女的要求极其严格,绝佳的技术是能否被录取的关键。加上晁怀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通常都会指定熟人来为他服务。

    对此,皇甫烈、秦少游两人早已想好了对策,到时候自然有法子可以顺利接近晁怀。

    不过,夏夜还是忍不住怀疑,秦少游这家伙是不是在找机会对她打击报复——报那一摔之仇。

    明明他手底下也有很多新晋人员,犯得着要她“下海”么?

    最可恶的是烈,不但没有组织秦少游这卑鄙无耻之徒的建议,还在她因为踹飞好几个教她的“师傅”之后,主动提出要成为她的“老师”。神奇的事,他的脚底按摩技巧竟然要比那些秦少游通过各个渠道请来的业内师傅都还要来得高超,都不知道他这个堂堂少将是哪里偷师的这种技术。

    问他时,他俊眉一挑,极其自负地反问,有什么是特种兵不会的?

    人无完人,换做其他人说这样的话,夏夜一定会找一百零一条理由来反驳。

    但对象是烈的话,又另当别论。

    特种兵出勤的任务五花八门的,出于卧底需要,扮演各种社会角色对经验丰富的烈而言应该是最小菜一碟的技能吧。

    搞不好烈连同恋者都扮演过不一定,不晓得烈会是**里的攻还是受……

    想象着烈被另一枚高大男子“爆菊花”的画面……恶,太恶寒了,夏夜猛然地摇了摇头,企图甩掉脑袋里那些有的没的“染色”思想。

    “女人,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给我专心点!”

    手指用力一按夏夜光滑的脚底道,拆房子般的惨叫声再次响彻隔音设备极佳的包厢。

    秦少游掏了掏耳朵,朝夏夜翻了个白眼,“女人,你的名字叫噪音。”

    “换你试试!***,老娘我就不信你小子一点都不会疼。烈,你先休息休息,老娘我要上了他!***!”

    掀开盖在身上的白色绒巾,夏夜作势要坐起。

    这女人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会让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她去服侍别的男人吧?

    为他人做嫁衣裳的蠢事他可不会干。

    双手搭上夏夜的双肩,皇甫烈不轻不重地把盛怒中的人给按了回去。

    “乖乖地给我躺着!”

    给了夏夜一记警告的眼神,皇甫烈将夏夜的双足放置在盛满牛玫瑰的足浴桶,偏过头问一旁的秦少游,“是不是来找我有事?”

    “嗯。”

    秦少游点了点头。

    “什么事?”

    “有人在找她。”

    秦少游大拇指指了指夏夜。

    “棘手?”

    “全看你们怎么看了。顾泯付这人,你们认识么?”

    “认识啊,我老爸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是个很有型的酷哥呢,怎么了?”

    夏夜转头问躺在她左边按摩椅上的秦少游。

    “是他在找笨女人?目的呢?”

    “这我哪知道,我又没有读心术!是遇儿打电话来说,他最近去夏家去得频繁,每次都是旁敲侧击地询问这个”噪音制造体“的下落。我是觉得有必要和你们说一声,要是被那家伙找到这里来,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双手枕在后脑,秦少游翘起二郎腿,抖啊抖的。

    “呵,要是能够穿过黑曜堂的保护网,找到我们的下落,说明你该检讨下你部门的保密措施,你这个堂主也好快点下野,黑曜堂赶紧找下一个真正有才能的帮主才是。”

    “嗯哼!当初老头属意你来接下帮主位置,你小子可好,一逃逃了那么多年,就连老头翘辫子那时刻你都以为他是在诈尸,不肯回来。如何?要不要为了弥补你对老头少得可怜的愧疚之情,替你表弟我接下这帮助之位?”

    “免。老头生前我可没怎么忤逆过他,我是他的宝贝外孙,我相信他不会怪我的。再说,他刚去世那会儿,我也没少替你出力,还拐了在医药天才亦扬做咱们黑曜堂的御用金牌医生。老头地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了。”

    泡得差不多了,皇甫烈温柔地取出夏夜泡在足浴桶里的两只玉足,也不忌讳场还有个“观众”,低头帮其擦拭干净。

    也许对于很多男人来说,私底下可以对女人宠到无法无天,但在人前一定要维持男子汉大丈夫的威严。但对皇甫烈而言,大丈夫的威严是要靠自己建立的。

    就像现在,即使表面上看是他服侍夏夜,他知道,在少游看来一点也不会就因为这样就认为他丢了男人的脸。

    真正成熟的男人不会介意在他人面前掩饰对自己女人的疼爱,因为真正的强大,是内心的强大,而不需要制造外强中干这样的假象。

    “哼!还好意思说?那个蒙古大夫,哪次不是乘我不备,在我的饮料和饮食里偷偷下药,美其名曰是在做医学实验。去***医学实验!”

    想起年少无知时被这两个稍微年长自己几岁的撒旦表哥和恶劣大夫联合恶整,秦少游就有一肚子的气。

    就因为晚生了个几年,导致他“玩”人经验没有烈和亦扬丰富,以至于那些年一直被他们欺压a着!

    “总之我话带到了,还要赶着去处理晁怀一系列蓄意挑衅的事,先走了。”

    门再度关上,房间里又只剩夏夜和皇甫烈两人。

    足浴到了最后的程序——抹润足霜。

    皇甫烈抬起夏夜的玉足搁在自己的膝上,长茧的大掌轻柔地抹上润滑的足浴霜。

    “噗通……噗通……”

    是夏夜紧张又期待的失序心跳。

    ------题外话------

    推荐好友陈小娜滴文文《强上“女儿”》

    女主:前期是搞笑受气包,中期装萌卖傻往上爬,后期强悍雷厉风行)

    *伊曦儿,顶着一张娃娃脸科打诨的卧底。

    为了追捕抢劫犯,不小心失足‘跳’海,以为这辈子要因公殉职了,不料竟漂到金门海域,被当地渔民发现救起。

    脑子进水之后,曹爷爷笔下面的虚拟人物——王熙凤的记忆涌进她的脑海,伊曦儿华丽丽地神分裂症了。

    可怜她无父无母,还要受到虐待,魔鬼上司不顾自己有病,强迫她去令人闻风丧胆的烈焰会当卧底。

    可是,谁告诉她一下,这黑老大怎么会在自己身上找到为人父的情感?难道他也脑子进水了吗?

    喜欢的话就收个呗…。

    http://read。xxsy。net/info/428372。html

第五十章 一室的暧昧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