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三章 掠夺

强取豪夺 第三章 掠夺


    第三章

    冯锡当时能够被清境打到,最主要原因是毫无防备,因为本不可能想到,会有哪里的愣头青,突然冲出来对他做这种事情。

    说起来,这只是刚到三十的冯锡第二次挨打,第一次是小时候被绑架,打过他的人自然是没有活命机会的,这是他人生里的第二遭。

    混乱里,他被清境顶到了胯/下,当场痛得他一晕,紧接着脸上挨了一拳,但是清境弱质书生,打在人脸上也并不痛。

    趁着这个空档,冯锡已经反应过来,瞬间用力拽住清境又打过来的拳头,一个流畅而有力的小擒拿,把清境压在了沙发上,还顺手给了他腹部两拳,清境痛得控制不住一声痛苦大叫。

    而也是这时候,冯锡才真正看清清境来。

    他当场就有种非常神奇的被震撼住的感觉。

    冯锡出身不凡,出生时,家里已经是家大业大的一方巨富,而且黑白掺杂,他长大过程中,就万事不羁,手段果决残酷,作为冯家继承人,面上一副花花公子的败家子样子,骨子里却杀伐决断,看事清楚明白,内有乾坤,家中大事,他全都有表决权,甚至很多事情,已经全交到他手里掌控了,虽然他只有三十岁。

    以前别人还叫他冯少,现在都叫他冯先生,称呼上的简单改变,其实包含了很多意味在里面。

    要说,这样的出身人物,从小所见美色不计其数,人之皮相对于他,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再说,此时整容成风,容貌完美者更是不计其数,如他,真已经对人的美貌完全免疫了,无论是多么漂亮的人,在他眼里也是平平。

    但是此时,他居然会突然被被他压在沙发里的小年轻所震撼到。

    那真是一种震撼的感觉,很莫名其妙,在一瞬间似乎让他无所适从……

    很小的时候,第一次从直升机上跳伞,视线之下,是草原上奔跑的象群,河流如带,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发源,在光芒闪耀里一直向下奔腾,绿色从大地上向自己袭来……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那样被震撼住的感觉,此时尤甚。

    身下的人,皮肤太白,像是那时候的云一样,眼睛却在暧昧的光线里黑幽幽的,带着愤怒和痛苦。

    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人长得和清境相像的,冯锡想他以前也一定遇到过,但是,只是在这时候,他被震撼住了。

    不知道原因,大约并不是因为清境的长相,而那时候,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体会清境的所谓气质,就如此简单地被他击中了心房。

    那时候,冯锡是不相信世界上有爱情这玩意儿的,也不明白自己是被丘比特之箭中了,他只是直接地明白,这个人,别想走了。

    他居然坏他好事,又打了他。

    也许,最主要还是,他在自己的身下,就像是握住了他的心,让他一时激动亢奋起来。

    清境也是这时候才看到这个被他打了的人,一时间什么别的也没注意到,只被他那一双狭长而危险的深邃凌厉的凤眼所震慑住,当场就像被蛇盯住了,害怕得没法动弹。

    而刚才叫救命的男孩子,被人打搅了好事,此时愣愣然看过来,他衣服凌乱,裤子掉到了膝盖处,没想到这种时候会被人打搅,有点回不过神来。

    反而是蔡童最先反应过来,他一看那男孩子的样子,他就有点明白刚才在发生什么事。

    虽然他是无法理解同恋这个群体的,但是马上明白他们是遇到人在办事被他们打搅了。

    他要过来拉清境,说,“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这就走。”

    冯锡把清境压在那里,回过头,冷冽的目光扫了蔡童一眼,说,“滚出去。”

    蔡童僵了一下,没真滚,陪笑道,“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学生,不懂的,先生你放了我师兄吧,放了我们就走。”

    冯锡幽深锐利的目光又放到清境脸上去,清境被他扭着手腕,痛得要神错乱,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哀求地看着他。

    冯锡只觉得他的眼神像是一只软绵绵的手,在他的口上拂来拂去,刚才被Sunny那么撩拨也没有来什么兴致,此时却不知为何亢奋不已。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缘分,往往这么奇妙,就像是一切注定,错不开,改不掉,该来的总要来。

    冯锡一脚把过来拉清境的蔡童踢开了,蔡童痛得差点摔倒,这时候,冯锡将清境抱了起来,是扭着他手腕的抱法,清境痛得受不住,脚上挣扎着,嘴里却发不出声音。

    Sunny整理着自己的裤子,焦急地叫冯锡,“冯先生……”

    冯锡没有看他,就抱着清境出去了。

    蔡童赶紧追上前去,看好说没用,就冲上前去要把清境救下来,这时候,冯锡的保镖来找他,冯锡回头瞥了蔡童一眼,说,“把他抓起来。”

    蔡童看情势不妙,最主要是这里的人,看着既大人物又流氓,最主要是没有一点好人该有的样子,当然知道赶紧走为上策,去找楚慕来救人才是最正确的。

    他就这样扔下清境飞快地跑了,保镖赶紧去抓他。

    当清境被扔进包厢里宽大的沙发里时,摔得头晕眼花,手腕上的疼痛,让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脱臼了,肚子被打了也在绞痛,脸色发白,额头上甚至冒了冷汗。

    他想着缓过气来之后就和冯锡好好说话,解释一番,让他放了自己,毕竟,他又不是故意打冯锡,只是一个误会而已,他何必像是对他有深仇大恨一样对付他。也实在不必派人去抓蔡童回来,一切都是误会。

    清境设想很好,只是没想到事情很难向他想象的方向发展,冯锡也在沙发上坐下了,好整以暇俯身在他身上,突然之间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吻了上来。

    这还是清境的初吻,没有任何经验的他,于是完全懵掉了,开始本不明白冯锡这是要做什么。

    清境是个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大男孩,嘴唇柔软,清新而干净的气息,像是春天里一株刚发嫩芽的兰草,在阳光里从内而外有种幽幽的香气,淡淡地撩着人心。

    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什么好含糊,冯锡亲着他,完全放任自己,因为滋味好,已经撬开他的齿关缠上了他的舌头,冯锡很少和人深吻,此时却情不自禁。

    从茫然和震惊里回过神来的清境开始反抗,手腕的疼痛让他没办法用手推他,只不断扭动身体,舌头躲避冯锡的纠缠,但是在冯锡看来,这简直是他的勾引,于是更加来劲,右手已经伸进清境的衣服里抚他的身体。

    清境穿着衣服看着一点不胖,起来才发现是瘦不露骨,又没有任何一点锻炼出来的肌,完全是丰满女人的触感,柔滑的肌肤,让冯锡上去,手就拿不开。

    清境被他得全身起**皮疙瘩,挣扎得更厉害,但是冯锡这种有搏斗经验的高手,一只手就制住他让他挣脱不掉。

    冯锡看他一直不听话,直接伸手解开了他的皮带,拉开拉链来,不知为什么,他毫无芥蒂地就伸手上他软绵绵一团的器官,清境动得更厉害了,冯锡在他的大腿狠狠掐了一把,清境痛得眼眶发红,眼泪往外冒,口腔却被堵住,只发出两声凄厉的闷叫声。

    冯锡看他要喘不过气晕过去,这才退出他的口腔放过他,又在他的唇角亲了一阵,大手已经撩起清境身上的衣服,因为这里面有空调,清境只穿了一件背心一件衬衣,外面又件很薄黑色的羊毛衫,在包厢里暧昧昏暗的光线下,清境肌肤雪白,被衣服的黑色所衬,更像是棉花糖一般,前两点却嫣红欲滴,冯锡上去就又啃了上去。

    清境不曾想过自己会被这样对待,心里一时哪里能够接受,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冒,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冯锡正享受着美味大餐,这时候房间门却被敲响了。

    冯锡的动作停了一下,又抬起头来,看到清境脸色苍白,不知为何,起了恻隐之心。

    这时候,通过传音设备,听到外面的声音,“冯先生,请开门,那位莽撞的小子是周先生的客人,周先生想和您说几句话。”

    这个声音冯锡认得,是这里李经理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恳求的意味,冯锡又盯着清境看,无论怎么看,心都像在被他撩拨着,没法平静下来。

    他俯身在清境身上,问,“你和周家什么关系?”

    清境只不说,闭着眼把头偏开了。

    冯锡没成想这小子居然能够劳动周家大人物,主人家的周延来保,看来他身份并不一般,冯锡并不想和周家搞坏关系,而且这是人家的地盘,他不好过于放肆,看清境衣衫凌乱,蜷着不说话,就好心地放过了他。

    甚至伸手将他的裤子整理好,又系好皮带,把他衣服拉下来遮住那一截白生生的细腰,又拍了拍他的头几下,说,“看来是刚才那小子去找的救兵。”

    他说着,从清境身上退开,身体的**却退不下去,只好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才让站在黑暗里不敢多看这边的保镖去开门。

第三章 掠夺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