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六十六章 失踪的夏夜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六十六章 失踪的夏夜


    耐心地听项亦扬把话说完。

    皇甫烈沉吟了片刻,犹豫地开口,“其实我……”

    “你怎样?”

    项亦扬不自觉地倾身聆听。

    “其实我想说,出来吧 ̄ ̄ ̄亦扬的老婆!”

    皇甫烈双手交叠于前,视线落在项亦扬身后的槐树。

    “可恶!你怎么知道我躲在树后偷听?”

    淘子躲着脚,不甘心地从槐树后头走出。还以为能够窃听到“重要情报呢”!

    “别忘了我是干什么出身的。”

    皇甫烈侧头比了比自己的耳朵。

    听力训练,是特种兵寻常训练项目的其中之一。若是连有人就在五步之遥的地方躲着偷听都不知道,还怎么完成搞侦查类任务?不是被敌人攻占都毫无知觉?

    淘子惋惜地垮下连来,哎……好可惜啊,就差一点就能够知道这个皇甫烈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呢!

    功败垂成,哎哎……

    “我都说啦,烈这小子明得很!想要从他的嘴巴里套出话来,简直比黄河浑浊的水变得清澈见底还难。”

    项亦扬挽着乐又淘的肩,算是安慰地道。

    “不过,烈,我好奇的是,到底是我们哪里漏了马脚,以至于被你察觉淘子的存在?”

    皇甫烈抬头看了下天色,夕阳落满了整座庭院。

    时间该是差不多了吧……

    “从一开始,她的脚步,后院没什么人走动。她的脚步声,我不可能听不出来。何况……亦扬,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我的思想动态了?”

    项亦扬初时无语,既而会意,烈这是在暗示,他这回关心地有些过头,从而爽朗地哈哈大笑。

    “哈哈……好你个烈,你这不是拐着弯说我八卦呢么?”

    项亦扬右手搂着乐又淘,笑着以左手捶了皇甫烈的膛一记。

    皇甫烈亦含笑地回击了一拳,“你小子知道就好。好了,吉时应该差不多到了。我们还是返回大堂那边去吧。”

    “嗯。”

    *************************************************

    当皇甫烈、项亦扬、乐又淘三人返回宗祠堂时,恰好冯也在众丫鬟的簇拥下携着项遇进来。

    “婆婆,我先去给爹爹请安。”

    才走到门口,项遇扯扯冯***衣袖,小声地提出要求。

    据婆婆说,要是仪式正式开始了,他和爹地就不能再说话,要等到所有的仪式都结束完毕之后才能交谈的呢!

    “嗯,好。老身也先下去换套衣服就来。今天来得人太多,可别太淘气,有人看着呢,免得落了人口实。知道么?”

    离去时,冯严肃但不忘放柔声音地叮嘱道。

    “嗯!遇儿明白!”

    “好,这才是我们皇甫家的孙少爷!是个懂事明理的孩子!”

    慈爱地拍了拍项遇的小手,冯在丫鬟的搀扶下转身离开。

    “遇儿给爹爹请安。”

    谨记着冯交代过的话,项遇慢慢地走到皇甫烈的面前,表现得体。

    “见过项……阿爹,淘子姨娘 ̄ ̄ ̄”

    项遇先是躬身给皇甫烈作了个揖,然后在项亦扬、乐又淘二人的微笑注视下,一揖到底。

    “溪儿教得不错。才几个晚上,这古人的请安套数就学得像模像样的了。嗯?”

    皇甫烈着项遇的小脑袋,笑着望向甫踏进来的溪儿。

    刚好听见皇甫烈这番夸赞的溪儿不由地红了脸,娇羞地道,“大少爷您谬赞了,是孙少爷他天资聪颖。”

    “嘿嘿,这话我同意。溪儿固然蕙质兰心,那也得咱的遇儿聪明过人啊!是不?你瞧他,还知道改口叫我阿爹,我枉费我白疼了他这么些年。”

    项亦扬搭着皇甫烈的肩膀,冲项遇眨眨眼,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总记得每回见到溪儿,这丫头看向烈的眼神,崇拜中还参杂了那么些些的爱慕成分。

    小家伙回以温雅、谦恭的微笑。

    “你们真不愧是父子,哎……平时笑得如同恶魔般邪肆的笑容相似度惊人也就算了,就连这儒雅的笑容都像得如同一个模板刻出来似的。难怪夜子她会说什么父子天……咦 ̄ ̄ ̄夜子呢?”

    感叹到一半,乐又淘环顾了下四周,这才发现儿子的祭祖大典上当妈的居然不在,当下吃惊不小。

    该不会是逼婚失败,然后真的破罐子破摔,只要皇甫烈不同意和她结婚,她就真不允许小遇认祖归宗吧?

    千万别啊……要是皇甫烈知道是她出的馊主意,害得他无法认回儿子,率领军队夷平他们家怎么办啊……嗯,应该不会吧,怎么说亦扬和他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她会不会想得多了些?(胭脂:淘子美人,你真的想多啦…。咱们的烈烈不素那样的人哦,嘿嘿。)

    经淘子这么一问,大家伙才注意到好像真的从一开始就没有看见过夏夜的身影。

    皇甫烈不由地皱起眉,他记得出门时笨女人还跟在他和溪儿的后头。

    因为知道笨女人肯定会跟上来,所以也没怎么注意,现在想来,好像到了宗祠以后就没有看见人。

    这么说,是在画意苑到宗祠的路上就没有跟过来?

    “会不会是早上溪儿和少爷走得过近,少不开心了?还是溪儿去找大少……”

    “夜儿不是那样小心眼的额女人。肯定是遇见什么事耽搁了,我去就好。”

    皇甫烈拉住欲出去的溪儿,表示由自己亲自去找。

    “可是少爷,祭祖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还得负责典礼的宣读仪式呢,您去不得啊!还是溪儿去吧……”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府里的人不是都说仪式要开始了么?”

    夏夜一脸困惑地踏进来,看着拉拉扯扯的皇甫烈和溪儿两人,不解地问道。

    “夜子!我还以为你……你去哪啦!怎么半天都没见到你人啊!呀,脸上还脏兮兮的!你这是跑到哪里去了啊?都当妈好多年了,怎么还这么冒冒失失的,净给小遇树立坏的榜样。你就不能……”

    一见到夏夜,最新发难的就是乐又淘。

    外表文文静静,说起话来也轻轻柔柔的她音量不算太大,在喧闹的宗祠里还算不大明显,但周围的人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就算在场的人很少认识皇甫家久未露面的大少爷和即将成为皇甫家孙少爷的项遇,但皇甫烈、项亦扬、夏夜、乐又淘、项遇这几个人的出色外表,还是使得往他们那边偷瞄的人越来越多。

    “嘘 ̄ ̄ ̄淘子……你小点声啦!”

    注意到他人探寻的目光,夏夜拉着乐又淘到一旁说话。

    皇甫烈、项亦扬、项遇以及溪儿自然是都跟了过去,他们都想要知道,这段时间,夏夜是到哪去了,又为什么俏脸上还都是灰尘地出现在这里。

    ------题外话------

    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素上来就看见收藏在涨以及有亲们的留言和打赏哈~么么~

第六十六章 失踪的夏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