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六十七章 生娃技术高人一筹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六十七章 生娃技术高人一筹


    任由夏夜拉着她往宗祠的里屋走去,在避开人群后乐又淘瞄了眼跟上来的皇甫烈他们,偷偷地在夏夜的耳畔问道,“喂 ̄ ̄ ̄夜子,你该不会是逼婚不成,恼羞成怒,然后故意姗姗来迟,还……还弄得脸上脏兮兮的来表达自己的抗议的吧?”

    “说什么呢!夜子!你是个药剂师,又不是编剧,拜托你想想力能不能这么丰富啊?我是去了……”

    夏夜用手掌拍了下乐又淘的脑门,哭笑不得。

    “去了哪里?”

    淘子眨着美眸,好奇地追问。

    “就……哎哟,也没去哪里啦!仪式快开始了吧?烈,不是说你要念什么宣言之类的么?要不要先提前背背台词什么的?我陪你去屋后头准备准备好不好?”

    夏夜抓着皇甫烈的手臂,有意不想要透露自己的行踪。

    这时,身穿朱红色布衫的管家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面露焦急之色地道,“大少爷、大少、孙少爷,可把你们给找到了!吉时已到。冯嬷嬷已焚香做着准备,小少爷也已从黑曜堂赶回,大家都在等着大少爷您作这次典礼的讲话呢!项公子、项夫人,你们怎么也在这里?负责为贵宾区的丫鬟还到处找您二位呢!小小姐哭着吵着要找爹娘。溪儿你也真糊涂,怎么明知道吉时快到了,也不留心些。”

    责备地睨了眼皇甫烈身后的溪儿,溪儿低垂着头,接受训话。

    在皇甫家多年,几乎都受皇甫家古代教育的贺管家一出口就都是古人的架势。

    “糟糕,怎么把念念都给忘了,亦扬,我们快回去吧。”

    “嗯!不好意思啊!贺伯伯,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这就随你出去。”

    “项公子说得哪的话。这都是我们这些人的分内的事。那大少爷您……”

    管家转向从头到尾都没有表过态的皇甫烈。

    “知道了。我们这就去。”

    宗祠的里屋和大堂之间仅用灰黑色帏布隔断着,在皇甫烈应承的功夫,生怕还会被逼问的夏夜迫不及待地掀帘而出。

    “等等。”

    追到外头的皇甫烈一把揪住开溜的夏夜,大堂内的人听见动静齐齐地看向他们。

    “笨女人。这里都还没擦干净呢!”

    无视屋内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大掌覆上夏夜的脸颊,拇指轻轻拭去她脸颊上的污渍。

    “大少爷、大少还真是伉俪情深啊 ̄ ̄ ̄”

    “就是呢 ̄ ̄ ̄瞧他,多温柔啊 ̄ ̄ ̄”

    “他们两个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可不是 ̄ ̄ ̄”

    在场的来宾里有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由于皇甫烈常年都不在家,所以关于他的婚姻状况人们并不了解。冯给出的说辞是,皇甫烈和夏夜两人多年前有过误会,夏夜一气之下隐瞒了项遇的存在。直到重逢后误会解除,于是认祖归宗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一件事。

    众人也都信了。

    现在亲眼看见皇甫烈对夏夜这么温柔,更是对冯***说辞深信不疑。

    无论男女,都由衷地羡慕这男才女貌的一对璧人。

    红晕悄悄染上夏夜自诩厚过防弹衣的脸皮,鸵鸟般地把头埋进皇甫烈的怀里,不敢迎向众人善意的目光。

    **********************************

    “扑哧 ̄ ̄ ̄娘亲羞羞咯 ̄ ̄ ̄”

    项遇掩嘴偷笑,坏心地取笑妈咪罕见的羞怯。

    乐又淘靠在项亦扬的脸上,也不由地红了脸。

    这个皇甫烈,和亦扬还真不愧是“青梅竹马”,做事情都这样不顾他人眼光,我行我素的。

    但同时也替好友觉得开心。

    皇甫烈能够在大庭广众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代表夜子在他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吧?

    管家露出欣慰的笑容,看见大少爷和大少感情和睦,他也替大少爷、大少开心呢!

    “管家,我让你去寻人,你怎么在这里看起戏来了 ̄ ̄ ̄”

    盛装的冯在丫鬟的搀扶下,神矍铄地走来,秦少游双手环地跟在身后,戏谑地道。

    “老贺知错。”

    嘴里说着知错,苍老的面容上却绽出淡淡的笑纹。

    “呵呵,甚好甚好 ̄ ̄ ̄”

    冯***脸上也露出和蔼的笑容。

    “ ̄ ̄ ̄你怎么也取笑人 ̄ ̄ ̄”

    夏夜抬起头娇嗔地抗议,哪里还有在办案时英姿飒爽的警官模样。

    冯笑而不应,暧昧的眼光在两人身上来回逡巡。

    “咚 ̄ ̄ ̄咚 ̄ ̄ ̄咚 ̄ ̄ ̄”

    锣鼓响了三声,是祭祖典礼正式开始的讯号。

    大家停止了说笑,项亦扬、乐又淘两人重回到贵宾席上,念念一见到麻密、爸比就停止了哭声。

    抱念念坐到自己的大腿上,项亦扬的目光密切注视着大堂里的情况,乐又淘从桌上盘子里给念念喂了颗葡萄后,也专心地看着大堂里的动静。

    大堂上,丫鬟上前递给皇甫烈三炷香,皇甫烈双手接过,转身笔挺地走到祖宗灵位前,拜了三拜,覆又上。

    小厮呈上一个锦盒,里面盛着一份卷宗。

    皇甫烈打开这份由管家事先准备好的卷宗,通俗地来讲,也就是这次开篇仪式的演讲稿啦!

    还好古文大都是以短小悍,总算念完了之乎者也,估计在场的也没几个听得懂,通篇都是文言文的发言稿,皇甫烈松了口气。

    倒不是怕遇见生僻字不会念出糗,实在是,按照他的经验,管家准备的文稿大多是洋洋洒洒地近上万字。那念下来不口干舌燥才怪。

    这一次总算有所改进,可喜可贺啊!

    念完发言稿,接着就正式进入正题,一言概之,俩字华,曰:磕头!

    秦少游现在是一家之主,所以由他先带头磕起,接着是皇甫烈、夏夜两人叩首,再是项遇叩首,最后才是三朝元老的冯低头朝拜。

    按理,在叩拜祖宗时,是要说些什么的。

    比如今年干了干了哪些事,接着准备要做哪些事,希望祖宗庇佑神马的。

    但秦少游不在皇甫家出生,接受的古代传统教育最少。对这种磕头什么的最烦了,于是这次拜祖先,也是敷衍了事,走个过场。一个屁都没给祖宗放一个,就起身,NEXT了。

    皇甫烈叩拜的动作倒是标准、完美,就是,无神论的他也是一个字儿也没跟祖宗说,就拉着夏夜起身。

    那爹地、妈咪、叔叔都“沉默是金”了,小屁孩一个的项遇自是也有样学样,小胳膊腿往蒲团上一跪,就准备着站起。

    大的是没指望能改正了,小的再教育教育,或许还是能“成材”的!

    轮到冯给牌位叩首,老人家双手手掌交叠于蒲团上,再动作到位地低头叩拜在交叠的手掌位置,如此反复三下,最后双手合十道:“小姐、姑爷,太太在天之灵保佑,没想到大少爷不仅办事能力过人,就连……就连生娃娃都高人一筹。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给皇甫家添了个七八岁的男丁,真是祖上显灵……”

    冯***话还未讲完,观礼的人们就因为她一句“办事能力过人”忍不住笑出生来,都转过头看站在一旁的皇甫烈和夏夜。

    皇甫烈脸上依旧是微笑的表情,似乎冯***这番带着取笑的说辞对他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反倒是夏夜猛点着头,好像很赞同冯***言论,遭到皇甫烈的一记“板栗”警告。

    “来,小遇儿,给你爷爷、再磕个头。”

    项遇学着冯***动作,乖巧、听话地给爷爷、***牌位磕了个头。

    “礼成!”

    随着管家沙哑但洪亮的声音响起,祭祖典礼就此圆满结束!

    “恭喜你们咯!小遇,总算是如愿以偿咯!”

    典礼一结束,项亦扬就抱着念念和乐又淘一起,前来向皇甫烈和项遇道恭喜。

    其他的嘉宾也都一一向冯、皇甫烈、夏夜和正式改名为皇甫遇的皇甫家的孙少爷贺喜。

    冯也都一一地向前来的人道谢,“老身特地请了戏班子来助兴,各位若是不赶时间,就请移驾后院来听戏吧。当然啦,年轻的孩子们大都对这传统国粹没多少兴趣,老身也请了几个小品演员在前院候着了,管家,年轻的孩子们就交给你了。”

    管家微笑着点点头。

    “来来来,想听戏的,都请跟老身来。”

    在场的有不少都是听着皇甫家培养的戏班子长大的仆人,听冯这么一说,许多都来了兴致,纷纷跟着她老人家往庭院走,对小品感兴趣的则跟着管家去往前院。

    人人都真心为这一次祭祖大典的成功结束而打心眼儿里开心。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后院隐隐约约传出戏剧演员的清亮的唱声和观众们的鼓掌之声。

    在这欢庆的气氛里,没有人注意到躲在宗祠柱子后头的,一双饱含落寞、、惆怅又有些嫉妒的眼神。

    ------题外话------

    推荐好友陈小娜滴文文:《强上迷糊卧底妻》http://read。xxsy。net/info/428372。html

第六十七章 生娃技术高人一筹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