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第七十四章 生死未卜【手打文字版VIP】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第七十四章 生死未卜【手打文字版VIP】


    “小狮子,你先别急啊 ̄ ̄ ̄”

    汪亚东搂上夏夜的肩头,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夜给打断,“不急?我怎么能不急嘛!那小鬼头从小到大都机灵得很,这次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给掳走了 ̄ ̄ ̄如果,如果不是没有任何的能力……天哪,大东,你说小遇会不会受伤了啊?”

    夏夜转过脸,无助地望着汪亚东。虽然身为当妈的对儿子应变能力向来很有信心,但这回面对的是心狠手辣出了名的大毒枭晁怀,夏夜不能不担心。

    “不会的。夜子,亦扬不是说了吗?对方是用迷药迷昏的小遇和念念,这明他们是在身体没受到什么伤害的情况下被带走的啊!”

    淘子赶忙走过去紧紧地握住夏夜的手,想要借此相互传递力量。

    现在他们的确不能自乱阵脚啊,要冷静,要冷静!

    夏夜紧紧地反握住淘子的手,激动地反驳道,“但是不排除他们回去后会虐待他们啊!最近局里有好几起儿童失踪案件,好多小孩子都是被拐到偏远的山区。如果不合作就会对他们进行毒打,小遇和念念还那么小,他们……”

    “停!烈,你也劝劝你老婆吧,让她别再胡思乱想了!我好不容易才安抚好淘子。”

    察觉到乐又淘变了变脸色,项亦扬赶紧拉她到一旁的短沙发上坐下,“别听夜子胡说!拐卖儿童的嫌疑犯没这种入室掳人的手段的。别自己吓唬自己,淘子乖,别瞎想,瞎想啊 ̄ ̄ ̄”

    “嗯!”

    淘子听话的点点头,但是不停冒汗地手心却出卖了她还是十分地担心。

    项亦扬只能紧紧地搂住她,给予无声的安慰。

    “怎么会是瞎想呢?我亲自破获过一起重大儿童诱拐案,你不知道那些被拐的孩子回来后都……”

    “嘘 ̄ ̄ ̄亦扬说的没错。如果是与拐卖儿童的案件有关的话,对方绝对不会大胆到入室犯案的。尤其这里还是富人区,保全措施非常到位,一般的歹徒绝对不会选在这里下手。昨晚你和汪队长一直待在院子里,你仔细想想,那时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有?”

    皇甫烈环上夏夜的腰身,轻抚她的脑袋,语气轻柔。

    他独有的低沉、温和的嗓音有镇定人心的作用,夏夜慢慢地冷静下来。

    她和皇甫烈的互动看在汪亚东的眼里,有难以言说的痛楚。

    小狮子就那么信任眼前的这个叫皇甫烈的人么?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淡化了小狮子内心的焦急。

    什么叫昨晚他都和小狮子一直待在院子里,明明他到了没多久,这个程咬金就杀出来了的……

    而且不早不完地出现,该不会,那家伙一直都在吧?

    汪亚东抬头审视着皇甫烈,恰好碰见他不经意转向这边的目光,狼狈地把头别过一边。

    啐 ̄ ̄ ̄搞什么!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小白脸的眼神那么犀利,好像能把人看穿似的!

    若有所思的瞄了汪亚东一眼,皇甫烈把注意力集中在夏夜的身上,让她好好再想想。

    夏夜偏头沉思,喃喃自语道“不对劲的地方……”

    夏夜的眼神忽然一亮,双手一击,大声地道:“对了!我昨晚听见亦扬隔壁的狗狗叫的非常厉害,但是叫声很奇怪,而且后来还渐渐地小下去。特别奇怪的是,那个狗叫的那么大声,居然没有听见主人出来制止。当时我和大东以为主人不在家,这么想来……”

    夏夜急忙从沙发上跳起,奔到院子里。

    “那只竟然德牧不在!你们看,狗屋就在花圃的旁边,可是狗狗不见了!以前我每次来的时候,都能看见那只德牧在院子里玩的!”

    随后赶到的皇甫烈、项亦扬、乐又淘和汪大东顺着夏夜指的方向看见,果然围着白色的篱笆那一侧,只见狗屋,不见德牧。

    “有没有可能是被它的主人给带出去了?”

    汪亚东问道。

    乐又淘立即摇头反驳了这点可能,“不可能的!隔壁家的是一对上了年纪的退休老教授,他们一般都不出出门的!采购的事情都是由钟点工在负责。每天老一大早就会来到院子里给花圃浇水,然后老爷爷就坐在太阳伞下看报,他们家的德国牧羊犬就满院子地跑,然后等老浇完花。他们就会一起在院子里散散步……因为做药剂试验很多药剂都是从植物草本里头萃取的,所以我们家的花园也种了很多的花草。老见我们院子里的花草培育得特别好,还特地过来向我请教心得呢。老和老爷爷就是因为花草而结缘的,所以他们对花草特别有感情,老说她每天即便是下雨,也会出来看看花草成长的情况……”

    “这么说来,他们每天都会在院子里散步?那么今天呢?今天有看见过那对老教授夫妇吗?还有他们的德牧?”

    “经你这么一说,早上我和亦扬满屋子找念念和小遇,经过院子的时候,好像没看见老和老爷爷……他们该不会……”

    乐又淘双眼满是惊恐,她紧紧地抓住项亦扬的手臂,“老公,该不会老爷爷和老也出了什么意外吧?我们要不要报警?”

    皇甫烈不赞同地摇摇头,“在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前,先别报警。毕竟警方一旦介入,事情就会复杂得多。而且万一对方有派人监视我们的行动,报警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没错。我也是出于这样的考量,才会没有在第一时间报警。而且现在有你们两个,还有大东,凭我们几个人的能力,应该可以救回小遇和念念。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先弄清楚是谁掳走了他们,目的何在。”

    项亦扬拍了拍爱妻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亦扬!”

    皇甫烈朝项亦扬使了个眼色。

    凭借多年的默契,皇甫烈只需要简单的一个眼神,项亦扬就能够会意他是什么意思。

    “嗯!我进去拿工具,等会儿开锁就靠你了!”

    项亦扬进屋,经过皇甫烈身旁时,捶了记他的肩头,皇甫烈回以信心十足的一笑,“我在老教授家的门口等你。”

    “好。”

    背朝着大家的项亦扬朝皇甫烈的方向挥挥手,代表他听见皇甫烈所说的话了。

    “开锁?工具?你……你们这是要私闯名宅吗?”

    难道这个小白脸之前的工作是个职业小偷?所以身手才会那么好?

    汪亚东满腹疑虑地打量着皇甫烈。

    “我也去。”

    没注意到汪亚东说了些什么,夏夜拉住皇甫烈的手,表示自己也要一起跟着去。

    “不,你在这待着,如果那对老教授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排除歹徒还蹲守在那里好方便监视我们这边动态的可能。

    你在这里和汪队长一起,等交警局的人调来这边的马路监视画面后仔细研究下画面里有哪些人最可疑。

    等我和亦扬回来,我们再相互交换下彼此的发现。”

    夏夜还想再说些什么,皇甫烈抬手,覆上夏夜的脸颊,目光坚毅地望着她,沉声道,“相信我,嗯?”

    望着烈如炬的眼神,夏夜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那……你和亦扬万事小心!”

    要是对方手里有武器呢!

    “嗯。放心吧!你和汪队长还有淘子先进去,人太多会引起人注目。”

    “好。那我们在客厅等你们。”

    夏夜不再坚持,只是殷殷叮嘱着要皇甫烈千万万事小心。

    “嗯。进去吧。”

    皇甫烈点头,微笑着朝夏夜他们挥挥手,直到他们全都进屋后,面色一整。

    他来到院外,悄无声息地跃过白色的篱笆围墙。

    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的确有人躲在隔壁的那间别墅!背靠别墅淡蓝色的墙壁,皇甫烈冲提着工具箱走来的项亦扬无声地比了个手势。

    项亦扬马上会意,烈的意思是里面有人,要他尽可能不要被发现地靠近这里。

    “知道是谁在里面吗?”

    从围墙的另一端绕过大门来和皇甫烈会合,项亦扬将手中的工具箱递过去,严密注视里头的动静压低问道。

    “不知道,这就是比较奇怪的地方。对方好像察觉到我们这边的动静了,却一直没有任何行动。我上去二楼看看,你在这里守着,以免有可疑人物跑出来。如果五分钟后我没有出来,你就报警。”

    “好。这里就交给我吧,你自己多注意些,可别掉以轻心!”

    “呵呵,该小心的是他们 ̄ ̄ ̄”

    皇甫烈先是从工具箱里拿出造型奇特的开锁工具,别在腰间的皮带上。

    工具箱里的机械科都是经过他和亦扬改装升级过的,不至于要人命,不过,能够令对方生不如此也就是了。

    掏出两把左轮手枪,食指圈住扳机,帅气地转了个圈,邪肆地笑道。

    之所以说五分钟后若是没有出来就报警,不过是出于谨慎罢了,事实上,皇甫烈可是一点都不认为会有让项亦扬报警的机会。

    “哈哈!也是!”

    项亦扬笑着捶了记皇甫烈的膛。

    “你可千万别掉链子!”

    皇甫烈笑着捶回去。

    纯粹是行动前的自娱自乐,事实上,皇甫烈对自家好友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的。

    对付经过军事化训练的他固然吃力,但应对哪怕是国际上的顶级杀手,以亦扬的身手和过人的反应能力也绝对不是问题。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项亦扬晃了晃拿在手里的手术刀,英俊的脸庞浮现森冷的笑意,故意用恻恻地说道,“这些年手脚功夫虽然谈不上进步,不过手术刀上的功夫还是可以的。要是哪个不长眼的从我眼皮底下跑过,我一定拿他做**实验,为医学做贡献。嘿嘿 ̄ ̄ ̄”

    “那好。我先上去。有情况对讲机联系。”

    皇甫烈抛给项亦扬一枚做工致小巧,宛若勋章般大小的通讯设备,不用说,这又是皇甫少将的独家发明啦!

    “OK”。

    轻轻松松地接过那枚通讯设备,项亦扬嘴角微勾,比了个OK的手势。

    他现在可是热血沸腾呢!

    自从退出黑耀堂以后,好久没有怎么活动过筋骨啦!

    但愿所谓的歹徒不要叫他失望!

    最好是来一群,哼哼,他让他们尝尝被**解剖的滋味,如果,他们胆敢对他的念念还有小遇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的话!

    看见好友如此跃跃欲试的样子,皇甫烈就知道有人要倒大霉了。

    抬头望一眼二楼的阳台,皇甫烈的嘴角勾起势在必得的弧度。

    *********************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设想过烈会从二楼抛下一绳子,然后拉他上去。

    也做过对坏的打算,报警!

    但现在是……

    “什么情况?”

    项亦扬看着敞开的大门,悠哉地斜倚在白色大门上的皇甫烈,有那么一时半会儿地反应不过来。

    难道烈这么生猛,在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内把里面的歹徒都给制伏了?

    还是……本就是虚惊一场?!

    瞧出好友眼底的困惑,皇甫烈无奈地答道,“我也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对了,先给你介绍个人……”

    高大的身子一挪,一个30岁上下,褐色皮肤的女人出现在项亦扬的面前。

    “你好,我叫裴安娜,是……是安教授家的女佣。不是我干的……不是我……”

    女人着一口不算标准的普通话,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身子还微微颤抖着。

    “安娜别怕,我们没有怀疑事情与你有关。这是住在你主人隔壁的项先生,有印象吗?”

    听安娜的普通话说的不是很流畅,皇甫烈便很自然的用标准的英式英语与安娜对话。希望安娜在看见自己熟悉的人之后情绪能够稍微稳定一点,皇甫烈按住反应激动的安娜的肩膀,指着项亦扬问道。

    都怪他,在四处搜查了都没要找到两位教授的身影后,据安娜发出的些微的动静在厨房揪出了她。

    进去时还用枪指着安娜,以至于把她给吓坏了!问什么都是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

    哎 ̄ ̄ ̄

    令皇甫烈没想到的是,听见自己熟悉的语言的安娜瞬间冷静了不少,她茫然地摇了摇头,开始能够较为流畅的答话,声明自己对项亦扬完全没有印象。

    而且还特别补充了一句,像是亦扬这么帅的男人如果她见过的话,肯定会有印象之类的这样的话。

    言外之意是,自己绝对没有说谎。她真的没有见过面前的这位先生。

    项亦扬哭笑不得。

    “那你对我的妻子有印象吗?就是每天都会在你们隔壁给花花草草浇水施肥的女人?”

    见英语能够使对方不再惊慌,项亦扬也以流利的英语问道。

    这一次,裴安娜用力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每次给老教授送早餐到庭院里时,都能看见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在那里浇花。

    据安娜的形容,那女子的外貌、身形和举止,的确是乐又淘没错。

    如此,应该可以确定裴安娜的身份!的确是老教授家的请的菲律宾女佣,这一点不会有错。

    那么,接下来……

    皇甫烈和项亦扬交换了个眼神,关键的线索,很有可能在安娜的身上!

    鉴于安娜的情绪还不算是太稳定,当皇甫烈、项亦扬两人把她带回家后,拜托和安娜比较熟的淘子来问她情况。

    “安娜人呢?怎么没和你一起下来?”

    当淘子一个人出现在楼梯口时,所有坐在沙发上的人都站了起来。

    淘子扶着楼梯把手缓缓地走下楼,边走边回答道,“她的神还是有些紧张,昨晚又没休息好。我到亦扬的药房里给她吃了两颗安眠药。现在正睡着呢。”

    “那安娜说了吗?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项亦扬挽着淘子到沙发上落座,细心地给她倒了杯她最喜欢喝的抹茶牛。

    乐又淘感动地笑了笑,双手地接过玻璃杯,喝了口牛,在众人期许的目光下,抬起脸,眉峰轻蹙地说道,“说是说了,就是安娜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

    “总归是多一条线索。你先告诉我们,为什么老教授夫妇都不见了,但是她没事。安娜对此时怎么解释的,还有昨晚她都看见了些什么?”

    皇甫烈一口气抛出好多个问题。乐又淘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整理她听到的讯息,缓缓地道,“事情是这样的。安娜说她这几天她失眠,所以晚上都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服了安眠药后,一直都一觉睡到大天亮的。但是昨晚果冻,就是那条德牧,叫得太凶,把她给吵醒了。她刚想下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头晕晕的。她就拉开窗户看看院子里的情形,结果就看见几个黑影在搬什么东西。

    当时狗叫声已经不那么大了,加上她服用安眠药脑袋昏昏沉沉的,也就上床继续睡觉去了。

    醒来后发现老教授夫妇都不见了,她很慌张。急急忙忙地跑出院子寻找老教授他们,才刚到院子门口,刚好看见我们一群人聚在院子里,好像在交谈着什么。她知道夜子是当警察的,怕主人失踪后警察会调查她。然后就偷偷地躲起来,想等你们走后她再逃走……”

    “这么说,我在院里子一直感觉到有道监视的目光,就是来自于安娜?”

    皇甫烈皱着眉头问道。他原先还以为会是歹徒。这么说来,歹徒已经完全撤离这里了?

    “这个……应该是吧。安娜说当时她躲在老教授的书房里。我去老教授家做过客,他们家的书房刚好可以把我们庭院这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的。”

    乐又淘偏头想了想,回道。

    “也就是说……其实安娜知道的情况也不比我们了解得多多少?”

    夏夜的声调往上高飙了好几个音调。

    “恐怕是这样没错。”

    淘子也陷入了沮丧的情绪当中。

    还以为这次会有重大发现的。

    “你们别这样啊 ̄ ̄ ̄我们观看过录像不是吗?虽然天黑黑的,本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至少可以确定犯案时间还有逃跑路线!夜子,振作一点。”

    汪亚东拍着夏夜的肩膀,鼓励她道。

    “监视带子在哪里?调给我看看。我看看能不能做一下技术还原,清晰当时的背景和人物画面。”

    汪亚东提起监视带,让皇甫烈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一条线索。

    “可以吗?我找局里的技术人员做过处理,他们说最多只能去掉杂音,把背景和人物放大,但是由于对方带着面罩,本看不清是谁干的!”

    “呵呵,试试看就知道了。带子呢?麻烦汪队长放给我看一下。”

    “好吧。我拷贝在手提里了,你看,这个就是。”

    汪亚东打开手提,鼠标点开一个录像画面,指给皇甫烈看道。

    抱着手提坐到短沙发上,皇甫烈开始处理监视画面的清晰度。

    “他这样做有用吗?我们局最厉害的技术人员都说,能够去掉背景杂音和放大人物已经是极限了,没办法再放大清晰了!”

    汪亚东一屁股坐到项亦扬的旁边的位置,对皇甫烈会比他们局的英骨干还要厉害这件事将信将疑。

    “让烈试试吧。这家伙对机械有一套,连带的连电子产品和软件都在行得很。如果连他都没办法尽可能真实地还原案发时的画面,那才真的是找世界上最厉害的IT英过来都没用了。”

    项亦扬正说着,忽然听见夏夜兴奋地大叫,“行了!你们快过来看!这个躲在车里只露出一个头的家伙的脸,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呢!”

    闻言,项亦扬、汪大东和乐又淘三人赶紧凑到电脑屏幕前去看。

    “你是怎么办到的?我们的技术人员都说没有办法放大这张被车身挡住大半部分的这个人的脸!”

    汪亚东惊奇地看着皇甫烈。

    这家伙不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吗?怎么好像很有几下子的样子!是凑巧吧?

    “呵呵,不是很难的。只要用这个德国最新进的图案还原软件,再输入编码,然后拖到模糊的这边,这设计程序进去,你看,这边影的地方就清晰了,脸带的人物的画面也瞬间清晰起来。”

    不是很难?

    汪亚东、项亦扬、夏夜和乐又淘四个人盯着皇甫烈的动作看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的确不是很难,才怪!

    研究了半天,依旧不得要领的汪亚东宣告放弃。

    “好吧。那接下来怎么做?把这个人的头像输入电脑库,查一下有没有犯罪记录?”

    事到如今,汪亚东开始有些相信,皇甫烈确实有两把刷子,不由地主动询问他的意见。

    就是皇甫烈的个人魅力,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能够让人一下子就对他产生信赖,从而甘愿听从他的调遣。

    “等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在哪里见过呢?”

    夏夜猛敲自己的脑袋。

    该死的!这大脑怎么关键时刻不给力!

    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在哪里瞧见过这张冷冰冰的脸,会是在哪里呢……

    “暗夜俱乐部,VIP包厢,晁怀的贴身保镖之一。”

    皇甫烈合上手提,准确无误地说出对方的身份。

    “对,没错,就是他!晁怀的保镖,你怎么……”

    夏夜梦地双手一击,尔后奇怪地看着皇甫烈,“烈你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嘿,夜子,别忘了,烈是做什么的。如果对人脸没有一定的识别度,怎么出勤任务?”

    项亦扬单手搭上夜子的肩膀,以一副与有荣焉的口吻说道。

    项亦扬的意思是,皇甫烈是特种兵出身,肯定有过这方面的训练。不然派出去执行特殊的任务时,如果搞错对象,那事情不就大条了。

    听在汪大东的耳朵里则全然变了味。

    人脸,识别度,出勤任务?这一连串联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

    这小白脸的恩客很多,为了能够不叫错恩客的名字,所以有做过特殊的记忆加强训练,特别是针对认人这一方面。

    能力这么出众的一个人,什么不好做,偏偏去做……

    这世道……

    才没有人去在乎汪亚东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现在担心的是,人如果真的在晁怀的手里,那要怎么才能万无一失地将人从他的手中救出。

    而且他掳走念念、小遇还有老教授的动机是什么,他们把小遇他们带去了哪里!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时,项亦扬家的座机响了起来。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七六八 ̄ ̄ ̄”

    出于直觉,项亦扬没有接起听筒,而是按下了免提的键。

    电话才刚接通,里面就传来两道绵软好听的童声,仔细听的话两个人都带着浓浓的鼻音。

    夏夜一下子就听出了是皇甫遇和念念的声音,淘子激动地当场就想要喊出宝贝女儿的名字,被夏夜给紧紧地捂住。

    淘子不解地望着夏夜的眼,夏夜一脸严肃地皱着眉,对她摇了摇头。

    遇儿平时不唱儿歌的,这首儿歌肯定有古怪!温软甜腻的童声很快就被一道生硬、暴的怒吼声所打断。

    “妈的!老子没让你唱儿歌!来人,把这两个小的给带下去!”

    电话那头随即传来多名男子骂骂咧咧,还有小女孩尖叫的声音。

    是念念!

    要不是嘴巴被夏夜捂得严严实实的,乐又淘肯定要失声尖叫!

    是她的念念,是她的念念,天哪,难道他们真的对一个才四岁的小女孩动了刑?

    几乎同时间响起的,是刚才那名说话男子的声音。

    “呵呵。黑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晁老大,你想怎样?”

    凭借过耳不忘的超强记忆力,皇甫烈在第一时间就辨别出了对方的声音。

    他低头凑近座机,沉声问道。

    “嘿嘿。刚才听见你儿子的声音了吧?妈的,老子在牢里蹲了八年,没想到出来时你儿子都七岁了,靠!特种兵带头早婚早育!”

    ……

    “晁老大,你打这一通电话的目的,不是为了恭喜我有个七岁的儿子吧?”

    “你娘的!老子巴不得你断子绝孙!呵,你小子还真能躲!要不是老子在汽车爆炸案的新闻里看见你,老子又怎么能一路跟踪,知道你有个儿子呢!明天晚上九点,曲桐巷,以你的命换你儿子的命。别给老子玩花样。不然老子迸了你儿子的脑袋。对了,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女娃!哈哈哈哈哈!”

    在洋洋得意的大笑声当中,电话“嘟”的一声被挂断。

    “该死!真***嚣张!”

    汪亚东脸色铁青,双拳握紧,重重地捶打了下沙发,发出剧烈的声响。

    “喂!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勾引哪个黑社会老大的马子?对方才会这么和你过不去?”

    汪亚东气急败坏地提起皇甫烈的衣领,双眼发红地怒视皇甫烈。

    一直对皇甫遇疼爱有加的他得知遇儿之所以这次会被掳走,罪魁祸首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恨不得把皇甫烈丢到太平洋里喂鲨鱼!

    “哎呀!不是,大东,不是你想的那样,快放开烈!”

    “你还帮他?小狮子,你不能被这家伙的外表所……”

    “骗”字还没说出口,汪亚东整个人就被皇甫烈摔倒在地。

    皇甫烈的动作之快,力道只准,都大大出乎汪亚东的反应,他只能被动地,丝毫没有还击能力向后倒去!

    夏夜赶紧去扶躺在地上的汪亚东起来,“就和你说让你快放开烈了。烈很不喜欢他人的靠近的,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他的身体就会对来人做出本能反应,下场你也……这回总算是领教了吧?”

    汪亚东这时才知道,原来夏夜叫他快放开皇甫烈不是护着皇甫烈,而是为了他好。

    可惜……为时已晚哪 ̄ ̄ ̄

    “你到底是谁?”

    拒绝夏夜的搀扶,汪亚东单手撑地,一个翻身,利落地站了起来,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肃整。

    他在交警大队一等一的搏击、散打高手,还代表区里参加过省警队比武,一举拿下冠军。但刚才他竟然没有意识到对方有出手的迹象,就被摔倒在地!

    这个皇甫烈的来头,绝对不简!

    等等……起先他好像听电话里头的人叫他什么……

    “黑鹰?你就是在特种部队时因作风凌厉,行动迅速被封以黑鹰称号,后来调离特种部队,成为直属军区最年轻的少将,整个军区的传奇人物,黑鹰?!”

    汪亚东的眼睛倏然瞠得老大,好像皇甫烈此刻内裤外穿一样地盯着他看。

    他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遇见这个在军区里,甚至警察界都名声大噪的传奇人物黑鹰。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黑鹰是个长得一副小白脸样的儒雅美男子!

    “嗯。”

    对于汪亚东这一连串的惊奇感叹,坐在手提面前的皇甫烈仅仅是淡然地应了声嗯,便又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电脑上,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敲击着。

    淡漠的表情,仿佛造成这一系列传说人物的人不是他,只不过是个与他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看着全神贯注在电脑上的皇甫烈,汪亚东不由地另眼相看。

    面对荣耀不夸赞,不显摆,这是大部分的人要修炼才能达到的豁然襟呢?

    “淘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好不容易汪亚东消停了,项亦扬这才松了口气。忽然觉得气氛不对,安静地有些诡异。

    有种不好预感的项亦扬一扭头,发现自己的爱妻不知何时背着一个大行李包往屋外跑。

    大惊之下,赶紧追了上去。

    “放开我!我要去救念念,放开!”

    项亦扬死命地抱住乐又淘不放,乐又淘奋力挣扎着。

    “你知道念念在哪里么?你这样满大街的乱找,能找到念念吗?”

    项亦扬双手握住爱妻的双臂,低吼道。

    “我…。我不管,就算要一条街,一条街的找,我也要去找,念念还在等着我去救她呢……亦扬,你快放开我啊!”

    怎么都无法挣脱老公怀抱的乐又淘,急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不行!我不能放任你这样毫无头绪的在大街上乱找。很容易出事的!”

    不忍去看妻子梨花带水的模样,项亦扬别过头,狠心地拒绝乐又淘的要求。

    说什么他都不能任由淘子乱来!

    “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乐又淘快速从背后的旅行包里掏出一瓶水蓝色的瓶子。

    就在她快要打开瓶盖的刹那,手臂却被随后赶到的夏夜给握住。

    “我说淘子,你也太狠了吧?对亦扬都用”美人**“!你明知道闻了以后会欲火焚身兼浑身无力的!”(美人**,栀子迷香的改良版哈!神马?你已经忘记了栀子迷香是啥玩意儿?那就翻到第二章去,温故知新一下哈!)

    面对项亦扬不可置信的目光,乐又淘的紧绷的情绪终于崩溃,趴在夏夜的肩膀上失声痛哭地,“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要去找念念,夜子,我好担心念念,夜子……”

    没有哪一个母亲在得知自己的孩子有危险时还能够泰然若素。

    夏夜的心里也不好受,但她只能轻抚着淘子的背。

    项亦扬也动容地挽上爱人的肩头,将她的脑袋移到自己的前,任由乐又淘滚烫的眼泪透过轻薄的布料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膛,一滴滴地渗入他的的心上!

    晁怀!

    最好不要被我发现你的行踪,不然我项亦扬非拿你做**实验不可!

    紧紧搂着乐又淘的项亦扬暗暗在心底发誓。

    也不知道念念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第七十四章 生死未卜【手打文字版VIP】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