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五十九章 关键时刻,喊停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五十九章 关键时刻,喊停


    事出突然,项亦扬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整个人就离了地——领子被秦小爷给提着呢。

    “少游,你疯了吗?还不快放开亦扬!”

    只不过出去给大家买下饮料的皇甫烈,回到走廊,就发现侯在走廊里的少游不见了。

    马上赶回病房的他一走进病房,就看见这“动作”场面,忙将下手里提着的饮料交给夏夜,欲上前拉开“冲动派掌门”秦少游。

    “别过来,不然我和你兄弟都没得做!”

    因为这句严厉的话和秦少游少见的肃杀神色,皇甫烈一时没能及时地上去制止他的行为。

    “老大,你做什么!快放开项大哥!”

    反应过来的宁然吃力地从床上爬起,着急地扯住秦少游的手臂,要他放开被他领着衣领的项亦扬。

    “你还护着他?!”

    宁然不劝还好,一劝秦少游的怒火瞬间爆棚。

    气急败坏的他赤红了眼!不但不听劝,反而冲动地推了前来劝架的宁然一把,用力过猛,枪伤未愈加上手术神还未恢复,宁然一下子昏了过去。

    秦少游怔住了!

    他顿时像是泄了气的脾气,颓然地松开项亦扬的衣领,愣在原地。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那么一推,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秦少游!任也有要个限度!”

    责备地瞪了眼发愣状态的秦少游,项亦扬当机立断地抱起昏迷的宁然,按下医护紧急按铃,要求刚才参与手术的医生火速在这间病房集合。

    然后,项亦扬在不触碰到宁然伤口的情况下,轻柔地将他放置在床上。

    没过多久,步履匆匆的医生也都极富效率的赶到。

    紧接着,又是一场紧急伤口缝合手术。

    窗帘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病房里亮起了手术灯。

    夏夜和皇甫烈自动地走出病房,将病房留给项亦扬和医生们。

    唯有秦少游不肯配合,这一次,无论项亦扬说什么,他都不肯先行出去,坚持要亲眼看到宁然的伤口真的没有大碍才肯罢休。

    项亦扬握住手术刀的手有些颤抖,直想把身旁的这个碍眼的家伙给打昏,丢进太平洋里喂鲨鱼。

    救人要紧,无奈之下,项亦扬只好妥协,交代了些相关的注意问题后,也就随了秦少游的意。

    既然他想看,就给他看吧。

    反正,到时候最自责的人,还不是他!

    ************************

    手术结束,医生们也都离开了病房,皇甫烈和夏夜这才推门进来。

    目睹全过程的秦少游手指颤抖地指着宁然伤口的位置,惊讶的脸转向正在摘除口罩的项亦扬。

    “亦扬,然,然,他……他的伤口……他……”

    为什么然的伤口会腐烂到那种程度!

    “怎么,你现在才注意到么?你以为受了枪伤没有受到及时的治疗会如何?他能撑到现在,而且顺利地度过危险期本身就是个奇迹了。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我起先要支开你了吧?就是然这个傻小子,怕你看了会内疚,才要我替他隐瞒他受伤的程度,不让我在你的面前检查身体!他是怎么为你着想,结果你呢?你是怎么对他的?”

    “我……”

    他不知道,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啊!

    秦少游慢慢地走到床边,注视着宁然苍白的脸,语无伦次地解释道:“然……然……然你醒醒啊……我错了,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对你动的,我想揍的人是亦扬啊!真的对不起……”

    项亦扬额角冒青筋,俊脸露郁闷之色。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什么叫他想揍的人是他?合该他是沙包?他秦少游说揍就揍的?!

    “好了,亦扬肯定给他上了麻醉。你现在说对不起,宁然肯定也听不见。手术顺利,我们就别继续待在这里,打扰他休息了。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在项亦扬发飙之前,皇甫烈扳过秦少游的肩膀,强行拉他出了病房,项亦扬、夏夜也跟了出去。

    院长办公室。

    “说!你刚刚是在发什么疯!还有,你以为,你以为什么?”

    为了保障“审讯工作”的顺畅度,皇甫烈和项亦扬乘秦少游没有注意之极,两人分别一左一右地包抄秦少游,架他背贴墙角,确定其没有“反抗力”之后,由少将皇甫烈负责“问话”,夏警司负责录音。

    “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秦小爷,现在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话将成为呈堂证供!Action!秦小爷请作答!”

    讲完以上这番这番不伦不类的的开场白,夏夜手里拿着手进入录音状态手机,挑衅地在暂时没有还击之力的秦少游眼皮底下晃啊晃的。

    困兽一只,英明神武如她,没在怕的!

    秦少游气得痒痒的。

    “你们两个混蛋,快放开我!烈,你应该审讯的人是亦扬,不是我,你搞错对象了好吗!”

    手脚失去自由的秦少游大吼。

    敏锐的皇甫烈立即听出秦少游话中的蹊跷,心想也许这正是少游发疯的关键所在。

    用眼神示意亦扬稍安勿躁,皇甫烈冷然地继续追问,“这关亦扬什么事?”

    “哼!”

    将头偏过一边去,秦少游拒绝作答。

    “皇甫少将,夏警司,这枚犯人不肯配合审讯工作哎,怎么办?我想,特种部队和重案组里应该有很多手段是专门对付像这种不时大体的罪犯的吧?要不,咱们一个个地试?”

    “去你娘的识大体?你见过识大体的犯人么?犯人还要什么识大体?”

    秦少游火气不小地呛声。

    “杀**焉用牛刀!项院长,您最近不是研发了好多药剂,在白老鼠上反复试验,唯独苦于没有人肯自告奋勇,为医学献身呢么?这不,有这么个身强体壮、活蹦乱跳的试验体出现在你的面前,项院长,您还在等什么呢?”

    嘴角勾起邪肆的笑容,皇甫烈言笑晏晏地对项亦扬说道。

    “皇甫军官,您说的极有道理。”

    项亦扬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与奸笑的皇甫烈在空中相互交换了个眼神。

    两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秦少游冷不防地打了个寒噤。

    过往惨遭项亦扬“蹂躏”的记忆一下子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七岁那年不小心吃下一块“加料”的蛋糕,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三夜。十岁那年有所防备,不敢吃任何亦扬,尤其是烈也在的情况下递过来的东西,结果还是在上厕所时吸入不明气体中招,昏睡二十四小时,醒来后饿得前贴后背。再是……

    往事不堪回首啊~

    雪上加霜的是,夏夜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一瓶蓝色的体,眼看就要被强迫地灌入秦少游的口中。

    “停!”

    谁说关键时刻,不能喊停?

第五十九章 关键时刻,喊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