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 【03】情侣关系(二)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03】情侣关系(二)


    最新最快的——潇湘——《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淡胭脂——

    绿草如茵的草坪上铺着长长红色的喜庆地毯,粉红色的气球飞上碧蓝如洗的天空,不远处是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

    香槟整齐地叠加排列在姹紫嫣红的白色花坛前,再过几个小时,她和未婚夫就会在花坛的见证下,在这片美景的见证下,在所有亲戚朋友们的见证下,嫁给本市最有权的官二代之一了!

    透过酒店玻璃窗,看着下面“在水一方”的工作人员和婚礼的婚庆人员为自己的这场婚礼忙碌的身影,身穿由欧洲顶级婚纱MelissaSweet量身打造的“挚爱”,婚纱下摆融入玫瑰花盛开元素的白色婚纱的纱纪初芙,不由地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算她的初衷本来是打算去普吉岛,在亚热带风情浓郁的沙滩和海边举行婚礼,是维德说亲戚朋友都在国内,如果包机去国外举行婚礼,会被媒体大做文章,这才不得已在小小的“在水一方”举办婚礼。

    不过就目前看来,看在婚礼还不至于太寒酸的地步上,她就勉勉强强的接受吧。

    “恭喜啊!初芙……”

    薛冰莹脚踩深紫色两片高跟,穿着一身海棠红露肩礼服优雅地走过来,握着纪初芙的手和她道喜。

    “谢谢。谢谢。”

    纪初芙的眉眼有掩饰不住的得意,如果不是她聪明,用孩子吻住维德,玩多了女人的他怎么肯手心和她步入礼堂,她又怎么能够借这场婚礼扬眉吐气。

    “维德叔叔呢?”

    薛冰莹四下张顾了下,发现这间新娘休息室里除了纪初芙以外,都没有看见什么人。

    “他出去招待他的朋友们去了。我也是刚刚才进来休息一下。你知道的,我现在怀孕了,不好站太久。离婚礼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始呢,你怎么现在就来了?怎么样,有没有打听到,你那个下堂的表嫂那个神秘恋人是谁?”

    嘿嘿,一旦提前知道夜子所谓的神秘恋人是谁,她就可以想好怎么样在亲戚朋友的面前好好地奚落他们一番了!

    纪初芙招呼薛冰莹,两人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我……初芙,我还是想要劝劝你。乘现在婚礼还没有真正的开始,想要返回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你和维德叔叔的年纪相差太大是。你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肯定也会有不少的差异。我承认他是一个很疼爱晚辈的长辈,但是……他的名媛界的风评不是很好啊!你确定你要嫁给他吗?”

    身为纪初芙的闺中密友,薛冰莹对纪初芙嫁给比她年长二十岁,又有过婚姻经历,孩子都有两个的陈维德始终有些顾忌。

    “冰莹!如果你是来诚心诚意来向我说恭喜的,我很欢迎。但是如果你是和其他的人一样,认定我不适合维德,那我不欢迎你。你走!”

    纪初芙原本微笑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的手指指着门口,要薛冰莹自己出去。

    “初芙!哎……算了,算了。我来就是想要和你说一件奇怪的事。”

    “和夜子有关的?”

    纪初芙马上就猜到了薛冰莹口中的所谓奇怪的事情一定是和夏夜有关,刚刚还很生气的她很快地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嗯!是啊!我跟你说……”

    “冰莹,你来了啊?初芙,市长和市长夫人也来了,快,你也出去和他们碰碰面。”

    婚礼都还没开始,就已经喝得有些高,面色红润的陈维德打开门,拉着坐在沙发上的纪初芙坐起。

    “哦。好。冰莹,等等我啊!等我回来再和我说。”

    附耳在薛冰莹的耳畔交代了一句,便挽着陈维德的手离开了。

    “喂……初芙!”

    “好啦!如果你无聊的话就到处逛逛!”

    朝薛冰莹飞了一个飞吻,纪初芙挽着陈维德的手臂带上了休息室的门。

    薛冰莹气恼地跺了跺脚。这个初芙!

    她说的事情很重要哎!据她去和警局里的朋友打听出来的结果,本就没有人知道表哥和夏夜结婚的事。而且她昨天上街,还看见夏夜亲密的和一个男人手挽着手在逛男装,由于距离太远,她没有看清楚那个男长什么模样。但是据他挺拔的身形来看,一点也不像外界之前传的那样是个糟老头什么的。

    她真担心初芙想要狠狠在婚礼上奚落夏夜的想法会弄巧成拙。

    ——潇湘——《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淡胭脂“小姐,你在这里等人吗?”

    “唔。是啊。我在我……你是谁?”

    后知后觉的夏夜抬起头,望向眼前这个年纪大概50岁上下,长着一张国字脸,身材横向发展,对着自己笑眯眯的大叔。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大喜欢这个大叔看她的目光,透着一股邪气。

    她皱着眉,不准备搭理奇怪的大叔,继续再婚礼的入口处等四处去逛一圈的皇甫烈和恶魔宝贝蛋两个人。

    那对没有义气的父子!

    明知道她今天穿高跟鞋,走不了路,他们还管自己兴高采烈的参观“在水一方”的风景去了。

    郁闷!

    “你是初芙的朋友?”

    陈维德试图做出猜测,能够来参加这场婚礼的人,除了他这边的亲戚朋友,就是初芙那一方的亲戚朋友了。

    他这边的亲戚朋友他自然全部都见过。

    他之前怎么不知道初芙的亲戚朋友当中还有这么一位美人……

    啧啧。

    瞧她,秀气的眉毛下是一双璀璨的星眸,鼻子小巧高挺,抹了一层水润唇彩的樱唇,散发出诱人的色泽。一袭白色削肩礼服,就算有披肩作为遮挡,还是隐约可以看见她露出一边的雪白香肩,还有那足以令每个男人都心猿意马的,若隐若现的沟壑……

    “你怎么知道?”

    夏夜总算回过身来搭理陈维德,她上下打量了下西装革履,头发一齐梳向后面,典型中年男子扮相的他,“你是初芙的领导?”

    陈维德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笨蛋妈咪!他就是初芙阿姨的老公,今天婚礼的主角啦!”

    饱含浓浓嫌弃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穿着黑白小西装,系着黑色领结的漂亮男孩双手环地走来。

    “臭小子!你再敢喊几声笨蛋妈咪试试!等等!你刚才说了什么?你说,你说她就是初芙要嫁的人?今天的新郎?”

    夏夜的音量拔高,转过头又上上下下把身材有些发福,长相怎么样都只能算是“路人”级别的陈维德给看了一遍。

    他就是眼光挑剔,自诩品味高人一筹的初芙挑细选的老公?

    这……这也太“高人一筹”了吧?

    “呵呵。是啊。我知道我和初芙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大了点。想当初很多人在知道我们两个人要结婚的消息之后,也只像这位小姐一样呢。这是你的儿子吗?很可爱呢!刚才听你家小朋友叫初芙阿姨,你是初芙的……”

    尽管心里对夏夜这样露骨的惊讶有些不满,而且对她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她,就有一个七、八岁的儿子这件事也有着不少的吃惊,于表面上,在官场爬滚打多年,早就练就了隐藏真实情绪的陈维德装出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对夏夜和皇甫遇露出友善的笑容。

    “噢!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呵呵,你好!我是夏夜,是初芙的……”

    夏夜也为自己过大的反应感到不好意思,她对陈维德尴尬的笑笑,朝他伸出一只手,作起自我介绍。

    “表妹,是吧?”

    陈维德也伸出右手轻轻的和夏夜交握了一下,眼神闪过一抹不明的光,很得体的松开。

    没想到这就是初芙经常挂在嘴边,已经离过两次婚,现在跟着一个老头过同居生活的表妹啊!

    陈维德的嘴角露出一个颇具深意的笑容,这样的一个女人,玩起来才过瘾吧?

    “初芙和你提过我?”

    夏夜皱眉,初芙肯定没说她什么好话。

    “是啊!初芙经常称赞你办事富有效率,为人热心,心地善良呢!”

    陈维德微笑着,脸不红气不喘的编造一大堆谎话。

    “呵呵。是吗~”

    她很怀疑。

    这时,有侍者走到陈维德的身边,悄声说了几句,陈维德皱眉,微点了点头,抬头对夏夜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失陪,祝你玩得愉快。”

    【关注我们http://

    搜读阁最新最全的文字版更新】“好的,谢谢。您先忙您的吧!”

    夏夜不以为意地道。

    “失陪。”

    再次和夏夜鞠了个躬,陈维德这才在侍者的领路下转身离开。

    “初芙阿姨的品牌实在有待提高。”

    待陈维德走远,恶魔宝贝蛋抚着下巴,沉思着说道。

    “尽胡说!也许你初芙阿姨这次真的开窍了。发觉男人这东西,好不好用只有自己知道,看重了这位大叔的内在呢?不说这个了,你爹地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恶魔宝贝蛋耸耸肩,斜睨着夏夜,“我们在薰衣草花田的时候不小心碰见你刚才口中的,所谓开窍,开始注重男人内在美的被新娘给缠住了。我是来找你捍卫你皇甫太太的主权的。怎样,走还是不走?”

    可恶!

    “臭小子!你怎么不早说!”

    “因为我觉得爹地可以摆的平啊……喂,喂,妈咪……”

    皇甫遇望着健步如飞的妈咪的背影掩嘴偷笑。

    啧啧,不是说穿高跟鞋走不了路吗?

【03】情侣关系(二)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