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六十八章 花前月下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六十八章 花前月下


    到了晚上十一点,客人纷纷告辞散去,而祭祖大典的余兴节目才真正的开始。

    凌晨十二点,六十分,六十秒。

    “嘭”,“嘭”,“嘭”五十多个烟火在皇甫古宅的后院一起齐发,姹紫嫣红的烟花如夏花般绚烂地在天上竞相绽放,渲染了整个墨色的夜。

    刹那间,宛若满天星辰都在皇甫家的上空聚集,烟花满天。

    由国内顶级烟火大师为皇甫家特定制作的烟火,吸引了宅里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一起跑到院子里来欣赏这形态各异,风流魅人的盛大烟花。

    当时,项亦扬、乐又淘在十点之前,就抱着睡着了的念念驱车回家。

    事实上,就连秦少游也因为一直被他视为左右手的宁然受伤,懒人鼻祖的他不得不回去连夜赶回去处理堆积如山的帮务。

    皇甫遇也由皇甫烈亲自抱回房睡觉去了。

    谢过冯和大家一起欣赏烟花的提议,夏夜推说困了,一个人偷偷地来到白天无意间发现的小树屋。

    白天轻而易举地就通过树上的梯绳登上去的小树屋,到了晚上,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太过昏暗,烟花又一下子就转瞬即逝,照亮有限的缘故,夏夜尝试着登了好几次,都因为脚底太滑而无法顺利地上树。

    “我就不信我堂堂警司还搞不到一个小小梯绳!”

    往左右两只手各象征地吐了吐口水,夏夜摩拳擦掌地准备“再登书屋!”

    这一次更惨,直接一脚踩空,眼看就要与泥土来一个“零距离亲密接触”——英雄救美的戏码很合事宜地上演。

    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夏夜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烟火下,是皇甫烈明明灭灭的俊逸脸庞,他的眼里还倒映着火花,眸光跳曜,失序的,是她的心。

    望着他的眼,夏夜眨也不眨。

    直到皇甫烈弯腰将她放下,她才缓过神来,惊奇地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偶遇和缘分?

    结果证明,所谓偶遇和缘分,那是是相当之低的概率。

    五分钟后,夏夜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愚蠢的问题!

    只见皇甫烈的唇畔扬起一个邪肆的笑容,轻咳了声,道,“抱遇儿回房之后,我就出来找你。听下人们在这附近见过你。这附近都是树木和花草,你会来的地方,我估计也就只有这小时候我和亦扬搭的树屋。只不过……”

    皇甫烈停顿了下,在夏夜困惑的眼神下,噙着笑意继续道,“只不过……不知道会恰好看见某人如猴子一般,上蹿下跳了半天,就是没成功上去罢了。哈哈!”

    也就是说,所谓的英雄救美,不是巧合使然,不是缘分使然,而是某位军官恶劣地欣赏完某人免费的“猴子上树”的“演出”后才大发慈悲的出手相救。

    ……

    这么说,自己刚才的丑态,全部都被烈给尽收眼底了?

    夏夜当下懊恼地想要撞树!

    “不是我的问题!是这梯绳有问题!真的,白天的时候明明很好爬的!我一次就登上去了!”

    面子还是需要挣回一点点的。

    “嗯哼!”

    皇甫烈好整以暇地双手环,低头瞅着夏夜,不置可否。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试试嘛!”

    事关面子,夏夜拉着皇甫烈走到装有书屋的那棵大树下,“你要是爬得上去,我就……”

    “你就如何……”

    单手倚着树干,皇甫烈倾身向前,将夏夜围困在他与树之间,目光灼热。

    这时,刚好有两束烟火在他们的头顶上绽放,彼此刚好能够在对方的眼里,看见烟花朵朵。

    烟火有温度吗?

    当然有。

    烟火的温度,就是唇与唇相互触碰的温度。

    一只手仍然倚着树干,另一只手却悄悄地环上夏夜的纤细腰身,使彼此的身子亲密地紧靠。

    灵巧的舌尖大胆地探入因惊讶而微启的檀口,寻找到她的,深深浅浅地缠绕。

    来不及思考,他为什么会吻她的原因,夏夜的双手已自动地攀上皇甫烈的脖颈,生涩但是热情地回应。

    “嗯 ̄ ̄ ̄”

    夏夜舒服地呻吟出声。

    夏夜的呻吟如燎原的火种,瞬间点燃皇甫烈潜藏已久的**。

    再这样下去不行!地点不对!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夏夜还沉醉在他醉人的深吻里时,皇甫烈忽然停止了缠绵的吻。

    他的手还揽在她的腰间,皇甫烈稍稍平复了下呼吸,很快就恢复如常,笑着道,“不是想要上去么?我带你上去,如何?”

    ***************************************

    除了说好,夏夜还能说些什么?

    总不能说,不好,不好,我不要上什么小木屋了,我就要你吻我。COMEON,亲爱的烈,我们来尽情地爱爱吧。去它的爬树,去他的小木屋!

    这样没脸没皮的吧?

    只差一点点,也许就能抵达“全垒打”了呢!实在可惜!

    小怨妇似的耷拉着双肩,夏夜蹲在地上,没打采地抬头看准备上树的皇甫烈。

    奇怪的是他只是摇晃了几下梯绳,并不踩上去。

    这下,夏夜来了神。

    “哈哈!是不是连你也上不去?难道连特种兵出身的你都搞不定这小小梯绳?我就说嘛,不是我的问题,是这绳梯它……”

    “你说的没错,是这绳梯有问题。可能是年久失修,绳子有些不好用了吧。”

    “可能吧。不过我早上的时候登还明明……”

    “会不会爬树?”

    夏夜话还没说完,就被皇甫烈给打断。

    “当然会啊!我可是爬树能手。”

    “那好。等会儿我先上去,你跟在我后面。树屋和树干之间有段距离,我上去之后,再拉你上来,怎么样?”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还可以用最原始的方式上去呢!瞧我这脑子!哈哈。我先,我先爬啦!我告诉你,我还获得过我们局攀岩大赛的冠军呢!”

    攀岩和爬树,是同义词吗?

    皇甫烈一时无语。

    不给夏夜抗议的机会,皇甫烈已借由树干,轻巧地上了树屋。

    “上来吧,我在上面拉你!”

    不愧是特种部队里出来的,动作优雅如豹!她什么时候才能有那样的身手啊!

    夏夜在心底里赞叹了下,不算笨拙,在皇甫烈的帮助下也算是出色地成功爬上了树屋。

    两人一起弯着腰走到木屋里头。

    在经过与梯绳相连的地方时,皇甫烈不由自主地又低头瞧了眼那条梯绳,眼睛半眯。

    “看什么呢?”

    注意到皇甫烈的走神,夏夜从背后拍了下他的肩,好奇地问道。

    “呵呵,没什么。倒是你,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皇甫烈巧妙地转换了个话题。

    他要怎么告诉她,这梯绳本就不是年年久失修,才会导致不利于攀登。

    而是有人故意在上面滴了蜡油!

    所以夜儿才会在登了好几次都登不上去,最后一次甚至还从上面摔了下来!

    只是……做这种事情的人会是谁呢?

    他或者是她的目的是什么?

    ------题外话------

    啊啊啊,胭脂想要留言,想要留言啊…。

第六十八章 花前月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