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五十六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五十六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VIP病房。

    蓝色剔透的花瓶里摇曳着淡紫色的风信子温婉,温婉地静静立在白色几案上。

    洁白色床铺上坐着脸色苍白但面容姣好的男子,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斑驳地入病房,为整个洁白的病房度了层金色的柔光。

    俊美的男子,柔和的夕阳,风信子若有似无的花香,按理,这三个要素怎么说都足以构成盛夏最美的画卷。

    如果,没有“魔音”作为“背景音乐”的话。

    “为什么受伤了不早说!妈的,你是混蛋的亲戚蠢蛋么?受伤就要看医生的道理你不懂啊?你知道不知道为了你我耽误了多少帮派的事!你的智商和你的年龄难道不是同步发育的么?晁怀派人来闹事就让他闹啊,你强出头个什么劲。你以为你是无敌女金刚,刀枪不入是么?就算你中国武术了得又怎样,能当得了对方的真刀真枪么?为什么不说话?你是觉得我骂错了你,还是不服气,啊?”

    秦少游坐在病床前,没玩没了地低吼。

    然这混小子,他到底知不知道当他昏倒在他的面前,他心里有多担心啊!尤其是当他被推出手术室,他怎么叫都没反应,他的心脏简直差点停摆!

    他气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意识到然的不对劲!

    阿国那混蛋!当时为什么不极力阻止他呢!

    如果当时他告诉她,然在那天中午视察黑曜堂旗下赌场时,恰巧碰见晁怀的手下又来闹事,双方在火拼当中然受了枪伤,事后只是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他怎么都不会选在那时对他动啊!

    真是该死!

    在他昏迷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早在不知不觉间,在爷爷去世,爸妈都早早去上帝那里报到,烈三年五载地缺席他生命的这些年里,他已然把然这个非亲非故的亲信,视为他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之一。

    之所以“喋喋不休”,纯粹是为了发泄这些日子经受的恐慌。

    那日在手术室门口,从项亦扬嘴里亲口得知宁然无生命危险,只需要住院几天就能康复的少游,在宁然真的苏醒后到今天,每次见面,对宁然都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以为被宣判了死刑的人,在下一秒被告知,他可以活很久,这种一下天堂,一下地狱的两极情绪,没有亲生体验过的人是很难了解其中滋味的。

    清楚秦少游心里活动动态的皇甫烈和项亦扬两人,谁都没有出声阻止他。

    他们知道,若是现在换做是夏夜和乐又淘,他们或许不会像少游表现地这么极端,但绝对也会免不了责备。

    关心的方式有很多种,而责骂,有时恰恰是慌乱下首选的一种。

    对于越是最亲近和在乎的人,我们的情感会作出最真实的反应。

    打是亲,骂是爱的俗语,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理解归理解,耳朵遭的罪可不会有丝毫的减轻。

    瞥了眼坐在角落沙发上塞着耳机听着歌的夜子,项亦扬有些羡慕。

    要是他也能像夜子那样,来个“耳不听,心不烦”那该多好,偏偏他还得负责给然做全身检查。

    头疼地揉揉太阳,天,他从小就知道少游是个聒噪的家伙,但从来都不知道他有唐僧的潜质!

    还好这里是VIP病房,只住宁然一个患者,关上门,隔音设备又极佳,不会打扰到别的人。不然肯定会遭到别的病患投诉。

    宁然是一贯的闷声不吭,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秀气的五官,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表情是怎样的。

    全身检查到了最后一环,需要检查伤口的复原情况,伤在离部仅有1公分的地方。

    在项亦扬作势解开宁然上身病服的纽扣时,低垂着头的他忽然抬起脸来。

    “项大哥…。”

    欲言又止。

    项亦扬猛然想起些什么。

    他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对宁然歉然地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都差点忘了。呵呵。然,不好意思啦!”

    “烈,少游,你们两个出去一下。夏夜留下来帮我的忙,怎么说她都是女孩子,心细一点。我需要对然的伤口进行检查,顺便还要换一下药。”

    项亦扬转过身,对两位好友下达逐客令。

    “我们在又不会妨碍到你,再说了,我也想瞧瞧然复原的到底怎么样了。你这个庸医,该不会是技术太菜,然伤口复原不理想,才会故意找借口支开我和烈吧?”

    虽不中,亦不远矣。

    项亦扬只得好声好气地哄着,“是,是,是,我是个庸医。那庸医的话你是听还是不听?”

    “不听!”

    秦少游双手环,翘起二郎腿,微撅着嘴,坐在椅子上纹风不动,将无赖作风进行到底。

    这样孩子气的秦少游宁然还是头一回看到。

    老大偏柔美的五官使得他在人前几乎不苟言笑,透着疏离和冷漠。

    但私底下,对人极好。在宁然的眼里,秦少游或许与成熟稳重画不上等号,但行事作风绝对可靠、迅疾,给人安心的感觉。

    偶尔也会对人破口大骂,但从不会这般耍赖和近乎撒娇的任。

    难道这才是真实的老大么?

    宁然盯着白色的床单,不吱声。

    项亦扬对低垂着头的宁然摊了摊手,俊脸上满是无奈。“你知道这家伙固执的程度的。我赶不走他。”

    亦扬这家伙,从小就运动细胞发达得惊人,要是惹恼他,伤筋动骨就是家常便饭的事。

    他可不想两个月后成为挂彩的新郎。

    识时务者为俊杰。

    “老大……”

    “怎么?连你也要赶我出去么?”

    漂亮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秦少游倾身欺近身子相对纤瘦的宁然,紧抿的薄唇是发脾气前的征兆。

    “你在这里会让亦扬分心!别闹,走了。亦扬,我带这个白痴下去。”

    皇甫烈强行拉走抗议的秦少游,喧闹的病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能够将秦少游这个祸害治得到服服帖帖的人,或许全宇宙只有皇甫烈一个人。

    非暴力不合作啊!这家伙!

    再怎么不情不愿,在打不过皇甫烈的情况下,秦少游还是“半请半揍”地被“清理”出了VIP病房。

    注视着重新关上的房门,项亦扬走到角落的沙发,拿掉夏夜耳朵里的耳麦,“夜子,给你个吃美男豆腐的机会,要不要?”

    “要要要!”

    夏夜把耳麦收拾进包里,眼冒爱心地忙不迭点头。

    不是她花痴,只是对于美好事物,谁能忍下心拒绝呢,嘿嘿。

    闲杂人等都已清场完毕,重头戏才要刚刚开始。

    让夏夜把宁然上衣的扣子给解开,在她为自己所看到的宁然严重的伤势而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时,项亦扬从容地套上医护手套,在检查伤口的空挡,猝不及防地抛给了宁然一个深水炸弹。

    只见他右手拿着手术剪刀,左手握着纱布,视线落在宁然的伤口,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问道,“喂,然,你是不是爱上少游那家伙了?”

    ------题外话------

    啊啊,胭脂是腐女一枚啊。

    YY下冰山执事宁然和妖孽黑帮少主秦少游,不晓得亲们希望他们是怎样的关系啊,是朋友呢,朋友呢,还是基友呢……

    月初啦,希望会有一个好的开始,收藏涨起来啊

    谢谢“296876993”这位亲看文看的这么仔细,所提之处胭脂均以改正。特此说声谢谢哦。还有记得查收胭脂打赏的潇湘币哈!

    各位亲如果有发现错别字之类的错误,欢迎指正!有机会获得胭脂的潇湘币哦。嘿嘿!

第五十六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